砰!!砰!!砰!!

易辰瘋狂出手,卻沒有了之前的效果,上百個金色大字綻放光芒,形成了一個整體,無論是單獨崩裂哪一個大字都於事無補,其餘大字瞬間轉動,留下來的精氣神會瞬間將這個大字恢復。

除非能夠磨滅所有的精氣神,否則的話,這一座殺文組成的陣,就是不滅的。

「文師的強大不是你能理解的,你受死吧!」伊容冷笑連連。

「不可能,世上沒有不滅的東西!」易辰發狂,怒嘯道。

轟!

一道可怕威壓席捲,易辰轟隆一聲被打的沉入大地足有數米,而後他快速的衝起,整個人帶著一股子的狂野,身上沾染著一抹血花。

「死!」伊容冷酷無情,文書再度鎮壓下來。

砰!

一個深坑再一次出現,文師全力出手下,哪怕易辰也無法抵擋,再度被轟飛,口角溢血。

「我不會認輸的!」易辰黑髮飄散,整個人彷彿魔神般,雙眸死死盯著伊容,帶著一股子不屈。

「不認輸也得認輸!」伊容無情喝道。

轟!

殺文再度降臨,虛空震顫,大地崩裂,所有人齊齊退後,目光帶著駭然,這是文師的全力一擊。

「想要磨滅我,不可能!!!」

易辰一聲怒嘯,極天烈陽拳全力爆發,宛如要打穿蒼穹般,一輪烈陽浩蕩橫空,以那近百個大字組成的殺陣碰撞在一起。

轟!!

彷彿火山爆發,好像兩顆星辰碰撞,一股絕強的衝擊波橫掃,令周遭武者、文者齊齊吐血。

「可怕!」李家老者臉色驚駭,他只不過承受了一場餘波就感覺到氣血震動難以平復。

「好恐怖!」其餘人則是嘴角帶著血跡看著那瘋狂的易辰。

易辰的狀態更加的糟糕了,渾身上下血跡斑斑,這是被兩道攻擊產生的衝擊力撕裂了身體帶來的血痕。

他近乎發揮出了十二分的實力,產生的震動讓他自己也無法承受,遭到了反噬。

「難道真的要動用這樣一招?」易辰眼眸之中帶著不甘心,目光盯著虛空降下的殺陣。 這是一種絕望的境地,縱然成就了文者,成就了大武者,也依舊不能與文師抗衡,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境界,甚至可以說是生命形態。

文者與武者,依舊在領悟自身的道路,艱難的去應和天地規則,以期讓自己突破。而到了文師武師境界,這樣的存在已經不僅僅與應和天地規則,而是在領悟天地規則,將之化為己用。

自古以來,或許有文師可以跨越階層與文侯抗爭,但是卻沒有聽說過有文者能與文師抗衡,這是一種天塹般的差距。

王朝億萬萬文士武士,能夠突破到文者、武者境界的不知凡幾,但是可以成就文師、武師境界的卻寥寥無幾。

這就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溝壑,阻斷了文士、武士朝著前方邁進的腳步。

縱然修者道路上一步一個坎,但是只有這一個坎最為難跨越,被無數的文者、武者稱之為仙凡之隔。

只有成就了文師、武師境,才有資格脫凡,領悟天地規則。

「不成文師,終究只是凡人,想要逃離我的誅殺,這是不可能的。」伊容冷酷無情,眸光森冷的看著易辰,話語帶著不屑與藐視。

文師的強大在於掌控天地至理,這是文師之下所有人都無法逾越的。

「這世間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可能,我會讓你知道,文師也不過如此!」易辰嘴角流血,黑髮凌亂,兩隻眸子里冒出的是熾盛的光芒,彷彿有星月在其中。

「大言不慚!」伊容冷笑連連,道,「自古以來就沒有那樣的人可以跨越這道天塹對抗文師!」

「你不知道的不代表沒有!我不信,人族傳承億萬年,會走不出那樣的絕世妖孽,可以逆行伐仙!」易辰搖頭,神色冷峻。

無論在哪裡,一旦族群難以計數,必定會出現妖孽一類的人,這是通用的道理。

「絕世妖孽,逆行伐仙?」突然,秦十七臉帶驚駭,他目光駭然的看著易辰。

「你怎麼會知道有人可以逆行伐仙!!!」很突兀的,秦十七想到了易辰凝聚文殿的那一幕,可不就是妖孽的表現,縱然稱不上絕世,但是在道衍府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除卻那些不可預知的超然家族外,他不知道還有何人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

「果然,這個世界有人可以以文者境界誅殺文師!」易辰心猛烈的跳動了兩下,他只不過是猜測,但是如今卻已經坐實。

伊家的勢力此前並不大,但是秦家傳承久遠,明陵縣的秦家據聞只不過是某一個大家族的分支,能夠知道很多的不曾流傳出來的秘辛。

「難道真的有人可以跨越兩個大境界,甚至還有一道天塹誅殺文師?」齊藤等人更加震撼,不要說跨越兩個大境界,就算是一個小境界,對他們來說也是絕對的天才。

「有,我曾經無意中看到過,有人曾經在文者境界硬生生的將文師斬獲!」秦十七凝聲道。

「太可怕了吧?」齊藤等人臉色發白,無法想象那是何等的天賦絕倫。

「文書之氣天賜,一路直上九重霄,在文者境界跨越天塹誅殺文師,在大文者境界甚至誅滅了大文師,最終成就文侯之時,連妖族的老妖也是一舉被鎮殺了無數,連學士都比不上他的戰績,堪稱妖孽!」秦十七道出了自己所聞。

「這不可能!」伊容瘋狂搖頭,他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

「呵呵,果然有這樣的先例!」易辰卻是平靜了許多,他感覺自己距離那樣所向無敵的境界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是只要有人能做到,他就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

「就算有這樣的先例,對你來說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伊容冷靜了下來,如今不是關心那種絕世妖孽的時候。

轟隆!

殺陣再度壓下,伊容不給易辰再開口的機會,他在害怕,在惶恐,生怕易辰也爆發出那樣無可匹敵的戰鬥力。

在這樣的時候,境界多一分穩固,實力就強盛一分。

不久前,易辰突破,一直交戰到現在都沒有穩定下來去穩固境界,伊容不想給易辰時間了。

大地在崩裂,殺陣降臨,化作一片天穹鎮壓了下來,浩瀚的星宇有無窮星辰在閃爍,這是殺陣顯化出來的虛景,卻能給人心神上的巨大壓力。

「想要動搖我的心志,這絕不可能,給我破!」

易辰冷漠,他心志堅定,這一次的無數殺戮,斬殺了不知多少的猛獸小妖,將他的心凝練的堅定無比。

且不久前領悟文侯題字,將一種屬於聖賢的真言帶到了這個世界,更讓他的心志發生了質的變化,外物已經難以動搖。

轟隆一聲,易辰周身陡然間出現了數百道劍氣,而後迅速的匯聚,虛空都顫抖了一下,一道巨大的劍罡豁然顯現,而後朝著虛空降下的這座殺陣劈斬了出去。

咔嚓!!咔嚓!!

無數的雷蛇在肆虐,這一劍幾乎達到了大武者所能達到的真正絕巔,兩者撞擊,爆發的是可怕的衝擊波,迸發出的是無數道雷霆霹靂,宛如在毀滅眾生一般。

噗嗤!

一口鮮血溢出,易辰的臉色蒼白了幾分,這一劍是他迄今為止最為犀利的一招,但是卻依舊只能將這座殺陣下降的速度緩上一分,根本就難以破開這座殺陣。

「臨!」

易辰一咬牙,突然間吐出一個字,而後雙手快速在虛空之中劃過,文書之氣隨之涌動,盡數沿著易辰書畫的軌跡填補了進去。

轟隆!

虛空戰慄了一下,一個金色大字豁然出現,綻放出恐怖的威壓,對抗著虛空之中那座殺陣!

「竟然剛剛成為文者就能書寫殺字!」

「絕對不能留他!」

「否則後患無窮!」

伊容、齊藤、李家等所有人都驚駭了。

一位剛剛成就文者境界的人,竟然書寫出了殺字,而且是從未流傳下來的一個殺字。

這一個在虛空顯現的金色大字,其上蘊含的氣勢太盛了,簡直就像是一輪小太陽。

轟隆!

金色大字震動,一股可怕的波動透發,虛空那座殺陣在這一刻突然震顫了一下,彷彿在面對無可匹敵的對手。

蹭蹭蹭!

伊容的腳步倒退了兩步,剛才那一剎那,他感覺自己的心神如同遭到了巨山撞擊,身體不可控制的要避讓這樣的威勢。

「這究竟是什麼字!」伊容惶恐了。

轟的一聲,突然,這個金色大字在光芒最強盛的時候突兀的崩潰,化作一道道文書之氣再度沖回了易辰的身體。

噗嗤!

一個呼吸時間,易辰再度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更加蒼白了,「超出了我的承受,這個字蘊含的威力果然是不可輕易動用的,能夠發出一擊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大字震退了殺陣,卻同時將易辰反噬重傷,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看來是無法避免了!」易辰苦笑,這是他最終的殺招,九字真言為聖賢之言,蘊含的道與理太過於深奧,遠不是他這個境界能激發所有威力的。

就算是一絲,也僅僅只能發出這樣的一擊,再將威力減弱,還不如直接動用武修者的實力。

「年輕人,你太讓我意外了!」伊容的神色越來越冷了,戰到如今,易辰展現出來的天賦與實力,極大的出乎了他的預料。

戰鬥並沒有如他預料的一般,文師出手一擊就誅殺了易辰。

「我會讓你更意外。」易辰黑髮披散,整個人看起來有些狼狽,但是一雙眸子里露出來的瘋狂神色,讓伊容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瘋狂,你就算再瘋狂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你還有什麼底牌!」伊容發狠,雙手接連震動,虛空之中再度出現一件文寶,這是一方大硯台,彌天一般。

「呵呵,你也是文者,當知道文者最大的底牌是什麼!」易辰突然間平靜了下來,輕語道。

「文者最大的底牌?」

所有人一愣,文者最大的殺招就是文殿,這是毋庸多說的,任何文士,哪怕文寶再強大,最終最厲害的殺招也是自身性命相修的文殿。

「文殿!」

「難道他要動用文殿做殊死一搏,他這是在自毀前路!」

「有魄力!!」

齊藤等人目光全部聚集在易辰身上,不到萬不得已,不到真正的絕境,沒有人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

「你想要崩毀文殿與我一戰!」伊容也驚住了。

易辰凝聚的那座文殿聲勢太過於浩大了,一旦完全崩毀,是真的有可能跨越天塹誅殺文師。


那海量的文書之氣令人驚恐,就算文師的文殿,也不過比之強不了多少。

「你在害怕,你在惶恐,你是文師,你不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嗎,你在怕什麼呢?」易辰輕笑,一切都要結束了,他心情反而平靜了下來。

「你!!!」伊容羞怒,那一瞬間他的確被易辰的話語給駭住了。

「一切都要了斷了,你們想要我的命,那就拿你們的命來換吧!!!」易辰話音隆隆,帶著一股決絕。

轟隆隆!

雷鳴之聲瞬時響起,虛空之中出現一座文殿,體表繞著九道神環,彷彿一座仙殿,綻放淡金色光芒,有著可怕的氣韻在流轉,有一種無上威嚴在綻放。

「好不容易凝聚出了你,卻僅僅存世不過半刻鐘就要銷毀,倒真是有些對不住你了。」易辰目光柔和的看向這座文殿,這是他的文殿,就像是他自己的孩子,如今卻要自毀,這是一種心痛,卻有一種無奈。

「可是為了讓他們知道,有些人並不是靠實力強大就能壓服的,我必須要這麼做!」易辰話語鏗鏘,文士文骨錚錚,寧折不彎,就算要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退!!全部退開!!!」齊藤等人-大驚,喝令各自家族弟子離開這裡。

「想走,晚了!」

易辰一聲輕笑,而後最後看了文殿一眼,最終一咬牙,狠狠的將這座文殿催動,朝著前方砸了出去!

「不要!!!」

後方,數道凄厲的呼喊聲傳來。 文殿催動,化作一座大山,朝著前方鎮壓而下,虛空都在顫抖,這是無法想象的威勢。

浩瀚的文書之氣凝聚而成的文殿,具有的威力太強盛了,足以毀滅方圓數十丈的生靈。

大地在寸寸崩毀,一條條的裂縫出現,漆黑的橫亘在大地上,深不可測,無數的土石被崩飛了,化作一股浪潮朝著四周席捲。

數十丈之外,古木隆隆倒塌,落葉紛飛,更遠處,一座百米的小山也震動了一下,山體上生存的花草在這一刻化作了碎屑,被一股狂風吹卷了出去,漫天飄蕩。

這是文殿之威,縱然不曾真正的自毀,但是這一擊蘊含的力道蘊含的威力也超出了易辰許多,有了與文師一較高下的資格。

「伊容,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嗎?如今你來拿吧。」易辰平靜了下來,雙眸露出一抹的懷念,事情真的到了這樣的地步,易辰反而沒有什麼顧忌了。

既然不能生,那就轟轟烈烈的死。

「易辰,不要做傻事!」更遠處,林韻帶著林家一群人朝著這裡飛速的接近,同時瘋狂的大喊,俏臉上滿是急色。

「易公子,我們來了!」林雲山也在呼喝。

「沒有用的,面對文師,縱然再多的武者文者也改變不了結局。」易辰回頭,微微一笑,搖搖頭並沒有收回這座文殿。

面對伊容,林雲山等人就算出手,也無濟於事,這是根本就不可能戰勝的敵人。

「年輕人,我很欽佩,你能有這樣的勇氣。」伊容讚賞,縱然是敵人,也不得不佩服易辰的勇氣,至少他自問自己是做不到這麼決絕。

「有些時候,人就應該對自己狠一點,這樣才能活的更久一些,不是么?」易辰輕笑,道,「好了,時間不多了,既然你不肯放過我,那我們就最終一戰吧!」


轟!

文殿在震動,可怕的波動橫掃,齊藤等人即便相隔了近乎二三十丈的距離,也被這股可怕的波動橫掃的倒飛了出去,臉色都白了,嘴角在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