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連個月時間,凌霄城公認的年輕一輩第一人,已經變成了葉白,而蘇若羽只能屈居第二。

至於最近風頭強勁的蘇若琳,也只是天賦好罷了,論實力的話,此時的她,絕對被葉白碾壓!

這種事情,實在讓所有人震撼,至於四大家族的那些年輕人,更是嫉妒不已。

張尋自然也不例外,絞盡腦汁,他也想不明白究竟。

「哼,這些年還真是忽視了那小雜種,這時候,倒讓他成了氣候,我們四大家族的大人物已經就此事商議過,一致認定,那小雜種只是太能隱忍,如今才開始展露實力罷了」

張東怒哼一聲,提起葉白,氣不打一處來。

「那又怎麼樣,他還能和家主的實力相比不成?就算加上他葉白,城主府也只是多了一個元丹境五重的武者罷了,只要我們四大家族聯合起來,就不懼他葉家!」

張尋滿臉的不服。

「哈哈,那當然,不過,葉白那小子,最好還是儘快除掉為好,沒有他,城主府也就沒有了主心骨,肯定要好對付不少!」

張東笑道,自以為老謀深算。

這時候,車隊終於進入了青蛇嶺。

「啊!」

一聲慘叫聲,在山嶺間傳開,緊跟著,一連串的痛苦哀嚎聲,接連爆發開來,濃烈的血腥味道,在空氣中瀰漫!

眨眼之間,已經有十幾人暴斃而亡,在他們的喉嚨處,都多出一道纖細的划痕,清晰可見!

一劍封喉!

很明顯,來人必定是一個劍道高手!

可是,卻沒有人能夠看清那人的身影,只覺得身邊一道清風吹過,寒芒一閃,就有一人死亡。

無論是凝脈境的普通張家武者,還是元丹境的高手,全部被一劍刺殺,到死都沒有看清那人的樣子。

「你是誰!」

張東爆喝一聲,臉色無比難看,體內的真元,嗡鳴不斷,他隱約能夠看到一個身影,不斷地在張家的車隊之間遊走,所過之處,

至於他身邊的張尋,一臉獃滯,看著那些倒在血泊裡面的張家高手,他懼怕到了極點,好在他爺爺張東就在他身邊,他才安心一些。

不過,因為那人的出現,張家的藥材車隊徹底被打亂,所有人都驚懼無比,更有一陣陣怒罵聲在山嶺間傳開,透著無與倫比的恐懼和無奈。

衣食無憂地活了一輩子,他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狼狽和不堪。

「噗!」

回應張東的,又是五條人命,不過,那人也沒有繼續殺戮,而是身形一閃,直接來到了張東的面前,一臉嘲弄地看著張東。

葉白手執青羽劍,眼神冷漠,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在青羽劍的劍尖上,滾燙的血水,緩緩滴落。

啪嗒!

落在大青石鋪成的路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如同死神的奏樂聲,讓張家人懼怕到了極點。

「葉白!怎麼是你!」

張東瞪大了眼睛,氣得渾身發抖,內心無比恐懼,他終於明白,為何王家的大長老會慘白在葉白手裡。

從葉白先前的出手來看,葉白的實力,絕對比他們四大家族想象的還要恐怖!

「真的是你?」

張尋一臉蒙逼,眼珠子都差點掉了下來,臉色蒼白無比,他的修為,在整個車隊裡面都算是弱者。

就連那些人,都無法在葉白手裡走過一個回合,他又能怎麼樣?這一刻,張尋內心簡直憋屈到了極點!

步步逼婚:蜜寵甜妻闖豪門 真正面對葉白,他才知道對方的恐懼,那泛著青光的血紅,讓他顫抖不止!

巨星重生之豪門嬌妻 「什麼,他是葉白那個雜碎?」

直到現在,張家的那些武者才發現,剛才收割了他們張家十幾條性命的,竟然是他們茶餘飯後談論的葉白。

只是,葉白展露的實力,明顯比他們知道的要強大太多!

「敢罵本少主是雜碎?你可以死了!」

葉白聞言,眉頭微皺,下一刻,身形一閃,直接來到那人的身邊,寒芒劃過他的脖子,那人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葉白一劍斬殺!

整個過程,乾脆利落,不過眨眼功夫!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氣,面色更加慘白,嚇得瑟瑟發抖,大氣都不敢喘!

「小雜碎,你是在找死!」

張東臉色鐵青,老眼裡,寒芒流轉。

葉白剛才的動作實在太快,他想要阻止都來不及,不過,這一次,他終於看清了葉白的修為。

不僅是他,所有人都看了出來,葉白是元丹境三重!

「你也不過是元丹境三重罷了!何以如此囂張!就憑你的身法武技嗎?」

張東冷喝道,聲音冰寒。

他覺得自己算是看明白了,葉白之所以能夠有這等手段,絕對是因為葉白修鍊了某種身法武技!

否則的話,單憑葉白的元丹境三重修為,怎麼可能有這種速度?而葉白之所以能把王家大長老收拾的那麼慘,恐怕也是因為這門身法武技的緣故吧!

這一刻,張家大長老的心裡,甚至滋生了奪取葉白武技的想法!

只是,葉白眸子冰冷,神色譏諷,臉上的嘲弄之意更濃!

如果他不願意,張東他們以為自己能夠看出葉白的修為?

葉白只是覺得,如今他已經沒有必要繼續隱藏修為,所以才沒有施展那門能夠隱藏修為的秘法罷了!

在葉白動手的時候,氣息外露,倒是讓這些人看了出來,尤其是張東,更是自以為是,以為葉白就是靠著身法武技才取勝的。

「什麼?身法武技?」

「哼,難怪這傢伙憑藉元丹境三重修為,就可以殺了我們這麼多人!」

張家的武者大怒,內心的驚懼倒是少了一些,看向葉白的眼睛,充滿殺意和憤怒。

在看清了葉白的修為後,他們突然又有了底氣,覺得葉白只是靠著偷襲得手的,就連葉白能夠打敗王家大長老,恐怕也是靠著偷襲才成功的! 在看清了葉白的修為後,張家的所有人,包括張家大長老張東在內,全部自以為看透了葉白的底細。

不就是仗著有身法武技嗎?偷襲尚可,但是,面對他們這麼一群人,他們覺得,葉白的勝算絕對不大!

「殺了他!」

張家大長老眼神火熱,面色瘋狂,不管葉白的手段還有多少,他都不可能坐以待斃,隨著他一聲令下,那些張家武者,瘋狂地攻向葉白。

這種狀態,倒是與之前大相徑庭!

「哼,送你們上路!」

葉白神色始終平靜,看著衝殺過來的張家武者,眼裡的嘲諷意味更濃,而後直接舞動青羽劍,帶起大片寒光!

噗噗!

接連的撲哧聲,血水噴涌,那些最先衝到葉白身前的張家武者,頓時身首異處,壓根無法反抗!

就在那些死掉的張家人裡面,不乏元丹境三重的高手,可是,就算是他們,也不能在葉白的手裡,討到半點好處。

最終的結局,倒是和其他人無異!

嘶!

「什麼?正面戰鬥,他都這麼厲害?」

那些正要衝上來的張家其他人,這次徹底心寒,整個人如同打了個激靈,一個個畏懼不前!

這樣的葉白,他們終於清醒過來,這樣的葉白,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

可是,葉白已經動手,自然不會因為他們退避,就此停手,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不斷在張家車隊間穿梭!

所過之處,必有張家武者隕落!

「小畜生,真是好手段!讓老夫來會會你!」

張東大怒,眼裡有著驚懼和憤怒,內心已經萌生退意,可是,他見識過葉白的速度,就算是逃跑,他也不可能逃得掉!

更何況,他的修為境界,畢竟比葉白高一些,正面對戰,他不一定處在絕對的下風,在諸多張家武者的圍殺下,興許他的勝算更大!

幾乎同時,他已經示意一臉獃滯的張尋趕緊離開,去張家搬救兵!

否則的話,以葉白的速度,如果對張尋動手的話,他壓根不可能攔得住!

張東給張尋使了個眼色,體內真元爆發,將背後的黑色戰刀握在手裡,朝著葉白殺了過去。

「什麼?」

張尋已經被葉白的手段嚇傻了,剛剛被張東踢了一腳,這才清醒過來,明白了他爺爺張東的意思!

他剛才也曾期待,葉白只是靠著身法武技才偷襲得手,卻沒有想到,就算是正面硬剛,張家的武者,也不是葉白的對手。

要知道,他們在人數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啊!

即便如此,他們張家還是落在下風,被葉白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葉白怎麼變得如此可怕?

末世膠囊系統 張尋的內心,早已被嫉妒充斥,不過,這份嫉妒,此時卻被恐懼完全壓制!

「爺爺你們頂住,拖住他,不要放跑了,今天我們一定要殺了他!」

張尋大吼一聲道,眼裡閃過一絲激動,轉身離開,朝著青蛇嶺的嶺口沖了過去。

看到張東親自動手,張家的武者,精神大震,在恐懼的壓迫下,硬著頭皮朝著葉白髮動攻擊。

「老狗,你終於按耐不住了嗎,截殺我弟弟葉十三,殺我雷影豹的時候,你可曾想過,你們也會有今天?」

葉白冷笑,神情冷漠,聲音裡面,充滿譏諷。

「原來如此!不過,葉十三的運氣倒是不錯,讓他逃脫了!」

張東咧嘴,內心暴怒無比,終於明白為何葉白會盯上他了,原來只是為了一頭雷影豹啊!

可恨!

難道我張東還不如一頭畜生?

「去死!」

張東直接一道劈向葉白,凌厲的刀光,森冷可怕,如同波浪一般,朝著葉白席捲而去,仔細看,共有七層刀浪,一浪更比一浪強。

玄級下品武技,疊斬七重浪!

張家武者見此,一個個神情興奮,一臉期待地看著張東,因為他們一眼就認出,張東施展的武技,正是張東的最強手段!

這種攻擊,任何一個元丹境四重巔峰的武者,都不敢硬剛,更何況是葉白!

也許他們不是葉白的對手,可是,他們相信,在張東的攻擊下,葉白絕對扛不住,畢竟,葉白和張東之間,有著明顯的境界差距。

只是,在黑刀的攻勢還沒有完全展露出來的時候,葉白直接一劍劈在張東的黑刀上!

天風劍法的第一式,追風無影!

這一式劍法講究的就是速度!

在敵人的攻擊還沒有完全釋放的時候,給他致命一擊!

鐺!

黑刀直接斷了!

噗!

下一刻,青羽劍直接刺進了張東的胸口,呼啦一聲,青羽劍被拔出,終於露出青玉色的劍身!

所有人都驚呆了,表情凝固!

正面對戰,元丹境四重巔峰的張家大長老張東,竟然被葉白一劍刺穿了胸膛,就連張東的戰刀都被劈斷了!

「城主府的青羽劍?」

張東嘴角溢血,臉色無比蒼白,蒼老的眸子里,透著難以置信,終於將葉白手裡的靈劍認了出來。

他這才明白,為何葉白手持長劍,在張家的隊伍之間,能夠如入無人之境了!

和葉白的青羽劍相比,他的黑色戰刀實在太差,只不過是黃級上品的靈刀罷了。

不過,葉白的力道,真是大得驚人啊!

直到現在,他握刀的手,都一陣麻木!

「這時候才認出來嗎,不過,已經晚了!」

葉白長劍一揮,張東身首異處!

斬殺一個元丹境四重的武者罷了,對如今的葉白而言,實在太簡單!

只是,這一幕落在張家人眼裡,簡直嚇得他們膽戰心驚,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一個個拔腿就跑!

這時候,他們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