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十個護衛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就像是街頭混混打架一樣,一邊靈氣都不帶用的。

咔咔!

就聽骨碎聲不時的傳來了。

「別打了,我是吳家的大少爺,我爺爺是合體大圓滿的高手。」

男修士怪叫連連。

周圍的修士一聽,頓時笑了起來。

合體大圓滿又如何,也不想想自己面對的是誰,那可是趙家。

想跟趙家掰腕子,那不是找死嗎?

弄不好還給家族帶來了禍端。

十餘名護衛打斷男修士的全身骨頭后,直接將他丟到了街邊。

而他的那個女人,早就已經被嚇傻了,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趙家護衛瞥了一眼,絲毫對那個女人沒有半點客氣,直接打斷了雙腿,狠狠的扔向了那個男修士。

「再讓我看見你們在主城活動,後果自負。」趙家長老冷哼,轉身走進會場。 看著趙家長老帶著護衛離開,眾多修士算是明白了,不是拍賣場規矩變了,而是剛才進去的那個身份了得。

偏執大佬的小乖乖又偷心了 有了那個男修士的前車之鑒,那些沒有令牌的人紛紛搖頭,半點想混進去的想法也沒有了,直接轉身離開。

他們可不想變成那個男修士的樣子。

顧銘和白可妍、顧小蕊三人剛一進拍賣場,就聽到身後有什麼動靜傳來。

但是也沒有多想,因為趙家大長老已經迎了過來。

「內衛大人,您來了。哈哈,太好,我可是把那些零食都吹出去了,保證能夠拍個好價格。」

「拍多少到是無所謂,我帶妹妹過來看看,讓她見見世面。」顧銘微笑的說道。

「不不不,內衛大人說笑了。顧小姐以後的眼界一定比我高。內衛大人,小的有個不情之請……」

「是速食麵的事吧?」顧銘淡淡一笑。

都是速食麵惹的禍,現在見到他的沒有一個不提這件事的。

「嘿嘿,小的一直在拍賣場忙碌,所以早不沒有機緣一品那個速食麵是什麼味道,還請內衛大人賞賜一桶!」趙家大長老咧著嘴,傻呵呵的笑著。

「老爺爺,你找錯人了,我哥哥可沒有!」顧小蕊握著嘴笑道。

大長老一聽,不由的尷尬了一下,急忙恭敬的說道:「顧小姐,您還是叫我大長老吧,老爺爺這個稱呼,小的可承受不起。不知小姐可否……」

大長老話還沒說完,顧小蕊的手中便出現兩桶速食麵。

「這個紅色的是紅燒速食麵,那個黃色的是香辣速食麵。一樣一桶,如果再想吃的話,可就要收費了!」

顧小蕊將速食麵遞給了趙家大長老。

「謝謝,謝謝!我這就安排人帶您們去單間!」趙家大長老急忙說道。

他恨不得馬上走人,一品速食麵的味道。

「不用了,我們自己過去就行了!你去忙吧!」顧銘輕聲說道。

「那好,有什麼需要,直接叫那些丫鬟就行了。」

說著,趙家大長老直接消失,就好像逃命一般。

顧銘三人對視一眼后,哈哈大笑起來。

拍賣場設在一個小空間中,地方非常大,四周是看台,最中間的點陣圖則是拍賣台。

距離拍賣台最近的位置,則是一個又一個封閉的單間。

單間裡面的情況,從外面根本看不見,不過在單間內卻能看到外面的情況。

虛空中掛著眾多的星星,看似非常近,觸手可得一般。

不得不說,這個拍賣場弄的相當不錯。

周圍看台上,每個座位前都有張桌子,上面擺放著各種靈果和佳肴。

單間內的食物更是豐富。

顧銘等人一邊走著,一邊從那些桌子上取了一些靈果享用,在拍賣場中隨意的逛著。

顧小蕊哪裡吃過小世界中的靈果,吃了一個又一個,反正有顧銘在,不管她吃多少,顧銘都能幫她把靈力化解掉。

正當她吃掉一個靈果,又拿了兩個,準備送到嘴邊時,一道很輕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拍賣場的規矩變了嗎?怎麼什麼人都能進來了,跟個餓死鬼似的。哈哈哈,今天我可是長見識了!」

「別這麼說,那明顯是個丫鬟。一個丫鬟沒見過世面,沒吃過這些東西,不是很正常嗎?這說明什麼,說明他的主人就是個窮鬼,說不定從哪得到了令牌,這才混進來的!」

兩個女修士有說有笑,言語中明顯帶著刺,而她們的旁邊坐著兩個中年男修士,根本就沒聽見她們在說什麼,雙眼緊盯著顧小蕊和白可妍看著。

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

顧小蕊就是這樣,她的容貌,絲毫不比白可妍差多少。

如果她不是顧銘的妹妹,顧銘都會心動了。

對於這一點,魔水芸已經幫顧銘證實了。

顧小蕊和顧銘的血緣關係並沒有出五福,至於顧小蕊是哪一脈,與顧家到底是什麼關係,顧銘也想知道,可惜小天地打不開,他無法去詢問顧家人。

這時,一個年輕的少女聽后,不由的皺起眉頭來。

「你們不說話,沒有人把你們當啞巴!不想呆就出去!」

趙小雅冰著臉,十分不悅,但是心裡也很好奇。

一痣傾心 是誰,會在這種地方真的大吃大喝呢?

一般來說,來到這裡的人,很少會動面前的食物,他們是來拍賣物品,注意力也全部都在拍賣品上,對於面前的食物根本不在乎。

更沒有人會一路走過,吃一路的。

就在她有些好奇的朝著顧銘三人看去時,她發現顧銘三人正好看了過來。

頓時驚訝出聲。

「啊……」

看到趙小雅,顧銘皺起了眉頭,但是並沒有在意。

反而顧小蕊卻跑了過去,「小雅姐姐,怎麼是你,你在幹什麼呢?」

顧銘一怔,沒想到顧小蕊竟然認識那個少女。

白可妍笑了笑,傳音說道:「小蕊和正瑩現在在整個趙家那可是公主級的人物,大家都認識她們。同樣,趙家的女孩子比較少,她們早就混的非常熟了!」

「原來是這樣呀,她是誰家的?」顧銘問道。

「趙家大長老的孫女趙小雅。」白可妍說道。

「見過顧小姐!」

顧小蕊可以隨便叫,可趙小雅卻不敢,急忙恭敬的向顧小蕊行禮。

雖然顧小蕊只是個築基期的修士,可人家後台猛呀,誰敢得罪她。

更何況自家老祖親自發話了,趙家人見到顧小蕊那就等同見到了公主一樣,誰敢不服從。

「小雅姐,你再這樣,我就不跟你好了。要不你就叫我小蕊吧!」顧小蕊說道。

趙小雅抬頭看向顧銘和白可妍,那意思彷彿在徵求意見一樣。

「就叫小蕊吧,我妹妹朋友不多,你們就當朋友相處吧!」顧銘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剛才那兩個女修士不由的大聲笑了起來。

「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有呀,一個築基期的小丫頭竟然和合體期的自稱姐妹,真是笑死人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人。還有你,剛才對我們吼什麼吼,馬上給我們道歉,否則我們就把你們扔出去。趙家的拍賣場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可以進來的!」 那個兩個女修士對著趙小雅不屑的冷笑著。

趙小雅臉色一沉,冰冷的看向那兩個女修士。

「看什麼看,就你們這樣的人也配進入這裡嗎?還有你們兩個長的不錯,我看不如抓回去,還能賣個好價錢!」其中一個女修士微微一笑。

啪!

女修士的話剛說完,臉上就被扇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不是別人打的,正在顧銘。

我不會武功 「你敢打我?」

那個女修士回過被神后,憤怒的看向顧銘。

「打你是輕的,你再敢說一句,我就殺你了!」顧銘冰冷的說道。

如果這個女修士針對的是顧銘,他或許不會對這個女修士怎麼樣。

然而她們卻針對錯了目標。

「瘋了,你他媽的瘋了!」

女修士身後的兩個男修士站了起來,被嚇得的不輕,臉色也是一陣煞白。

其中一個合體後期的男修士,馬上反應了過來,指著顧銘怒吼:「你知道他是誰么,你敢打她,你死定了!你們就等死吧!」

聽到那個男修士的怒吼聲,顧銘舉起手突然停了下來。

這讓那個男修士頓時一喜,以為顧銘害怕了。

然而下一秒……

咔嚓!

只見顧銘突然抓住了那個男修士的手指,直接掰斷了,那清脆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下一刻,一道有如殺豬一般的慘叫聲響起。

「啊……,我的手……」

那個男修士不住的慘叫連連,那聲音,聽著都心碎。

顧銘卻淡淡看著他,冷笑的問道:「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這時,已經有修士陸續入場,看到這一幕後,無不驚訝。

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開口說話,抱著看熱鬧的心思,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那不是趙家附屬第一家族孫家的大小姐嗎?那個被廢的好像是她道侶。」

「那個年輕人不就是剛才進來的那個人嗎?」

「你們看看,他們跟誰站在一起呢,那不趙家大長老的孫女趙小雅嗎?」

「沒錯就是她,這下可有孫大小姐的好果子吃了!」

「那個賤女人,就欠收拾,一定又欺負人。這回踢到鐵板了吧!」

人群中有人認出了那個女修士和男修士,紛紛議論起來,對著孫大小姐和她的道侶指指點點,眼中滿是鄙視之色。

修士們的話,孫大小姐幾人自然聽到,另外那一男一女修士,直接被嚇得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你,你們憑什麼出手打人!你們依仗著趙家人的身份,到處欺負人,我要找家主評理!」孫大小姐再次口。

現在進來的修士越來越多,她的底氣也足了,她就不相信對方還敢對手。

雖然她不知道哪個趙家大長老的孫女,可眼前這個築基期的小丫頭和這個男人一定不是。

或許他們只是趙小雅的朋友。

相比起自己的身份來講,孫大小姐認為,就算是趙飛塵來了,趙飛塵也一定會替她說話的。

一夜迷情:試婚前妻寵成癮 「你要評理是嗎?」

顧銘戲謔一笑,直接扯過那個男修士,輕輕一用力,直接將對方的胳膊扯了下來。

隨手往旁邊一丟,而後朝著孫大小姐緩緩走去。

「你,你,你想幹什麼?」

「你不是想評理嗎?他的胳膊被我扯掉了,我想聽聽你想怎麼評理?」顧銘淡淡的問道。

狂嗎?

那可不是一般的狂呀!

四周的修士們無不懵逼!

這小子也是真狂妄了吧?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敢動手,難道真的不怕孫家殺了他嗎?

不對,為什麼拍賣場的那些護衛們不去阻止呢?

反而站在一旁看戲呢?

聯想起剛才在門外的情況,修士們反應了過來。

那個年輕男子的身份恐怕非常不簡單。

「你……你……」

孫大小姐臉色大變,想都沒想,直接朝著顧小蕊出手,試圖抓住顧小蕊來威脅顧銘。

她的道侶可是合體後期的修為,竟然被對方扯掉了胳膊,可見對方的實力在她的道侶之上。

那可不是她一個合體中期可以得罪的。

然而就在她馬上就要抓住顧小蕊時,忽然一道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

「找死!」

白可妍冷哼,臉色憤怒,直接一掌將孫大小姐拍飛。

轟!

孫大小姐直接撞到了小空間的結界上面,反彈回來后,直接砸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白可妍留手,此時的她已經成了一具死屍。

「不,不要過來!」

趴在地上的孫大小姐,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嘴裡往外不停的吐著鮮血,看著正向自己慢慢走來的白可妍,眼中閃動著濃濃的恐懼之色。

「你剛才是想抓小蕊妹妹嗎?」白可妍冷冷的問道。

「不……」

孫大小姐一邊驚恐抬頭看著白可妍,一邊往後娜動著。

冷冷一笑,白可妍直接踩住了她的一隻腳,讓她動彈不得。

「你冷嘲熱諷侮辱在前,動手在後,你說我應該怎麼處理你?」白可妍淡淡的問道。

說著,腳下用力,直接將孫大小姐的那條腿踩了個粉碎。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