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間,它哀嚎起來,整個身體從四足開始,往上迅速燃燒起來,白色火焰從下往上,只是一眨眼,便徹底將其點燃。

巨狼往前竄出數米遠,便整個嗤的一下化為黑色飛灰,徹底消散。

緊接著,無數的怪物沖入光罩籠罩過的地方。

一瞬間,無數的白色火炬豁然在地面被點亮。

砰砰!

巨大的羊角半人馬掀開周圍其他怪物,直接衝進光罩籠罩過區域。

嗷!!!

它渾身陡然燃起濃烈的奶白色火焰,雙手大張,它突然瘋狂大吼起來,背後的赤紅火焰迅速往下蔓延,想要阻止白色火焰。

但詭異的是,紅色火焰居然直接被融進了白火之中,火勢更旺。

整個二十多米高的半人馬只是多堅持了數秒鐘,便直接被燒成無數黑灰,隨風飄散。

無窮無盡的怪物海洋源源不斷沖入這片白火區域,又無以計數的化為黑色火焰。

詭異的是,沖入的怪物越多,白色火焰燃燒毀滅的速度就越快。

嗷嗚!!!!

一頭巢穴之主白巨狼出現在白火區域之外,停住腳步。

巨狼前半身是狼,後半身是巨蟒,身上縈繞著淡白色的火焰,卻詭異的沒有點燃周圍任何東西,彷彿只是虛幻。

三十多米高的巨大身軀如同礁石般矗立在光罩區域之外。


「凈化之地…」白狼竟然張口說出低沉的語言。赫然是恩尼特語!「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還能再見到科威坦的凈化之輪西斯爾庭。」

「只能維持三十年而已,三十年之後,我們一樣能統治這片大地。」另一台最巨大的天使巨石像緩緩在巨狼身側落下來,一下踩死大片的小怪物死嬰們。它口中竟然同樣說的是恩尼特語。

「或許用不了三十年…」巨狼舔舔嘴唇。「等到社長醒來,我們也不用這麼麻煩了。」

「看來你的這具**用起來很不錯嘛?」天使巨石像詫異的看了眼巨狼。

這座最大的巨石像身高六十多米,是巨狼的兩倍,但兩人卻彷彿地位相同一般,沒有任何體形帶來的位階壓制。

「雖然沒有你那個強力,不過重在消耗不大。而且能完美掌握。」巨狼回答道。「既然凈化之輪終於出世了,我們還繼續進攻?」

「沒必要,計劃雖然只成功了一半,但局勢的變動已經足夠了。殫尼亞那邊才是重點。我的本體和另外兩個**都在那邊,不過還是實力不足,這邊倒是輕鬆很多。」天使巨像回答。

「那麼我去接應我的另一個**了,扭曲之珠可不能隨便丟失。」巨狼緩緩倒退著,一個轉身,朝著身後方向奔跑離開。

「十五個巢穴之主,其中有三個是四型巢穴,嘿嘿..要是計劃能完全成功,整個科威坦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可惜….」

天使巨石像遠遠望向**方向,站立片刻,也振翅朝著身後方向飛去。在無數前進的怪物海洋中,它的身影顯得毫不起眼,迅速便淹沒進其中。

******************

王都光罩區域外,一處偏僻小峽谷中

滿臉黑灰的貝克石眼緩緩從泥地中睜開眼。

「唔….」


他支撐起身體,渾身全是[***]的黑色淤泥,一身的長袍全部都被弄得髒兮兮的黑灰色。

絡腮鬍大叔就躺在不遠處,身邊是十一公主蒂娜,兩人身下墊著一個圓形蘑菇傘一樣的白色東西,完好的將兩人保護起來。

咳咳..

貝克石眼低頭咳嗽幾聲,吐出一大口惡臭淤泥。舉起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泥水,反而使得整張臉更花了。

他仰頭看了眼自己三人頭頂,原本密集的樹叢樹冠,已經徹底被撞出了一個數米寬的大洞。陽光從洞口照射下來,黑鴉王不知所蹤,想必是掙扎著丟下他們,自己遠去逃走了。

三人本來就已經重傷,被擊穿了圖騰之光,核心圖騰用不了。身上只有備用的副圖騰之光救急。臨跑前,被九頭龍一口毒煙噴中,現在貝克石眼都感覺渾身虛弱,身上固化的凈化靈光術式居然被死死壓制了。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毒素如同一條冰冷的蛇,在胸口不斷盤旋轉動。

摸了摸腰包,貝克石眼正打算拿出懷錶看看時間。但手直接摸了個空。腰包早在剛才逃竄的時候不翼而飛了。不知道掉在了什麼地方。

其實他仔細回想起來,對於九頭龍加隆的恨意也詭異的沒有多少了。這段時間,從埃寧先生的口中知道了很多關於加隆的事後,他對於這個原本的艾哈希亞特里瓊斯,有了一個更清晰的直觀認識。

就是這次逃出來,他也感覺到,加隆實際上並沒有太過急迫的追殺他們。而只是好像隨手打發時間,玩玩玩具一樣的感覺。並不是真的很想要殺死他們三人。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加上上一次的事情后,貝克石眼漸漸對加隆的恨意淡化下來。

這段時間,不只是在九頭龍這裡,還有遇到的其他很多遭遇經歷,讓貝克石眼原本的傲氣徹底被消磨殆盡。他也明白了,這個世界上,不是有天賦就能傲視一切的。天賦只是稍高一點的而已,真正決定高度的,一個是時間的積累,一個便是堅持。

打量了下自己一身的慘狀。

「真是狼狽啊。」石眼苦笑了下。脫下髒兮兮的外衣直接丟地上,但裡面的衣服也大部分被淤泥浸透了,變成灰黑色不說,還散發著濃濃的臭味。幾隻不知名的小蟲子在上面爬來爬去。

猶豫了下,石眼抬起左手,轉動了下小拇指上的一枚黑鐵戒指。

戒指沒有反應。

石眼怔了征,又轉動無名指上的黑色戒指。

稍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貝克石眼頓住了,他的目光落在了中指上的黃色木戒指上。兩個傳信戒指都沒有人聯絡信號。現在只剩下最後這顆最不想動的戒指。

給他這顆戒指的人,和地花社沒有任何交情,反而是黑天社的圖騰師,三個戒指聯絡的人都是提供一種特殊服務的。

這種服務是以支付代價為交換,換取暫時的雇傭、醫療、保護服務。

相當於強者的信物,一個戒指一般可以雇傭一次。

而現在,這次準備的三枚戒指居然有兩枚都沒用,只剩下最後這枚最危險的。(未完待續。) 石眼看了眼那邊躺著的兩人,特別是昏迷不醒的十一公主蒂娜。.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此時額頭結著血珈,秀髮披散,臉色蒼白。嘴唇還隱隱有些發紫,顯然是微微中毒了。

估計就算有絡腮鬍的保護,她作為普通人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毒煙擦中了點邊。

看到蒂娜的狀態很不好,石眼終於狠下心,轉動了下中指上的黃木戒指。

嗡!

戒指頓時綻放起淡淡的黃光。

「哎呀呀,沒想到居然你還真敢聯絡我?真是讓我驚訝。」一個有些尖銳的女聲從戒指里傳出來。


「納沙小姐…我是真的沒辦法了。」石眼苦笑著回答。

**************

加隆面色低沉,手按在座椅扶手上。

「我還用不著你幫我抵擋惡意。」他淡淡說著,「讓開吧,小孩。」

「她和圖騰師不同。」小孩緩緩讓開,那個小女孩已經徹底消失不見。

反而是科迪大公爵雙眼眯起,朝著這邊看過來。

兩人四目相對,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莫名的神色。

不約而同的,加隆和他都分別移開視線。

「不同?有什麼不同?」

大公主和四王子在爭相掙得下方貴族們的支持,不斷表現和給出允諾。

加隆和小孩則是在座位上低聲交流。

小孩重新站在加隆作為左側。

「我也不知道。」他似乎在思考該怎麼解釋。沉默了一會兒后,才又出聲。

「我們的存在,和一般人不同。很多的不同。」

加隆目光銳利,在科迪公爵周圍掃視一遍,再沒有發現那個小女孩的身影。

「有趣,我對剛才那個小傢伙越來越感興趣了…」他心頭隱隱有些興奮起來。

「她選擇了那個人作為自己的印記。」小孩忽然指向科迪大公爵。

「印記?那是什麼?」

「是一種伴生關係,我們要想使用自己的能力,就必須要和人簽訂印記。」小孩這回說得清楚多了。「我只記起這麼多,其餘的就想不起來了。」

「不著急,以後終歸會知道的。」加隆笑了笑,收斂心中的情緒,再度將注意力轉到會場上。

此時會場上空正懸浮著一個巨大的白色橢圓鏡子。

鏡面中浮現出一幕幕遙遠處怪物海洋的圖像。無以計數的怪物群體沖入**周圍的大地,紛紛燃燒化為白色火炬,迅速飛散為無數黑灰。

漸漸的,一些實力強大的怪物開始退卻了。

巢穴之主們雖然智商不高,但本能的規避威脅危險還是會的。隨著巢穴之主退卻,巢穴從屬的怪物也迅速一大片一大片的退卻。

隨著怪物的不斷退卻,下方會場中不斷傳出一陣陣潮水般的歡呼聲。

所有人都徹底鬆了口氣。

由於場內情緒太過熱烈,暫時抑制不下來,只得暫停休息。

高位上的維斯加此時起身,整合三大軍團的人低聲說著什麼,面色嚴肅。

白諾克公爵和大公主站在一塊,談笑風生的聊著什麼。

四王子正在接受下面貴族的近距離提問。

反倒是科迪大公爵直接起身,朝著加隆這邊走過來。

加隆也跟著起身。

「公爵閣下,我剛才看到你身後的那個小傢伙了。還真是可愛啊。」他面帶微笑,的伸出手。

兩人相互握了握手。

聽到加隆的話,科迪眼裡閃過一絲厲芒。

「沒想到您也是聆聽者的印記,這麼多年來,我見過的印記屈指可數,原以為不會再有人知道這個秘密。」

「哦?什麼秘密?」加隆一臉茫然。

「您不知道嗎?」科迪微微一愣。

「我應該知道嗎?」加隆反問。

「能給我看看您手上的印記嗎?」科迪頓了頓,提出個請求。

加隆正要回話,忽然他感覺自己的右手被小孩一下抓住。

陡然間,一陣滾燙的灼燒感在他手背傳來。這種感覺只是一瞬間閃現,又迅速消失。

加隆朝著小孩看去。看到他微微搖頭。

「抱歉,看來是我唐突了。」科迪頓時微微一笑,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加隆這才抬起右手看了看。

只見右手手背上,赫然印著一個小小的紅點,就像一顆細小的圓形紅痣,如同紅墨水在手背上輕輕一點。

「這是什麼?」

「印記。」小孩老實的回答,「我剛才聽到那個傢伙的問話,一不小心就給你手上印上去了。」


「這個有什麼用?」加隆無語。

小孩眼裡露出苦惱之色。

「我也不知道,這是我第一次給人印記。反正不同的印記者都會得到一定的好處,不過這種好處很容易被同類掠奪吸收,吸收后,掠奪成功者的能力會不斷變強。」

「你要小心。」小孩末了補充道,「好像這個印記可以讓你進入我能聆聽到的那個世界。」

「你所聆聽到的那個世界?」加隆心頭一跳。不知道怎麼的,他莫名的聯想到了自己穿越來之前的密武世界。

「另外你一定要保護我啊。」小孩趕緊繼續補充,「剛才那個小女孩就想搶我的能力。」

「行了行了,我會保護你的。」加隆拍拍小孩的腦袋。「雖然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果然選你沒錯!」小孩笑嘻嘻的從衣兜里摸出一個李子。李子詭異的有點發黑,被他一把丟盡口中,嚓嚓的大嚼起來。

「你要不要?」他又摸出一把李子攤在手上。

加隆看了眼這些李子,一個個圓滾滾,皮薄肉厚,看起來鮮嫩多汁的樣子。

不過一聯想上次的那個草莓,他就忽然沒了胃口。

「算了你自己吃吧。」

回過神來。

會場上已經漸漸安靜下來。

大公主再度發言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