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瞧人家多會說話,這小夥子……有前途!

然後,趙國偉就將其他的幾個節目收聽率播報了一遍。

《百家笑談》的收聽率是2.33%。

《大話漢武》的收聽率是2.08%。

《小東詭事》的收聽率是0.96%。

之後第四名和第五名,乃至第十名的成績,咬得都很緊。

基本上,大家的成績都控制在了0.01%的樣子。

而原本排在節目墊底的《小東詭事》,這回一下子就成為了第三名。

如今的第十名,則變成了一個叫《香樟叔叔講故事》。

這個節目和肖灑的節目差距最大,足足有零點三個百分點。

之所以還活着,因為這是台里的一個十幾年的老節目。

好多漢武老百姓,可是從小聽着這個節目長大的,有着不少的情懷成分在裏面。

等到這邊排名全部報完以後,趙國偉這才簡單地做了一個總結。

然後就給大家佈置起了今天的任務。

而肖灑,則連忙坐了下來。

雖然看上去十分的平靜,但是此刻的他整個人都要爽飛了!

要不又同事在旁邊,他一定要跳一曲《南江style》! 第675章

秦歌出事了,這點毋庸置疑。

但陳天選還是很疑惑,秦家的背景如同山高。

如此秦家,竟然也保不住秦歌?還是說,秦歌出事也是在秦家,默認範圍之內。

很快,冷天王已經查到對方的信息。

「陳爺,不好了!我已經查到,和秦家相關的人,的確是絕世唐門!」

「而且,而且……」

「陳爺……」

冷天王在北境之內,如今正在代替陳天選的位置。

她被人稱為魔女,即便在北疆,她的名聲依舊響亮。

任何事情發生,她都無所畏懼。

首發網址et

什麼事,讓冷魔女能用顫音和自己說話。

「有什麼事,直接告訴我。不用太慌張……」陳天選極力用平靜的對冷魔女說。

冷魔女聲音的確在顫抖。

她看到查到的信息,甚至不想告訴陳天選。

信息上,秦歌的確是去了絕世唐門。

而且,已經去了幾天。

幾天內,秦家和絕世唐門已經交涉過好幾次。

就連秦家的秦老,也嘗試過去找唐門交涉。

最後,無果。

更讓冷魔女感到震撼的不是秦家交涉的結果,不是絕世唐門從永夜之地回來后,就直接無視秦家。

而是…

那個男人,叫唐昊!

難怪他能把秦歌留在自己那裏,不接受秦家的任何妥協。

唐昊有這個本事。

他在永夜之地,已經封王。

而且,是整個川州唐家裏,唯一一個從永夜之地封王的男人。

即便是在偌大的絕世唐門,唐昊也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我讓你說!」

見冷魔女還不開口,陳天選的聲音里,帶着幾分怒火。

冷魔女了解陳天選的性格,只好低聲說:「陳爺,那人,是唐昊!據說唐昊喜歡秦歌,把秦歌請到唐家去,要讓秦歌嫁給他。」

陳天選微微一愣。

秦歌要嫁給唐昊,關自己什麼事。

她的項鏈,怎麼會出現在方糖的生日宴上。

冷魔女見陳天選反應異常,又說:「哎……你……你怎麼不知道呢。秦歌,喜歡你!」

即便是冷魔女,也能看出來秦歌的感情。

陳天選卻比剛才更是呆愣。

「你說什麼。」

冷魔女顯得有些無語,說:「你怎麼比虎哥還要獃頭獃腦?當初,秦歌和你在中州,本來就是兩小無猜。後來,,你母親也是因為你和秦歌的關係好,才會把重要的東西留在秦歌身上。」

「作為一個女人,寧願死,也不會讓她不喜歡的男人,給自己治病。」

「你懂了嗎?」

「而且,還是那種肌膚相親的事。」

陳天選聽到冷魔女的這番話,腦海里炸裂。

頓時幡然醒悟。

他深吸一口氣。

難怪,唐昊要把秦歌的東西寄給自己。

他是在威脅自己。

「唐昊在什麼地方。」

聽到這話,陳天選更加確定。

他要去找唐昊。

他要讓唐昊知道,挑釁自己的代價。

秦歌,若不是嫁給唐昊。

天,都攔不住。 應雷明的邀請,一眾人來到雷明的酒館。

酒館里,人滿為患,每一桌都坐滿了人,就連空房間都沒有了。

有人見到雷明走了進來,都拱手尊敬的稱一聲「雷公子!」

雷明一一回應,招呼客人吃好喝好,玩得開心。隨後,叫來店裡夥計,說道:「沒有房間了?趕緊給我騰一間出來!」

洛天見此,笑道:「不用了雷公子,我喜歡人多熱鬧點。」

開什麼玩笑,洛天來酒館就是為了打探情報的,去房間里能打探個毛,總不能第一次見雷明就問東問西的吧?

雷明見此,馬上解釋道:「洛兄弟,沒事沒事,馬上有房間……」

洛天擺手打斷雷明的話,知道他想獻殷勤,但是洛天他不需要房間啊!

「好了,就那吧!」洛天指了指角落裡的一張有帘子的空桌,還是全酒館唯一的空桌了。

「好吧……」雷明也有點明白,洛天不是那種喜歡婆婆媽媽的人,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

眾人坐下,雷明連忙吩咐店夥計,叫他趕緊拿好酒好肉出來。

可是他們的座位坐得很奇怪。洛天坐下之後,羅瑩就和洛天坐在同一邊,智慶軻坐在洛天右邊,而雷明坐在洛天對面。

洛天奇怪的看了羅瑩一眼,這旁邊不是有椅子嗎?為什麼坐到自己身邊?難道這妮子……

智慶軻也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可羅瑩沒有發現其他人的反應,她是不由自主的坐了下來……

沒多時,酒菜就送了上桌,雷明招呼眾人先吃先吃。

還是洛天先開口,說道:「謝謝雷兄的這頓飯啦,如果不是你,我們可能沒地方吃飯呢!」

雷明知道這是洛天沒有和自己客氣,這是一個好兆頭,隨後滿臉笑顏道:「客氣了洛天兄弟,我們一見如故,當然啦還有智慶軻兄弟和羅瑩姑娘。大家都是兄弟朋友,大家吃好喝好,不夠我再去叫夥計來!」

「夠了夠了,這個七八個菜還有湯的,吃不完的我打包!」洛天開玩笑道。

雷明大笑道:「哈哈,洛天兄弟很是風趣,我就喜歡這樣的,爽朗,豪氣,沒有那些攻心的!」

一旁的智慶軻翻了個白眼,沒有心機?你的這位洛天兄弟耍起心眼來,十個你都不夠人家玩!當然啦,這些智慶軻心裡想想罷了。

這邊洛天等人相談甚歡,把酒言歡的時候。酒館門口走進來一個人,英氣逼人,跟洛天的年紀差不多,可能只大個幾歲。而且有著濃厚的官僚氣息,一舉一動之間很是從容,沒有一丁點架子。

看到洛天他們這桌時,愣了一下,隨後走到雷明旁邊,說道:「雷大公子,好久沒見啊!怎麼最近沒有來我府上,來找我下下棋啊?」

聞言,眾人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人身上。洛天心想,府上?這人是官府中人?這次可是釣到大魚了。不過也可能不是,可能是什麼有錢人而已。

智慶軻也是和洛天一樣的想法,當然知道洛天會跟雷明來酒館只是想打探情報而已。可是羅瑩不知道啊,一聽到府上兩個子,就只想到是不是官府那邊的人來找洛天麻煩了?所以轉眼看著洛天,異常擔憂。畢竟洛天是因為她而攤上事的,羅瑩這麼善良的女孩,如果洛天被捉了,她可不會心安。

洛天回了一個放心的眼神,讓羅瑩不用擔心。

雷明笑回道:「李大人,小生我最近有些要事要辦啊!這不,剛剛得空,遇到這幾位可以交心的朋友,剛剛坐下來吃飯!」

李大人?洛天會心一笑,果然是官府的人,這下好了。

「哦?可以令雷大公子可以交心的人?想必是英雄豪傑了吧?哈哈!」李大人爽朗的笑道。

雷明也是陪笑著,看起來兩人關係還不錯。

李大人繼續道:「雷大公子,我可不可以坐下一起吃,和幾位朋友認識認識?」

「額……」雷明一時語竭,看了看洛天。洛天則是大方說道:「沒事沒事,大家都是朋友,一起吃飯也是應該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