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說著話,回到了羅聖立的辦公室。

眾人坐下后,羅聖立親自給歐陽志遠倒了杯茶,端給歐陽志遠道:「歐陽市長,恆豐集團能收回韓國的分公司,這要謝謝你了。」

歐陽志遠道:「這是耿朝輝找死。對了,你以後,肯定會負責韓國的業務,有時間,去拜訪一下貝貝的爸爸和她的叔叔,這次幹掉耿朝輝和他的兒子,韓董和韓將軍幫了大忙,否則,鬧住出這麼大的動靜來,韓國政府早就過問了。」

羅聖立道:「好的,歐陽市長,我這兩天就去拜訪韓董和韓將軍。」

歐陽志遠道:「小心耿建生轉移分公司的資產。」

羅聖立道:「歐陽市長,請你放心,公司的財務,我已經牢牢的抓在了手裡,沒有我的簽字,任何人都不能動公司的一分錢,財務的總監,已經換成了我帶來的人了。」

歐陽志遠道:「可惜,耿建生沒有抓住。」

羅聖立道:「我查了耿建生的資料,一個典型的紈絝子弟,翻不起什麼大浪,再說,韓國的恆豐分公司,本來就是韓老的,任何人都奪不走。」

歐陽志遠道:「羅經理,小心為妙。」

歐陽志遠剛說完,他的電話響了。

一看號碼,是個陌生號碼,而且是國際長途,來自米國。

這是誰的電話?米國那個地方,自己沒有親人在那裡呀?

歐陽志遠走了出去,把電話接了過來。

「歐陽哥哥,我是珍妮……嗚嗚……。」電話里,傳來了珍妮急促而焦急的聲音,還帶著哭腔。 第三百六十六章來到哈頓

第三百六十六章來到哈頓

珍妮?珍妮怎麼哭了?不是昨天才剛剛回國的嗎?發生了什麼事?

歐陽志遠忙道:「珍妮,不哭,快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珍妮和傑瑞逃亡了一天,才回到了一個隱秘的安全地方,珍妮才敢給歐陽志遠打電話。

珍妮哭泣著道:「歐陽哥哥,快救救我爺爺……。」

歐陽志遠一聽,心裡一驚,一種不好的感覺,在心頭升起。

「珍妮,你爺爺怎麼了?」歐陽志遠焦急的問道。

「歐陽哥哥,我二爺爺毛登、三爺爺凱特他們,殺了我爸爸奧特和叔叔巴特,打死了我奶奶凱露,又把我爺爺抓起來了,我和傑瑞逃了出來,歐陽哥哥,你快救救我爺爺吧,毛登要逼迫我爺爺把亨利國際銀行的總裁位置,讓給他,否則,他們要殺了我爺爺。」珍妮哭泣著道。

歐陽志遠一聽,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亨利果然出事了。在回國前,自己早就給亨利說了,讓他小心他的弟弟毛登和凱特,但現在,還是出事了。國家剛剛和亨利簽訂了合約,要是亨利出了事,這個合約就怕要黃。

就是湖西市,也和亨利簽訂了合約的。

歐陽志遠忙道:「珍妮,不要哭,我儘快趕到米國,救出你爺爺。」

珍妮一聽歐陽哥哥答應救自己的爺爺,他連忙道:「謝謝你,歐陽哥哥,你快來,我等你。」

歐陽志遠道:「珍妮,等我好消息。」

歐陽志遠掛上電話,立刻聯繫蕭風雨,撥打蕭風雨的電話。

他不知道,蕭風雨在救了蕭眉以後,是否回國了。

電話通了,歐陽志遠忙道:「簫大哥,你回國了嗎?」

蕭風雨道:「志遠,我還沒有,正處理一些事情,你有什麼事?」

歐陽志遠道:「我想讓你和我一起去米國,去救一個人。」

蕭風雨道:「去救誰?」

「哼亨利國際銀行總裁亨利。」歐陽志遠低聲道。

「亨利?他不是剛離開湖西市嗎?他出事了?」蕭風雨問道。

歐陽志遠道:「亨利剛回到米國,他的弟弟毛登和凱特為了亨利銀行總裁的位置,他們殺了亨利的兩個兒子奧特和巴特,又打死了亨利的老伴凱露,把亨利抓了起來,逼迫他修改遺囑,把總裁的位子,傳給毛登。如果亨利死了,咱們國家和亨利簽訂的合約,就要擱淺。」

蕭風雨沉思了一下道:「志遠,我要請示上級。」

歐陽志遠道:「我和謝老將軍說,讓他批准。」

蕭風雨道:「好吧,你儘快聯繫老將軍,我等你的消息。」

歐陽志遠撥通了謝老將軍的電話,把情況向老將軍說了一遍,老將軍在沉思了一會後,答應了歐陽志遠的請求,但是,他讓歐陽志遠把這件事,向外公秦天涯和中行董事長薛兆林彙報,爭取國家的支持。

歐陽志遠把情況向外公秦天涯和中行董事長薛兆林分別彙報了一遍。

這件事,終於反映到了高層。

秦天涯讓歐陽志遠等候。

這件事,並不是這樣簡單的,上面考慮的問題要全面的多。

志遠帶著韓貝貝,向羅聖立告辭,回到了韓奉成的府邸。

一個小時后,歐陽志遠接到了外公秦天涯的回復,上面同意了歐陽志遠的請求。

歐陽志遠馬上通知蕭風雨。

歐陽志遠接到了國安李廣平的電話,他和韓奉成辭行。

韓奉成並不知道,什麼原因讓歐陽志遠這樣急著走,志遠不說,他又不能過問。

韓貝貝依依不捨的和歐陽志遠告別。

歐陽志遠剛走出韓奉成府邸不遠,李廣平開著車就過來了。

志遠上了李廣平的車,李廣平拿了兩份護照和機票,遞給歐陽志遠道:「你和蕭風雨的護照和機票。」

歐陽志遠接過護照,看了一下笑道:「你們的動作還真快。」

李廣平笑道:「上面下了密令,協助你們工作,航班在一個半小時後起飛,到了目的地,有咱們的人接你們。」

歐陽志遠笑道:「謝謝。」


李廣平道:「接你們的人叫姜斌,他是咱們的人,你們在米國所有的支援,都由他提供,完成任務后,姜斌負責你們回來。」

歐陽志遠笑道:「這次任務,牽扯的面很廣。」

李廣平道:「是呀,亨利能否繼續擔任亨利國際銀行的總裁,這關係到咱們國家的切身利益,很多部門,都會配合你們,希望同你們能順利的完成任務。」

歐陽志遠道:「請領導們放心,我們會完成任務的。」

車子開到了漢城國際機場,歐陽志遠和李廣平握手,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一切都在這一眼中。

李廣平拍了拍志遠的肩膀道:「再見,志遠,祝你們好運。」

歐陽志遠道:「再見,李大哥。」

李廣平開著車,消失在夜色之中。

歐陽志遠走向飛機場候機大廳,他看到了蕭風雨。

蕭風雨走了過來笑道:「手續辦好了?」

歐陽志遠把護照遞給蕭風雨道:「你的護照。」


蕭風雨接過護照看了一下,笑道:「做的不錯。」

歐陽志遠看了看蕭風雨身後笑道:「就咱兩人?」

蕭風雨笑道:「咱兩人,足夠救出來亨利。」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由得笑了。

「走吧,就要安檢了。」歐陽志遠和蕭風雨走向安檢通道。

兩人辦完了手續后,登上了這架飛往米國哈頓的飛機。

兩人的位置,挨在一起。半個小時后,飛機在強大的轟鳴聲中,沖向黑夜。

蕭風雨看著志遠道:「說說你的計劃。」

歐陽志遠道:「到了米國哈頓,有人接咱們,咱們先找到珍妮和傑瑞,然後,再制定營救計劃。」

蕭風雨道:「儘早營救,免得出差錯。」

歐陽志遠點點頭。

飛機並不是直飛的,中間降落了幾次。

飛機再一次起飛后,歐陽志遠猛然感到,幾股濃烈的殺氣,夾雜著血腥的氣息,從左邊不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這種血腥氣,並不是咱們聞到的那種血腥氣,而是一種讓人心悸的血腥壓力,只有經常殺人的人,身上才會發出這種氣息。

蕭風雨同樣感覺到了這種氣息。這種血腥的氣息,只有熟悉這種氣息的歐陽志遠和蕭風雨才能感覺的到。


難道,飛機上有恐怖分子?他們要劫持飛機?

歐陽志遠順著氣息,看到了左前方,有兩位身材魁梧,長得很是彪悍的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這兩個人,長得很象,都是腮幫子颳得鐵青,一雙鷹隼一般的眼睛,透著暴戾的殺氣。

歐陽志遠感覺到,兩人的呼吸,幾乎都在同一頻率,一行一動,極其的敏捷,從不浪費半點兒力氣。

歐陽志遠看到,兩人的食指骨節上,有很厚的老繭。

這絕對是,經常扣動扳機造成的。

歐陽志遠看了蕭風雨一眼,蕭風雨壓低聲音道:「這兩人不簡單,小心一點。」

歐陽志遠道:「不會是恐怖分子吧?」

蕭風雨搖搖頭道:「不像,但又不敢肯定,可是,這兩個人,絕對經常殺人,身上有殺氣和血腥氣。」

歐陽志遠道:「小心點就是。」

飛機從漢城飛到哈頓,用了將近二十個小時,路上並沒有恐怖分子劫機。

歐陽志遠看著那兩個年輕人走下了飛機,兩人的眼睛里,噴射著怒火和殺意。

蕭風雨和歐陽志遠辦好了手續,走出了大廳,那兩個年輕人,早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坐飛機的時候是黑夜,來到哈頓,仍舊是黑夜。

兩人剛下了台階,就看到,一輛賓士滑了過來,車窗搖下,露出一個四十多歲中國男人的臉來。

這人看著歐陽志遠和蕭風雨,低聲道:「我是姜斌,上車。」

這人的聲音沙啞低沉。

這個名字和李廣平說的名字一致,應該不會是假的。

歐陽志遠看了一眼姜斌,和蕭風雨上了車。

轎車快速的向前滑去。

歐陽志遠看著姜斌,姜斌大概有四十多歲,一張很平常的臉,放在任何的人堆里,都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姜斌的眼神,一片昏黃,充滿了滄桑,給人一種為生活所迫,壓力很大的樣子。

這人也太平常了。

車子在哈頓市裡,兜了幾個圈子,半小時后,直接開進了一家中國餐館的後院里。

車子剛一進入,一個駝背老人,關上了大門。

姜斌打開車門,微笑著道:「下車吧,到家了。」

歐陽志遠和蕭風雨走下車,看到了姜斌,兩人不禁一愣。

這時候的姜斌,變得神采奕奕,深邃的眼睛,閃爍著亮光透出見到親人一般的熱切和欣喜。

歐陽志遠笑著伸出手道:「姜大哥,你好,我是歐陽志遠。」

姜斌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笑道:「志遠,呵呵,你好。」

蕭風雨又和姜斌握手問好。

三人走進了餐館後面的客廳里,姜斌笑道:「志遠,風雨,坐吧,來到這裡,就是到家了。」

志遠道:「不要客氣,姜大哥。」

「爸爸,來客人了?」一聲好聽清脆的聲音傳來,走進來一位身材高挑、一頭金髮的年輕女子。 第三百六十七章夜裡行動


第三百六十七章夜裡行動

這個女孩子,也就有十**歲,身體修長,一雙漂亮的藍色大眼睛,如同夢幻的大海一般,十分的迷人。{免費小說}

她的面容十分的精緻漂亮,五官端莊,並沒有米國人的高鼻子和大嘴巴,而是標準的中國人的瓊鼻、櫻桃小口,十分的典雅秀氣。

這個女孩子,是一位中外混血兒。

姜斌笑道:「雅琪,家裡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