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千幻炎龍脊就要落入玉面男子手中時,但見紫天昊突然從懷中取出一物,直接朝玉面男子拋去。

「哼,雕蟲小技!」玉面男子見狀,立刻冷笑一聲,身旁的一柄神兵擎天修羅槍,猶如長虹貫日般的朝紫天昊拋出的那物影衝去,破空驚天,威勢不凡。

就見那擎天修羅槍撞擊到那物影的一剎那,物影突然爆亮出驚人的光彩,明藍如湖,靜氣止水,頓時,一股驚人的靜水之力波及開來,而那原本還盛氣凌人的擎天修羅槍突然猛地一晃,之後,就猶如失去力量般從看著掉落到地上。

當然,不僅僅是這擎天修羅槍,包括千幻炎龍脊以及天火魔焰輪在內的所有神兵,全部黯然失色,紛紛落地。

「這……」玉面男子見狀,也是神色驚愕,有些難以想象,因為在這神秘物影前,他的力量竟然完全不起作用。

就在此時,那藍色光彩也隨之擴大,緊接著,一道令人驚鴻一瞥的冰影緩緩渡步而出,猶如靜水般的澎湃氣息瞬間充斥整個空間。

「龍女尊匠……」玉面男子也是瞪大眼睛,有些結結巴巴,瞠目結舌,似乎認出了小龍女。

當然,這冰影不是別人,正是小龍女。

「小龍女師父,他欺負我,居然還想奪走我的炎龍脊……」紫天昊直接指著玉面男子控訴道。

小龍女美眸瞥了玉面男子一眼,語氣冰冷的說道,「武匠之王,我徒兒說的是真的嗎?」

「那個……誤會,誤會!」玉面男子突然一反常態,立刻賠笑道。

「好誤會啊!你怎麼不得瑟了,難道是怕了我的小龍女師父……」紫天昊見玉面男子這變臉比翻書還快,馬上鄙視道。不過,他也覺得奇怪,因為這玉面男子能擁有這麼多神兵,按理說,應該是非常強大的人物,但是,為何會怕小龍女呢?這小龍女再強最多也不過是尊級實力。

玉面男子被紫天昊說的臉色也是一青一綠,但卻連個屁都不敢再放,顯然是十分畏懼小龍女。

「那我徒兒通過你的考驗了嗎?」小龍女接著問道。

!! 「這……當然是通過了,通過了。」玉面男子稍微遲疑一下,馬上搗蒜般的點頭道。

「哦,那沒事的話,我就帶他回去了。」小龍女輕應一聲,然後,就轉向紫天昊示意了一下。

「小龍女師父,這獎勵還沒有領取呢!」紫天昊提醒道。

小龍女一聽,便又看向玉面男子。

「馬上給獎勵,馬上給獎勵!」玉面男子誠惶誠恐的說著,馬上打了個響指。

頓時,就聽夢兒的嬌音響起道,「恭喜你通過關卡模式的最終考驗,獲得一萬經驗值。」

「現在發放寶物獎勵,稀有皇級鑄煉材料一件,皇級極品寶貝一件,皇級極品兵具鑄煉配方一份。」

「這下可以了吧?龍女尊匠慢走,慢走!」玉面男子似乎巴不得馬上把小龍女送走似的。

「不是還有三……不,六個星級的武匠經驗獎勵嗎?」紫天昊忽然一臉壞笑的提醒道。

「六……六個星級?不是只有三個星級嗎?」玉面男子的臉色瞬間青黑起來。

「小龍女師父,你看他一點面子都不給你,我看你還是被他滅了吧!」紫天昊馬上哀怨地看向小龍女。

小龍女也十分配合地玉手輕舉,然後,看向玉面男子,雖然一言不發,但那眼神已經讓玉面男子面如死灰。

「是,是六個星級,我馬上把我的武匠經驗傳給你。」玉面男子渾身一抖,有些恨恨的咬牙道,「傳授經驗!」

頓時,玉面男子就爆發出強烈的異光,隨後,化作一縷縷光芒朝紫天昊身上直接飄去,瞬間深入紫天昊體內。

「武匠等級提升中……」

「王級三星……四星……」

「六星……七星……八星!」

……

「哈哈,八星了。」紫天昊也是大笑起來,十分得意地看著玉面男子。

玉面男子也是一副咬牙恨恨的神色,但還是強忍著道,「這下沒問題了吧,龍女尊匠!」

「徒兒,我們走吧。」小龍女懶得打理玉面男子,直接對紫天昊說道。

紫天昊馬上將千幻炎龍脊收回后,便走到小龍女身邊,頓時,光華一閃,兩人同時消失在原地。

「真***倒霉,居然碰到龍女尊匠的徒兒,本來以為這真正的神兵唾手可得了!」玉面男子不甘心的罵了一句,同時,消失在原地。幾乎同時,原本什麼看起來十分玄奇的領域瞬間消失,而那些原本威風八面的神兵,也都變成了一些廢銅爛鐵。

這邊,紫天昊也和小龍女回到了活死人墓中。

「小龍女師父,那個武將之王到底是什麼來頭,看他似乎蠻厲害的,而且,還有那麼多神兵,卻還居然那麼怕你,實在太令人奇怪了!」紫天昊立刻問道。

「什麼神兵,那些只不過是些廢銅爛鐵而已,這武將之王只不過是個聖級武匠罷了,你所看到的,只不過是他耍的一些小把戲。」小龍女語氣帶著不屑的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他看到我的千幻炎龍脊就想硬搶!」紫天昊明白的點了點頭。

「如果他知道你是我徒兒的話,就肯定不敢搶了。就算他搶了,也會乖乖送回來的。」小龍女應道。

「早知道這樣,我就不浪費召神令了。」紫天昊一聽,馬上覺得可惜道。

「不必在意,等你突破皇級之後,你就可以用尋寶幣購買喚神令了。」小龍女道。

「這還差不多。」紫天昊嘴角一勾。

「你離突破皇級境界應該只差咫尺了,但要突破這咫尺,卻也是最難的,另外,突破的時候,你的身心也會受到巨大的考驗,同時,你要面對自己的心魔……所以,接下來的閉關,對你來說也是至關重要,不過,你已經領悟了洞氣,再加上皇玄天丹的輔助,我想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小龍女眸光輕凝道。

「我知道了,那我去也!」紫天昊點了點頭,隨後,就離開了活死人墓。

回系統取了皇玄天丹,然後,紫天昊就去了桃源境閉關,全力突破皇級境界,因為離王級大會,大概還有十幾天的時間,所以,他也有足夠的時間來突破。

進入閉關狀態后,紫天昊就像平常一樣,循環體內的武氣,開始擴張經脈,修身煉體,讓他的狀態達到極致。

一天過去,他已經完全處於王級最頂峰的狀態,也做好了突破的準備,所以,他也將皇玄天丹服下。

就在皇玄天丹服下的一刻,頓時,強大的皇級力量瞬間擴散全身,沖入經脈之中,開始翻江倒海起來。他馬上聚集全身力量,將武氣催發到極限,開始融合這強大的皇級力量,只要他能夠融合這皇玄天丹的所有力量,他就能夠突破境界。

當然,說是簡單,但是,這皇級力量與王級力量的差距堪比天地,所以,融合之下,自然也遭到最猛烈的抵抗與反擊。

此刻,他的身體已經淪為力量交鋒的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就這樣,持續了兩天。

紫天昊已經有些筋疲力盡的感覺,但是,他還有大半的皇級力量沒有融合,同時,在皇級力量的衝擊之下,他感覺自己逐漸變得狂躁暴怒,失去耐心,他知道這是心魔在影響他。

在不斷的堅持下,又過了兩天,這剩餘的皇級力量已經不剩三分之一,但是,他也幾乎到了極限,同時,在心魔的影響下,他已經無法抑制心中那邪惡的一面,好似隨時都要發狂。

「再這樣下去,恐怕要撐不住了,但小龍女師父說,只要領悟了洞氣,這能突破的幾率就已經達到了一半,可是,究竟什麼時候需要洞氣呢?」紫天昊此刻的內心也是不斷起伏。

時間猶如流水般緩過,紫天昊的神智也越來越模糊,但離突破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就在此時,他突然發現自己就像是被捲入了一個漩渦之中,感覺天旋地轉起來,同時,體內剩餘的皇級力量,也隨之加快了速度,更加瘋狂起來。原本就已經身心疲憊的他,在如此的衝擊之下,自然愈加處於崩潰的邊緣。

但紫天昊當然不會就此放棄,馬上強行振作,知道是施展洞氣的時候了,所以,他立刻靜氣凝神,提升五感。

很快的,他就感應到自己正身處在一個氣之漩渦中,猶如驚濤駭浪一般,不斷圍著他旋轉,讓他無法脫離其中,似乎要將他徹底吞沒。

紫天昊心知必須脫離這氣之漩渦,否則,一切就都功虧一簣了!


!! 要脫離氣之漩渦,就必須洞穿氣的生死之穴,但如此高速的流動,加上難以捉摸的無形之體,也大大增加了洞穿的難度。

但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如今也只能孤注一擲!

之後的一段時間,在紫天昊的專心洞穿之下,已經能夠勉強的洞察到氣之漩渦的規律,但這還遠遠不夠。

又過了幾個時辰,終於又有了新的進展,他已經洞穿氣的循環軌跡,但如果做到真正的洞穿,必須完全清晰的看清氣的流動,並且,能夠觀察到氣的疏密,找到生死之穴的位置。

不過,此刻的紫天昊也已經到了極限,身心俱疲,再加上心魔的影響,讓他極盡崩潰,但越是如此,就越激發他本能的強大意志。

就在此時,紫天昊忽然感覺到體內湧起一陣強烈的躁動,血液也隨之沸騰起來,一股十分狂暴的力量瞬間充斥著他的身體。

「這是……」紫天昊也是神色一驚,因為他很熟悉這股力量,分明是聖狼血的力量。

可是他體內的聖狼血應該已經被取出才對,為什麼他體內還會有殘存的聖狼血呢?

幾乎同時,就在神仙島的竹屋內。

神仙姐姐的眸光正盯著眼前封印著聖狼血的器皿,此刻,聖狼血的器皿正不斷搖晃,被封印其中的聖狼血似乎又不安分了。

「他激活聖狼血的力量了嗎?看來他已經處於突破皇級的關鍵時刻,他現在應該發現其實我並未完全取出他體內的聖狼血,還留了一小部分在他體內。這聖狼血來之不易,就算只融合這一小部分,對任何武鬥師來說,都算是相當驚人的助力。不過,他如果突破不了皇級的話,那也是白費我的苦心了!說起來,我為什麼要這麼要這麼不幫他呢?」神仙姐姐水眸輕簇,有些矛盾的說完,玉手一揮,這封印聖狼血的器皿就回到了一個柜子上,而她也拂袖而去。

這邊,因為聖狼血力量的激活,使得紫天昊猶如注入了一股強大的活力,讓他瞬間振奮起來,同時,也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

三個時辰后,紫天昊已經徹底看清了氣質漩渦的循環,所以,這生死之穴也清晰的暴露在眼前。

「生穴克氣,死穴破氣!」紫天昊輕喝一聲,兩根冰魄銀針瞬間而出,沒入氣之漩渦之內。

片刻之後,氣之漩渦猛然一頓,驀地,瞬間猶如風捲殘雲般的頃散開來。

下一刻,紫天昊馬上以聖狼血的力量繼續融合充斥在體內的皇級力量,慢慢的,他體內原本的紫色武氣,開始隨之變化,逐漸變成了金橙色,也就是皇級武氣的象徵。

這武鬥師在先天境界時,因為體修和冥修的差別,所以,武氣顏色也會有所區別,但到後天境界,這武氣顏色就同為一色。而後天境界的皇級武氣便是金橙色,到聖級境界,就會變成了金色,不過,到了尊級之後,這武氣就會化為擬象之氣,可以任意的變化顏色,不受任何局限。

就在紫天昊體內的武氣開始變化的時候,他體內的經脈也不斷擴張到之前的兩倍,可見這皇級境界與王級境界的差別是何等之大。


一番驚變之下,紫天昊整個身軀也開始溢出金橙色的光芒,皇氣外漏,就在此時,他猛地雙目一睜,同時,天空中一道金橙色的光束涌動而現,從天而降,瞬間將他整個人籠罩其中。

轟隆隆!

一陣天地驚響,猶如氣浪般的金橙色光芒瞬間充斥開來,波及整個桃源境,隨之,整個桃源境也風起雲湧起來,而被困在桃源境一側的百皇奇獸,忽然仰頭嘶鳴,竟露出驚懼之色,之後,就四肢跪地,臣服低頭。

……

數日後。

一大早,黑獄的營地內,所有武生都在早修,而因為狂鬼不在,由屠剛和黑鐵手負責監督,但兩人明顯互看不爽,自從三個多月前,余成海被紫天昊所殺之後,屠剛和黑鐵手兩派的矛盾也隨之激化,所有,經常趁狂鬼不在的時候,大打出手。

「黑鐵手,上次要不是狂老頭及時出現,你早就敗在我手裡了,今天再戰一場,如果你輸的話,就必須你和的人臣服於我!」屠剛目光狠辣地看著黑鐵手,一臉挑釁道。

「就怕你會輸得一敗塗地。」黑鐵手神情孤傲的冷笑道。

而兩派的武生一見屠剛和黑鐵手要再度對決,也馬上興奮起來,紛紛圍成一圈,開始加油助威起來。

屠剛和黑鐵手隔著五米,四目交錯,王級九階的頂峰武氣紛紛溢體而成,在周身形成猶如火焰般的氣焰,方圓幾米內,沙塵不斷被散發出的強烈武氣吹的向外擴散滾動。

儘管兩人都只是靜立,但方圓幾十米內,都可以清晰感覺到他們身上的強烈氣息。

下一刻,兩人同時動了,一個猶如電光火石,一個猶如凶如猛獸,逼人的氣勢難分高下。

嘭!


剎那間,狂刀鐵臂在半空中相互碰撞,猛烈的王級氣勁一下子爆發開來,讓四周的眾武生而已不禁神色驚變,紛紛退步。

同時兩人身上所散發出的氣焰,也不斷糾纏交錯,互不相讓。

僵持了片刻,狂刀鐵臂也隨之分開,但眨眼間,又再度碰撞!

之後,便是狂刀鐵壁相互交錯,不斷在空中閃現,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當然,對於王級九階實力的兩人來說,這樣的交手只不過是試探而已,為了找出對方的破綻。

就看誰能更快的發現對手的破綻!

論實力屠剛比黑鐵手要稍微強一點,不過,黑鐵手的鐵臂乃是十分稀有的百年玄鋼以及鐵木所鍛煉而成,星級要比屠剛的屬性拳刀還是更高一星,所以,雖然實力吃虧,但憑藉著鐵臂的強大防禦,所以,屠剛想要傷及黑鐵手也並非容易的事情。

但屠剛素來以心狠手辣出了名,所以,為了得勝,他可以完全不擇手段。很快的,屠剛在一擊之後,抓住了黑鐵手的破綻,頓時,破空一刀,強烈的王級武氣瞬間從刀身中衝出。


「亂刀狂斬!「

但見從拳刀中衝出的狂亂武氣,猶如狂獅獵豹,七零八落地亂射而出,這威力自然不可小視!

黑鐵手見那散亂兇猛的刀影氣勢洶洶而來,面無懼色,凌空舞臂。

「百臂手!」但見黑鐵手的鐵臂瞬間掄舞起來,化作道道臂影,沖射而出。

下一刻,臂影和刀影相互互碰撞,頓時,半空之中,光芒四耀,此起彼伏。

!! 但沒等黑鐵手收勢,屠剛突然閃身而現,凌空一刀斬出,似乎想打黑鐵手一個措手不及,但黑鐵手早就料到屠剛會趁勝追擊,忽然,破空一踏,又竄高了一米,越過屠剛頭頂,一臂狂沖,帶著劈山斬石之力,從天而降。

屠剛臉色微變,立刻橫刀一擋。

頓時,黑鐵手的鐵臂直接轟在屠剛的拳刀之上,頓時發出一陣嗡嗡的震動,兩股武氣再度在空中堅持起來。但因為黑鐵手居高臨下,佔據優勢,同時,豎腿猛踏,武氣化為螺旋之勁,直衝屠剛面門。

屠剛見勢不妙,馬上揮起另一隻手抵擋,但明顯準備不足,在強力的腿勁之下,直接被朝地面崩飛而去,轟的一聲,劃出了幾米之遠,塵土飛揚。

同時,黑鐵手也落在地上,負手而立。

頓時,黑鐵手一派的武生,也隨之爆發出高呼之聲。

「哈哈……」但此時,突然一陣大笑聲響起,讓在場眾武生也隨之一愣,就見還未散去的塵土之中,屠剛的身影現身而出,儘管看上去有些狼狽,但是,似乎並沒有遭受什麼傷害,不愧是王級九階的實力。

「不錯,不錯,看來你的實力又精進了。」屠剛一臉陰冷地盯著黑鐵手。

「怕輸的話,現在還來得及。」黑鐵手依然十分冷靜。

「輸?你以為你擊中我一腿,不需要發出什麼代價嗎?」屠剛那猙獰的臉龐現出毒辣之色。

黑鐵手聽得臉色一肅,很快就發現他剛才劈在拳刀之上的那隻腿明顯傳來陣陣麻意。

「我看你少了一隻腿,還怎麼得瑟!」屠剛忽然一個急沖,刀影亂舞,「刀魔之舞。」

一道魔影破沖而出,揮刀如雨,黑鐵手立刻側身閃避,但因為右腳的麻意,明顯影響了他的速度,幾個閃避之後,一道刀影迎面飛來,而他已經來不及閃避,只聽一聲裂響,他的右胸口上側衣破血涌。

神秘生物異聞錄 ,馬上陰笑一聲,趁勝追擊的再祭出一招王級高階武技,準備結束這場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