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這個巨人居然願意送給他們一座碧血神礦,這等於是天生掉餡餅,是飛來橫福啊。

至於附帶的條件麼?

那也算條件嗎?頂多就是打幾場硬仗而已,原本就是抱着九死一生的念頭來到這裏,現在又能得到碧血神礦的機會,沒有誰能放棄。

“既然嶽兄有這麼大的魄力,我們要是不答應豈不是顯得膽怯了?”陳天大笑。

嶽風笑得很痛快:“那好!我們就說好了,你們助我父親成爲部落的族長,我送你們一座碧血神礦。”

“這座碧血神礦有多大?該不會只是個小山丘吧?”陳天似笑非笑,不放心的提出了一個小疑問。

嶽風啞然笑道:“放心吧,最起碼能開採數十萬斤碧血神精!”

“成交!”

嶽風微微一笑,衝陳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陳兄有興趣來我們蠻王族的祖地一觀嗎?”

“哈哈,嶽兄相邀,自當奉陪!”陳天頷首一笑。

最終嶽風讓十幾名屬下留在原地,陳天也吩咐崔林等人不要隨意走動,先暫時在這裏等着,等他陪嶽風取回上古神兵後,便跟着他前往蠻王族。

森林靜謐。

陳天和嶽風並肩走在森林內,兩人雖然隨意走着,但每一步踏出,便是幾丈遠。

嶽風雖然只有玄天境一重天的修爲,但天賦極高,而且體內的血統極爲高貴,流淌着蠻王族一脈最純淨的血脈。

蠻王族,這是人族的分支,天生巨人,體內蘊含着無窮的力量,若是在外界南域,這一族必能震驚古星,荒古世家都要忌憚。

嶽風天賦很高,修煉了蠻王族傳承下來的祕術,被譽爲蠻王族最耀眼的新星之一。

兩人步履很快,眨眼間就穿越了半個森林,陳天這時忽然停下腳步,將一顆嬌豔欲滴的紅花采摘下來,然後放進自己的空間儲戒中。

“陳兄,這是藥材嗎?”嶽風露出驚奇之色。

“嶽兄對藥材不熟悉?”陳天也很詫異,哪有修士不會採礦的,同樣的道理,哪有修士不認識藥材?

尤其是那些活了數千近萬年的古藥,在市場上的價格一向高的離譜。

一般的藥草基本上修士都會認得,也不排除一些珍稀的古藥,一般修士並不熟悉。

陳天對藥草的瞭解並不算多深厚,但他現在可以用陣脈術來尋找哪些有價值的草藥。

嶽風聽得臉一紅,連忙搖了搖頭:“我們蠻王族注重肉身的修煉,不屑於藉助藥草,所有的丹藥都是從赤焰族買來的,這個種族很擅長煉藥。”

陳天聽得心中一喜,這貨不懂藥草最好了,這片森林內的古藥都可以隨便摘了。

“嶽兄,這片森林生長了不少藥草,不過價值都不算大,不如全都送給我吧。”陳天笑嘻嘻的道。

嶽風露出狐疑之色,不信道:“價值真的不大嗎?我雖然你纔剛剛認識你,但也知道你絕對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大奸商,本公子可不傻。”

陳天臉色一黑:“你誤會我了,我陳某一向都是被人稱爲誠實可靠小郎君的,在南域修士中頗有善名,絕非嶽兄想的那樣。”

嶽風似笑非笑,他雖然年齡不大,卻也一眼就看出陳天在胡扯,不過,區區一些草藥蠻王族還不看在眼裏,微微遲疑,便點頭道:“既然是合作,本公子索性就大方一些,這裏的草藥你隨便採摘。”

陳天聞言大喜,抱拳道:“嶽兄真乃大丈夫,我佩服,佩服!”

嶽風小聲嘀咕一句:“我怎麼覺得自己被騙了?”

陳天眼珠子一轉,笑了笑說道:“相信我,我的人品一流。”

一邊說着,一邊大手一揮,將一大片草藥收進空間儲戒內。

嶽風臉色黑了:“本公子很後悔沒有學習草藥知識,我總覺得這次虧大了。”

“哈哈哈,嶽兄莫要這麼說,陳某一定竭盡全力,幫你父親打死你叔叔的。”

接下來,嶽風越發後悔自己剛纔的決定,陳天如雁過拔毛,像極了強盜,無數草藥被他收入囊中,其中不乏數千年的古藥。

每一株古藥都噴薄着濃郁的靈氣,個個高約一尺,價值非常驚人。

“媽的,本公子一輩子沒吃過虧,這次栽倒你手上了。”


嶽風臉色很不好,隨時都有可能暴走當場。

陳天見好就收,唯恐嶽風真的一斧子砸來,笑呵呵道:“呃,咳咳,我絕不再出手採摘草藥了。”

“多謝你識趣,你再不收手,我真的會控制不住脾氣,一斧子砸你頭上。”嶽風陰着臉,沒好氣道。

…… 陳天笑的很愉悅,根本不在乎嶽風的威脅。

這次他收穫頗豐,這裏不愧是蠻王族的祖地之一,靈氣噴薄,仙氣蒸騰,越是往森林深處走,古藥越是最多,他甚至採摘到了一株萬年古藥,價值不可估量。

再走了一小會,兩人走到了森林盡頭,前面沒有路了,一座山峯橫亙在他們眼前。

這座山峯並不大,只有百丈高,卻散發出一股古老、不朽的滄桑氣息,似乎存在了無盡歲月,就這麼靜靜的矗立那裏。

經過無數年的風吹雨打,棱角都變得很光滑,在眼光的照耀下透露着莫名的光澤。

“這裏邊是你們的祖地嗎?”

陳天也能感知到山峯的不尋常,猶如一頭雄獅盤臥在深處沉睡,隨時都有可能甦醒一般,爆發出鎮壓九天的威能。

嶽風神色肅穆,收斂了玩世不恭,先是恭敬的衝着山峯磕了幾個響頭,接着打出一道真氣割破手腕。

一道鮮紅的血液滴落,浸入山峯內。

“斧來!”

倏然間,嶽風一聲暴喝,如悶雷一般隆隆震響,震得後方大片樹木倒塌。

轟隆!

隨着這一記大喝,這座原本並不起眼的山峯突然劇烈地震動了起來,一股席捲八荒的氣息剎那間洶涌十方。


這股氣息異常強橫,帶着森冷的寒意,附近千丈內的地面都在震動,一股金戈鐵馬的戰意撲面而來,浩浩蕩蕩,無邊無際。

同時聖兵的氣息瀰漫,聖威如獄,一條條巨大的裂縫瞬間形成,大片龜裂,蔓延千丈遠,無數樹木在這股浩蕩聖威之下化作齏粉。

方圓百里,山石崩裂,大地盡碎,樹木盡毀。

шшш ▪TTKΛN ▪¢Ο

就連陳天都受到了攻擊。

“嶽兄,這件兵器似乎不認得我嘛,你應該提前跟他打聲招呼的。”

陳天退後了好幾步,全力運轉真元,祭出殺生刃懸在頭頂,才勉強隔絕聖威氣息。

但他沒有激活殺生刃。

聖兵有靈,蠻王族聖兵的神祇在覺醒。

殺生刃只是發出一聲輕微的刀鳴聲,便隨即護住陳天不在有任何反應。

砰!

眼前的山峯碎裂,一柄丈餘長的巨斧閃爍着暗金色光華,橫空出現,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氣息,還有慘烈的血腥之氣,不知沾染了多少鮮血。

殺氣非常重。

聖威瀰漫,浩浩蕩蕩無可匹敵,這是一件九品聖兵,堪稱半步聖王器,是蠻王族的至寶之一。

“斧來!”


嶽風眼神鋒利如刀,再次大喝一聲,同時他的身軀再次變大,足有三丈高。

暗金色巨斧緩緩飛到他的手中,嶽風將之前的兵刃收回到了儲物項鍊中,現在提着這柄半步聖王器。

嶽風手握蠻王族的祖兵之後,整個人的氣勢變得霸天絕地,眼神睥睨天下,一股驚天的氣息洶涌而出,三丈高的身軀很是驚人,宛若神魔一般。

他本就是玄天境一重天巔峯,手持祖兵,全身力量暴漲,桎悎瞬間轟碎,一聲怒吼達到了玄天境二重天!

陳天頭頂着殺生刃,懶洋洋的說道:“好了麼?變成正常人的模樣吧,我這樣看着你好累啊。”

陳天現在的體魄已經很修長了,將近兩米高,但在巨人嶽風的面前還不行,簡直是個小娃娃。

嶽風一聲長嘯,那碎裂的山峯重新合攏起來,與剛纔一模一樣,還是那麼的古老,充滿着荒古的氣息。

他成功進階玄天境二重天,變得更爲強大,肉身堅不可摧,甚至能與陳天比肩。

這是蠻王族的天賦神通,雖不如萬古仙冥體,但也比一般人要強大得太多。

嶽風身上流轉着暗金色光華,隨即便恢復成爲正常人模樣,肩膀上的斧子也隨之變小。

“這是我們蠻王族的祖兵,天霆雷斧,這可是九品聖兵哦,哈哈!”嶽風成功取回聖兵,意氣風發,絕強的氣息一閃而逝,

“嗯,很不錯的聖兵,或許能與我的殺生刃相提並論。”陳天收起殺生刃,淡淡笑道。

陳天發現,自己的殺生刃雖然並無聖威流轉,但絕不會弱於一般的聖兵,因爲普通的聖兵還無法擋得住天雷。

嶽風神色一僵,原本以爲祖兵可以鎮得住陳天,沒想到對方居然也有一件兵器,而且看不出級別。

“陳兄,你身上的祕密似乎很多嘛,以你的性格和實力,在外界肯定特有名氣吧?”

嶽風扛着天霆雷斧,好奇問道。

陳天微笑道:“我能有什麼名氣,最多也就是一些惡名罷了,若嶽兄在南域闖蕩,也會迅速積累盛名的。”

“倘若推翻了鬼都,我取回命魄後,定然會去南域闖上一遭,都說外界修士很強大,本公子倒是想見識一番。”

嶽風言語間頗不服氣。

“鬼都必然會被推翻的。”陳天淡淡笑道。

“爲什麼?”嶽峯微蹙眉頭:“鬼都可比你們想象中的可怕太多了,有不世強者坐鎮,雖然你們來了幾百位人族至聖,和幾尊半步聖王,但說實話勝算不大啊,鬼都有底蘊的。”

陳天搖頭失笑,眼神微微眯起,向遠方望去:“長生界已經成爲了一處戰場,註定了無數修士的鮮血橫灑長空,我雖然不知道鬼都究竟要做什麼,但大概也能猜得出,這個門派並不想此地發生太多的不安定因素。”


“一旦戰火波及到整個長生界,那麼鬼都的聖王就會出面制止,平息戰火,但是!”

陳天語氣一頓:“若鬼都都有聖王出世,那麼鬼都的覆滅也就不遠了。”

嶽風隱約聽得明白了:“每一尊至聖都是你們各大派的長老,若是有至聖級強者隕落,你們這些宗派真正的強者也會降臨,到那時…哈哈哈!鬼都就玩完了!”

陳天笑着點頭,隨即又道:“這裏已經成爲各派磨鍊弟子的戰場,不論鬼都也好,南域各派也罷,都不會輕易出動聖王的,一場席捲長生界的血腥廝殺,已經漸漸開啓了。”

嶽風聽得臉色肅然,沉聲道:“你判斷的沒錯,事情應該會朝這方面發展,自從你們踏進來之後,一條染血的戰路已經開啓,我們蠻王族也該早做準備了。”

…… 陳天微微一笑,心中卻是在想着另一件事。

南域的那些年輕至尊是否也已經來到了長生界,還是說長生界只是鬼都所控制的一個小世界之一,在這片祕境之內難道還有其他的小世界?

這個可能性也有,進入這裏時出現無數座標,所有人都被分散到各個地方,說不定這個祕境大得驚人,堪比南域,還有其他許多的小世界存在。

即使如此,陳天也相信長生界中也有其他年輕至尊來了,只是大家還沒有碰面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