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間,十幾隻喪屍已經圍將了過來,刀四猛然間一聲咆哮,甩開了膀子開始了野蠻的打砸撕摔……

連張瑩都看的一陣目瞪口呆,這簡直就是個怪物,獃獃的向身側的白桃問道:

「早就過了十秒了吧……」

「沒事,他可能還沒過癮呢……」

足足過了三十秒左右,刀四的周圍只剩下一堆碎屍,有兩個都已經被砸成了肉泥,楚河見其雙眼已經恢復了正常,招呼了一聲,當先向回跑去。

倉庫之中,賈平恢復了那個語重心長的教授模樣,帶著一絲溫文爾雅,掃過眾人,將已經準備好的一個小鐵罐子拿了出來,交到楚河手上:

「千萬記住,一定要在大戰的時候,才能使用,而且要大範圍使用,否則影響不夠大,那樣我的成果就會再次暴露,到時候,恐怕永遠沒有出頭之日了,想要登上科學領域的巔峰,也就化為泡影了,請你們務必!務必要幫我這個忙。」

楚河將涼涼的小鐵罐攥在手裡,坦然一笑:

「是我們應該謝謝您才對,要是沒有您的藥劑,恐怕我們幾個也蒙在鼓裡,放心吧,既然我楚河答應你,就一定做到!」

「好!哈哈哈,那我這把老骨頭就在這等你們的好消息了,四區堡壘,我可以告訴你們位置,但是我不能幫你們聯繫,能盡微薄之力的,也就是多給你們些食物吧。」

刀四大眼一亮,楚河還沒來得及跟人家客氣客氣,刀四已經從一旁抄起背包衝到了賈平儲存食物的地方,什麼好撿什麼,一股腦的把背包塞了個滿滿當當。

楚河尷尬的笑了笑,趕緊轉移話題問道:

「還希望您能多給我們講解一下源血清,以及戰爭的事情。」

「源血清……唉,源血清的等級限制是七級,要想升到七級並不是很困難,如果謹慎一點,最多兩年,最少一年,第一批七級變異者就會出現,到那時,七級變異者屠殺喪屍將不會再獲得變異點,而據我所知,喪屍現在也沒有太多高智力高等級的出現,而同等級的情況下,喪屍比人類的優勢要大得多,熱武器對於四級以上的喪屍,根本已經造不成威脅了,所以我料定,一年之後,兩年之內,必然會爆發極大規模的冷兵器戰爭。」

賈平霎時間彷彿老了幾歲,顯然對人類的前景並不是很看好,畢竟如果以冷兵器戰爭為主導的話,那麼肉體遠比同級人類強橫的喪屍,以及遠超人類的數量,任誰都樂觀不起來。

半天一夜,楚河將心中能想到的疑問全都問了出來,賈平也將所知的一切一一解答,讓眾人著實漲了不少的知識。

直到第二天清晨, 西遊星途 ,上了坦克。

「孩子們,務必小心!」

倉庫外,賈平語重心長的囑咐完眾人,坦克揚長而去,順著賈平指示的方向,一路向南,直撲四五區邊境線。

賈平直到坦克完全離開的自己的視線,嘴角才掛上了一絲得逞的笑容,甚至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欣喜,喃喃道:

「幾十年的新仇舊恨,讓我們一起算清楚吧,孩子們,加油!」

賈平轉過身,兩三隻喪屍已經遊盪到了久站於此的賈平附近,其中一隻眼看就要掉進了深溝之內,賈平緊走幾步到了近前,一拽喪屍的手臂,將它轉了一個身,喪屍嘶嚎一聲,竟然並未搭理賈平,轉身向遠處的荒野繼續遊盪而去…… 離開了賈平的倉庫,楚河將抗獸化藥劑包裹的嚴嚴實實,收好在背包之中,心情大好了起來,好似一塊心病被扣了出去一樣,有種通體舒暢的感覺,白桃幾人也是暗自慶幸,若是沒有碰到賈平,將來後果不堪設想。

坦克來到末世前五區那個直通四區的大路,一路向南疾馳而去,路邊的喪屍根本來不及阻攔,也倖免了被碾成碎渣的命運。

刑野心中大呼過癮,不由得想起了土皇帝等人,弄幾輛車,弄幾把槍,也只敢在環路上跑,要想在末世大搖大擺的橫行,至少,你也得有輛坦克……

橫衝直撞!


據賈平所言,四區這個往日的超大城市,幾乎半個城市都已經被炸平了,那防禦堡壘就在無盡廢墟正中,方圓近十幾公里,沒有完整的建築。

廢墟之外,將不再有喪屍慢悠悠的遊盪,而是在二級甚至三級,四級喪屍的帶領下,開始扎堆,他們有機動性,有智能。

那看似無害的每一個地方,都更加危險……

楚河半靠在艙壁上,微閉著雙眼養神,精神已經進入到了泥人張變現系統內,現在的系統內已經剩餘出了150點變現點,至於這個神獸到底召喚什麼,這是自己的底牌,面對不同的危險,則需要不同的神獸出世,否則浪費變現點事小,逃不出火海事大。

白桃展開地圖作為嚮導,近一個小時左右,坦克已經行進到了荒野盡頭。

邊境線。

楚河正閉目養神,坦克緩緩停了下來,張瑩輕輕拉了拉楚河的手臂,向坦克主視角屏幕微微額首,楚河睜眼,不由得也是微微一愣。

喋血魔尊 ,盯著坦克方向,卻並沒有張牙舞爪,竭力嘶嚎,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他們在幹什麼?」

刑野明顯沒有見到過這樣詭異的場景,視野內巨大的喪屍洪流,上萬隻喪屍,卻安靜的一動不動,靜的可怕。

「四級喪屍……」

楚河已經從那喪屍海之中,看到了一抹幽綠的光芒一閃即逝,索性扭開了駕駛艙門,將身子探了出去。

喪屍洪流的正中,一隻綠眼的四級喪屍,臉色煞白,面目邪獰,隱在幾隻低級喪屍身後,陰毒的盯著楚河。

是它!?

這四級喪屍正是拿坦克時,調動喪屍海圍困坦克的那隻!

他竟然加入喪屍洪流也要堵截自己嗎?就連三級喪屍都極少出現在喪屍洪流內,因為他們的智力夠用,知道避開喪屍洪流,否則會被吸入進去,四級喪屍會不知道嗎?或者它能夠隨意出入邊境線的磁場?

四目相對,真得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這四級喪屍智力已經到了會記仇的地步了,能夠在這裡等待自己,必然有所準備。

計將安出?

楚河回到了駕駛艙內,面色陰沉。

「他在等什麼?」

白桃略有些不安的問道,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楚河緩緩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無論他在等什麼,都不會對我們有好處,刑野,全速衝過去!」


刑野重重點了點頭,油門猛踩到底,全速向前沖了過去。

就是這一停的功夫,也有個一兩分鐘,駕駛艙內的眾人只能感覺到坦克的震動和噪音,卻聽不到外面的大地已經開始轟隆隆微震了起來。

全速前進的情況下,坦克可以保持70公里的時速,對一個五十噸重的龐然大物,70公里的時速帶起的慣性,足以粉碎一切,任你有什麼詭計花招,在坦克面前,都將被無情碾碎,楚河緊盯著屏幕中四級喪屍綠幽幽的眼睛,卻猛然發現那眼神中閃過一絲詭笑!

沒錯!它在笑!笑的慘然詭異,但的確在得意什麼!

所有人的心都狂跳不已,現在距離喪屍洪流僅有五百米,而喪屍們依然一動不動!

「不好了!」

張瑩突然一扯楚河手臂,指著右側的監視屏幕驚叫一聲。

楚河的心臟不由得也是狠狠一抽,就在坦克右側的荒野上,無數巨大的黑影如奔雷一樣疾馳而來,漫天煙塵之中,楚河感覺周圍的景物顫動的更加劇烈了,那是它們踩踏大地所致!

牛!

巨大的喪屍牛!

這些牛的身長皆足有兩米五以上,異常健壯,白眼居多,紅眼睛少,其中還有許多野牛,頭生雙角,但大都殘缺不全,更多的是公牛。

足有將近七八十頭,豎向排成了一字長蛇!

[綜英美]巫師如何學習科學技術 停車!」

楚河低喝一聲,徑自坐在了主炮位置,開始將主炮管向左轉。

現在距離喪屍洪流還有三百米,如果進入一百米,就將進入喪屍洪流的攻擊範圍。

牛群若是驚了,任什麼都攔不住,塌了山,倒了海一般,更何況這是喪屍牛,沒有意識,沒有疲憊,沒有恐懼,四級喪屍完全有能力控制他們……

轟隆隆的巨響聲中,幾乎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喪屍牛群已經到了。

噹!

第一頭牛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頭頂,喪屍牛轟然撞上坦克裝甲,巨大的撞擊力,將坦克裝甲撞出一掌厚的凹陷,牛頭則是直接被撞碎,撞爛,脖子連脆響都沒有來得及,連同身體轟然砸在了坦克上,坦克的右側履帶微微被撞得翹了起來,履帶還未落地,緊接著第二頭牛到了,自殺式的撞擊再次掀起了坦克的履帶。

駕駛艙內的眾人只感覺一陣劇烈的震動,一聲聲巨響猶如催命鍾一般,坦克已經開始一點點傾斜了。

緩慢的主炮塔,終於轉到了正左方向,楚河大喊道:

「老四,裝彈!」

刀四二話不說,大手一掐,便從艙壁上摘下一枚滑膛炮彈,塞進了彈膛!

楚河凝神屏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緊緊的盯著左側的空地上的屏幕,手放在發射按鈕,任憑身後眾人心驚肉跳,任憑接連十幾次的撞擊幾乎讓坦克傾斜了四十度,楚河暗咬鋼牙。

轟!咣!咚!

坦克一下緊似一下的巨震,越來越劇烈,似乎見血就瘋一樣,喪屍牛更加無畏無懼,更加瘋狂的裝上裝甲,坦克一側的裝甲幾乎都已經被撞的完全凹陷了進去!

五十度!

身後的白桃張瑩心急如焚,最多再有三下撞擊,坦克就會直接側翻,但楚河終於雙眼一亮。

炮管現在正對著的,正是左側地面離坦克十幾米的地方。

楚河猛地按下了發射鍵…… 轟!

一聲巨響,好似在眾人耳邊炸開一樣,劇烈的震蕩讓駕駛艙內的幾人險些撞在一起,即使盡全力扒在艙壁上固定身體,依然被震得一陣氣血翻湧,天旋地轉。

楚河的這一炮,正轟在左側的十米遠左右,巨大的爆炸將地面轟出一個深坑,強大的衝擊氣浪,不但將正在側翻的坦克推了回來,轟砸在了墊在右側履帶下的喪屍牛屍體上,坦克更是被爆炸催的平移出了七八米,將地上的喪屍牛碎屍搓了起來。

隨後而來的喪屍牛,轟然撞上被坦克搓起的喪屍牛屍堆上,牛頭都深深的扎進了其他喪屍牛的身體中,拔不出來。

「刑野!繼續沖!」

楚河暫緩了喪屍牛的攻勢,一聲令下,坦克再次全力沖了出去,直奔那喪屍洪流,楚河將炮管逐漸的轉向了坦克身後,將炮管儘力壓低。

計劃被打破,四級喪屍仰天一聲怒吼,迎著楚河坦克的一眾喪屍竟然開始將毒爪插向兩側喪屍的胸肋之下,互相攥住了身旁喪屍的骨頭!

死死地攥住!

楚河幾人由心而生一股寒意,當時四級喪屍命令阻攔坦克,以身體卡進炮塔為代價這一切,白桃等人都沒有看到,也只有楚河第一次見,而此時卻是真真切切的就在眼前,那喪屍的毒爪,就那樣如同切豆腐一樣,插進了身旁喪屍的身體……

四級喪屍怒目圓睜,楚河眉頭緊皺,隔著監視屏幕,楚河似乎都能看到那雙綠幽幽的眼睛,透滿仇恨的望著自己!

一百米!

五十米!

十米!

嗷!~~~~~


「去死!」

四級喪屍的嚎叫聲和楚河的怒喝同時響起。

坦克眼看即將撞上喪屍洪流圍成的牆壁,楚河猛地按下主炮發射鍵,重新上好的炮彈在一聲巨響中射出,在坦克身後二十米遠的地方爆炸!

就在坦克撞上喪屍的一瞬間,爆炸爆發的強大推動力,幾乎讓坦克瞬間提速一半以上,如同一把鋒利的剪刀,瞬間將喪屍洪流從中撕了開來。

刑野不敢看又想看,想看又看不見,唯有將油門死死的踩到底,身體緊緊的頂在靠椅上,雙手拼盡全力穩住方向盤。


四級喪屍瘋狂的咆哮聲中,即使一個個互相攥著骨頭,低級喪屍的身體卻也難以阻擋坦克,被無情撕開碾碎,正在楚河反而開始納悶二三級喪屍去哪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此時坦克已經衝過了喪屍洪流的正中心,眼看勝利就在前方,大約再有不到六十米,就能輕易衝破喪屍洪流。

異變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