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當我是泥捏的!”古羲冷哼一聲。

“來看看,來瞧瞧,新鮮出爐的趕路神器,便宜甩賣咯!來看看,來瞧瞧!”

就在古羲要出城的時候,一個小販的叫賣聲音引起了古羲的注意,不僅僅是古羲,還有許多人都去圍觀了。

古羲上前一看,就聽見那小販露出一口大黃牙,大聲說道:“各位看官瞧一瞧,看一看,此乃震天梭,逃跑神器,速度快的足夠嚇死你!”

小販拿出一錐形的物品,並沒有太過出奇的地方。

“仔細看看,仔細瞧瞧,這東西可是五十萬年靈根煉製而成的中品靈衍器,別的不說,只需要以物換物,一根十萬年靈根!”

大黃牙拿着震天梭,衍力一涌震天梭像是一道電光眨眼間就消失在衆人的眼前,緊接着又再次出現。

“草!”

“鄙視!”

“……”

不少人看到,紛紛對這小販豎起中指,罵了幾句就紛紛走開。

古羲不明所以,走上前,這東西讓他有些心動,不明白這羣人爲何鄙視這小販。

“給我看看。”古羲說道。

“好嘞。”

那小販正欲走人,此刻一聽,哪有不答應的道理,急忙將震天梭交給古羲。

古羲一看,頓時瞭然,只見震天梭的身上破開了一個小孔還有絲絲裂縫的,也就是說這震天梭是破損的。

雖然是中品靈衍器,但破損的地方無疑讓它價值降低了幾倍,小販想用它換取十萬年林根,無疑是獅子大開口,等着那種蠢貨上門待宰。

搖了搖頭,古羲將東西還給小販,轉身離開。

“他孃的!敢弄壞我的東西!”

小販一看,急聲尖叫了起來,身體一躍將古羲的去路給攔住了。

古羲眉頭微微一皺,顯然這小販是想誣陷他,就如同昨天他遇見的那般。

看了一眼小販的修爲,靈衍境一重天,實力挺強,他並不想惹事,當下說道:“這東西本來就是這樣,他們幾個也都看見了。”

古羲指了指剛剛幾個看過東西,現在在圍觀的幾人。

“少他孃的胡說八道,東西壞了就想給我跑?哼!告訴你,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想殺人,你若拿出十萬年靈根出來賠償,這件事情就這麼過了,如若不然,哼哼……”


小販冷笑,後面的話不用說也知道是什麼。

古羲看了一下圍觀的幾人,都沒有一個上前來,只是冷眼旁觀,還帶着幸災樂禍的模樣。

“讓開!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古羲臉色陰沉了下來。

“還敢威脅老子?找死!”

小販橫眉一瞪,凶神惡煞,身上氣息從體內暴涌出來想古羲壓迫而去,他早就已經看出來此人的雖然與他同等,但靈根卻只融合了十五根,與他有着巨大差距。

話音剛落,提起衍力便向古羲一掌拍來,那兇悍的眼神像是要一掌拍死古羲。

古羲臉色不變,面對小販的攻擊不爲所動。

“不用看,這人死定了!”

“的確!”

看到古羲沒有動作,圍觀的人搖了搖頭,轉身離開,沒什麼好看的了,這裏經常死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嘭!

一聲爆響,空中飄出一團血霧。

圍觀的幾人聽見動靜,不由暗罵小販太不厚道,搶別人東西竟然還要將人打成渣,導致這血液都濺射到他們身上來了。


“死黃牙,你他孃的找死是……是……”

一回頭,看到的不是他們想象中的小販,而是那個臉色冷毅的青年正緩緩低腰從身上撿起震天梭的模樣,眼前的小販早已消失。

頓時個個目瞪口呆,下巴都掉了一地。

古羲回頭看了一眼圍觀的人,冷笑一聲,騰空離去。

“打眼了,竟然是猛龍過江!”

“他孃的,亮瞎了我的狗眼,一擊就死了,是這大黃牙太菜了,還是這人太強了?”

“都說了,不要做這種缺德事,收斂,收斂……”

圍觀衆人雙眼呆呆,看着古羲離去的背影吞了吞口水。 “呼……終於煉製好了!”

古羲露出一絲笑意看着手中被他用翼龍指骨補煉完成的震天梭,雖然品質從中品靈衍器降到了下品,但怎麼樣也比他自己飛行的速度強。


“有了這東西抵達廣寒宮的時間應該會大大的縮短。”

古羲摸了摸下巴,心意一動,就進入了震天梭裏面看了一下,空間很大,跟棟房子似得。

白天一天急速橫跨十五座城池也讓他累的夠嗆,同時也見識到混亂地域倒地有多亂,城內殺戮隨處可見,外面更是殺聲震天。

就連他也避免不了被人打劫的命運,好在實力不弱,倒是沒有危險。

躺在牀上,不知不覺的,古羲就沉睡了過去。

第二天,古羲趕路,有了震天梭,速度提升了三四倍,讓他爽的不行,而且還沒有人打擾他,主要是追之不及。

就這樣趕路,一連一個月的時間,古羲終於離開了混亂地域,來到了混亂地域與地運學府氣綱界的交界處。

夜晚,古羲獨自走在一片山丘之中,有些小心,有些謹慎,主要是聽聞這片地域有一座鬼峯,是禁止飛行,所有飛行通過的,都將受到鬼峯的追擊。

本來也不想走這條路,不過其他路的話要繞過好長的一段森林,爲了節省時間只好走這裏了。

古羲也不想惹麻煩,反正鬼峯也不大,以他的速度走過去也就半天的時間。

“這鬼地方陰森森的,弄得真有鬼一樣!”

古羲有些無奈,地面非常潮溼陰冷,霧氣瀰漫,偶爾有一兩隻小動物一閃而過,被霧氣扭曲的身影還真有兩分鬼的模樣。

走了半天,終於來到一出關隘,是穿過鬼峯的畢竟之地,就是兩座聳入雲端的山峯中間有條大裂縫形成的。

“站住,既然走了這條路,就應該知道規矩,拿來吧。”

也不知道從哪裏跳出來兩個大漢,一左一右將裂縫口給堵死了,一出來雙手一攤,示意古羲拿點東西上來。

“什麼意思?”

古羲一愣,還真不知道要收過路費這一說法。

“一根萬年靈根,通過,不然繞道,強闖,死!”兩個大漢說話簡單直白。

“好了讓開吧,不想和你們鬧,別惹我。”

古羲走上前來,擺了擺手,示意兩人讓開,過個路竟然要收一根萬年靈感呢,心也黑成煤炭了。

更讓他覺得搞笑的是,眼前的這兩個大漢竟然只有元衍境三重天的修爲。

“找死!”

兩個大漢心有靈犀,抽搐揹着的雙板斧,鏗鏘兩聲摩擦了下向着古羲砍了過過來。

古羲搖頭,也不知道眼前這兩個大漢哪裏來到勇氣,也不看看他們本身的修爲,就往他衝來。

也不多說,古羲一手一個,將他們手中的雙板斧給擰成了麻花,嘭的一聲丟在地上。

“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管兩人,古羲直接走了過去。

“小子,有種別走那麼快!鬼主饒不了你。”大漢說完,唰的一聲就跑了。

“神經病!”

撇了撇嘴,古羲繼續走着。

在這聳入雲端的山峯的半山腰,有着一個洞窟,往裏面一看才知道是有人刻意開鑿出來的。

“鬼主,有人闖過去了!”

“是啊,鬼主,趕緊去堵了他,不然就讓他給跑了。”

兩個大漢單膝跪倒在一個大窟窿裏面。

大窟窿裝修豪華,很明亮,也不潮溼,但讓人覺得有些怪異的卻是整個洞窟呈現的是一種粉色調調。

在那洞窟正中間,有一張躺椅,上面還有一隻巨大布娃娃,躺椅上睡着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身上蓋着薄薄的毯子。

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瓊姿花貌、桃腮杏面,雪服透骨,在明亮的洞窟內閃耀着迷人的光澤,再一細看竟然是張娃娃臉。

這小姑娘一襲黑色緊身衣着裝,濃密秀髮垂落於胸前,胸前高聳挺拔,彷彿要將緊身衣給撐破來。

“什麼!竟然還有這種事情,你們有沒有將我的大名報出去?”

這小姑娘一聽,頓時從躺椅上坐了起來,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說了,說了,那人說你算個屁,一點都不將您放在眼中。”

兩個大漢急忙點頭,看着這小姑娘的挺拔的雙峯狂吞口水。

“還有這種事?”

小姑娘瞥着秀眉,露出深思之色,卻不知道這一副表情在外人看來十足的像個問題寶寶在想着奇怪的問題。

“大狗,二狗,欽點大軍!我要去親自去會一會此人,竟敢如此囂張!”

總裁的貼身特工 ,好在是緊身衣,胸前雖然顫動,但也不會太劇烈。

“是!鬼主!”

半跪在地兩人身子一正,知道鬼主的確發火了。


“報告鬼主,大軍已經到齊,一共兩人,實到兩人!”不一會兒,兩人齊聲吼道。

“嗯,不錯!二狗,將我無定飛輪拿來!”

“是!”二狗大聲應道。

不一會兒,二狗拿來一雙圓形的護腿,有着鏤空花紋,刻着一直可愛異獸模樣,在護腿的上半部分,還刻着一個金色大字“末”。

小姑娘接過無定飛輪,把被子一掀,讓人眼前一顫的卻是小姑娘雙腿下半部分竟然竟然骨瘦如柴,看小姑娘吃力的模樣,應該是難以動彈雙腿。

“死二狗,過來幫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