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萬劫那麼痛苦的樣子杜文文等人立刻圍住了他,那時候所有人才看到,在萬劫那已經破爛不堪的上衣裡面,他的上半身竟有著一大片一大片的燒灼的傷痕。

一下子把真真嚇得極為擔心的哽咽著說道:「萬劫哥哥你一定很疼吧!」說話間便要去碰觸他。

卻被杜文文輕輕地拉住了她的手十分擔心的說道:「大家現在誰也不要動他,要不然肯定會加重他的傷勢的。」

聽了她那些話,就在所有人為萬劫擔心的時候明心卻不以為然的說道:「文文,你別這麼小題大做好不好?我看這小子現在就是在裝傻來博取你們的同情呢!」


說完后他便滿含不悅的抬起了腳想要踹萬劫,卻聽萬劫極為痛苦的說道:「明心,我東方萬劫向來光明磊落,現在也沒必要裝什麼傻博取誰的同情!」

說完后便想要強撐著站起來,卻因為身上手上的部位是在太疼了,一下子又在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看著他那麼痛苦的樣子,就在明心剛要說設么的時候費理忽然微怒著說道:「明先生,剛才我們和那些人打鬥的時候你跑的比誰都快,現在萬劫把那些混蛋全部消滅了,你卻回來對我們吆五喝六的,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聽了他那些話明心一下子大怒著說道:「你個臭小子說什麼呢?你不要忘了,我是這次行動的主帥!」

他的話剛說完真真一下子氣憤的說道:「你的確是我們這次行動的主帥,不過你卻是一個臨陣脫逃的主帥!」

說完后便和費理還有那頭獅子怒目圓瞪的看向了,被氣得不輕的明心。

那時候已經把萬劫的上衣脫下去的杜文文,無奈的搖了搖頭,又看了看正在很擔心的看著萬劫的小雪等人,才微怒著說道:「好了好了,你們都不要吵了,大家都是自己人至於這樣嗎?」

說話間便將一些很奇特的藥膏灑在了萬劫的傷口上。

當時正在氣頭上的費理緊攥著拳頭捶了下地面,忽然站了起來對真真說了句:「你和其他丫頭弄點樹枝進來生一堆火吧!我這就去找點吃的去。」

說完后便帶著他的獅子走了出去。

看著他離開的時候對自己那種帶著怒火的眼神,明心又看了看正在痛苦的呻吟著的萬劫,強擠出了一絲微笑說了句:「現在大家都很辛苦了,就在這裡先休息休息吧!我去外面為你們守著。」


說完后也走了出去。

看著他們那很不和諧的樣子,小雪在真真出去之後才十分無奈的對杜文文說道:「杜小姐,你們那位明心先生這次做的實在是很過份,如果不是萬劫哥哥剛才保護我們的話,我們肯定都會死在這裡的。」

說完后還很心疼的輕輕的撫摸了下萬劫的臉頰。

也知道明心剛才的那些做法很不對的杜文文,稍微想了想才微笑著說道:「小雪公主,各位姐妹,請你們都不要誤會明先生,他剛才之所以會離開咱們,那全是因為他相信咱們的實力。」

可他的話音剛落,小雪身邊的一位小女孩卻很不以為然的說道:「杜小姐,現在你就不要為明先生說話了,我們在你們東方之城的日子裡,也知道了一些明家和東方萬劫小哥哥的事情的,他剛才之所以會離開,肯定是想要讓那些壞人把東方萬劫小哥哥打敗了,好給他們明家出氣的。」

聽了她那些話,圍在他身邊的那些小女孩立刻符合了起來。

看著她們那麼氣憤的樣子,杜文文一時間也很無奈了起來。

而小雪卻幾乎將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萬劫的身上,在注意到他很痛苦的挪動了一點的時候,一下子將他輕輕地摟在了懷裡非常疼惜的安慰了起來。

雖然那時候萬劫依舊在昏迷當中,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在小雪安慰了他一會兒之後,他居然奇迹般的睡著了,而且睡得還很香甜。

看著他那十分安詳的睡相和小雪對他那很自然地關心舉動,杜文文稍微想了想忽然微笑著向小雪問道:「小雪公主,你為什麼這麼關心萬劫啊?」

當時正在摟著萬劫微微的閉著眼睛的小雪,輕輕的撫摸了下完結的頭才微笑著說道:「因為萬劫小哥哥曾經救過我和我的小狐狸,而且我也覺得他的人很好,所以就關心他了。」

說完后她也因為太過疲憊打了個很優雅的哈欠。

聽了她那些解釋,杜文文微微點了點頭便檢查起了完結身上的傷口。

可就在那時候撿了一些柴火進去的真真,看到了小雪摟著萬劫休息的時候,忽然扔掉了手裡的柴火氣呼呼坐到了他們的身邊,非常擔心的向杜文文問了句:「萬劫哥哥的傷勢好點了嗎?」

說話間竟硬把萬劫從小雪的懷裡抱了過去,非常擔心的審視起來。

看著她那羞紅滿面的樣子,小雪忽然很納悶的說道:「真真姐姐,你幹嘛搶走我的萬劫小哥哥啊?」

說話間便要去把萬劫從真真的懷裡搶過去。

卻見真真忽然有點生氣的說道:「萬劫哥哥是我哥哥的師弟,我們出發之前我哥哥特意叮囑過我,讓我照顧他的,所以我必須要好好的照顧他。」

說完后還緊了緊抱著萬劫的雙手,卻一下子碰裂了他身上的傷口疼得他慢慢的醒了過來。

看著她和小雪那不是太和諧的樣子,杜文文忽然很無奈的說道:「好了好了,你們都別吵了,這小子現在就交給我照顧了,你們趕緊去生火吧!要不然一會兒費理弄著吃的回來了,看到你們還沒有把火點著的話肯定又要不高興了。」

說完后對很納悶的看著她們的萬劫說了句:「臭小子,你現在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跟我去一邊運功調息一會兒吧!」

說完后將身旁的幾個藥包收拾了起來,便去了一旁的一個較為乾爽的大石頭上。

注意到小雪和真真不太對勁的萬劫,愣愣的看了看她們稍微打了個哈欠才走了過去,在杜文文的指導下,運用一種很奇特的療傷法門自行運功療起了傷來。

而小雪和真真有點彆扭的對視了一陣,才各自點起了一堆篝火靜靜地看向了萬劫。

給讀者的話:

最難消受美人恩哦!

!! 時間不長費理和他的獅子邊弄了幾隻山雞野兔,和兩頭小鹿等獵物回到了山洞裡,稍微看了看正在調息的萬劫,立馬麻利的將那些野味處理了一下,然後便和真真等人烤了起來。

期間明心也弄了一些野果子和野味走了進去。

可就在明心想要靠近萬劫的時候,小雪體內的九尾靈狐,忽然化成了一片白光出現在了萬劫和杜文文的身旁,變成了一個體型較大的狐狸,用它那九條雪白的尾巴將萬劫和杜文文保護在了裡面,而且還極其謹慎的看向了明心。

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出現的所有人,看著它對明心那種如臨大敵的樣子一下子都很不理解了起來。

而小雪似乎稍微明白一點什麼似的,有點抱歉的對明昕說道:「明先生,現在我的小狐狸的情緒不是很穩定,所以你暫時不要靠近它好嗎?」

說話時便走到了九尾靈狐的身旁,輕輕的摸了摸它張開的爪子。

本來還因為剛才費理和真真頂撞了自己的事情而生氣的明心,聽了小雪那些話才微笑著說道:「沒事的小雪公主,我也是很擔心東方萬劫的傷勢所以想過去看看他,既然現在您的小狐狸想要保護他,那我也就放心了。」

說完后對小雪點了點頭便走到了一堆篝火旁邊,拿起了一些野味烤了起來。

對於他那番話根本就不相信的費理,拿著烤好的兩隻野雞走到了小雪身旁,交給了她一隻又隨手扔給了九尾靈狐一隻之後才笑呵呵的說道:「小雪公主,你的小狐狸不錯哦!它對咱們的保護可比某些《不稱職的人》好多了。」

說話間還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明心,而明心那時候卻像什麼也沒聽到一般繼續烤著他的野味呢!

當時也烤好了一點吃的的真真,看了看慢慢的將所有尾巴收起來的九尾狐狸,和已經調息完畢的萬劫,還有正在為他檢查身體的杜文文,才微笑著說道:「萬劫哥哥,杜小姐你們趕緊過來吃點東西吧!」

說完后立刻扯下了一條鹿腿頗為開心的對著萬劫晃了晃。

卻看到他一縱身跳到了小雪的身邊,微笑著摸了摸九尾靈狐那可愛的腦袋才笑呵呵的說道:「不錯嘛小真真!現在你這烤野味的本事,可是越來越好嘍!」

說完后便帶著小雪跳到了真真的身邊,調皮的搶過了真真手裡的鹿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看著他那狼吞虎咽的樣子,真真一邊微笑著和他聊著天一邊繼續烤起了那些野味。

在看到了萬劫身上的傷已經痊癒了,小雪也非常高興的和他們聊起了天來。

可唯獨九尾靈狐自始至終都極為謹慎的看著明心,就好像他是一個隨時都會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敵人似的。

同為動物的那頭獅子,慢慢的卧在了費理和杜文文中間之後,也極為謹慎的瞪向了明心。

注意到它們那很不對勁的舉動的費理,和杜文文小聲交談了幾句,忽然壞笑著向他的小獅子問道:「怎麼了金毛,現在美味在前你可不要分心哦!要不然一會兒那壞小子肯定會把這些好吃的東西,全部掃蕩一空的。」

說完后他還從萬劫的手裡搶過去了一直烤兔子,登時弄得他懶懶的說道:「喂喂喂死小子,我現在可是一個需要補充營養的傷病人員好不好?」

說完后便大口大口的吃起了手裡的烤雞來。

當時聽了那頭獅子的幾聲吼叫的費理,臉色稍微變了幾遍才懶懶的說道:「老子管你是什麼呢!我現在只知道這些東西都是我弄的,所以我和我的金毛得吃飽喝足。」

說完后便和萬劫一邊搶著吃的,一邊各自狼吞虎咽了起來。

看著他們兩個那你爭我奪的吃相,杜文文等人一下子都大笑了起來。

可九尾靈狐卻慢慢的用它的兩條尾巴將萬劫和小雪圈了起來,在他們吃飽了之後還強行帶著他們走到了一邊,緊緊地抱著他們休息了起來。

看著它那麼奇怪的舉動雖然所有人都不是很理解,而且萬劫也向他嚴正「抗議」了好一會兒。

可它就是任性的困著他和小雪休息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早明心帶著他們繼續出發的時候,九尾靈狐還硬將萬劫還有小雪放在了他的背上,馱著他們和明心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離,自有目的的向雪域之國的方向進發著。

緊跟在萬劫他們身邊的費理,一邊和他們向前奔襲著,一邊很小聲的和他的獅子說著一些誰也聽不懂的話。

時間不長,就在明心對他們一揮手跳下了一座大山的時候,九尾靈狐和那頭獅子居然沒有理會他,一起向不遠處的一片樹林跑了過去。

注意到它們那些奇怪舉動的萬劫,登時很納悶的向九尾靈狐說道:「怎麼了小狐狸,你為什麼不跟著明先生過去啊?」

當時跟上了他們的杜文文也很不理解的說道:「怎麼了小雪公主,費理,它們今天怎麼這麼反常啊?」

當時跟過去的真真也很擔心的問道:「是不是它們被昨天那些打鬥嚇壞了,所以才和明先生這麼不愉快的啊?」

她的話剛說完九尾靈狐忽然很怪異的叫了幾聲,隨後那頭獅子也非常怪異的吼叫了幾聲。

一時間萬劫和費理還有小雪的臉色都變了幾遍,但他們立刻對視了一下很神秘的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便任由九尾靈狐和那頭獅子帶著他們向前走去了。

注意到他們那些變化的杜文文等人見他們什麼也不說,略微對試了下最終還是跟著他們離開了那裡,而沒有向明心的方向追過去。

跳過了那座大山的明心,將他手裡的寶劍拔了出來又打開了他的百靈之眼,如臨大敵的在一個很隱蔽的山坳里等了萬劫他們好一會兒,卻還沒等到他們,忽然狠狠的說了句:「好你個死惡龍,居然識破了老子的計謀,看來你還真的很不簡單哦!」

說完后才收起了寶劍稍微想了想才向一處山谷里走去了。

那時候在暗中觀察著他們的東方麻姑,看到了他們那些很不對勁的舉動認真的想了好一會兒,才將他們那些事情傳回到了東方之城。

給讀者的話:

今日三更已畢!明天繼續打鬥奉上!多謝各位親的支持!

!! 原本想要穿過那片樹林之後,儘快的趕往雪域之國的萬劫等人,剛剛進入到了那片樹林,忽然看到了在他們的不遠處升起了一片濃厚的霧氣,一時間都讓他們敢打大為疑惑了起來。

就在他們剛要向前走過去仔細的準備查看究竟的時候,剛剛感到他們身後的明心忽然非常謹慎地說了句:「趕快停下,那裡不能去!」

說話間便出現在了萬劫等人的面前,極為謹慎的看向了那片,正在不斷地向他們所在的地方蔓延開來的濃霧。

對於他的出現立刻緊張起來的那頭獅子,忽然向那片濃霧怒吼了一聲。

隨著他的怒吼的發出,一股罡風凜冽的氣勢,轉瞬間就把那片濃霧吹響了別處,可眨眼間那些濃霧竟然有聚合到了一起,並且還越發濃烈的向他們席捲了過去。

意識到情況不妙的明心等人,立刻分散到了各方嚴陣以待的看向了那片濃霧。

沒多久他們所在的那片地方的好多樹木,竟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慢慢地落入到了地下。

注意到那些奇特情況的明心忽然謹慎的說道:「真真,快用你的問絡神眼看看,那些霧氣里是不是有什麼混蛋在給咱們耍花招呢?」

聽了他那些吩咐,真真立刻將一些元靈凝聚到了她的雙眼上,非常謹慎的看向了那片濃霧。

為了以防有人偷襲真真,萬劫一下子便從九尾靈狐的身上跳到了真真的旁邊,非常小聲的說道:「怎麼樣啊真真?你看到什麼了嗎?」

當時已經看到了在那片濃霧中有著一些,散發著很特殊的真元的怪物的真真,忽然有點緊張的向他說道:「萬劫哥哥,在那片濃霧裡有一大群很詭異的真元,你快用你的開悟之瞳看看吧!我現在看不太清楚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聽了她那些話在萬劫還沒有說話的時候,明心忽然謹慎的說道:「東方萬劫你昨天才經歷了一場大戰,現在內元肯定還沒有完全恢復,現在你和杜文文保護著小雪公主等人,先暫時推到安全的地方去,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和真真還有費理了。」

說完后便神威凜凜的擋在了小雪等人的面前,而那時候九尾靈狐一下子便帶著小雪等人跳到遠處去了。

就在那一瞬間,那片濃霧忽然迅猛的暴漲到了他們的周圍,弄的真真和費理一下子頭暈目眩了起來。

注意到他們不對勁的萬劫,將真真扶住了之後立刻大聲說道:「明先生,費理咱們暫時退開吧!這些霧氣肯定有毒!」

說話間便帶著真真跳到了遠處的一棵大樹上,弄破了一根手指,把一滴血滴進了真真的嘴裡。

可跳到了費理身旁的明心卻忽然非常強橫的說道:「我東方之城的勇士天下無敵,豈會因為這些消消毒霧就會怯戰逃避?」


說完后伸手在費力的脊背上拍了一掌,很輕鬆的便為他解除了所中的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