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林楓離開的背影,楊紫嵐神色冷漠,片刻之後才緩和了下來,對著眾人笑道:「讓諸位見笑了。」

「紫嵐兄未免也太過客氣了,這種人竟還給他奧義之晶。」

「呵呵,畢竟他也算是幫了紫燁,只是,如今紫燁的虛空之艦都被人拿了去,讓我感覺心中不爽,若是以後在外遇到了一些危險,不知該如何是好。」楊紫嵐淡淡的說了一聲。

那些青年神色一凝,目光閃爍不定,卻聽楊紫嵐繼續又道:「那艘虛空之艦我妹妹紫燁可是非常之喜歡,可惜了……」


「紫嵐兄,我還有些事,這就先行告辭,稍後再來叨擾。」此時,藍衫青年對著楊紫嵐開口說道,就要離開。

「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辦,也先行一步。」銀衫青年淡淡的說了一聲,很快,這些青年一個個告辭離去,瞬間就全部消失了。

而楊紫嵐的眼眸當中,則閃過一絲冷漠的笑容,透著一絲寒意。

「哥,你這樣做……」楊紫燁看著她的兄長,那些青年一個個都是聰明人,哪裡會聽不明白楊紫嵐語氣中的暗示,這樣一來,林楓恐怕危險了。

「紫燁,對於對你心存不軌的人,何必客氣。」楊紫嵐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隨即腳步踏出,坐在一處石台之上,冷道:「我楊家之物,豈是那麼好拿的!」

說罷,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冷的殺意!

ps:三更完,今天真不給力啊! 林楓踏出楊家的虛空之門,吐出口氣,似乎感覺輕鬆了不少,在這裡,他呆的很不爽。

手掌揮動,窮奇出現,只見這傢伙碩大的眼眸掃了一眼周圍,笑著道:「怎麼,吃苦頭了吧?」

「你勸我不要進楊家,是早就預料到了什麼?」林楓對著窮奇問道,此刻想起來,在踏入楊家之前,窮奇的話是意有所指啊。

「還需要預料嗎,用腦子想一想就知道可能會發生什麼,在這個世界,沒有強橫的實力,就沒有尊嚴可言,而你和楊家,實力不對等,身份地位不對等,即便救了楊家之女,帶著她進入楊家,別人也只會當你是攜恩求報,況且,你還收了她的虛空之艦。」

窮奇低聲說了句,讓林楓神色一凝,看來他還是太天真了,以為自己救了楊紫燁,至少結個伴一起前往參加石皇和禹皇招收武皇門徒不會有什麼問題,沒想到一踏入楊家就遭人冷待,又是冷嘲熱諷,將他當什麼人看待了,楊紫燁也直接默認。

武道的大陸,對於沒有實力的人而言,即便是有恩惠於他人也是虛的,所有人都對強者畢恭畢敬,而楊家,卻對他這恩人如此態度,視他如乞丐。

「你為何不早告訴我。」林楓瞪了窮奇一眼。

「讓你長點記性也好,知道什麼叫武道世界。」窮奇瞥了林楓一眼。

「你就不擔心我在楊家被人宰了嗎?」

「不可能的,怎麼說你也救了他們家的千金,這是事實,楊家即便真要出手對付你,要麼不是自己親自動手,要麼也是暗殺,這種世家之人既敢做,卻不敢當,他們要那張臉,所以你在楊家會是安全的。」


「你個老混蛋。」林楓對著窮奇罵道,不愧姜還是老的辣,這混蛋存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看的就是比他要透徹,他的路還很長。

「喊我炎帝。」窮奇怒視林楓。

林楓鄙視的看了窮奇一眼,這傢伙何嘗不是死要臉,不過考慮到窮奇是由大帝變成了小妖,他也只能在話語中找點自信和高傲了。


「呼……」窮奇吐出口氣,瞪著林楓的目光透著凶氣,冷道:「有人跟蹤你。」

「知道,而且人不少。」林楓的眼中閃過一道冷芒,好無恥的楊家,他救了楊氏千金的命,對方不僅無禮對他,如今,更是讓人追蹤,難道還要殺他不成?

身形閃爍,林楓的身體朝著天元城的中心區域閃動,速度加快了許多,許多人都感受到一股罡風在身旁劃過,很烈。

在林楓的身後,同樣衣袂飄動,這一刻林楓清晰的感覺到,他被五道氣息直接鎖定住了,對方根本毫不顧忌什麼,不是在暗中,而是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在追蹤他。

而且,這些人的境界都比他高,速度也是極快,林楓並沒有全力奔行,若是對方要跟上的話可以很快的追上他,然而後面追擊的人卻沒有這麼做,他們一直和林楓保持著一個穩定的距離,既不拉近、也不拉開。

「他們是想要讓你到達偏僻之地再出手,你就偏偏不要如他們所願,在人多的時候停下。」窮奇對著林楓傳音說道,他哪裡會看不透這些人的想法。

「恩。」林楓點了點頭,面色冷漠,身形繼續閃爍,專往人多的地方去。

不多時,林楓來到了一塊巨大的廣場上,在周邊有幾座宏偉的大殿,四面全部都是人影。

「這地方不錯。」林楓淡然一笑,隨即身形止住,不再繼續走了。

追蹤林楓的人眉頭微皺,很快他們也來到了這邊,突兀的,一道道可怕的殺意遽然間綻放而出,將林楓牢牢的鎖定。

「殺!」一道寒冷之聲在虛空中綻放,只見那銀衫長袍男子速度極其的快,頃刻間就來到林楓面前,恐怖的巨大的銀色羽扇朝著林楓斬殺而出,快若閃電。

「嗡!」狂風怒吼,林楓瞬間飄退,無影無形,猶如一陣清風。

嗤嗤的聲響傳出,巨大的銀色羽扇在他的身前割裂而過,彷彿要將空間都撕裂掉,讓林楓身上的衣衫都碎裂。

既然林楓停下了,他們便想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將林楓斬殺掉。

周圍雖然四處都是人群,不過他們只是偶爾有些人將目光轉過,興緻並不是太濃,殺伐之事在天元城時常上演,並不是稀奇之事。

「是楊家讓你們來殺人滅口的嗎!」

就在銀衫青年想要再度出手的時候,林楓怒喝一聲,滾滾的聲音在空間炸響,方圓之地的人全部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楊家?

殺人滅口?

林楓口中的楊家,是指哪個楊家?這天元城,乃至整個北荒之地,真正的楊氏家族,只有一家,正好就在這天元城中。

林楓這一句話瞬間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他們都饒有興緻的看著林楓這邊,真的是楊氏世界?可是楊家為何要對付一個天武二重之人?

「仇君落,竟然是仇家的仇君落,仇君落一直對楊紫燁有意,想要追求楊紫燁,竟然是他追殺他人,看來真的是楊氏世家無疑了。」有人認出了銀衫青年,頓時許多人都私語了起來。

「那是姜家的姜寧,據說這幾天在楊家做客,他也在。」人群又認出了藍衫青年的身份,隨即,五人紛紛都被人認了出來,人群發現,這五人都是大家族弟子,雖不如楊家,但也同樣很恐怖,據說因為楊紫燁在荒海中遇險,他們都來到了楊家,但此時他們竟然在追殺一位天武二重的青年。

「嗡!」一道可怕的白色身影掠過,快若閃電,天地間出現一道璀璨的銀芒。

「火焰烤銀翼不錯。」窮奇張開嘴,對著那道銀色幻影吐出一口氣,頓時一股可怕的火焰將整片空間都包裹住。

「嗤、嗤……」恐怖的銀色光華在火焰中綻放,火焰怒吼,被割裂開來。

「本帝再給你加把火。」窮奇巨大的眸子中透著一抹冷笑,張嘴又是一道火焰噴出。

仇君落無所顧忌,銀色幻影依舊朝前,這種級別的火焰傷不到他。

不過就在這時候仇君落的瞳孔猛的收縮了下,一縷暗紅色的可怕火焰正朝著他而來,透著可怕的灼燒力量。

「滾!」一扇銀色的羽扇猛的朝著那暗紅火焰扇出,然而只聽嗤嗤的聲響傳出,銀色羽扇瞬間燃燒了起來,甚至繼續朝著他灼燒過去。

仇君落眉頭猛的一皺,銀光一閃,身體飄然而退,同時,只見窮奇張開一吞,頓時那些火焰全部被他吞回肚中,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嗯?」眾人都露出了一絲奇異的神色,區區一級的天妖,竟然將仇君落迫退了?雖然這天妖乃是凶獸窮奇,剛才那一點暗紅之色的火焰似乎透著虛火的氣息,難道是窮奇的本命妖火?

上古凶獸,果然厲害,本命妖火竟有虛火之氣。

「你們這群傢伙真是煩人,我的夥伴不就是玩了個女人嗎,你們何必殺人滅口。」窮奇的嘴中吐出一道聲音,讓人群的神色一僵。


本想要再度出手的仇君落身體也僵在了那裡,玩了個女人?

「老混蛋!」林楓也是愣了下,隨即傳音怒罵,這混蛋他說什麼。

「本帝是在幫你出氣,你好心救了別人,結果反被人羞辱、甚至別人還要殺你滅口,這口惡氣難道不出?你能忍本帝不能忍。」窮奇低罵了一聲,讓林楓神色一冷,心中的確有一股怒氣。

若是狗咬呂洞賓便也算了,他自認倒霉,然而沒想到對方這麼狠毒,他救人,別人卻要殺他!

ps:明天第一次衝刺,求動力,求激情! 「區區一頭畜牲,竟然也敢在這裡胡言亂語。」仇君落冷漠的開口說道,這天妖窮奇竟然敢敗壞楊紫燁的名聲,此事傳揚出去,楊紫燁的名聲被毀,他們在楊家面前就不好做人了。

「我胡言亂語,那你們這麼多大家族子弟,為何要追殺我夥伴,可笑,我夥伴在荒島中救下楊家千金,兩人情投意合,有了雲雨之事,你們也不必如此記恨吧,剛從楊家出來你們就追殺而來,未免太過急躁。」

窮奇膽大包天,胡言亂語,無所顧忌,倒是讓林楓一陣汗顏,這混蛋他想幹什麼……

「偽帝。」林楓傳音說道,窮奇直接將他無視掉,道:「小子放心吧,既然本帝帶你出來闖蕩大陸,怎麼說也不能讓你受了委屈不是,楊家給你的,本帝保證幫你討回來。」

林楓翻了翻白眼,這混蛋是不是吃錯藥了,怎的來到八荒境突然間變得很興奮了。

「孽畜,胡說八道,竟然敢污衊紫燁小姐。」那五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身上透著一股殺伐之意。

「你才是畜牲,為了一個女人甘願當楊家的孫子,被人奴役,可憐之人,偏偏那女人對你們沒半點意思,最多只是偶爾利用一番而已。」窮奇盯著對方五人,感受到那些人身上的殺意冷冷的道:「動手吧,殺了我們,便沒有人知道發生在荒島上的雲雨之事了。」

仇君落等人一個個氣得臉色發白,難看無比,此刻他們甚至不知所措,就連動手將林楓和窮奇擊殺都有些為難了,若是他真的殺了他們,楊紫燁的名聲就算是被敗壞了,他們殺人滅口,這樣一來的話,他們不但別想要楊家感謝,就算想要再進楊家之門恐怕都難了。

沒想到會遇到這麼一個混蛋妖獸,信口開河,什麼都敢說。

林楓看到對方之人難看的臉色,詫異的看著窮奇一眼,這混蛋傢伙,在和對方玩弄心機呢。

「君落兄,你們這是幹什麼?」此時,遠處有兩道身影飄來,赫然正是楊氏兄弟,楊紫嵐和楊紫燁二人。

只見此刻的楊紫燁臉色難看,沒想到林楓身邊的那頭窮奇竟然敗壞她名譽,不過楊紫嵐的臉上卻始終帶著溫和的笑容,看不出什麼異常。

「林兄,我也沒有想到君落兄他們會因為你拿了紫燁的虛空之艦而如此在意,還望林兄不要怪他們。」楊紫嵐一幅和事老的姿態,對著林楓說道:「林兄在荒島中幫助了紫燁,並將紫燁送回楊軍,楊家感激不盡,那虛空之艦林兄喜歡自然就當屬林兄,君落兄你們怎能私自做主,竟然要對付林兄。」

人群聽到這似乎隱隱明白了一些,只是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依舊不是很清楚。

林楓神色淡漠的看著楊紫嵐,好會演戲,竟然能夠演得如此淡然,讓人佩服,而且這一句話直接給他扣上了一頂大帽子,讓人認為他貪圖楊紫燁的虛空之艦,仇君落才會追殺他。

「楊兄,此人仗著對紫燁有一些恩惠,竟然如此卑鄙,將紫燁的虛空之艦都討要走,楊家大量不介意,我們卻看不過去。」仇君落等人怎會不知道如何配合,兩人一唱一和,倒是成了林楓卑鄙無恥,貪圖虛空之艦了。

林楓冷眼看著這些道貌岸然的人群,大家族的子弟又如何,一樣的陰暗卑鄙,甚至更加的惡劣。

「看到了嗎,你不會認為那幾人追殺你他們楊家會不知道吧,就連你救下的女人,一樣默然的看著這一切,所以你也不必客氣。」窮奇對著林楓傳音說道,林楓神色反倒平靜了下來,甚至在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世間醜惡嘴臉他看的不少,本該習慣,只是將這楊氏世家看得太高了而已,其實也都一樣。

「楊少爺、楊紫燁小姐。」此時,林楓笑著喊了一聲,讓楊紫嵐兄妹神色一凝,隨即只見楊紫嵐笑看著林楓:「林兄有何吩咐。」

「林某想要請教幾個問題,不知可否?」林楓道。

「林兄但問無妨。」楊紫嵐依舊客氣的道。

「我還是先問楊小姐吧。」林楓淡然一笑,看著楊紫燁道:「請問楊小姐,當時在荒海當中,你的虛空之艦墜毀在荒島上,而且又遇到屬下叛變,將你擊傷,甚至差點侮辱於你,是也不是?」

「是,他們並沒有得手。」楊紫燁立即回應道。

「他們的確沒有得手,但是楊小姐明明已經受傷,不敵對方,他們為何沒有得手?」林楓又問。

「是你救了我。」楊紫燁沉著臉,道。

「沒錯,是我救了你。」林楓淡笑了下,人群一陣豁然,原來如此,林楓竟然在荒島中救過楊紫燁,楊家小姐竟然差點被屬下侮辱了,這消息倒是勁爆。

「我再問楊小姐,林某在荒島上,可曾對楊小姐有過不軌行動?」

「當然沒有過。」楊紫燁連忙回應道。

林楓輕笑了下,對於關乎到她名譽之事,倒是澄清的很快。

「那麼,楊小姐的虛空之艦當時已經追毀,你又是如何回到八荒境,回到楊家的?」林楓繼續追問道。

楊紫燁面色不大好看,但還是回應道:「是你修復了虛空之艦,將我送回到楊家。」

「呵呵,謝謝楊小姐能夠將實情說出來。」林楓目光緩緩的轉過,又落在楊紫嵐的身上,道:「現在我想問問楊少爺,若是沒有我,楊小姐的虛空之艦就是廢棄之物,將荒廢在荒島之上,而且,楊小姐根本不可能橫渡荒島,回到楊家,楊少爺說我說的對嗎?」

「林兄對紫燁的恩情,楊家會記得。」楊紫嵐溫和的道。

林楓心中冷笑,繼續道:「廢棄的虛空之艦被我修復,若是我選擇直接離開,虛空之艦是我的,楊小姐則被繼續困在荒島,但是我沒有,而是將楊小姐帶出了荒島,虛空之艦從此屬於我,不為過吧?」

「這是自然。」楊紫嵐依舊含笑,但心中已經生出了殺意,恨不得立即將林楓的嘴堵住。

「是嗎,可是為何楊少爺所行之事,與口中所說的卻並不一樣。」林楓的神色遽然間冷了下來,諷刺的說道:「我將楊小姐送回楊家,結果受到什麼待遇,楊少爺說我要了楊小姐的虛空之艦,然後又以奧義之晶打發我,你楊少爺,將我這楊小姐的救命恩人當做什麼了?」

「林兄誤會了,我也只是想要盡一點心意,謝過林兄幫助紫燁之恩。」楊紫嵐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

「是嗎?那我才剛踏出楊家,為何這些人就跟蹤出來,對我直接下殺手,楊少爺這又如何解釋?」林楓迫問道。

此時人群竊竊私語了起來,此刻他們終於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原來如此。

「我也未曾想到君落兄他們對紫燁如此重視,甚至因為虛空之艦而追出來,這都怪楊某。」楊紫嵐盯著林楓,雖然說怪他,但語氣中已經沒有了歉意。

「有意思嗎?」林楓對著楊紫嵐冷笑了下,隨即聲音徹底的冷了下來:「事情已經如此清楚,不必再繼續偽裝下去了,不是你故意挑唆,他們連虛空之艦的事情都不會知道,沒有你們的默許,他們會出來追殺?你們楊家恩將仇報不說,何必還要如此惺惺作態,讓人看著噁心,現在我將事情捅明白,你們也沒有必要繼續偽裝下去了,動手來殺我吧!」

「楊家,好一個楊氏世家之人!」

林楓的話語中透著濃濃的諷刺,將這一層紙徹底的捅破來! 林楓的笑聲落在楊紫嵐等人的耳中顯得極其的刺耳,而此刻他的臉色也徹底的陰沉了下來,再也沒有了笑意。

「原來事情是這樣,楊家好過分,竟然恩將仇報。」許多人都微有些同情林楓,救了楊紫燁一命,如今卻還被楊家默許之人追殺,真夠慘的。

「不過,此人倒是膽子夠大,楊家的東西豈是那麼好拿的,而且還是一艘虛空之艦,即便本來廢掉了被他修好,楊家的人也不容許他碰吧。」許多人私語出聲,推測得八九不離十,楊家乃是北荒之地的世家,極其龐大,誰不對他們畢恭畢敬阿諛奉承,這人雖救了楊紫燁,但他要那艘虛空之艦犯了大忌。

「和這種世家打交道,豈能不小心翼翼。」有些人則是嘆息,此人太大意了,以為自己救了楊紫燁有恩於楊家,卻沒有料到楊家會恩將仇報。

「林兄這是哪裡話,我楊家一片心意,然而卻遭林兄誤解,我無話可說。」楊紫嵐冷淡的說道,即便眾人都心知肚明,但在表面上,依舊不能損了楊家的臉面。

林楓正準備開口,卻聽窮奇搶先道:「是嗎?」

「既然這樣的話,便算是我們誤會楊家了,楊家想要以物贖清恩惠,那麼就以物來贖吧,楊家小姐的性命,我想,一千枚奧義之晶,再加上一副北荒之地的地圖,不過分吧。」

窮奇冷笑一聲,頓時讓所有人的神色一僵,果然是獅子大開口,一千枚奧義之晶,這可是個可怕的數字,不過對於楊家而來,想必是不成問題的。

林楓愣了下,隨即淡淡一笑,沒錯,既然楊紫嵐還要繼續裝,那邊以物來贖他救楊紫燁之事吧。

「怎麼,你自己都說要報答,那我們也不客氣了,除非,你認為你妹妹的命不值區區千枚奧義之晶。」窮奇繼續說道,讓楊家吐點骨頭出來。

楊紫嵐眼眸閃爍了下,隨即他的面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林兄的意思如何?」

「我沒意見,拿了奧義之晶和地圖來,你們楊家便不欠我什麼。」林楓冷淡的說道。

「那好,既然林兄也是這意思,那這幅北荒地圖,林兄先收好。」楊紫嵐說話的時候取出一枚記憶之玉,扔向了林楓。

林楓將記憶之玉接過,隨即又聽楊紫嵐繼續道:「我身上沒有一千枚奧義之晶,不過我這就回家族去取,林兄可在此地等我片刻。」

「定好時間,要多久!」窮奇冷冷的道。

楊紫嵐目光一凝,掃了窮奇一眼,寒光閃沒,隨即道:「兩炷香的時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