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吳凡,老者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不錯,你這個年紀有你這份修為已經相當不錯了,你的實力在凝神中期當中也應該算的上是上屬。」

「哼!」吳凡冷哼了一聲,沒有多言,而是在想盡各種辦法準備離開。

「別想著離開了。」可就在這個時候,老者似乎看出了吳凡心中的想法一樣,淡淡的哼道。

「有老夫在這裡,你們今日誰都別想離開。」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聲雷鳴般的聲音響起,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就在遠方響起,這一陣腳步聲雖然很重但是卻不雜亂,聽聲音就能夠知道這是一伙人數極多而且受過良好的訓練的一伙人。

凌家護衛隊!

五個大字瞬間就在方陽和吳凡的心中同時響起。

吳凡的面色瞬間就黯了下來,他沒有想到凌家的這些護衛竟然來的如此之快,既然如此的話,活命基本上已經是無望了,面對這老者,吳凡還有可能糾纏一番,但是凌家的人一旦全部上來了,那麼自己這一伙人就肯定要葬身於此了。

「轟!」

而與此同時,虛空當中的那黑衣人也是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在地上連連後退了數步方才穩住了身形,顯然這人也不是虛空當中那蛟龍的對手。這蛟龍雖然只有凝神中期的修為,但是如果是剛剛進入凝神期巔峰的修士都未必會是這蛟龍的對手!

「吼」~!

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響起,這蛟龍冷冷道:「全部都要死!」

「快!龍大人在叫,肯定是有人犯人要逃走,快!」

「是!」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傳來了一陣陣的急促呼喊聲,接下來那一陣陣的腳步聲更重了起來。


見到如此,吳凡在這一瞬間已經是絕望了,他忍不住的轉過頭來看了一眼火蘭,苦笑了一聲:「妹子,你怪我嗎?」

聞言,火蘭面上閃過一絲剛毅,沒有說話,但是嘴角上卻是揚起了一絲笑容。

一切盡在不言中!

此時無論是火蘭還是吳凡都已經絕望了!既然已經引起了凌家的注意,那就絕對不可能在逃的出去了。

「吳兄,你把你的那個朋友的屍體給我。」可就在這個時候,方陽突然急促的怒喝了一聲。

此話一出,吳凡微微一怔,不明白方陽要做什麼。

「快!」方陽怒喝道。

「唰!」雖然不知道方陽要做什麼,但是此時吳凡不知道怎麼,下意識的就按照方陽的話去做了,大手一揮,一股浩瀚的玄氣瀰漫而出,剎那間一股吸引力就釋放了出去,直接將那個內應的屍體籠罩住了,那人的屍體瞬間就被吳凡吸在了手中隨後狠狠的沖著方陽拋了過去。

「哼!」可就在這個時候,那老者突然冷哼了一聲,他沒有去理會吳凡等人的動作,在他看來無論是吳凡等人怎樣掙扎也是無濟於事的,眼下他只想除掉吳凡而已。

「唰。」

身子一扭,方陽直接就將那屍體接了過來,隨後方陽迅速的在這人的屍體上摸了起來,很快就摸到一個空間戒指,此時這人已死,方陽立刻滴了一滴鮮血在上面,然後將空間戒指當中的一切全部都倒了出來。

此時兩大凝神期的修士在這裡酣戰,上方更是有一條龍族血脈的蛟龍在那裡釋放著龍威,方陽只覺著腦袋暈暈的,心中更是傳來一股股心悸的感覺,可是方陽依舊挺著這種壓力,一雙眼睛在地上散落的東西當中不斷搜尋。

突然之間方陽眼中一亮。

大手一揮,方陽將地上的一樣東西直接吸在了手中。

入目所見,那是一個六角菱形一樣的東西,方陽一股靈魂之力微微的感應過去,發現其中蘊含著一股能量波動,而且這股能量波動極為詭異,最重要的是,這六角菱形的每一面上都有一個數字,方陽只需要微微扭曲一下就能夠拼湊出一隊來。

「就是他了,拼一拼。」方陽眼中精芒閃爍,下一秒方陽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怒喝道:「在場的諸位英雄豪傑,相信諸位都能夠聽到方某的話!」

方陽這一道聲音蘊含了一股玄氣,剎那間響徹了整個院落!

方陽的一句話更是引起了吳凡等人的注意,此時甚至是那老者也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方陽,不知道為何,老者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我知道諸位英雄豪傑,眼下都關在這裡,諸位在外邊之時,可能都是一代英雄,但是在這裡卻受盡了屈辱!如今方某願放大家出來,大家意下如何?」方陽又是一聲厲喝。


一秒……

兩秒……

短暫的沉默……

「轟!」

突然之間這片院子當中驚起了一片海潮般的聲音。

「放我出去!!!。」

「兄台,我不管你是誰,只要你能夠放我出去,我連雲山日後就將你當做恩公!」

「兄台,只要你放我出去,日後有誰找你的麻煩,就是找我的麻煩!」

「兄台,你只要放我出去,我的全部財富都是你的!」

一道道急促的聲音,瘋了一樣的響起,一道道聲音好像化作了海浪一樣在這片宅院當中一句高過一句,所有人都焦急的吶喊著,彷彿生怕方陽聽不到他們的話一樣。

「好!在下方陽,這就方諸位出去,可如今現在火羽郡的人正在趕過來,方某隻能放諸位出去,但是諸位能不能夠跑的了,就不是方某能左右的了的了。」方陽凝聲道。

「小兄弟,你放心,只要你能夠放我出去,我就感恩你的大恩大德!」

「大家別亂,殺!殺光他們火羽郡的這幫王八蛋,我們若是都能夠出來的話,又怕他個毛!」

「小兄弟,你動手吧!」

又是一片海潮般的響應聲。

見得如此,方陽面上立刻閃過一股喜色,身子一縱頃刻之間就沖了出去。

「小畜生,你給我住手!」可就在這時,一聲爆喝突然之間從方陽背後響起,正是之前那凝神期老者的。

他之前一直沒有在意方陽,是因為方*本不被他看在眼裡,可是此時他沒有想到方陽竟然要做出這種事來……

這片刑房當中這麼多年來天知道關押了多少刑房,而能夠被關押在這裡的,哪一個是弱者?雖然其中大部分人都被六炎鎖禁錮住了玄氣,但是那些修士若是都放出來的話,單單是他們的肉身力量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了!

到時候……絕對是一場大災難!

這麼多年來,這些人早就恨透了凌家,若是放任他們出來的話,凌家……絕對是要被他們鬧的天翻地覆的!

此時榮不得這老者在淡定下去了。

身子一動,這老者就沖著方陽追了過去,他的速度不知道要比方陽快上多少,幾步就可以追上方陽,可就在這時吳凡突然一拳狠狠沖著這老者轟擊了過來。

「老頭,你的對手是我!」吳凡萬萬沒有想到,方陽竟然能夠想到這樣一個辦法,若是方陽能夠成功的話,自己這些人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所以說此時他萬萬不能夠讓這老者阻止方陽。

「吼!」可就在這時,一道嘹亮的龍吟聲響起,隨後接著就是一道破空之音,虛空當中的那條蛟龍一龍尾就沖著吳凡狠狠甩來。

力道十足,無匹的力道,將空間都抽出了波紋!

見此,那黑衣人似乎想出手幫忙,可是根本來不及了,感受著自己身後惡風不善,吳凡面色一緊,立刻向一旁閃躲而去。

而那老者則是沒有理會吳凡,繼續沖著方陽追了過去。

「唰唰唰!」

幾個箭步,這老者就追上了方陽,這老者的速度當真快若閃電一般!

「小子,你給我留下吧!」冷喝了一聲,這老者大手一揮,一股浩瀚的玄氣頃刻之間從這老者手中噴射而出,直接就沖著方陽的北後背擊去。

可就在這時,原本一直背對著這老者的方陽突然回過頭來,面上閃過一股無比的狠辣之色:「老東西,我就等著你呢!」

「轟!」

剎那間一股強橫的毀滅氣息立刻向四周瀰漫開來,隨後一道巨大的光束帶著這股毀滅氣息直接從方陽的手中噴射了出去。

那老者的那道玄氣幾乎是被這道光束以摧枯拉朽般的勢頭直接湮滅了,而當看到這道光束之時,老者面色當即一變:「這怎麼可能!!」!

… 「怎麼可能!」一聲包含著驚恐的聲音從這老者的喉嚨當中滾出,老者的面色瞬間就變得無比的恐懼,整個人下意識的向一旁閃躲而去。

可是任憑這老者的速度在快也是沒有快過這道光束。

「轟!」

這一道光束直接就轟擊在了這老者的身上,剎那間一股澎湃的能量立刻就肆意了起來,圍繞著這老者的身上彷彿形成了一片能量風暴一樣,恐怖的能量風暴在這片地帶不斷環繞著,無情的席捲著這老者。

很快,這老者就被這團能量漩渦徹底卷了進去,再也看不到蹤影。

「轟轟轟。」

「啊!!!」

一聲聲音爆的聲音不斷想起,伴隨著那老者不斷哀嚎的聲音,此時能夠從這老者的聲音當中聽出來,這老者很痛苦。

不過方*本沒有理會,看著手中的六角菱形,眼中精芒一閃,輕輕的一扭,隨後方陽在那些刑房當中不斷搜索著,很快就找到了一間與菱形上面的字數相對的房間,方陽立刻就沖了過去。

「轟!」

一道靈魂意念閃過,直接注入到了這六角菱形當中,下一秒……驚奇的事情發生了,一道光芒直接從這菱形晶體當中激射而出,直接就砸在了那刑房的大門上,剎那間那刑房的大門應聲而開。

刑房的大門剛剛打開,幾個人影立刻就映入到了方陽的眼帘當中,入目所見,那是一個又一個的漢子,只不過此時每一個人看起來都無比的狼狽,渾身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身上更是血肉模糊,簡單的來講,每一個人都看不出有個人樣了。

「小兄弟!」看著方陽打開了房門,這些人當中立刻有人吼了一聲。

「不用多說話,快出來。」方陽凝聲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們出來了。」方陽話音剛落,幾個人就立刻從刑房當中鑽了出來,剛剛站到外邊,幾人同時發出了一聲聲無比興奮的大笑聲,面上雖然掛滿了喜悅的笑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受著空間當中波動的空氣,幾人好像都好像很享受這種感覺一樣。

看了一眼幾人,方陽沒有理會,既然已經斷定了這六角菱形乃是這些刑房的鑰匙,方陽就不會在猶豫下去了,身子一顫,方陽整個人猶若一道旋風一般在這片大宅當中不斷穿梭,而這片大宅當中,刑房的大門一個又一個的被打開,一個又一個的人不斷從刑房當中走了出來。

這些人每一個人身上都是帶著很重的傷勢,不過當出來的那一刻,都好像全然不顧了一樣,面上帶著無比暢快的笑容,站在大院當中瘋狂的大笑著。

時間緩緩如流水,大概過了三分鐘之後,數百間刑房的大門全部被方陽打開!

一時之間,足足千人站在了大院當中,每一個人都貪婪的享受著這片天地之間的空氣,那種感覺對他們來講,叫做……自由!

這種感覺沒有體會過的人是絕對感受不到的。

「轟!」

而就在這時,一聲劇烈的爆破之音,突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入目所見,一道蘑菇雲直接升空,而與此同時一股強橫的能量漣漪向四周散去,這些能量漣漪當中彷彿蘊含了極為強大的能量,單單是感受著眾人都覺得可怕。

而當能量漣漪散盡之後,所有人都發現,此時大地之上躺著一個老者。

入目所見,老者樣子極為凄慘,全身的衣服早就已經碎裂,而渾身更是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一樣,彷彿隨時都可能斷氣似的,毫無疑問,這老者自然就是剛剛被方陽偷襲的那名老者,而方陽所用的不是別物,正是一直以來方陽都沒有使用的那龜背!

這老者沒有防備,被那從龜背當中激射出來的光束正種正面,直接被這團能量席捲的險些喪命!

「吸……。」

當看到這一幕之時,場上立刻響徹起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在場的不少人都認識這老者,都知道這老者乃是凝神期巔峰的修士,鎮守著這片宅院,實力極強,究竟是誰有著這份實力將他擊倒?並且傷成這幅德行!

「吼!」

而就在這時,一聲嘹亮的龍吟再度響起,此時那蛟龍無比的憤怒,這蛟龍死死的看著下方眼中閃爍著怒火:「你們都該死,該死!」

此時這蛟龍已經是憤怒到了極致,他奉命看守著這片刑房,可是此時竟然這麼多刑房都逃出來了,回頭郡主一旦問起來,他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想到這裡,這蛟龍狠狠的看了一眼那黑衣人,如果剛才不是這黑衣人一直纏著他的話,他又怎麼能放任方陽胡作非為。

一想到方陽他心中更是憤怒不已,那老者雖然與他關係一般,但是一人一獸畢竟在這片宅院當**同待了好久,心中多少還是有著一點感情的,此時這老者重傷垂危,完全就是方陽一人所致!這讓他恨透了方陽。

「你們這群賊子,都該死,都該死!」怒吼聲不斷從蛟龍的喉嚨當中滾出,吼聲剛剛落下,這蛟龍眼中立刻激射出兩道精芒,直接就砸在了地上。


「轟!」

有兩個躲閃不及的修士,剎那間就是這被兩道玄氣精芒給炸的成為了灰燼。

見此,眾人忍不住的一驚,那老者滅掉了,可是還有著這蛟龍!

不過就在這時,人群當中突然有人急促的呼道:「大家不要怕,區區一條孽龍而已,我等修為雖然都已經被禁錮,可是我等肉身力量還在,我們一起上,一條蛟龍,絕對擋不住我們的!」

「是啊!我們既然出來了,就要讓他火羽郡付出一些代價!」

「我們這麼多人都在一起,還怕什麼,也該是他火羽郡償還的時候了!」

很快,人群當中就吼聲不斷,每一個人都是一臉的慷慨激昂,這些人每一個人都是被火羽郡關押了好久,在這期間不知道受過了多少屈辱,在他們心中對火羽郡的仇恨簡直達到了頂峰!

「大家不要纏鬥,迅速脫身才是。」可就在這個時候,人群當中突然走出來一人,走到眾人面前緩緩低聲說道。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這個人的身上,下一秒所有人的雙瞳都忍不住的一縮。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方陽!

所有人都知道,就是眼前這個少年將自己放出來的!

在場的這些人當中,或許有一些人是忘恩負義,根本不會記得方陽的恩情,可是此時大部分人對方陽都是感激涕零,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會對方陽的話產生質疑!

「小兄弟,你救了盧某,請受盧天俊一拜!」

這個時候,人群當中立刻響起一聲凝重的聲音,下一秒人群當中一個人立刻就沖著方陽恭敬的鞠了一躬。

「吸……。」而與此同時,遠處的吳凡當聽到盧天俊的名字之時,雙瞳忍不住的一縮:「龍蛇榜上千萬玄元價值的盧天俊!」


吳凡萬萬沒有想到,盧天俊竟然也被關押在這裡。

可這還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