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舒炎沉默。楊毅豪也有些沉默了下來。

直到過了很久。舒炎才整理好思路,站起身來對着楊毅豪鞠上一躬。“師父,你的恩情我記下了。”

楊毅豪倒是有些意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小子在這個混亂的時候還能給自己行禮報恩。

他自身也是有些大祕密的人,現在也不適合給舒炎說,不然是徒增他的負擔。

正因爲之前楊毅豪的大祕密,所以他能夠判斷《天龍功法》的出處。

楊毅豪過了這麼久,也恢復了平靜,之前他的定力可一直都很好。

只是,現在舒炎的這個情況太過特殊,以至於他頻頻失態。

“《天龍功法》,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功法之一。不過他是龍族的專屬功法,之前也沒有聽說過什麼人獲得過這種功法。想來是因爲這個功法只適合龍族的人修煉。”

“不過,你既然能夠修煉,還能夠成爲一階戰士,便是你的機緣。”

“你確定要修習這個功法?若是你不願,爲師也能給你找來其他的功法,只是要差上許多!”

“考慮好了!”舒炎點點頭,“就修煉這個!”

反正舒炎一條命也是撿下來活的,這個功法高級,自然修煉起來更快捷,只要能報仇,他纔不會在乎那麼多。

況且,也僅僅是修煉妖族功法而已,又不是變成妖族!

“這個祕密,爲師只能承諾我能夠幫你保密。但是,關鍵還是在你的身上。”

“你可得多加小心,不然,讓人知道了。爲師和你,便會成爲整個人類的公敵了。”楊毅豪嚴肅的說道。

舒炎也知道這個事情馬虎不得。便是牢牢的將其埋在心裏,不能在任何外人面前泄露這個祕密。

好在楊毅豪知道。這個世界上認得《天龍功法》的人少之又少,而楊毅豪就恰恰是其中之一。

當然,舒炎現在也看出這楊毅豪只怕也不是表面上的簡單。

但,人人都有祕密,既然楊毅豪如此的幫他,如此的尊重他,他自然也不會冒昧的打探他人的隱私。

這個世界上的人,雖然沒有什麼皇權的限制,但對於父權師權的尊重還是極其嚴格的。

舒炎又和楊毅豪商量了好一陣,才從這個話題跳脫開來。

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舒炎認真把修爲提上去,然後再修煉其他的戰技。比如一些帶有金黃色效果的戰技,這樣,在使用的時候也有個遮掩。

不過,楊毅豪也是告訴舒炎,現在是沒有任何危險的。

畢竟在這個層次,至少在鍛體境的一二三階低中高戰士中,是不可能有人能夠認出來的。

用楊毅豪的話來說,至少得是超級門派的高級長老以上的人才能夠認出來。

這讓舒炎的心也安定了不少。至少,在報仇之前,自己是沒有危險的。

而且舒炎已經瞭解到,陰堡壇最高的高手才四階。也就是他們壇主的修爲一個檔次。 吃過早餐,舒炎不由得心思蠢動,他既然已經走上修煉的道路,自然得多瞭解一些修煉上的事情。

“我們人類都是修煉的戰氣。當然,你現在的情況比較特殊,但因你的身體還是人類的身體,所以,你應該還是與我們正常的修煉大同小異。”

“戰氣的修煉是靠我們運用功法在空氣中吸取靈氣。而這些靈氣就會幫助你改造身體,同時存儲在你的身體裏面。每當達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便會有相應的變化,而每跨過一個臨界點,個人的修爲身體都會呈幾倍的增長。”

“而這些,通過千百年來的研究,形成了一套等級制度。一二三階稱爲鍛體境,在鍛體境界裏面,戰氣主要是加成在身體素質上面。”

“戰氣的吸取來自大自然中,自然要有一些功法來運行。這功法自然就有好壞之分。功法有天地玄黃四種等級,每個等級有上中下三個小分段。據我所知,《天龍功法》至少是地級上階的功法。而天級功法,還沒有聽誰說有過。也許,二十年前的人道領袖聖便是修煉的天級功法吧。”

“光是有戰氣,也不能就靠蠻力大戰,所以,還有適當的戰技。凡、人、地、靈、天五個等級。你現在並沒有獲得相應的戰技。所以,你現在戰鬥都是靠着以前的經驗。如果是遇見一個高手的話,你必然是失敗告終。好一點的戰技,可以將實力大大的提高,有些甚至能提升幾倍,甚至幾十倍。”

楊毅豪知道舒炎是一個修煉什麼都不懂的人,或許他因爲什麼未知的原因,僥倖得到了天龍王的青睞。

但,顯然天龍王這等梟雄並沒有給他的傳人留下一些具有實際意義的東西。畢竟《天龍功法》在前期這個只是積累戰氣的鍛體境界優勢不是太明顯。還不如一本人級以上的戰技來得實在。

在鍛體境界,若是你的戰技高上一個境界,意味着你可以挑戰高你修爲很多的人。

舒炎一上午都在認認真真聽着師父的修煉知識普及。別看舒炎經歷了部分天龍王的人生,但只是存在於記憶深處,所以,他現在根本不能在腦海中調動他這個階段修煉的建議。

更重要的原因是,現在舒炎處於一個尷尬的局面。因爲他本身不是龍族,所以天龍王的修煉經驗不能用,而又因爲他修煉的不是人類功法,所以,有些變化又不能用人類戰氣的修煉來度量。

在一些關鍵性的東西上,楊毅豪還是不敢輕易的去冒險讓舒炎嘗試。

他現在已經將自己的將來可以說得上是綁在了舒炎的身上,可以說,舒炎的到來,給楊毅豪帶來了無限的煩惱和刺激,也帶來了從來沒有的機會。

千百年來的修煉界,還沒有聽見誰能夠修煉成功妖族功法。自然,舒炎是千百年來的獨一份。若是把握好了。他的前途,或許真的不可限量。

······

接下來的幾天,舒炎在楊毅豪的指導下,一步步的瞭解戰氣,逐步熟悉戰氣的特性,以及自己怎樣控制它。

原本舒炎便是一階戰士的中期,由於以前沒有修煉過戰氣,導致基本知識嚴重匱乏。

這幾天的惡補,舒炎就如同一團海綿一般,只要是關於戰氣的知識都完全吸取。

知識的增長速度之快,讓楊毅豪瞠目結舌。楊毅豪自問也是見過大場面來的。但是,還真的沒有見識過如同舒炎這般的妖孽人才!

舒炎現在的任務便是儘快的熟悉戰氣,而且,要盡全力的在短時間之內上升到第二個境界。

雖然無數的人,在三階戰士這裏停留一輩子。比如其他幾個壇中長老。或許他們是因爲身體天資的原因,或許是因爲功法資源的原因。

但,舒炎並不屬於這一個行列!

舒炎有全天下數一數二的功法,雖然他還沒有掌握其中的精髓,但是,其修煉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功法可以比較的。

而楊毅豪也在奇怪,舒炎按理說是一個人類的身體,並不應該適合妖族功法的修煉。

但,舒炎卻完美的融合妖族功法修煉出來的戰氣。楊毅豪猜測舒炎身體是不是被天龍王改造過。

舒炎自己卻抱着一種無所謂的態度。反正現在他能夠修煉,而且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日益增長着,離着報仇的日子更加的接近了。

所以,他也不會去強求太多!

反而是楊毅豪接近六七天下來,觀看舒炎的修煉有些鬱悶。

舒炎的修煉速度可以稱得上是驚世駭俗,不管楊毅豪怎樣猜測,都不能解答其中的原因。

而舒炎自身並不知道發生在身體裏面的一切。他可不會知道自己的丹田是被一顆天龍王的龍珠代替了的!更不知道龍珠之中龐大的靈氣正在不斷地反饋給舒炎,讓他的修爲不斷地提升!

天龍王的龍珠,即使沒有了天龍王的駕馭,即使沒有了驚世駭俗的力量,但光是這樣,也足以列爲天下至寶一列。

最直觀的現象便是,一般的人修煉戰氣,特別是低級等級的修煉者,在修煉戰氣的時候,都不能持續太長的時間,因爲,他能快速的消耗精神力。讓人身體變得有點疲憊。雖然身體中的戰氣增加了,但是,也要平靜的休息來恢復消耗的精神力。

但是舒炎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精神力一般,沒有任何的疲勞感。只要肚子不抗議,他就可以一直修煉下去。

加上《天龍功法》的功法優勢,修煉起來,身體裏面猶如有一條巨龍在奔騰一般。

源源不斷的從外界吸取靈氣,然後淬鍊,形成一個大大的循環。然後在源源不斷的輸入到龍珠之中,當然在舒炎的感覺中是自己的丹田部位。


就這樣,僅僅七天的時間,舒炎便是修煉到一階後期,有些接近巔峯的邊緣。只要舒炎在努力一點,就可以衝破一階,直接到達二階戰士的地步。

只是楊毅豪怕舒炎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了這麼快的修煉速度,爲了舒炎的穩妥起見,決定讓舒炎暫時沉澱一下,然後再衝擊二階,這樣更加的保險。

而在沉澱的這一段時間,舒炎也能夠研究一點戰技,來充實自己的戰鬥技巧。不要到時候戰鬥的時,空有一身蠻力卻不知道怎麼使用。


好在楊毅豪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師父,而且還是烈陽壇的副壇主,至少也擁有一定的資源。

所以在精挑細選,多方考慮之下,終於決定給舒炎一本戰技,讓舒炎修煉。

舒炎也是暗暗的期待。自己第一本學習的戰技,究竟會是什麼呢? 大清早舒炎便是洗漱完畢,在院子中央練起拳腳功夫。

這個習慣舒炎已經堅持很多年。不論颳風下雨從來沒有放棄過。雖然沒有讓他因爲練習了多年功夫就達到了修煉的境界,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

至少,舒炎在拳腳功夫的執行力上還是很到位的,換個說法,便是舒炎的拳腳相當的精準。

這種精準程度雖然比不上毫釐不差,但也基本能夠做到指哪打哪。這個也是楊毅豪幾天下來比較滿意舒炎的地方。

這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拳腳修煉,足以說明舒炎的耐心和毅力。

而現在,楊毅豪便是來到了舒炎的小院門口,昨天晚上一直在幫舒炎精挑細選這個階段最適合的戰技,一直到深夜。


還沒有進門,便是聽見了舒炎拳腳帶起的風聲。

舒炎在院中,出拳,收拳,踢腿,收腿。動作連貫,一氣呵成!

一次,兩次,十次。

舒炎並沒有因爲這個動作枯燥而放棄。陽光灑在舒炎的臉,讓原本就非常俊逸的臉龐更加的燦爛。

只是,楊毅豪看在眼裏,心中竟然泛起了點點傷感。

楊毅豪並不是一個無惡不作的魔門長老!相反,他只是因爲某些特殊的原因纔在烈陽壇中。所以,對於任何事情都不似魔門中人那樣殘忍果決!

楊毅豪想到,一個一米八左右的清秀少年,在二十歲左右的年紀。

擁有堅韌的性格,要是沒有發生村子被屠的慘劇,只怕現在舒炎已經找到一個合適的姑娘,在俗世中幸福的生活着。

現在,卻要爲着仇恨,爲着能夠活下去不斷的錘鍊自己,不斷的提升。好保不齊自己那一天便是失去了生命。

不過,自己既然做了他的師父也算是緣分一場,也是要經歷幫他的。楊毅豪緊了緊手中連夜抄寫的武技書。快步走了進去。

“停下來吧,過來坐。”楊毅豪進去便是招呼舒炎坐到石凳子上面。

在舒炎好奇渴望的眼神中,直接將一本藍色線裝的書籍放在了石桌子之上。

“這個是我給你準備的戰技。雖然在這個時期,戰技對於戰氣的加成不是太大。

但是有沒有戰技卻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你現在有你的祕密,所以,我便是綜合這些因素,給你考慮了這本功法。”

舒炎伸出手來,將藍色線裝的書籍翻過面來,便是看見其上書寫的三個大字——《龍爪手》!

心中驚喜之意更甚,站起身來對着楊毅豪便是道謝,“謝謝師父!”

舒炎自然明白楊毅豪對自己的真心實意。也不多說,便是準備翻開祕籍研習。

楊毅豪點了點頭,道,“你也別慌看這本書,這個是我連夜寫的。又不會自己跑了,你以後有的是時間。”

舒炎見楊毅豪對自己肯定還有什麼交代,也只到自己太過於心慌,連忙放下手中的祕籍,認認真真的聽着!

楊毅豪接着道,“這本書,是爲師自己手抄的。烈陽壇中本沒有這門戰技,但恰巧爲師會。所以你也不要在人前過多的顯露。”

“畢竟這樣於本壇團結不利。而且,你也知道你的祕密,如果你是赤手空拳的使用你的戰氣,終究有一日會讓人看出端倪。到時候可真的是在劫難逃。”

“《龍爪手》不是什麼特別好的戰技。但是現在卻可以解決你的當務之急。《龍爪手》修煉小成以後,便是會在雙手之上隱隱形成金色龍樣。”

“到時候,你再運用你的戰氣,想來也不會有太多的問題。《龍爪手》只是凡階高級的戰技。屬於大路貨,但是卻總在擒拿制敵之上。所以,非常適合你!”

舒炎聽到楊毅豪的介紹,知道楊毅豪已經爲自己考慮周全,纔給自己的功法。心中的感激更甚一分!

“你只要好好修煉這個戰技,以你的天資,不出十日便是有所小成,不出半年,絕對可以吃透這門戰技。雖然這門戰技,品級不高,但是近戰能力也相當不弱。至少你在鍛體境界應該都能夠有作用。”

楊毅豪見舒炎聽得認真,只怕自己說的舒炎都已經記下了。也就不再囉嗦,說道,“你自己好好看看吧,如果有什麼不懂得,就隨時來找我。”

舒炎連忙點點頭,現在,他也是想看看這個祕籍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

楊毅豪站起身來,走到門口,像是想到了什麼,又轉過頭來,對着舒炎說道:“這幾日,你便小心一點,不要輕易的出門。”雖然楊毅豪知道舒炎一般不出門。但是最近情況特殊,還是要說明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