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腳下滿地的狼藉,蘇葉眉頭微微挑了挑。

大手一揮,那些散落到何處的泥土便再次漂浮了起來,在蘇葉的控制下,獵殺者集市前的空地再次恢復了之前的模樣。

從這就可以看出飄飄果實的好用,簡直是殺人越貨必備之能力啊!

「唉,這次虧大了!」

遙遙看了蘇葉蘇葉,孟光華在心裏暗嘆了一聲:「看來家族要做出改變了!」

能夠一步步從魔都孟家的旁系子弟成為魔都孟家的高層,孟光華還是擁有長遠目光的。

蘇葉的天賦是他這麼多年來見過最強的,如果開家族立場的關係,他都想讓自己的女兒嫁給蘇葉了。

接下來他們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解決魔都蘇家或者蘇葉的話,他就要考慮是不是在家族會議上提出與魔都蘇家和解的提議。

不然等以後蘇葉崛起,第一個倒霉的肯定就是他們魔都孟家了。

畢竟這些年來,就屬他們魔都孟家對魔都蘇家下手最狠。

「少族長贏了!」

遠處的獵殺者集市城牆上,蘇清河有些激動的拉着蘇清流的手說道。

「是啊,少族長他贏了!」

蘇清流同樣也是很激動,眼角甚至都有些微微在泛紅。

作為魔都蘇家從巔峰走向沒落的見證者,他們這些高層背負了太多太多的壓力。

從家族的強者在無人區被暗殺,再到家族名下的產業被人打壓,他們全都看在眼裏,但卻都是無能為力。

一切的一切就是因為他們家族中沒有絕對的強者。

但這一切都因為蘇葉的到來而改變了。

如果說蘇明月能帶領魔都蘇家恢復往日的榮光,那蘇葉就能帶領着魔都蘇家走向前所未有的輝煌。

「走,我們去接少族長回來。」

臉上帶着笑,蘇清河當即驅使著虹晶巨蟒朝着蘇葉而去。

在蘇清河的身後,蘇清流也是放出一隻比雕,坐在比雕背上朝蘇葉那邊飛去。

在城牆的另一邊,其他大家族的踏空級強者也都是被戰鬥結果震住了,他們沒想到最後孟光華居然會主動認輸。

「老孟,他居然輸了!」

魔都陳家的踏空級召喚師陳世豪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就算御獸師的實力不能和召喚師相比,但也沒差得這麼離譜吧。

孟光華可是踏空級御獸師啊,而蘇葉只是一個剛覺醒召喚師天賦幾個月的年輕人。

「那個蘇葉手段太多了,老孟他敗的不冤!」

這是魔都張家的踏空級召喚師張濤也開口了。

在剛剛短短几分鐘的戰鬥里,蘇葉暴露出來的能力簡直多到離譜。

就算他所有的從者能力加起來,都沒有蘇葉剛剛暴露出來的能力多。

他很難想像究竟是何等的從者,才能夠擁有這麼多強大的能力。

尤其是那堪比瞬移的極速和控制物體變大變小的能力,孟光華會輸給蘇葉的主要原因就是這兩種能力,

還有那把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叢雲切,絕對是一件寶具武裝的雛形,不然絕不可能破開四翼金雕的防禦,那怕是從體內也是如此。

從這裏就可以推斷蘇葉的從者品質最少也在領域級之上,甚至有很大概率是傳說或者史詩品質的從者。

「既然老孟已經輸了,那今天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來了,我們先去看看老孟,然後再一起過去見見蘇家的這位少族長吧!」

這時魔都馬家的踏空級召喚師馬俊傑也開口了,直接將今天的這件事定了下來。

作為魔都第一大家族的人,馬俊傑有說這話的底氣。

畢竟無論是實力還是勢力,魔都馬家都要甩其他十二大家族幾百條街。

如今蘇葉展現出了如此天賦,他不介意賣蘇葉一個人情。

那將近三千具次元魔獸的屍體,在其他家族看來或許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但對於他們魔都馬家來說完全是不值一提。

單單是遍佈聯邦所有大型基地市的陸行鳥商行,每天給他們魔都馬家帶來的收益,就是這些次元魔獸屍體的數十上百倍了。

可以說在整個魔都基地市所有勢力中,魔大排第一,魔都馬家就是排第二。

往後排第三到第一百的勢力加起來,都比不上魔大和魔都馬家。

雙方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甚至如今的十三大家族中,有將近一半都是魔都馬家扶持出來的。

在三十年前的大事件之前,魔都的大家族只有八家,而在大事件之後,魔都的大家族更是只剩下六家。

為了維持魔都基地市的中層力量,魔大找上了實力最強的魔都馬家。

雙方一同扶持了連同魔都孟家在內的新七大家族,所以才有了現在十三家族並立的局面。

「馬老大都發話了,我們當然沒有意見了!」

見馬俊傑都開口了,一向以馬家唯首是瞻的劉家踏空級御獸師劉明宇立刻說道。

劉家和孟家都是魔大和馬家在這三十年間扶持起來的大家族之一。

但從實力方面來說,劉家要比孟家強了不少,因為劉家擁有兩位領域級強者。

「馬兄都開口了,這個面子我們自然要給。」

而陳家與朱家的踏空級強者雖然對這個結果有些不滿,但馬俊傑都開口了,他們也不敢有別的意見。

說完在馬俊傑的帶領下,一起朝着遠處的孟光華所在飛去。

……

與此同時,在魔都基地市通向獵殺者集市中的曠野上,本來早該趕到獵殺者集市的蘇長虹等人,則是還在與魔都陳家的強者僵持着。

蘇長虹他們幾人都只是鉑金級強者,那怕實力最強的蘇忠海與蘇忠義兩位老爺子,也只是鉑金十級的召喚師而已。

而在他們對面的魔都陳家強者,則是有着兩位踏空級強者與五位鉑金級強者,要真打起來蘇長虹他們這邊根本不是對手。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一直被魔都陳家的人攔在這裏。

「陳世傑,你別太過分了!」

感受着獵殺者集市方向傳來的戰鬥波動消失,站在快龍背上的蘇長虹徹底不淡定了:「難道你想徹底撕破協議嗎?」

雖然不知道獵殺者集市那邊發生了什麼,但從那邊傳來的戰鬥波動來看,有一方絕對是他們蘇家的少族長蘇葉。

而且隔着這麼遠他們都能感應得到戰鬥波動,說明和蘇葉戰鬥的絕對是一位踏空級強者。

現在戰鬥結束了,也不知道蘇葉如何。

要是蘇葉出了什麼事,那事情可就真的鬧大了。

如果將隱居在武陵基地市的蘇乘風引出來,整個魔都基地市的天都要變了。

「過分?我怎麼過分了?」

在蘇長虹對面,陳世傑面露不屑的說道:「我只是太久沒和忠海叔與忠義叔碰面了,想和兩位叔伯坐下來聊聊天,難道這也叫過分嗎?」

「倒是你這話就有些過了吧!居然敢污衊我想撕破協議,我看有這個想法的人是你吧!」

雖然陳世傑並沒有將魔都蘇家放在眼裏,但他才不會順着蘇長虹的話說下去呢。

畢竟現在魔都基地市裏的十三大家族,還維持着表面上的十三家族聯盟,一同協助著魔大管理魔都基地市。

無論他們在暗地裏如何打壓魔都蘇家,甚至在無人區暗殺魔都蘇家的強者都可以,但在明面上他們必須要維持着聯盟關係。

「呼~」

突然一道呼嘯的破空聲遠遠傳來,打斷了蘇長虹剛想脫口而出的話。

只見蘇明月站在一隻巨大的比雕背上,正快速朝着這邊逼近著。

「是族長!」

「族長居然親自來了!」

……

看到蘇明月的到來,蘇長虹幾人臉上都流露出喜色。

他們可是知道蘇明月是踏空十級的強者,就眼前的陳世傑等人根本攔不住他們。

讓比雕停在蘇長虹幾人的頭頂,蘇明月那好看的眉頭挑了挑,目光有些冰冷的看向對面的陳世傑等人。

不用問都知道,蘇長虹他們之所以還在這裏,肯定是被陳世傑他們給攔了下來。

「蘇明月居然成為了蘇家的族長?」

在蘇明月他們的對面,陳世傑幾人全都愕然的看着蘇長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內容。

如果他們沒記錯的話,魔都蘇家的族長不是蘇忠烈嗎?就算蘇忠烈不當族長了,不也還有蘇追雲這個代理族長在,怎麼輪也輪不到蘇明月當魔都蘇家的族長啊。

「族長,少族長那邊……」

不等蘇明月開口詢問,蘇長虹就率先將他的猜測說了出來。

當聽到蘇葉可能與踏空級強者戰鬥后,蘇明月一整張臉瞬間就冷了下來,眼中的殺意更是毫不掩飾。

「走!」

沒有任何猶豫,蘇明月直接驅動着比雕朝獵殺者集市飛去,直接無視了前方的陳世傑等人。

雖然很想將陳世傑他們千刀萬剮,但和蘇葉的安危相比,她還是決定暫時放過陳世傑他們。

蘇長虹見狀,也直接讓快龍跟在蘇明月的身後。

他就不相信陳世傑有膽子敢欄蘇明月。

「等等!」

出乎蘇長虹的意料,陳世傑居然真的有膽子飛到蘇明月的面前將她給攔了下來:「明月你什麼時候成為蘇家族長的,這麼大的事也不通知我們這些老朋友!」

他可是接到家族傳來的命令,今天晚上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蘇家的強者趕往獵殺者集市。

所以明知道自己不會是蘇明月的對手,但陳世傑還是硬著頭皮將蘇明月給攔了下來,

這裏不是無人區,陳世傑不相信蘇明月敢在距離魔都基地市這麼近的位置對他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