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正在練功的姚柔,姚洪嘴角一抽,神色微微一動。

人級十層!姚柔的實力竟然達到了人級十層的境界。

記得上次回來他並沒有檢驗姚柔的實力,只記得在人級五層的境界,沒想到轉眼間,姚柔的實力就到了人級十層。

這讓姚洪很是動容,天女功雖然很厲害,也是了不起的功法,可短時間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修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只能說明姚柔的資質同樣高的驚人。

正在姚洪感嘆的時候,姚柔也終於收功,輸出一口氣,然後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姚洪。

“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姚柔驚訝的說道,然後小跑到了姚洪的面前,滿臉驚喜之色。

回來好一會了,小柔的實力進步好大啊。姚洪拍了拍姚柔的小腦袋,然後狠狠在上面揉了揉,將她的頭髮給弄亂。

“嘻嘻。”姚柔也不惱怒,反而覺得親暱,甚至聽到姚洪這樣說,忍不住嘻嘻一笑,有種自豪的感覺。

在姚洪離開之後,她見自己幫不上哥哥的忙,恨自己的實力弱小,如果實力強大一點,她就能幫助哥哥了。

所以姚柔每天就是練功,王雪找了個她幾次逛街,都被她給拒絕了。

女人執着起來,是非常瘋狂的。姚柔經過這半個月修煉,成功突破到了人級十層,甚至只差一步,就達到了地級一層的實力。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聽到姚柔所說,雖然知道姚柔的資質逆天,但姚洪還是驚歎不已。

在外面都是別人驚歎姚洪的修煉速度,可別人並不知道他家中還有個更加逆天的妖孽,姚柔的修煉速度絲毫不遜於姚洪,甚至還高於他。

在妖獸山脈,林悠兒和林墨在生死邊緣奮戰,經過無數場戰鬥,才感到了突破的跡象,可姚柔卻簡簡單單努力了半個月,就感到了突破的跡象了。

如果讓林悠兒和林墨知道,不知道會怎麼羞愧欲死,姚洪不由充滿惡意的想。

“對了,怎麼就你自己啊,悠兒姐姐沒回來啊?”姚柔看了看姚洪的身後,疑惑的說道。

“呃,發生了一些事故。”姚洪一滯,摸了摸鼻子說道。

經過姚洪這個當事人一系列的訴說,姚柔這才知道餓了事情的經過。

姚柔心底也是善良無比,當聽到林悠兒差點死掉,雖然知道後面林悠兒死而復生,姚柔還是難過的掉眼淚。


姚洪說完之後,姚柔哭的稀里嘩啦,大大的眼睛都有些紅腫。

要知道,林悠兒可是她內定的嫂子,雖然和姚洪一直沒有什麼進展,但不妨礙她對悠兒的關心。

姚柔一抹眼淚,說道:“哥,那我去林家看看悠兒姐姐。”

“去吧。”姚洪沒有遲疑的點了點頭說道。

當姚柔離開家之後,姚洪就鑽進了自己的房間。

姚洪並不擔心姚柔的安全,姚柔的實力已經達到人級十層,也算有了自保的能力,而且在靈水城內,還沒幾個還明目張膽的作案。

關好了房門,姚洪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一枚白玉戒指。

白玉戒指晶瑩剔透,在陽光下透露着閃亮的光澤,一看就不是凡品,比起姚洪手中的戒指,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摩擦着略顯冰涼的白玉戒指,姚洪自語的說道:“希望李東海這戒指藏着不少好東西吧。”

話音剛落,姚洪眼睛一凝,一股精神之力探入戒指中。

剛剛進入其中,精神力就無法在前進了,因爲他感覺到了阻礙,那是一個屏障。


“恩?精神結界?”姚洪驚訝道。他沒有想到,李東海竟然懂得精神之法,懂得在空間戒指裏設下自己的結界。

精神結界是武者設下的一種精神之法,和無法的精神力一直保持着一點牽連,只有設下結界的當事人才能進入,而別人進入其中一般除了暴力破解,別無他法。

“給我破。”姚洪精神力磅礴而出,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全部涌向了結界。

翁。

而結果,在姚洪的精神力衝擊下,結界看似快要支離破碎,可總是還差那麼一點點。

雖然李東海懂得精神之法,可畢竟還是膚淺的功法,和姚洪的根本沒法比。

不過李東海畢竟是地級七層的武者,比起姚洪的實力要高出一大截來,就算功法差,但是實力擺在那裏呢。

姚洪一咬牙,“拼了。”

精神力再次貫入其中,一時間,姚洪甚至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鼓鼓的,頭也是暈乎乎的,有種生疼要撕裂的感覺。

就在姚洪感覺自己的腦袋快爆炸一般,砰地一聲,彷彿有玻璃一般破碎的聲突然響起。

姚洪臉上一喜,結界終於被攻破了。

而遠在李家的密室當中,正在療傷的李東海,張口就吐出一大口血。

吐完血的李東海,臉色極度蒼白,看起來傷勢更加嚴重。

不過李東海關心的不是這個,他關心的是自己空間戒指裏,設下的結界被攻破了。

要知道,他的空間戒指,裏面藏着都是李家珍藏的好東西。

“姚洪,我不會放過你的……”李東海不用想也知道是姚洪乾的,他咬牙切齒的說道,眼神中閃過一絲狠辣。

並不知道遠在李家的李東海咒罵姚洪,姚洪在結界攻破之後,立刻癱軟了下來,一點力氣都沒有。

喝了一瓶靈藥,姚洪急忙閉眼休息了一會,等到恢復了點精力後,這才睜開眼睛,重新看向了白玉戒指。

姚洪用剛修煉出來點滴的精神力,進入白玉戒指裏,這次沒有任何阻礙,裏面的東西全部在姚洪精神力下看到了。

當看到裏面所有的東西后,姚洪深深感覺到自己這次賺發了。

空間戒指裏,不僅有昊天劍,還有好幾件黃級的武器,除了這些靈藥、銀子、祕籍功法……等等,這些都應有盡有。

不過,姚洪除了看中昊天劍之後,其他還真看不上眼,靈藥他最不缺,銀子也現在也有,也一時間不缺。甚至就是功法祕籍,都是一些高級武技,姚洪暫時也用不到。

唯一讓姚洪看中的就是這空間戒指了,要知道他手中現在帶的空間戒指,是徐青送給他的。

空間不大,只有一兩平方米而已,姚洪有的時候才裝一點物品,就已經裝滿了,深深有種無力感。

好在,這次李東海“贈送”給他的白玉戒指,空間卻有二十平方,整整擴大了十倍不止。

雖然比起他前世的空間戒指,還是小的可憐,但姚洪已經非常滿足了。

姚洪欣喜的將所有的東西,全部轉移到白玉戒指裏,然後將白玉戒指戴在了左手食指上面。

做完了這些,姚洪心滿意足的自語說道:也不知道李東海現在什麼表情?

不用想,也知道李東海這次肯定氣死了。

想象着李東海吐血的表情,姚洪盤腿坐下,開始進入修煉狀態。

“爭取三天時間,突破到地級二層。”

……

“悠兒姐,你好好休息,爭取快點醒來。”

“悠兒姐姐,我們過幾天再來看你。”

在林悠兒牀前,姚柔和王雪兩女在一旁,兩女都是紅腫了雙眼,顯然是哭了一場。

躺在牀上的林悠兒,聽到兩女的聲音,卻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姚柔在出了家門後,就先去找了一趟王雪,和王雪一起來到林家,看望林悠兒。

和林悠兒說了會話,見林悠兒一點反應都沒有,就痛哭了一場。

歇了很長時間了,姚柔和王雪跟林悠兒告別,兩女離開了林家。

一出林家,姚柔立刻就聽到一股喧譁聲,兩女順着聲音看去,就看到不遠處的聚集了一大羣的武者。

這些武者大多實力都不強,不過姚柔她們一眼就認出這羣人都是林家的人。

而領頭的一人,帥氣無比,一副小白臉的模樣,正是林悠兒的哥哥林雲飛。

“走,我們去李家,爲悠兒報仇。”林雲飛大手一揮,第一個帶頭向着李家的方向衝去。

“報仇報仇。”身後的林家衆人一呼百應,也跟着林雲飛前去。

林雲飛聽着姚洪給他提的辦法。在林家走了一圈,果然在林家,因爲林悠兒的事情,對李家都是憋着一肚子的火。

都是年輕人,經過林雲飛一煽風點火,這些人立刻就憤怒起來,和林雲飛一起向着李家而去。

“雪姐姐,我們怎麼辦?”

“走,我們也去看看。”

王雪是個有事不嫌鬧大的女人,一看林雲飛帶領衆人的方向,就知道是去李家找事去了。

頓時間,王雪小拳頭捏的蹦蹦響,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她在來時的路上,已經聽姚柔說過,是李東海將林悠兒害成這樣的,不由也恨死了李東海。

姚柔想到此時林悠兒昏迷不醒的樣子,也同意了王雪的意見。

很快,兩女就跟着林雲飛衆人來到了李家。

李家門口,有兩個昏昏欲睡的守衛,不過見一夥人氣勢沖沖的過來,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站住,你們什麼人?不知道這是李家嗎?”李家守衛厲喝道。

“去你大爺的。”林雲飛一巴掌揮了過去。 那守衛的實力,和林雲飛相差甚遠,在守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眼前一花,直接被林雲飛一巴掌給拍飛。

噹的一聲。那守衛撞到了牆上,軟泥一般的掉下來,再看已經昏迷不醒。

至於剩下的一個守衛,不用林雲飛吩咐,其他人一擁而上,三拳兩腳將那守衛給打昏。

站在李家封閉的大門,表面是紅漆的,高五米,寬十幾米,李家的大門在建造好時,那是極爲轟動一時。

“給我破。”林雲飛嘿嘿一笑,手中泛起真元,在衆人的眼下,雙掌狠狠拍在了大門上。

凌厲的的真元令大門微微一震,接着吱呀一聲,大門晃晃悠悠的倒了下來。

一腳踏進李家,當腳下踏着大門的時候,林雲飛心中只有一個字來形容,爽!是從頭爽到腳趾頭。

不止是他有這種感覺,就是林家的其他人也是如此。要知道李家的大門,號稱是靈水城最宏偉的大門,就是靈水城最強的林家,也就是他們家的大門也比不過。

林雲飛早就看不順眼了這門,今天趁着這機會,就將這大門給毀了,看李家還有什麼資格來耀武揚威。

很快,門口的動靜,驚動了李家的所有人,大約有五六十人,全部一窩蜂的涌到了大門口。

當他們看到李家的守衛被打傷,甚至他們引以爲豪的豪華大門,也被推到,甚至門上都是腳印。

李家所有人肺都快氣炸了,有李家人認識領頭的林雲飛,冷喝道:“林雲飛,你想幹什麼,你這樣做,難道不怕我們李家和你們林家開戰嗎?”

“老子怕個鳥,快叫李東海給老子出來,今天我要爲我妹妹討回個公道。”林雲飛用手指着李家所有人,說道。

李家所有人都憤怒盯着林雲飛,沒想到林雲飛竟然敢喊自己家主的名字,讓他們憤怒不已。

至於林雲飛所說的討回個公道,他們完全沒在意,他們頑固的認爲,這是林家故意來找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