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嫽霜顏臉色很複雜:“多謝將軍出手相救。”

“我可沒從你臉上看出感謝的樣子,算啦快走吧,這東西貌似是聖城的自我防衛系統。”蘆雪源將金屬揉成一團塞進一旁的管路中,“再不走就要被發現了。”

“如果我們不被發現,其他人不是很危險嗎?”

“放心好了,他們只是第二階層,如果不是做的太過分,座天使是不屑插手的。但咱倆可就不一樣了,一旦被發現,立刻就會受到重視。”

嫽霜顏在猶豫是否相信蘆雪源的話。

“那你先在這猶豫吧,我自己去了。”蘆雪源在牆壁間踹出一個個大洞,很快消失了。

嫽霜顏看着正在自我修復的牆壁,咬牙跟了上去。

火焰巨鳥在天使羣中穿梭着,燃燒着的羽毛點綴着天空。

天使的遠程攻擊很難穿透火鳥散發出的灼熱氣息。郭陽站在火鳥背上,以雷光四處狙擊,霍佳在後方爲火鳥補充着能量,他之所以不攻擊,是想將靈力的恢復速度和消耗速度持平。

“已經將聖城轉了一圈,沒有標誌性的建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但我們也沒看到其他人,”郭陽也在保持着靈力的恢復和消耗平衡,所以只是用雷光點射,“尤其是窮奇天將,以他的性格一定會搞出大動靜。”

“會不會還沒進來?”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我想到的是其他問題。”

“這座天使聖城分爲好幾個部分嗎?”

“我就是這麼想的。”

“如果真是這樣,暫時沒必要顧忌消耗了,先將附近的天使解決吧。”

郭陽雙手一張,九條雷龍從他身上竄出:“我也是這麼想的。” 不過他們還是想岔了,王文志沒搞出大動靜是情有可原的,因爲他在冥月的提醒下取出一柄契約兵器。

冥月和王文志被這柄匕首發出的淡藍色光芒籠罩着。

“這是天堂兵工廠的量產型兵器,叫做欺瞞者,可以屏蔽一定等級的精神掃描。有它干擾,大多數天使就不會發現我們了。”

“太好了!”王文志興沖沖的舉着拳,“保存體力去尋寶吧!”

真不知道其他人聽到這句話會作何感想。

王文志舉着匕首在空無一人的建築內摸索,這棟建築是方圓幾百公里內最大的,建築內部以柱廊劃分出無限的層次感,而且有極大的縱深空間。內部裝飾璀璨奪目,柱子和牆上都有綠白黑紅等色的大理石貼面,半圓形的穹頂隨處可見天使和聖徒像的裝飾,地面則以馬賽克鑲嵌成各種圖案,似是在講述神族的故事。

不過他不是很走運,剛走過拐角就看見一羣天使迎面走來,這些天使開始還錯愕了一下,但感官告訴他們王文志和冥月是真實存在的,於是抽出兵器開始衝鋒。

王文志甚至沒讓冥月變成鐮刀,而是如狂風一般從天使中穿過,他看了眼噴射着光焰的窮奇尾,然後所有天使就爆成了血花。

他又看了眼左手的匕首:“我現在就是武器多。”

冥月哭喪着臉:“我不會下崗吧?”

王文志邊走邊打量着各種值錢的東西,那眼神已經讓冥月不忍直視。

當他拿起一個精美的花瓶並開始衡量它的價值時,冥月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主人,你就那麼缺錢嗎?”

“你懂什麼,這叫尋寶的樂趣。”這位王姓強盜把花瓶裝了起來。

“真有那麼好玩嗎?那我也去找找看。”

這兩個沒有危機感的傢伙很快化身爲盜賊,瘋狂洗劫着一切他們自認爲值錢的東西。

又走了一會,遠處傳來優美的音樂聲。

“那個方向應該有天使,要不咱們換個方向?”王文志小聲和冥月商量着,他已經完全融入了盜賊這個角色,生怕被人發現。

“可是,主人…您的朋友還在戰鬥。”

“哎呀,我把他們給忘了!”王文志恍然大悟,冥月頓感無語。

“那就去看看好了。”王文志將匕首叼在口中,拍拍冥月的腰,冥月心領神會的化爲鐮刀。

大廳簡潔大方卻又別緻典雅,雖然沒有過多的裝飾,但乳白色磚塊砌成的觀衆席、支柱、穹頂和窗框造型獨特,令人耳目一新,讓人不得不去佩服設計者的奇思妙想。除此之外,穹頂還有個兩米長的金色十字架。

牆邊的管風琴氣派非凡,是由暗金和潔白兩種顏色構成,現在正發出濃厚、**的音樂,帶給人一絲絲壓迫感。

王文志鬼鬼祟祟的探頭來看,發現除了管風琴邊的演奏者外,大廳沒有其他人,所以放心的走了進來。但他看了幾眼,發現這裏裝飾十分普通,也沒有值錢的東西,所以搖着頭打算去別處。

門後走出一名雙翼火紅的女性天使,堵住王文志的去路。

“不把大人的曲子聽完就離場,真是沒有禮節。”

王文志將匕首拿下來,用鋒芒指指後方的演奏者:“沒看見人家正彈琴呢嗎?在這種時候說話不覺得自己很沒禮貌嗎?”

“你!”

“你什麼你?真是一點教養都沒有。”

惱羞成怒的女天使向王文志攻來,卻發現對方化爲猩風從她身邊掠過,她低頭看去,竟然發現腹部橫着一柄鐮刀。

王文志是打算將天使腰斬的,卻發現這一刀怎麼也斬不下去,剛剛一曲完畢的演奏者站了起來,用手帕擦着手。

“和你說過很多次,行事不要魯莽。”演奏者轉過身,露出一張和霍佳有的一拼的帥臉,王文志當時就有狠揍他一頓的衝動。

“大人。”紅翼女天使後退了兩步單膝跪下。

“沒你的事了,退下吧。”

“喂,等等。”王文志見女天使後退着離開,又一鐮刀追了過去,“我讓你走了嗎?”

女天使像是沒有看到這一幕般,神色淡然的退去。

王文志卻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但即將要將對方擊斃的時候,這一刀無論卻如何都斬不下去,就好像兩者間存在次元的壁壘一樣。

女天使離開了,王文志轉身看着演奏者。


“是你搞的鬼?”

“只是無關緊要的事。”銀髮的演奏者擡起一雙硫紅色的眼睛,“難得出現一位聽衆,還不是隻懂得奉承的下屬。只要你將我的曲子聽完,我就放你離開。”

“說的你好像多拽似的,這樣吧,只要你把剛纔的天使叫回來,讓我一刀剁了,我就當這事沒發生過。”

“你很有趣,居然和我討價還價。”

“哈,爲什麼人只要多了一雙翅膀,就變得自以爲是呢?”

銀髮的演奏者身後張開四隻羽翼:“不好意思,我這裏是兩雙。”

“所以你的自負程度要乘以二啊!”王文志的橫斬直奔天使的脖頸,但和前兩次的情況一樣,根本斬不下去。

“我還是那個條件,只要你聽完我的曲子,就放你離開。”


管風琴自行演奏了起來,王文志發現自己被一股詭異的力量拉扯向管風琴,幾經掙扎無果,最終被吸進了管風琴內部,地上只剩下那柄名爲欺瞞者的匕首。

天使將匕首一腳踩碎:“量產型的東西,永遠都是如此拙劣。”


王文志被扔進了一個各種顏色胡亂搭配成的虛無空間,他被一股股不知名的力量撕扯着,窮奇戰甲在第一時間就發出了金屬的哀嚎聲。


很快四周傳來**的管風琴聲,需要承受的痛苦也增加了好幾倍。

“主人,這裏的壓力很強。”

“你怎麼樣?沒事吧?”

“對我沒有影響,但這樣下去,主人會支撐不住的。”

“勞資也是打架打大的,結實的很。”

能讀到他思想的冥月知道,王文志只是在嘴硬。

“主人,忍着點,我要將力量全部解開了。”

“太好了,我正發愁怎麼出去呢。”

王文志腦海中閃過冥月張臂撲來的畫面,鐮刀中傳遞來滾燙的魔力,從手臂流入全身。

“真是冰火兩重天啊。”感受着身體內外的壓力,王文志撇着嘴。

四翼天使剛剛走近管風琴,就見一道紫芒從破琴而出,天使淡然的伸手去擋,掌心卻飆出了血光。

“哦?你是怎麼做到的?”天使冷漠的看着掌心的紅痕,不知他是在問手中的傷口,還是對方如何逃脫了出來。

“這世上存在各種各樣的意外,”王文志出現在被一分爲二的管風琴前,“不要總是用自負給自己洗腦,別人破了你的招式就要問個爲什麼。告訴你,我能做到,別人也可以。”

“是那柄地獄的兵器嗎?”天使將目光放在冥月上。

“自負也要有個限度誒,這次把藉口找到別人的武器上了嗎?”

“那兵器,本不應存在於世間。”

“喂喂,已經開始無視我了嗎?”王文志舉起鐮刀,“喜歡的話就讓你嚐個夠吧!”

天使釋放出銀色的能量壁,但是無法阻擋冥月的腳步,當能量壁完全破碎的時候,天使向後飛退,從地面中升起八根水晶柱將王文志困住。

但這幾根柱子也就拖延了兩三秒鐘,王文志從被攔腰斬斷的水晶柱中走出時,天使已經飛到穹頂將金色的十字架取了下來。

“主人,那是高等級的天堂武裝。”

“管它是什麼,先打後過問!”

鐮刀和十字架發生了碰撞,整棟建築在劇烈的壓力下倒塌了。

霍佳和郭陽還在激戰,戰績已接近七位數,忽然,他們發現四周的天使全退去了。

殘存的天使整齊的分列兩邊,讓一名身高五米的光頭天使從中穿過,他羽翼的位置非常奇怪,分別在四肢的後面。

“這些蟲子,把這裏當成了索爾貝蘭嗎?”

看到對方的羽翼數量後,兩名天將倒也不猶豫,分別甩出火鳥和雷龍轉身就跑。

如果光頭能被這樣的攻擊傷到,他就不是座天使了,他甚至沒做出任何阻攔,直接頂着這波攻擊向前飛去。

光頭體積雖大,但飛行速度卻是一點不慢,思想和反應更是一流,對各種規避都能合理預判。

很快就追上了。

兩名天將連一個手勢和眼神都沒打過,默契的一左一右分別向兩邊逃去。光頭天使指揮天使軍團追逐霍佳,而自己鎖定了郭陽。

天將和天使在聖城中展開了追逐戰,眼前那隻蟲子不但速度快,而且足夠狡猾,所以光頭天使稍稍認真了一些。

他背後飛出六柄寬厚的光之劍,這些劍的速度比他還要快,而且還有着自我意識,能對郭陽圍追堵截。

好在達到第二階層後,青龍天將獲得了一種叫雷解的能力,可以暫時性將身體化爲雷電,穿越一段距離後再進行重組。每次郭陽發動雷解,大劍都會在短時間內因失去目標導致沉默。

隨着大劍逐漸逼近,郭陽再一次發動了雷解,不過這一次他是從光頭天使身體中穿過,雷電和魔力摩擦出刺耳的聲響。


重組身體後郭陽悶哼了一聲,顯然吃了不小的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