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世界還是美好的。

“劉笑天兄弟,如果是我,我肯定會放你過去,不過我這裏還有兩位兄弟可能不必放你走的,如果你能夠打過他們兩個,那我那兩位兄弟肯定會放你走的,還請兄弟能夠原諒。”白豬拱了拱手說道。

“那好吧,我們現在就上山吧!”劉笑天笑笑說道。

“好啊,兄弟們,我們上山,今天逮到了一個十分牛逼的傢伙,趕緊上去告訴二當家與三當家的。”白豬吩咐道。

“是……三當家……”

劉笑天安安吃驚,怪不得這個三當家的就感到了,原來一路上有一些人專門傳播信息。

“你們很聰明啊,傳遞信息原來這麼方便,”劉笑天感嘆道。

“謝謝劉笑天兄弟的誇獎。”

一路走來,劉笑天觀察的很仔細,半山腰上,劉笑天看到那些穿着破爛爛爛,但是臉帶笑容的農民在半山腰上耕種。

“笑天兄弟是不是很好奇,那些半山腰上的人爲什麼在耕種?實話告訴你吧,那是我們山上的子民,我們在這裏搶一些錢,就是爲了給他們花費,這裏了,就是我們的一個小王國,人們自給自足……”白豬解釋道。

“我倒是喜歡你們這羣強盜了,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你們絕對不是那種殺人如麻的強盜,其實強盜是你們假裝出來的,要是你們真想殺人,估計有人還會阻止的。”劉笑天笑笑說道。

“啊……劉笑天兄弟你怎麼看出來的……”白豬摸了摸腦袋慢悠悠的說道,爲劉笑天說出他們的意圖而不好意思。


“我從你們的氣息看出來的……”劉笑天神神祕祕的說道。

“啊……我們的氣息有什麼特別的?”白豬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經常殺人的人的身上會有一股濃厚的血腥味道,但是你們沒有。“劉笑天笑道。”

“原來兄弟你是如此的厲害,倒是讓我刮目相看了。”白豬很崇拜的望了一眼劉笑天。

一路上,總有很多的農民在半山腰上耕種與除草。

這裏嫣然是一片農民們的王國,看着那些長出來的麥苗,劉笑天猜測,這片土地應該是十分的富饒的。

‘“見過三當家……”一路上人們不停地想着白豬打招呼,看起來十分的對這位三當家十分的尊敬。

“三弟……”終於到達山頂,有兩個看起來強壯的漢子等在他們的面前。

“大哥二哥……”白豬趕緊翻身從馬背上下來,向着這兩位傢伙打招呼。

其中一位看起來十分的年輕,年齡應該和劉笑天差不多,身子瘦削,臉色白皙,不過有幾分王霸之氣。另外一位身材高大,看起來給人一種十分精幹的感覺,不過劉笑天就弄不明白了,這兩個年齡大的反而稱呼哪位和自己差不多的位大哥。

“難道這裏的人輩分很亂嗎?”劉笑天胡亂的猜測。

“大哥,二哥……這位就是剛剛打敗我的哪位兄弟,劉笑天兄弟……笑天,快見過我的兩位大哥……”白豬向着兩位大當家的介紹到。

“小子劉笑天見過兩位大當家的,其實我了,並不是經過這裏來生事的,還請各位兄弟們見諒。”劉笑天虔誠的說道。

“哎,比這麼說麼,我想一個能夠打過我們三大家的,定時有一定的本事的,也好,我們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要是能夠打過我們三位當家的,那我們就會完好無損的護送你們回家,要是打不過我們,那必須留下你們身上的所有錢財,兄弟不知道這個意見怎麼樣?”這位年輕的大當家說道。

雖說看上去十分的年輕,但是說起話來很有規律,劉笑天安安吃驚,這個傢伙貌似也是不簡單啊。

“老大,這個傢伙看起來年齡和你差不多啊,”幹天兒在劉笑天的身邊輕輕說道。

“是啊,看來這個傢伙也是不簡單了,所以我麼得小心一點兒,”劉笑天暗暗點頭。

“嗯,老大,我們龍飛會小心的。”

“既然到了你們這裏,這裏是你們的地盤,你們說了算。”劉笑天面帶微笑說道。

不管遇上什麼棘手的事情,始終面帶着笑容,這就是劉笑天的一種從容。

不過哪位大當家的也在安安吃驚:“這個傢伙貌似也是十分的不簡單,始終面不改色,或許真有什麼本事?”

“哈哈……那就這樣吧?我們也不強人所難,你是休息一下和我們戰鬥了,還是現在距戰鬥了,這個選擇權利放在你的手上,不然你會說我們欺負人。”大當家很嚴肅的說道。

“這個就隨便你們了,你們現在想戰鬥就現在,如果想休息一會兒就休息一會兒,我們現在都是你們的人質。“劉笑天苦笑道。”

不管怎麼樣?他們三個科室硬被人家逼上梁山的,沒有辦法。任何的選擇權利都在對方的手中。

“這位兄弟,你也不要如此的生氣,等會兒如果你能夠戰勝我和二當家的,我親自向你賠罪。”大當家說道。

“哈哈……好啊,那就現在開始吧…………”劉笑天點點頭說道。

“嗯,很好,果然快人快語,我喜歡,二當家的,現在一切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大當家揮揮手說道。

“放心吧,大當家的,我定會全力以赴的。” 冷面總裁强寵妻 。2014年8月14日,散心的兒子出生,當時走的匆忙沒有來得及說什麼,有些朋友給散心打了電話,絕大多數的書友不了解情況,今天散心得空給大家說一下。更新逐漸恢復,之前少了的,散心給大家彌補,謝謝大家。 微微的清風吹當着,花香與書香組合成的混合香味迴盪在每個人的鼻端,這時候每個人都緊張的注視着劉笑天與這位二當家。

“老大?行不行啊,我看這位二當家也不是一個簡單角色啊。”幹天兒偷偷在劉笑天身旁說道。

“放心好了,這兩個人只是陪襯而已,真正厲害的是這位大當家的。”劉笑天情深告訴幹天兒與焦龍飛。

“不會吧?他年齡和你差不多呀?難道真的很變態嗎?我怎麼一點兒都看不出來。”焦龍飛也不相信的說道。

wωw● ttκa n● ¢ O

“看不出來才變態,要是能夠看出來的話,今天這兩個傢伙就不用我上了。要不?幹天兒,你去試試?”劉笑天戲謔的說道。

“試試就試試?這有什麼可怕的?”幹天兒一面挽起袖子說道。

“還是算了,我來吧?免得到時候人家給我們找麻煩,我們現在最緊缺的就是時間,真是沒有想到在這裏耽擱了。”劉笑天說着來到了前面空曠的地方,隨時準備着這場比賽。

“請吧二當家。”劉笑天拱手道。



“請吧……”二當家一拱手,手中一把大刀猛然釋放出一道森冷的光芒,冷光閃爍,二當家整個人也是變了,本來就陰冷的臉龐這時候也是變得令人不可思議,更加的冰冷,就像一塊冰冷的石頭似的。

“看來這個傢伙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到時候不得不小心啊,不過這場非正常的比賽結果就是自己必須贏,自己要儘快趕到學校,敵人在暗處,自己在明處的事情十分的棘手。”劉笑天案子發誓道。

“小心了…………”二當家一聲冷喝,冰冷的臉龐宛若借了霜似的,無比的陰森冰冷,手中大道揮動起來,刀芒綻放,刀影一層層宛若一座座交織而成的大山似的向着劉笑天這邊壓過來。

“好樣的。”劉笑天小心的看着對方的動作,不過對方的這一道道強烈的殺氣帶着強悍的勁氣,讓劉笑天不得不暗暗吃驚,這個傢伙在刀上面的造詣確實也是很高。

眼看着刀影就要逼近劉笑天,劉笑天腳尖清點,軟劍宛若長蛇擺動般在空中舞動起來,一道道劍芒宛若流動的江河湖水一般向着對方噴涌而去,帶着強勢的勁氣。

“蓬蓬…………”兩道強悍的能量相互碰撞在一起,立刻在空中綻放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光滑璀璨刺目,令人看着眼花繚亂。

幹天兒與焦龍飛兩人都在心中爲劉笑天默默的加油,因爲劉笑天一旦失敗,那意味着他們的下場也會很慘。

不過看起來對方並沒有十足的惡意,可能只是想比賽一下而已。

“加油……”另一邊喊加油聲不斷。

“大當家,你說他們兩個誰會贏?”三當家白豬在旁邊問大當家道。

“我現在還無法確定,不過稍微等會兒我就能夠看出來,我總覺得這個傢伙在戰鬥的時候一定有所保留,所以很可能對方贏得的機率十分的大。”大當家點點頭說道,很顯然這位大當家年齡不大,但是十分的精明,看是此刻看起來有幾分的爲難,因爲他第一次也是看不透一個人、

他們互相之間都看不透。

戰鬥越來越激烈。刀光劍影,相互碰撞與交織成一片燦爛的火花,能量四射,在地上砸出一個個大坑,塵土飛揚。

二當家手中的大刀舞動成一片大網,頃刻間就講劉笑天包圍在裏面,劉笑天揮動軟劍,用盡全身的力氣在這張大網裏橫衝直撞。

“媽的,這個傢伙竟然能夠用刀揮動成這樣的大網,也算是對刀的造詣十分十分的之高了,”劉笑天不由得暗暗吃驚。

“這個傢伙的修爲確實不錯,所以你要小心一點兒。”這時候猥瑣大學生也是出面提醒道。

“嗯嗯,好的,”劉笑天說道,手中劍光舞動,快速的運轉全身的真氣,一道道強悍伶俐的氣息向着周圍噴灑而出,帶起一陣陣轟鳴聲。

真是整個比賽刀光劍影,看起來十分的激烈。

“嗤嗤…………”劉笑天猛然依照刁鑽古怪的招式碰撞在了具網的邊緣上面,發出一陣陣輕微的聲響。

火花四射,強大的餘波在地上砸出一個個大坑。

“開天闢地……”劉笑天又用了這麼一招自己最近剛學的招式。

“蓬蓬……”一陣陣爆炸聲響。

然後具網的一邊被劉笑天破解而開,劉笑天快速的越了出去。


“噗……”二當家這時候吐出幾口鮮血。

劉笑天這才知道,這種強大的功法原來與心靈相通,一損俱損。

看着對方愣神的瞬間,劉笑天也是站在原地並沒有急着上千進攻,畢竟今天不是來殺人的,只是被對方逼着一個小小的比賽而已。

“再來……”不一會兒,二當家用手擦去嘴角的血跡。

“二當家,你已經輸了,就不要再戰了。”這時候大當家終於說話了。

“可是大當家……”二當家很爲難的說道。

‘“我知道了,不過這位兄弟因手下留情了,不然今天你會受傷十分的嚴重的,這位兄弟在你受傷的瞬間不攻擊你,也是對你的情意,不要再說了。”大當家慢慢的說道。

“是,大當家的,”二當家默默的點了點頭。

“不知道兄弟你能不能告知我們你的年齡與名字了?”大當家慢慢來到劉笑天的面前,笑眯眯的問道。

“當然可以了,我今年十八歲半,名字劉笑天。”劉笑天回答道。

“奧,和我差不多,如此年齡卻是如此的厲害,真是讓兄弟我佩服啊,我兩位當家的有所得罪,還請兄弟能夠大人能夠見諒哈。”大當家說話十分的虔誠。

這些話語到時讓劉笑天對這個大當家的有幾分好感,劉笑天喜歡的就是爲人豪爽,做事不拖泥帶水的人,而這個傢伙很顯然就是一個。

“哪有得罪的,很正常的。”劉笑天點點頭微笑道。

“那就好,實話不瞞兄弟,我讓你上山道這裏來,只是爲了能夠和少年英雄們比賽一番,然後讓我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處。這樣吧,我已經準備了晚宴,今晚天已經黑了,明天我們比賽一年,我必須的說明一下,和兄弟你比賽沒有任何的事情,我只是找出握在修煉上的不足,別的任何用意都沒有,還請兄弟能夠見諒。”

劉笑天看了一下天色,知道他們也是趕不回去了,本來要不是這些傢伙阻攔的話,晚上就可以到學院了,但是半路上被這羣傢伙一個阻攔,現在根本回不去了,索性劉笑天也做個順水人情,確實對方並沒有任何的惡意。

聽到對方的晚宴,幹天兒早已經流口水了,緊張的看着劉笑天。生怕劉笑天不答應。

“好吧,那今晚就要麻煩兄弟你了。”劉笑天謙虛的說道。

“嘿,兄弟快別這麼說,哪有什麼麻煩的。”大當家笑笑說道。

“奧,忘了,還沒有問兄弟的姓名了?”

“我就董海。”

“奧,原來是董兄弟,真是幸會啊,有道是有緣千里來相會麼。”

“哈哈…………”

晚宴上,飯菜十分的豐盛,劉笑天知道,董海肯定也是爲了他們才招待的如此之好。

劉笑天也終於知道董海原來出生於皇家大院,後來因爲爭奪皇權,董海被牽連,董海爲了逃避禍害,所以才隱居這裏。

雖然這座大山很富饒,糧食產量十分的高。


但是兄弟們也沒有事幹,修煉完之後索性就在下面嚇嚇過路人,要是過路的客人十分的富有,兄弟們就會搶劫一些作爲山上的開銷之用,要是十分的貧窮,那他們還會救濟一些。

要是修爲高深的傢伙,他們就帶到山上和他們比試一下,目的就是爲了提升他們的修爲。

“哈哈……兄弟聽起來挺有意思的呀!”劉笑天聽完之後笑道。

“劉兄弟,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對不起啊。我們其實並沒有任何的惡意。我看兄弟也是光明磊落,定是一方英雄豪傑。”董海笑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