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起其餘星域的尊者,他的實力是強了,但是霸氣差得遠了。

洪天機,卓軒轅,還有獨孤敗,哪一個不是非常有性格的,就算壞就算狼狽,也徹徹底底。

「樓十八,動手之前先問問你的女兒,問她覺得我是不是魔族中人。」

葉雄說完,從身上拿出一套黑色長袍穿了起來,整個人濃入黑袍之中。

下一刻,一鼓佛門真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讓他的身體神秘而莊重。

「佛修,他就是那個佛修。」樓蘭在場下,捂住自己的嘴巴。

剛才葉雄施展佛門功法,她就在懷疑他是那個佛修,現在葉雄露出這個模樣,她更加堅定了。

那個佛修,雖然她只見過一面,但是他的神通,他的手段,他的神聖氣息,讓她一直都無法忘懷。

她以為那個佛修是個年老的僧人,萬萬沒有想到,就是葉子,就是他。

「爹,他就是我所說的,在太陽星域皇城見到的那個佛修,他以一人之力闖入皇城,將潛伏在下界太陽城皇宮的魔修全數斬殺,就連魔淵一具化身也是他殺的,他絕對不可能是魔族的人。」樓蘭站了出來,大聲說道。

「胡說八道什麼,快回去。」樓十八怒道。

「就是他,我沒有胡說,他不可能是魔族的人。」樓蘭急道。

樓十八目光落到金碧玉身上,說道:「皇后,帶她走,別讓她胡鬧。」

金碧玉目光閃爍著,沒有說話,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幾百年前,被滅族的往事,一幕幕地出現在面前,何其相似。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恍然大悟。

下一刻,她仰天大笑起來,聲音直衝天際。

「明白了,我終於全都明白了,樓十八,你這個偽君子,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糊塗君,萬萬沒有想到,你的誠府深到這種地步。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金碧玉激動得淚水在眼睛里打轉,粉拳緊緊地握了起來。

她的話,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誰也想不到,在這種關鍵的時刻,作為樓十八的妻子,居然會罵自己的丈夫是偽君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一臉蒙逼!

穿越之毒妃嫁到 數萬雙眼睛,全都看著金碧玉。

「皇后,樓蘭不懂事,你也亂來,還不快快下去。」樓十八怒道。

「我不是皇后,我是五百年前,被你滅族,天狐一族,的遺孤。」金碧玉一字一字地說道。

此言一出,場下又被這消息震蒙了。

一個接一個的消息,讓周圍的觀眾,難以消化。 樓十八當上尊者之後,做了幾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五百年前,將最為高貴的妖族之一,天狐一族滅族。

天狐一族自覺血脈高貴,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不與世俗人行走,自視清高,讓很多修士很不爽。

後來,天狐一族居然還私通魔族,尊者一怒之下,將天狐族滅族,這在當時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無數的修士拍手稱道,後來天狐族幾百年沒有人出現,現在有一個人出來說自己是天狐族的人,怎麼可能讓人不震驚。

樓十八眼睛咪了起來,殺氣大盛:「原來,你居然是天狐族的餘孽。」

「樓十八,如果我不是為了報仇,你以為我會嫁給你這個你這個不男不女的廢人。」金碧玉冷哼。

樓十八的臉色,漲得像豬肝一樣。

身體暗疾,是他的底線,誰也不能觸碰。

下一刻,他身體嗖的一下,化成一道流朝金碧玉攻去。

他快,葉雄更快,瞬間就擋在他面前,一掌將他擊飛出去。

轟!

一聲炸雷。

電視劇世界 兩人同時退飛出去。

葉雄落到金碧玉身邊,將她們護住。

金碧玉跟樓蘭對他正名非常有用,他絕對不能讓她們出事,樓十八這樣樣做,分明是想殺人滅口。

「皇……金碧玉,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葉雄吩咐。

「葉子,你以為他是唯唯諾諾,沒有主見嗎,其實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五百年前,魔族來遊說我們天狐族,讓我們歸順他們,族長不依,魔族使者離開的時候,恰好被樓十八發現,他便以我族溝通魔族之名,滅了天狐滿族。我還以為他是非不分,現在看來,他根本就是魔族的人,我們不歸順魔族,他就用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將我的族人全部斬殺。」說到這些往事的時候,金碧玉眼睛紅了。

「現在,他又用相同的方法來對付你,真是好狡猾的手段,他根本就是跟洛東流勾結,他們兩個都是魔族的人。」 天道藏弓 金碧玉手指著樓十八跟洛東流。

葉雄腦子轟的一聲,彷彿受到重創一樣。

如果真的這樣,那樓十八的誠府真是太深了。

剛剛見面,葉雄覺得他是雄才大略的人,特別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男人之後,葉雄還挺佩服他的。

接著,洛東流出現,讓他有些看不起他,以為他沒有主見,膽小,唯唯諾諾。

現在金碧玉指證,葉雄這才發現,他居然是這樣的人。

活脫脫,一條變色龍。

西方尊者卓軒轅,雖然虛偽,但是跟他一比,真是弱爆了。

這,才是真正的毒蛇。

「皇后,你太讓我失望了,我沒有想到,你居然跟他混在一起,看來你們早就計劃好來陷害我了。」樓十八嘆了口氣,悲痛道:「枉我這麼相信你,你居然還陷害我,還說我不是男人,你為了報仇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旁邊,樓蘭獃獃地站著,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

爹不是男人,娘是天狐族的,那自己是怎麼來的?

「爹,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樓蘭被一個個的消息震蒙了,獃獃地看著樓十八。

「蘭兒,你還不明白嗎,你娘已經被他欺騙,背叛了我,你還不過來。」樓十八喝道。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樓蘭不斷地搖頭。

「爹命令你馬上過來。」樓十八再次怒吼。

樓蘭還是沒有過去,不斷地搖頭。

她不是小孩子,有自己的思想,剛才雙方的對質,她覺得道理明顯在葉子這邊。

樓十八氣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今天這事情如果不解決,他這個尊者,就徹底身敗名裂了。

「來人,把皇後跟葉子拿下。」尊者大聲命令。

當下,身後飛出數十名修士,團團地將葉雄三人圍住。

但是除了尊者的人,其餘的人全都沒有出手,在圍觀著。

今天這一場辯論,讓他們不知道誰的話是真,誰的話是假,這種情況下,只能就手觀旁觀,免得幫錯人。

突然,幾十名修士同時出手,朝葉雄殺來。

葉雄伸出手掌,掌心之中,凝聚了一把風雷飛劍,疾射出去。

飛劍帶著一道長和的雷光之尾,在周圍的修士中間穿梭而過。

無數的慘叫聲傳來,那些修士全都從半空掉落,非死即傷。

「樓十八,別讓人過來送死了,你不是想打嗎,我就跟你打。」葉雄大步上前。

「很好,咱們就堂堂一戰,不死不休。」樓十八喝道。

「我不是以葉子的名字義跟你打,而是以江南王的名義跟你打。」葉雄鏗鏘說道。

「江南王是誰?」

場下的人,面面相覷,全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北方星域,西方星域,南方星域,隨便一個人都聽過我的名字,沒聽過我的名字,只因為你的閉域自守,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殺的魔族修士,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只要你們踏出東方星域一步,隨便跟一個人說,江南王是魔族人,必定被人笑掉大牙。」

這番話說得慷慨激昂,聞者熱血沸騰。

「我這身神通就是殺魔殺出來的,樓十八,來吧,我讓看看是你的這個東方尊者厲害,還是我這個北方尊者厲害。」葉雄踏前兩步,威風凜凜,一鼓霸氣,完全釋放出去。

低調的時候,他其勢不揚;高調的時候,又有幾個人,能及上他的氣勢。

「什麼,他是北方尊者?」場下有人驚呼起來。

這裡的人全都沒有去過其他的星域,不知道其餘的星域是什麼情況,但是對方說自己是北方尊者,實力肯定不簡單。

「我就說他不是一般人,沒有想到,他居然是北方尊者。」金碧玉被他的氣勢感染了。

整個亂星海,只有四大星域,能成為一方尊者,充分說明他的身份跟實力。

樓十八發現,原本一邊倒支持自己的人,此刻有一大部份已經中立了,這是一個很不妙勢頭。

這個傢伙還真是厲害,居然單槍匹馬,對抗自己整整一個星域,還能讓人支持他。

不簡單,硬骨頭。

他不死,自己只會越來越麻煩。

頓時,他目光之中,湧出騰騰的殺氣。

嗖嗖,兩道流光衝天而起,落到半空之中。

兩大尊者大戰,波及範圍可想而知,如果在地面開戰,半邊星球都可能被毀滅。

好奇的圍觀者衝天而起來,落到半空之中,隔著十幾公里,遠遠觀望,不敢靠近。

第二次大戰即將開啟,這一次,絕對不切磋那麼簡單,而是生死相拼。 天空之上,罡風呼嘯,氣流迴旋,異象驚天。

兩人隔著一公里,遙遙相對,身上各自纏繞著真元。

樓十八的真元是白色的,十分凝實,乳白之色,充分說明他的元氣,強到了極點。

葉雄身上五彩光華流轉,除了金光的元氣之外,還有紅黃蘭青四個顏色。

說明他同時身兼五行功法。

「阿咪陀佛,葉施主擁有如此厲害的佛門功法,居然還有時間去修鍊其餘的五行功法,實在驚人。」普渡大師雙掌合什,驚嘆地說道。

佛修是十分專註的,一般情況下,是不是會修鍊其餘的功法的,就算以前修鍊,也大多數放棄了,只有這樣,才能專註於佛門功法,現在葉雄不但精修佛門功法,還會五行功法,簡直就是顛覆了他的看法。

他哪裡知道,葉雄在菩提樹下,風雨無阻,頓悟修鍊兩百年,雖然是在幻境之中,但是對佛門的感悟,對《梵聖功》的感悟,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所以才能夠吸收如此量大的大地元氣。

在菩提樹下,巴掌大的地方,無處可去,除了修鍊修鍊還是修鍊,沒有任何事情可做。

每天食著難以下咽的菩提子,吃完就是修鍊。

重生之家有惡少 雖然葉雄只在裡面修鍊了兩百年,但是算是修鍊時間,比起其餘的修士,四百年還多。

專註,心無雜念,置之死地而後生,在那裡的環境之下修鍊,比起普通的佛修修鍊六百年還要厲害,不然佛門功法何以能如此厲害!

「你們猜,誰能贏?」場外,有人問。

「誰輸誰贏,現在還難以下定論,雖然先前兩人打過一場,但是畢竟是切磋性質的,跟生死相拼,是完全不同的,結果完全不一樣。」旁邊一名半步元嬰修士說道。

「東方尊者跟北方尊者大戰,這一戰無論戰果如何,都會在亂星海的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又有人道。

「這個傢伙,剛才自入塔的時候其貌不揚,誰會想到,居然這麼厲害,把我們全都騙了。」十三娘道。

「阿咪陀佛,老衲好想看看,葉施主的佛門功法,到底有何神通。」

……

「出手吧,這一次,我不會再大意了。」樓十八懸浮在半空,望著葉雄,平靜地說。

現在當著所有人了面,這一仗,他輸不起,必須要贏。

剛才他只是一時大意,被佛珠纏住了腳,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中招。

葉雄背手而立,神色蕭然,遙望著他。

就在剛才,他發現自己的戰意漲得非常厲害,如果先前跟樓十八大戰的時候,他的戰意只有六成,那麼現在,已經有了八成,甚至九成。

修士之間的大戰,除了實力之外,戰意非常重要。

如果實力相當的兩人個人,戰意強的,佔上風的機率大很多。

先前他想不明白,但是現在,他明白了。

那是因為《梵聖功》。

《梵聖功》是佛門功法,帶著佛門的仁慈為懷。平時戰意比較弱,特別是在類似切磋的時候,戰意比較小。

在之前,葉雄覺得樓十八是一個很不錯的人,人品,能力都不錯,所以戰意很弱。

現在不一樣了,在金碧玉揭穿他的身份之後,葉雄這才知道他是如此可惡的人。

被欺騙的憤怒,讓他的戰意,騰騰地往上竄。

「樓十八,先前你贏不了我,現在你更不可能贏我,半點機會都沒有。」葉雄淡地道。

此言一出,場下的人,嘩聲一片!

此刻的葉雄,氣勢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敢說樓十八一點贏得機會都沒有,這話也太狂妄了吧!

「越來越自大了,我就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樓十八不再廢話,一步邁開,瞬間就橫邁幾公里,一拳轟出。

一個高達幾千米的拳頭虛影,化成一隻兇猛的血盤大嘴,狠狠地朝葉雄吞噬而來。

遠遠看去,就像一隻巨獸,瞬間就能將葉雄吞沒一樣。

面對兇猛的拳芒,葉雄一爪抓出。

一個金色的大手印,迎風便漲,瞬間就將巨獸虛影抓住,一捏。

巨獸轟然破碎,化為虛無。

簡單一招,高下立現。

樓十八臉色一凝,臉上露出震驚之氣。

先前兩人交手過,對方的實力跟自己在伯仲之間而已,怎麼突然好像漲了兩成似的。

「不明白是吧,那我告訴你。」葉雄目光暴射出騰騰殺氣,喝道:「那是因為佛門功法,遇魔愈強,我先前以為你是好人,沒想到你是魔族中人。看我怎麼誅殺你。」

葉雄身上的金光,突然騰騰而起,如同噴發的火箭一樣,氣勢攀升到了極點。

半空之中,凝聚一個高達數千米的巨大佛門法相。

凝實,威嚴,莊重,無邊的佛光,如同太陽一般照射出去。

「嘗嘗我的真正實力吧!」

他說出最後一個字,右掌一拍掌出。

半空中,法相動了。

一個巨大的金色掌影突然在雲間出現,佔據半邊天空,籠罩蒼穹。

如此巨大的掌影,無法逃避,無法躲藏,彷彿天地之間,都被這一掌給遮擋。

「滅魔佛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