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秋樂聞言,得意的揚起嘴角:「他聰明、好看、認真!什麼都好?最主要是我喜歡!」

「嘁~你可真沒眼光!明明比他好看的人就在眼前,你卻目光短淺的覺得他帥!」這樣說著,藍羽寒頓時又開始不平衡了。

白秋樂很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不滿的撇了撇嘴角:「我和他有婚約,他將來會是我男人!」

聽到她這麼說,藍羽寒頓時覺得心裡彆扭起來,有些鬱悶的揉了揉胸口。

這才看著白秋樂,不滿的反駁:「話也不能說的太絕對了,什麼你男人,他有說過要娶你嗎?那傢伙的眼睛都長到頭頂上去了,眼裡除了校規,怎麼都看不到。」

白秋樂彎了彎唇角,一臉傻笑的開口:「我爺爺說的,我和他遲早都要結婚的,等我高中畢業以後就先訂婚。」

見她如此執迷不悟,藍羽寒不忍的打擊道:「那他呢?萬一東南浩不同意呢?萬一整個東南家族都不同意呢?據我所知,東南家的勢力在全球都沒幾個人敢招惹?」 對於白秋樂的家世,藍羽寒頓時覺得就連自己也無能為力了,民不和官斗,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所以白秋樂要是真打算和東南浩在一起,恐怕誰也阻止不了的。

想到此,藍羽寒無奈的嘆了口氣:「怪不得你要隱藏自己的身份,這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你可就危險了。」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頓時得意的揚起嘴角:「不會的,我現在很安全,而且我爺爺有讓三哥過來保護我,就是我們學校醫務室的那個新來的校醫易川,其實他是我三哥。」

話一出口,藍羽寒的臉色頓時黑了黑,一臉不滿的開口:「小樂樂,如果有天我和你哥打起來,你站哪邊?」

白秋樂想了想,頓時一臉奇怪的盯著他:「怎麼了?你們為什麼要打起來?難道你招惹他了?」

「你先回答我?我想看看我勝算有多大?」藍羽寒一臉可憐巴巴的望著她。

白秋樂見此,有些納悶的撓了撓頭,一臉糾結的模樣:「其實…我是家裡同齡兄妹之間唯一的女丁,我上面總共有四個堂哥,下面有一個堂弟,但是他們對我都很好。」

藍羽寒聞言,一副生無可戀的看著她:「所以…你是在警告我,碰了其中的一個,其他的都會跟著一連串炸出來嗎?」

白秋樂想了想,這才擺手道:「那倒也不是,畢竟我三哥命賤,一般情況下,只要我沒事,我們全家人是不會出動的。」

藍羽寒神色幽怨的看著她:「那真是太好了,我打算和你三哥拼個你死我活!」

「為什麼?」白秋樂一臉奇怪的盯著他:「白易川怎麼招惹你了?」

「你回頭去問他?」藍羽寒無語的側開腦袋,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白秋樂雖然有些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反而叮囑他:「今晚的事情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包括我三哥在這裡的事情,半個字都不能透露出去。」

藍羽寒無奈的嘆了口氣:「放心吧!這件事我一定不會亂說的,這可是屬於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

白秋樂聞言,嘿嘿一笑,這才起身道:「行了,我要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

藍羽寒起身,站在她身邊:「我送你回宿舍!」

「不用!」白秋樂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我要去找校長大人,給他道歉!」

藍羽寒聞言,微微蹙眉的盯著他:「不準去,他今天對你說了那樣的話,你居然還要去找他?」

白秋樂不滿的努了努嘴:「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絕對不可能讓他因為一時之氣,就把我送走。為了這一次的重逢,我等了六年,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心血白費的。」

藍羽寒聞言,頓時氣結的深呼出一口氣:「傻!你腦袋轉轉彎能死嗎?他現在正在氣頭上,你非要挑這個時候去撞他槍口嗎?」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不滿的開口:「正因為他在氣頭上我才要去找他,等他發泄過之後,一定會後悔愧疚的。」 冰山帝國的皇城,熙攘的人群走在大街小巷之中,朝氣蓬勃,透著向上之朝氣。

此刻,在一條精緻大道上,一對青年男女步行在那,觀賞者四處不一樣的精緻,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原因無他,因為這青年男女,俱都氣質非凡,男子眼眸深邃、漆黑如墨,精氣內斂,看不透修為如何,當然,即便如此,這青年走在那女子的面前,依舊顯得有些黯然,大多數人回過頭看的,幾乎都是那女子。


精緻的五官、完美的容顏,黑髮如瀑布般披灑在肩頭,那雙看一眼便能讓人感到驚心動魄的眼眸帶著淺淺的似水柔情,挽著男人的手臂,依偎在男人身上,羨煞了不知道多少人。

這對男女自然是偽裝了相貌的林楓以及八荒境四大美人之一的伊人淚,轉眼間距離神殿開啟只剩下十幾日了,這些時日他們寄情于山水六欲之中,體驗人生極樂,同時也遊歷在城市之中,看遍世間繁華、體悟人間熙攘,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都徹底的放縱、放鬆,甚至將修鍊都拋諸腦後。

自古紅顏多禍水,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皆如此,天下之人誰能不愛美,武道修士,執著於武,但也同樣愛美人,林楓不知道感受到了多少嫉妒鋒銳的目光,讓他心中感嘆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妖精魅力之大,然而因為他的氣質,也沒有人敢對他做什麼,他倒也無需顧及。

「同樣是中品帝國,這裡的武修,普遍要比乾域天池帝國的強盛一些!」林楓心中低聲說道,乾域諸多帝國,也同樣皆為中品帝國,不過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乾域之人的普遍實力,顯然要弱於冰山帝國。

畢竟,冰山帝國歸屬九幽十二國中的冰雪大帝國,處在這一大的環境之中,與外界強者接壤更為密切,武道自然也強盛一些,林楓猜測,這中品帝國,也許會有尊主級別的人物坐鎮。

這種想法生出,也讓林楓心中感嘆,他在乾域之時,也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但如今走出來幾年時光,走在比乾域還強盛的地域,他卻生出一種孤傲之感,整個冰山帝國,能與他爭鋒的人,估計也不會太多,而以他如今的實力若是回乾域,足以傲視那一片疆土,一切,宛若一場夢。

當然,林楓自然不可能僅僅滿足於此,這點成就,放眼九霄大陸,以及那神秘的聖城中州,或許他便不算什麼了。

「男人,就剩下十幾天了,他日我不在你身邊,你會懷念這段時光嗎!」伊人淚微微抬頭,笑看著林楓。

「你說呢……妖精!」林楓看著那張面容,縱情於欲,伊人淚如水的肌膚之上彷彿縈繞著別樣的光華,更具魅力了。

伊人淚嬌笑了一聲,隨即又道:「還好之前讓你解決了那些煩人的傢伙,否則的話,那女妖精可不會任我們如此自由放縱!」

「雪主,她到底是為了什麼!」林楓低聲。

「我也不知,或許,是為了冰雪神殿之中的秘密吧,畢竟,就連那妖精自己,都未曾踏入過冰雪神殿當中!」

「雪主都未曾進去過?」林楓目光微凝,雪主乃是武皇實力,即便昔日她無法入神殿,但當踏入武皇之後,誰能阻她,為何竟然入不了神殿。

「或許這和大陸的奧秘有關,九幽十二國從遠古時期便一直存在,而十二神殿,一直是九幽十二國的象徵,神秘、強大,其中彷彿有著奇特的規則,即便,是武皇,也進不去!」伊人淚美眸之中閃過一縷異芒,神殿到底意味著什麼,她無法知曉。

「就如同命運之城一樣的存在么!」林楓心中微微一顫,命運之城,便是連武皇,甚至大帝都忌諱的地方,他依稀還記得預言者曾經給他留下一縷印記,告訴他,他日若去聖城中州,前往命運神殿找他,收他為弟子之事,依舊有效。

「聖城中州!」林楓喃喃低語,一切,都指向聖城中州,也許只有到了那大陸的中心,他才會知道一切是怎麼回事。

冰雪神殿、命運神殿,他們,都稱之為神殿!

「轟、轟隆隆!」

大地陡然間顫動了起來,頗為安靜的街道之上,遽然間蹄聲不斷,彷彿一道道悶雷炸響般,格外的刺耳。

後方,一行身披鎧甲之人騎踏在冰雪雄獅背上,在大道上奔騰,人人都避退開來。

林楓和伊人淚朝著後方退了幾步,讓開道來,雖然他們不喜他人的作風,但這種事情也懶得去干涉什麼,每個地域,都有他們本來的規則。

冰雪雄獅從林楓的身旁踏過,威武不凡,路人也都遠遠的避開,似乎知道這些人的身份非比尋常。

「好漂亮的女人!」此時一道聲音傳出,一頭冰雪雄獅之上陡然間伸出一隻大手來,朝著伊人淚扣去。

伊人淚依舊站在那未動,甚至臉上的笑容都未曾收斂,這種事,自然該由守護她的騎士效勞。

林楓眉頭一挑,腳步微微一踏,轟隆一聲響聲傳出,那鎧甲軍士的身體隨著冰雪雄獅同時飛了起來,隨即狠狠的栽倒在地上,微微掙扎了下,便徹底沒有了氣息,一個天武之人,在林楓的面前太脆弱了。


冰雪雄獅瞬息從林楓的身邊衝擊而過,隨即蹄聲滾動,有幾頭雄獅回過身來,騎坐在上面的身影透過鎧甲的眼眸冰冷的射向林楓,隨即冷冷的掃了一眼那死去的同伴,便調轉獅身離去,顯然他們也清楚林楓不好對付,只能怪他們同伴手不幹凈,該死,好色也要看清對象,不是什麼人都能動的。

轉眼之間,冰雪雄獅騎士團揚塵而去,消失在了街道上。

「呼……年輕人,你的膽子真大,冰獅騎士團的人你都敢殺!」此時,一名天武的老者走到林楓身前,微微搖了搖頭,似乎在感嘆林楓的膽大妄為。

「冰獅騎士團很厲害嗎?」伊人淚笑問了一聲,莫說一個騎士團,若是他男人怒了,這中品帝國都要天翻地覆。

「女娃子你不知道,冰獅騎士團乃是冰山帝國納蘭將軍家族騎士團,在冰山帝國,除了皇家之外,根本無人敢惹,墨家也算是皇城極其強盛的大家族之一,但如今因為招惹了納蘭將軍一家,怕是要遭遇滅頂之災了。」老人微微搖頭,在他看來,剛才若不是冰獅騎士團的人因為趕往墨家,恐怕不會那麼容易放過林楓和伊人淚。

「既然納蘭家那麼可怕,墨家何必又要去招惹!」伊人淚笑問了一聲,閑來無事,便也隨意和老人聊兩句。

「紅顏多禍水,還是因為女人,納蘭少將軍看中了墨家二公子喜歡的女人,而那少女似乎早和墨家二公子有了情愫,墨家二公子便是因為此事得罪了納蘭家,甚至我還聽聞打了納蘭少將軍,如今這冰獅騎士團都出動,墨家要遭殃了。」老丈搖頭說道,似覺得有些可惜,墨家二公子比起那納蘭少將軍是要優秀的,人也不錯,但奈何沒有人家背景強大。


「那女人一定很美吧!」伊人淚淺笑說道,說著還抬頭對著林楓拋了個媚眼,讓林楓無言,再美想要到伊人淚這種級別,怕是不太可能。

「靜芸小姐人的確非常美,不過比起姑娘你來,還是有不小差距的!」老丈緩緩說道,卻讓林楓的眼眸陡然間一滯。

「老丈,你說那女子叫什麼?」

「靜芸。」


「靜芸!」林楓腦海中浮現了一位安靜少女的身影,多年不見,外出遊歷的靜芸,竟然來到了九幽十二國的附屬國冰山帝國嗎,當然,也有可能同名。

「多謝老丈,我們走!」林楓拉著伊人淚身形閃爍,嗡的一道聲響傳出,老丈只感覺鬚髮飛揚,似狂風怒吼而過,轉瞬之間,他便只看到兩道殘影出現在遙遠之地,不由得心頭狠狠的一顫,目光僵硬在了那裡!

「呼……」平復了心頭的顫動,老丈吐出口氣,搖頭苦笑:「看來是老頭眼力不行!」

很快,林楓和伊人淚追趕上了前方的冰獅騎士團,每一步踏出都緊隨著他們。

「男人,不會又是你的女人吧!」伊人淚幽怨的眼眸看著林楓。

「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曾經師出同門,共經患難!」林楓回應了一聲。

「哼!」伊人淚嬌哼了一聲,微微撇了撇嘴,倒像是有幾分醋意,不過林楓卻只是笑看著他,也不出言安慰。

「你還笑呢!」伊人淚眸子如水。

「能讓伊人仙子為我吃醋,我感到很自豪,自然要笑了!」林楓笑著說道,他和伊人淚的關係可以算是非常特殊吧,共度六欲之樂,享男女之愛,卻是百日夫妻,怎麼都感覺有些夢幻!

感謝shlaogen統帥打賞作品5888幣;番茄臉烘烘統帥打賞作品1888幣;風雲神打賞作品588幣;隕落星辰111打賞作品100幣;彩雲之南0413打賞作品100幣,謝謝各位打賞! 冰獅騎士團的速度很快,過了大約兩柱香的時間,騎士團來到了一座浩瀚的府邸前方,將正門大院圍了起來。

墨家在冰山帝國的皇城當中也算是強盛的家族,但依舊是無法與納蘭家相比的,因此在看到冰獅騎士團降臨的剎那,許多人便在心中暗道,墨家要遭殃了,當然,也有可能墨家會選擇犧牲二公子墨雲耀!

許多人都站在遠處觀望,林楓和伊人淚的身體騰空而起,降臨在了距離墨家千米之外的一座高塔之上,遙望墨家,若不是靜芸的話,他自然懶得去多管閑事。

冰獅騎士團的人並未對墨家攻擊,而像是在等待著什麼般,此時,遠處一聲怒嘯,天穹之上,一頭強大的妖獸冰翼雪獅滾滾而來,渾身被寒冰覆蓋的雄獅身上透著威嚴之氣,好似這群妖獸中的王者般。

而在冰翼雪獅的上空,有幾道身影站在上面,一位青年,以及兩位守護他的老者,人群自然知曉青年的身份,納蘭家的納蘭煜!

「墨雲耀那傢伙也真是衝動,竟為了女人對納蘭煜動手,現在,恐怕要完蛋了!」許多人暗中議論。

「轟開來!」青年站在冰翼雪獅之上,懶散的吐出一道聲音,頓時下空的雄獅怒吼,踐踏大地,朝著前方滾滾奔去,轟隆隆的可怕聲響傳出,墨家的大門以及牆壁,全部震裂,被冰雪騎士團踐踏成粉末。

而在幾乎在同時,墨家之中,有一行身影朝著這邊走來,前方的一些老者眼眸之中都帶著敬畏之意,而在最前面,竟然有兩人被鎖鏈捆綁著押解上前,看到這一幕頓時眾人心中瞭然,看來墨家果真是打算犧牲墨雲耀了。

然而,當林楓的目光看到那被縛的美麗女子之時,眼眸陡然間射出一道鋒芒。

「靜芸!」林楓心頭微顫,依舊還是那張乾淨的美麗臉蛋,昔日單純的少女成熟了不少,似乎更有韻味了,不過此刻靜芸的臉色卻帶著一絲蒼白之意,被縛在那,她怎麼可能好受。

「真的是你朋友?」伊人淚對著林楓低聲問道。

「嗯。」林楓點了點頭,靜芸算是自己來到這世界后最早的一位紅顏知己,他怎麼可能會忘記,段封和靜芸這對姐妹昔日是一同出去遊歷的,如今卻只看到靜芸,也不知段封如何了。

「我去處理下。」林楓對著伊人淚低聲說了句,隨即身形閃爍,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此時,納蘭煜站在虛空之上,俯瞰墨家之人,目光中俱都是冰寒的冷傲之氣,他竟然被墨雲耀揍了。

墨家之人心驚膽顫,納蘭煜這傢伙連冰翼雪獅都帶來了,這頭妖獸乃是一頭妖尊,而且是三級妖尊,實力可怕。

「納蘭少將軍,墨雲耀得罪納蘭少爺,罪該萬死,墨家願意將他交給少將軍任意處置。」此時,為首的一位老人開口說道,他乃是墨雲耀的大爺爺,如今墨家的掌控者,墨雲耀這混蛋為家族招惹出如此滔天大禍,該死。

「下去!」納蘭煜冷冷的說道,隨即冰翼雪獅降落在墨家人群面前,納蘭煜眸子冰冷,盯著墨雲耀:「我早已說過,我會讓你不知道怎麼死的,你的家族,也要乖乖的將你獻出來,現在,你說說,要命,還是要女人!」

「納蘭煜,納蘭家族四少爺,在納蘭家同輩之中,實力最差,修為天武四重,終日仗著家族勢力耀武揚威,納蘭煜,你就是個敗類!」墨雲耀雖被鐵索束縛,但那雙俊秀的面容之上依舊透著對納蘭煜的不屑一顧,毫不客氣的羞辱說道。

「好,很好!」納蘭煜也不動怒,眸子寒冷,目光隨即看向一旁的靜芸,微微舔了舔嘴:「我就當著你的面羞辱你的女人,看你是否會跟狗一樣對著我搖尾乞憐。」

說著,納蘭煜的腳步朝著靜芸走去,邪笑道:「不做我的女人,我會讓你好受的!」

「畜牲,放過她!」墨雲耀怒吼一聲,不過納蘭煜似乎很享受他這種反應。

「大爺爺,我爺爺和父母在墨家如何,你心中比我清楚,如今,我雖得罪了納蘭家,你要犧牲我,我甘願受罰,然而靜芸,她和我們墨家毫無干連,求你放過她。」墨雲耀對著墨家的家主吼道。

「你給我閉嘴!」墨陽峰對著墨雲耀冷喝一聲,家族生死存亡之際,他豈會在乎一個女人的生死。

「呵呵。」納蘭煜淡淡的笑了下,對著墨陽峰道:「墨老家主,我若是要做什麼,你不會阻止吧!」

「一切任由納蘭少爺處置。」墨陽峰恭敬的道,在納蘭家的強勢面前,他必須屈服。

「那我若是要墨家主親自將這女人的衣服扒下來呢!」納蘭煜眸子中閃過一絲邪惡之色,敢得罪他,無論是墨雲耀,還是靜芸,或是墨家的人,全部都準備身敗名裂吧。

墨陽峰神色一僵,非常不好看,納蘭煜,這是要他聲名掃地。

「我自會遵從納蘭少爺的安排!」墨陽峰迴應說道,在家族面前,一切,都能犧牲。

「那你還不動手!」納蘭煜邪惡的說道。

墨陽峰腳步僵硬,隨即緩緩的朝著靜芸走去。

「墨陽峰,你這畜牲!」墨雲耀目光赤紅,咆哮吼道,看著那張美麗而蒼白的容顏,他感覺痛不欲生。

「靜芸,我對不起你!」

「不怪你,我命不好!」靜芸眼中有著絲絲水霧,對著墨雲耀微微搖頭,看著墨陽峰走到身邊,她的眼睛微微閉上,腦海之中想起的,竟然是那昔日黑風嶺中俊朗青年燦爛的笑容,少年執劍,仗劍高歌,輕狂一路前行,如今,他怎麼樣了!

墨陽峰的手掌緩緩的朝著靜芸身上而去,他的老臉微有些通紅。

「住手!」此時,一道清脆的聲響傳出,讓墨陽峰的手微微一僵,隨即,人群只見到一位青年緩緩的步入人群中間。

靜芸的身體微微顫了顫,隨即她的美眸睜開,印入眼帘的,依舊是那張燦爛的笑容,和剛才腦海中的一樣。


淚水緩緩的滑下,靜芸微微低泣了聲,她沒想到在九幽十二國,竟還有相遇之時。

「他似乎更具魅力了,而且,燦爛的目光,也更加的深邃!」靜芸嘴唇微微蠕動了下,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她以為自己會愛上墨雲耀,那可以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但當剛才的那一剎那,她知道,她還是無法放下這男人的,雖然,她不會去爭取,她也沒資格去爭取,但心,不會欺騙自己。

此時的林楓已經卸下了自己的偽裝,露出了本來的面容,帶著一抹燦爛的笑,看著眼前的少女。

周圍的眾人都有些奇怪的看著這出來出現的青年,似乎,他和靜芸認識。

看著林楓朝著靜芸走來,墨陽峰皺了皺眉,冷漠的道:「閣下,你還是站住吧!」

林楓微微抬頭,看向墨陽峰,道:「靜芸,她是你墨家之人?」

「不是!」墨陽峰冷道。

「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現在,給靜芸鬆開鎖鏈,並且,跪下道歉!」林楓冷冷的說了一聲:「機會,只有一次!」

墨陽峰聽到林楓的話怔了怔,似乎聽到了什麼可笑的笑話般,不僅是他,就連其他人也覺得林楓有些可笑,跪下道歉?

「年輕人,擁有尊武一重的修為你也頗為不易,現在,立刻,滾!」墨陽峰眸子中綻放寒芒,極其的冷冽,因為納蘭家的事,他本就煩夠了,不想再節外生枝,再說不知道林楓的來歷,他也不管輕易動一名年輕的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