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什麼慘烈的打鬥?

難怪了,他要去買土雞!

整個人群,都炸翻天了。

在確認宋三喜綁的結實的情況下,人們嘰嘰喳喳起來。

「我的天啊,這麼龐大的鱷魚啊!」

「可能五百斤都有了!」

「真沒想到,八一水庫里,還能釣到這種東西。」

「太危險了,這傢伙也太牛了,一個人哎」

「」

宋三喜站在鱷魚頭部那裡,很輕鬆的樣子,看向了顧東。

顧東整個人臉都黑了,渾身顫抖不已。

身邊的阿龍,暗自興奮。

不愧是宋三喜!

又贏了!

阿龍的手下們,也驚呆了。

不得不服,這宋三喜也太牛了!

而顧東,已經熱血上腦,聽不見什麼聲音了。

他捏了捏拳頭,實在受不了這種刺激。

他又不瞎。

知道這隻鱷魚很重,至少比他兩條青魚王加起來都重啊!

這是宋三喜釣的!他又贏了!

看他的手下四個安保,得意的笑了,鄙視著他顧東啊!

甜甜還是給他扮了個鬼臉,脆生生道:「顧叔叔,你好像輸給我耙耙咯,嘻嘻」

顧東實在受不了,仰天咆哮:「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張開雙臂,情緒上頭,眼前不斷發黑,高大的身軀搖搖欲倒。

要不是阿龍手快,摟了他一把,他要暈倒在地。

實際上,他真的暈了,不省人事。

這,輸的就有點狼狽了。

阿龍他們,趕緊把顧東抬回房車裡去。

現場有點混亂,有些失控。

不過,還好。

宋三喜這搏鱷高手還在,鎮的住。

他認真道:「諸位,不要慌亂。顧總只是受不了失敗的打擊,問題不大。咱們,先放生這兩條青魚吧!謝謝我的妻子,浩生之德!」

說完,他跳下船來。

不用叫手下,拖著魚護,把兩條大青魚拖到了水裡去。

全場驚呆了。

這份力量,太足了吧?

人家顧東幾個人,抬魚下來的。

他一個人,就能拖動。

甜甜她們幾個小孩子,拍著小手,激動的很。

三喜爸爸,真棒啊!

甜甜和虹虹膽子大,還跑過去,摸了摸大魚,被拍了照。

她們,開心的很。

甜甜還摸摸母魚的肚子,笑嘻嘻的說:「魚媽媽,回家生寶寶咯,嘻嘻」

眾人看著,真是笑開了。

宋三喜笑著,讓蘇有容也來摸一摸,然後一起放生。

兩人打開了魚護,放生了青魚,被拍了下來。

他微笑道:「走吧,走吧,快樂的回水裡,過你們的夫妻小日子吧,呵呵」

全場有笑聲。

蘇有容忍不住笑,給了他一小拳。

兩條大青魚愉快的擺動著尾巴,長長的身子扭·動著,朝深水遊了去。

很快,消失不見。

這,本來是顧東想和蘇有容放生的,但他輸暈了嘛 最終的結果就是,一整個上午的訓練過程中,劉逸飛都在心心念念著戰馬的事,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才能體驗到騎術訓練,不過教官布倫特卻好像壓根不知道這處軍營里有戰馬一樣,絕口不提!

好不容易熬到午休吃飯的時候,劉逸飛決定湊上前探探底,萬一要在什麼特殊的時間段才進行騎術訓練的話,他也好及時調整自己的上線時間。

「什麼?戰馬?你想練習騎術?哈哈哈哈~看來我們的『魔鬼班長』心還真不小啊~扛槍拿劍才一個月,就已經幻想着要當一個騎士老爺了?」

布倫特和其他訓練學員一樣,坐在劃出來的露天飯堂里的原木桌椅上,原本正扒拉着自己的午飯呢,卻是被劉逸飛的詢問樂的連麵包屑都噴出老遠,就差沒捶桌子了。

不過布倫特提到的「一個月」倒是值得注意一下,看來在戰役的推動演化下,玩家這邊在普通模式下過了一周,戰役里居然已經過了一個月,也就是說可能再下一周他們這批集訓民兵就算是完成了一期訓練了!

而聽到布倫特這裏的動靜,周圍不少也在吃飯的人都下意識望了過來,可其中不少人的目光卻絕算不上友好……

「怎麼了教官?難道那兩匹老戰馬不是給我們訓練用的么?」劉逸飛以為是自己先入為主的觀念造成了什麼誤會,於是問道。

「廢話!那麼寶貴的戰馬怎麼會給你們這些無知的菜鳥用?萬一磕了摔了,你以為就你們這樣的廢物賠得起么?布倫特,怎麼你們一班今年會出這種腦子有問題的新人啊?看來還是你太好說話了一些,如果讓我做他們教官的話,只怕他們就沒力氣胡思亂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了~」

布倫特原本正待回答劉逸飛的疑問,旁邊卻突然插進來一個惡聲惡氣的傢伙,說着話還把一份裝得滿滿的飯食「碰」的一聲往布倫特旁邊的位置一扔,濺出來的幾點湯水甚至跳到了布倫特的袖子上,而後一個模樣粗魯的傢伙已經一屁股坐在了那張位子上。

布倫特無視了袖子上沾染的湯漬,看了身旁那人一眼笑笑道:「原來是拉特斯教官。這小子就一新入營的菜鳥,什麼都不懂的當然容易鬧笑話了,拉特斯教官不用生氣。正好,傑拉特啊,也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拉特斯教官是本期第三班的教官,你提到的戰馬其實就是給第三班的部分優秀成員準備的。

第三班歷來都是復訓強化班,其中不少人都是鎮上正式在冊的民兵隊成員,而少部分優秀成員更是立志入伍當正規軍的。如果入伍成功的話,以後難免會要求學習一些基本騎乘技巧,甚至少量精銳老兵能夠被選拔加入騎兵隊。所以通常為了給以後打基礎,復訓強化班中的表現優異者才有資格接觸到騎乘相關的內容。」

這就明白了~原來那些戰馬至少是給二訓以後的玩家準備的,在目前階段,玩家應該是沒資格接觸到戰馬、騎術這些東西的,當然你不加入軍隊的話又有錢,自己買馬自己練什麼的也沒人來管你。

弄明白了這裏面的門道,劉逸飛才知道自己的無心之言原來是觸碰了第三班的利益,為免麻煩,劉逸飛當即對著名為拉特斯的教官點頭道:「非常抱歉,拉特斯教官,我並不知道這其中的規矩,如果有什麼冒犯的話,還請您原諒~」

按理說劉逸飛的致歉也算誠懇的了,但這拉特斯卻不知為何詭異的一挑眉,並不接劉逸飛的話,只是莫名地笑了一下轉頭對布倫特繼續說道:「這有些人啊,仗着有點天賦,平日裏習慣了目中無人,說話自然是沒遮沒攔的。今天瞧不起這個瞧不起那個,明天就伸手要這要那,這樣的人要是不受點教訓的話,那遲早是要吃大虧的啊!布倫特教官你說是不是?」

「誒~拉特斯教官說的哪裏話?進了這軍營咱也算是自家兄弟了,以後不管是一起做民兵還是應徵入伍,那都是並肩作戰的袍澤,說什麼教訓不教訓的?對了,傑拉特啊,我和拉特斯教官再說些話,你吃完了就早些去訓練吧,明天要出驅獸任務,讓班上其他人早點做好準備。去吧~」

劉逸飛如何聽不出布倫特話里話外的回護調解之意?雖然不明白這個突然蹦出來的三班教官怎麼對自己這麼大敵意,但是軍營里是講上下紀律的,官大一級壓死人,自己得罪不起,自然只能躲得遠遠的了~

「是!那我就先下去了,布倫特教官告辭~拉特斯教官告辭~」

好在飯一早就吃完了,劉逸飛敬了個禮就直接離開了座位,想着下午是自由訓練,就直接向著器械營那邊走去,打算去領一些飛刀啊、投斧啊、弓箭啊這些相對難練、難用的消耗型遠程武器練習下,畢竟戰士系職業也是需要一些起碼的遠程攻擊手段的。

只是走開了不到二十步,劉逸飛敏銳地察覺身後有兩個人隨着自己的離開一道跟了上來,而對面也有四五個人呈半包圍陣型聚攏過來。

【這是要逼我搞事啊……】

略微停了一下,察覺到對方的目標確實是自己之後,劉逸飛二話不說扭頭就又奔著布倫特教官那一桌走去。

而察覺到劉逸飛的意圖,原本身後暗暗跟隨的兩人也是不再遮掩,緊趕幾步攔在了劉逸飛跟前,一個人伸手一攔扯高氣揚道:「慢著!這位就是一班的……」

哪知道劉逸飛壓根不和他廢話,竟是理也不理直挺挺地就撞了上去!

那攔路的二人也是沒想到眼前這大塊頭這麼楞,居然理都不理他們,頓都沒頓一下,一時不差竟是被輕易的擠了開去~

這裏的變故早就被周圍不少人看在眼裏,那伸手說話之人想到自己的表現被旁人看去,一下子又羞又憤,眼見着劉逸飛就要走脫,竟是下意識地喊道:「我讓你站住!」說着便伸手直接抓向劉逸飛的肩膀。

劉逸飛早就料到了這人的反應,眼見着就要被對方抓到肩膀,卻是忽而身體一晃,主動用自己的肩膀去撞了對方的手掌,而後大聲的「哎喲!」一聲痛叫,人已經向前踉踉蹌蹌的傾倒,最終更是「噗通」一聲撲倒在地,就好似被身後那人從背後偷襲,一拳打倒在地似的!

一時間,全場看到這一幕的人死一般的安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飛此時坐在a區監獄的台階上,他理性的分析著整個過程,靈魂葉飛把自己害進來,就是讓自己死,他一定會努力隱藏起來自己的。

「今日,一個網路視頻人,在家中拍直播,由於他挑戰三天三夜不睡覺直播,猝死在家中,年僅二十一……」

「現在請收看一段視頻快播,農民這幾年麥子產量達到質的飛躍,實現小康生活……」

此時葉飛看到A區監獄內的大屏幕上播放著的新聞,那個大屏幕是為了讓a區監獄了解外邊社會的發展,很多監獄內的囚徒都是無聊的看著新聞,確保出獄后不和這個世界脫軌。

葉飛現在沒有心思看新聞,現在最重要的是靈魂葉飛在哪裡,會不會離開了青木市。

「你出來了。」

此時別姬朝著葉飛走來,臉上帶著笑容。

「嗯,是,今晚你可以跟我睡在一起了。」

葉飛對著別姬說著。

「沒想到你竟然在典獄長的刑法下活下來了,我進監獄一年了,都沒有看到有人能夠在典獄長手中活下來,你是第一個。」

別姬坐在葉飛的身邊,她眼中好像有星辰一般看著葉飛,眼中毫無瑕疵,十分好看。

葉飛想不明白,這樣一個女人,怎麼會進入a區監獄呢?這裡關押的都是極其厲害的傢伙,而別姬為什麼會進來呢。

「你是怎麼進來的?犯下了什麼事情?」

葉飛還是忍不住問著別姬,別姬臉色一正,她看向天空。

「因為我偷東西。」

別姬對著葉飛說著。

「偷東西?這裡是a區監獄,你偷東西應該會被關押在普通監獄,怎麼會被關押在這裡?」

葉飛覺得別姬有故事,便是繼續問著,一定別姬有什麼危險的本領。

「我偷東西的本領很厲害的,比如這個。」

此時別姬拿出一百塊錢,葉飛疑惑的皺著眉頭,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自己少了一百塊錢,別姬就這麼一會就把自己的錢給偷來了。

「我去!厲害啊。」

葉飛讚歎著,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別姬偷了自己一百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