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那些人呀!個個都是人頭豬腦的,就在哪裏逛了一圈,黑着臉就走了,還有一些人,則是轉圈圈呆在哪裏了,連頭都快垂到了地上去。”中年婦女繼續嘿嘿說到,那老臉都笑開了花!

“不知,今天指點我琴藝的那位公子,第二關也沒有通過。”林嫣兒有些不可思議的問到。

在林嫣兒看來,羅烈對着琴藝這麼瞭解,對詩詞歌賦必然也有研究,何況羅烈可是一副書生打扮!

“你說那書生呀!就他,他連第一關都沒有闖,就和那個骷髏頭黃衣男子,在哪裏乾坐着看,就像是來看戲的。”中年婦女不在意的鄙視說到。

對於羅烈與黃子華兩人,不闖關,還來白站位置,中年婦女自然也是有些不樂意的!

“哦!他連第一關都沒有闖?”林嫣兒也喃喃說了一句。

“是的,我看現在那幾個人,看是要準備離開了。”中年婦女兩眼一翻,接着說到。

“那徐媽媽你就先出去吧!讓小茹去幫我請,剛纔那位公子過來一下,我也好當面謝謝他。”林嫣兒神情一凝,看向徐媽媽。

“好的,好的,我這就讓小茹幫你去請,隨便你了!”說着,徐媽媽轉身就離開了房間。

……

“黃公子,既然來到了洛河城,不如我們就到我春風樓吃一頓,當是給黃公子接風洗塵如何?”衆人起身離開,南宮少華對着黃子華提提議到。

“好吧,那我們就去春風樓!”黃子華沒有拒絕,就直接應承了下來!

“不知羅兄你意下如何。”不過轉念,又對着羅烈笑到。

“我也正有此意。”羅烈很是無語,不過還是應了下來。

自己都已經答應下來了,這會才問別人的意見,別人還好說怎麼?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像是去餐廳吃飯,服務員我們就這個了,然後又接着問,你呢想吃點怎麼!不是讓人不好拒絕嗎!羅烈有一種無力吐槽的感覺。

說着,羅烈幾人就走到了門口,而這時,不知道怎麼時候,突然出現了三個中年男人。

這些人應該都是黃子華的護衛,加上一直跟着黃子華的哪一個,一共就四個!

每一個都很乾煉!應該都是高手!至於是怎麼階位,羅烈現在也不敢判斷!但這個陣容確實不小。

還沒有等羅烈幾人走出鳳凰樓,纔剛開始還沒走幾步,羅烈又遇見了幾個老熟人,紫霄天與李花斯還有秦守仁三人,也是水自流的對頭了。

俗話說:“冤家路窄!”這話還真沒有說錯!

“這大白天的,怎麼會有一個骷髏頭,這身板還來逛青樓,就不怕把自己給玩死了!”

李花斯看到走在前面的黃子華,頓時,就被黃子華的樣子嚇一大跳,突然脫口而出。

水自流與南宮少華兩人臉上的表情,頓時變了幾變,也說不出是哭是笑,反正就是很怪異。

而黃子華身後的幾個護衛,表情也是黃綠交接,打算上去把這個不長眼的李花斯,給教訓一番。

不過黃子華卻罷了罷手,於是也沒有發生怎麼鬥毆事件。

不過口角是少不了的,因爲水自流與南宮少華可在這裏,反正羅烈可是知道幾人見面就掐,這是常事!

“花癡,禽獸,又是你們,也不知道是那一家放出來的,到哪裏都能碰見,不過好狗不擋道,我們要離開。”水自流對着李華斯叫嚷着說到。

“哎喲喲,這誰呀!我當是誰呢!這不就是我們的自M公子嗎?”

李花斯等人,也沒因爲水自流的話而生氣,反而湊過臉,一副很欠揍的表情盯着水自流看,然後又對秦時仁說到。

“就是,就是,原來我們的自M公子,竟然不自M了,來這逛起了瑤子?看來柳霞那SB子,也是被我們的自M公子玩膩了!要不讓我和花斯兄也嚐嚐鮮如何!我看那柳霞那風S那身段,和那可人的模樣,光是想想就覺得興奮,那味道一定很是不錯,就是不知道,牀上的功夫怎麼樣?不過應該能讓,我和花斯兄盡興,讓我們給你條教,條教一番如何!”秦守仁一臉猥瑣的看了看李花斯,又對着水自流說到。

而一邊的水自流,卻已經青筋直冒,老臉也黑如鍋底,眼看就有總殺人的衝動,不過現在只是好發作。

“是呀!是呀,我相信那味道也一定很美!咦,原來羅兄也在!不知道玩得開不開心?怎麼就這麼走了!”李花斯看了看一邊的水自流,接着一臉不解的看着羅烈問到。

因爲看水自流的樣子,是不能在加火了,不然可就不好收拾了,李花斯還是很有見地的見好就收!所以就看了看一邊的羅烈!

“聽說這鳳凰樓的信任花魁,林嫣兒姑的初夜闖關,第二過至今都沒有人能通過,看你們的表情,應該是沒有通過這關吧!”秦守仁一臉諷刺的看着羅烈等人。 自從林嫣兒彈琴,引來萬鳥之後,很快這事就在洛河城傳開了,聽到這些消息,本對鳳凰樓,毫無興致的紫霄天坐不住了!也就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只是羅兄沒興致,要不然,花魁今晚就是我們羅兄的人了!”

水自流壓着心底的怒火,卻是不以爲意的說到,說實在的水自流對羅烈可是信心百倍,這也完全出於盲目崇拜的地步!


“哦,羅兄沒有闖關?依我看,是不是有什麼別的隱情呢?看看羅兄皮膚,白白嫩嫩的,可真是令人羨慕嫉妒恨呀!”

秦守仁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身子還故意裝作後退,顫了顫抖。

“就是,還有南宮二公子,這長得真是,帥得讓人羨慕嫉妒恨呀!與羅兄真搭!”李花斯自然也不甘寂寞。

羅烈與南宮少華可謂是:“躺着也中槍!”就這樣站在一邊,也沒有幫腔。

這火,竟然就無緣無故的就燒到了自己兩人的身上,這不是擺明了,說自己兩人貝貝山,性取向有問題嗎?專門找軟柿子捏的節奏。

“守仁兄,其實呢!你是可以放心的,我性取向很是正常,就算是有問題也燒不到守仁兄的身上的,雖然守仁兄進化得很像一個人,但終究還不能算是一個人。”羅烈自然不會罷休,對着秦守仁笑到,還故意把發音壓低,叫成獸人。

雖然秦守仁不知道,進化是什麼意思,不過被羅烈這麼一個獸人兄,獸人兄的叫,明顯很是窩火。

禽獸這話,怎麼麼說也只是比喻,但獸人這用詞,明顯就落實了自己是獸,而不是人!

還有獸人,這可是真實存在的北方獸族,修煉等級達到聖階,是可以短時間幻化成人形,不過時間長了又會化爲獸身,介於人予獸之間的,人們把這些獸稱之爲獸人。

“哦,是了!奸細,一定是奸細,原來秦守仁,你是獸族派出來的奸細臥底呀!難怪你的名字也是怪怪的,秦守仁,禽獸人,噢,原來是這樣的。”南宮少華很明查的馬上下定結論,說秦守仁是獸族奸細。

南宮少華開始,因爲黃子華的關係,一直沒有說話。

而這李花斯竟然就挫自己的火,南宮少華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秦守仁也是無辜的趕上了這火。

秦守仁的臉,現在也可以說是黑如鍋底,當場把這南宮少華給痛扁一頓。

南宮少華這可不平常說話的語調,而是提着嗓子喊呀!把衆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秦守仁哪裏能不氣,不過就這樣還罷了!

“少華,要不我們先去總督那裏先告一狀,在去春風樓如何?畢竟這獸人奸細混進了洛河城中,這可是關係到帝國安危,人類存亡頭等的大事呀!”水自流接着對南宮少華提議到。


很多過路的人,與鳳凰樓中的客人自然也聽到了,對水自流幾人的對話,紛紛輿論着怎麼,雖說這是隻是幾人相互諷刺的話。

不過,傳到了大夥耳朵裏,會變成怎麼樣子那就不好說了!無聊者添油加醋一番,獸人奸細混入洛河城這事,可能就會謠言四起,鬧得雞飛狗跳,到時候這事還真不好收拾。

所以說秦守仁,至今都還沒有發作,這份心性,不可謂不高!

其實也不是秦守仁不想發作,一是敵人勢大,羅烈這邊可是一共九人。而黃子華身後的幾個大漢,讓秦守仁本能的感覺到危險,二是紫霄天都沒有發話,他也只能先忍了!

話不斷的傳開,圍觀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人們也是不斷議論。

在這種情況下,兩方的人都選擇了先離開,不過紫霄天幾人是進入鳳凰樓,羅烈幾人是離開鳳凰樓。

至於剛纔說的話,不過是大家相互諷刺,水自流幾人自然是不會當真,真的要去和總督告怎麼狀之類的事情!

更何況,總督大人可是也姓秦,要真的去告狀,指不定總督大人的老臉會有多黑,於是一行人,一路向春風樓的方向樓走去。

“咦,這位公子,我們的花魁林嫣兒姑娘有請,請公子到房間一徐。”

一個身穿素衣,十五六歲的小姑娘跑着過來,有些思索的看着羅烈說到,小姑娘長得挺漂亮,還有一種萌萌噠感覺,反正就是一個小蘿莉!和羅烈也有過一面之緣,很明顯小姑娘並沒有認出羅烈。

“小姑娘,你是說我嗎?”羅烈指了指自己有些不相信的問到。

“是的,就是有請公子。”那小姑娘肯定的點了點頭說到,說完接着又來句:“軟蛋!”


雖然羅烈也不明白,小姑娘爲怎麼要說軟蛋這話,但羅烈明顯不會去在意。

這時,水自流幾人都看了看羅烈,而且還都是一臉猥瑣和驚訝的表情,自己等人辛辛苦苦闖關,就連獨自見林嫣兒一面都沒能見到。

而羅烈這會就要與人私會,南宮少華幾人可想而知,心中百味雜陳,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

“那羅兄,我們就先走一步了,我們就在春風樓相見吧!相信羅烈兄應該還記得,還是昨天晚上的包間。”南宮少華見勢立馬對羅烈說到。

水自流幾個聚聚,這個隨時都可以,不過要想見這林嫣兒,當面一敘的機會,可是非常難得的!

正好林嫣兒讓人來請羅烈,所以南宮少華,還是希望羅烈可以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要真被別人給辦了,倒不如支持羅烈去泡林嫣兒。

“那好吧!我一會就過去。”既然別人邀請,不能不給面子。


而且南宮少華幾人也是表了態讓自己去,所以羅烈也只有答應了下來!

“羅兄,你也不用太急,慢慢的來,來晚一點也沒有怎麼關係,反正飯菜時刻都爲你準備着。”幾人離開,南宮少華一臉你懂,我懂的表情看着羅烈說到。

在小姑娘的帶領之下,繞了幾個彎,羅烈很快就被小姑娘帶到了一個房間前。

“嫣兒姐姐,你說的那位公子,小茹已經把他帶到了!”小姑娘輕輕的敲了敲門,清脆的說到。

“好的!小茹你在去幫我,泡一壺茶水來好嗎。”一個很甜美的聲音,從房間裏傳了出來,正是林嫣兒的聲音。

“好的,嫣兒姐姐小茹這就去。”小姑娘回答了一句,說着就先離開了。

這時,房間的門也微微打開,一個高挑的白衣女子,就出現在羅烈的面前,此人正是有過一面之緣的林嫣兒。

林嫣兒還是早上的那一副打扮,清新脫俗,猶如九天仙女般。

羅烈微微楞了楞了神,多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微微運功平定心境,“非禮勿視,非禮勿視!”羅烈在心中默唸。

看到羅烈,林嫣兒也是楞了楞神,這氣息,果然是從羅烈身上散發出來的,雖然驚訝了一番,不過林嫣兒很快的就回過了神,請羅烈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公子請坐。”林嫣兒對着羅烈笑着說到,羅烈也不客氣的就在茶桌邊坐了下來。

“不知嫣兒姑娘,找在下過來所謂何事?”羅烈看着林嫣兒不解的問道。

“小女子,其實也沒有別的怎麼事,就是希望能向公子當面道謝,請公子喝杯熱茶,以示公子的提點之恩,如果佔用了公子會友的時間,嫣兒在此說聲抱歉!”林嫣兒不卑不亢,很自然的笑着說到。

林嫣兒自然不只是爲了,請羅烈過來喝喝茶水這麼簡單;因爲當時羅烈,無意間的突破了階位,使得元氣匯聚得異常濃郁,之後就向四周擴展而去,這正好讓林嫣兒感知到了。

所以林嫣兒纔想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回事,至於當面道謝,只不過是一個很好的幌子,也是一個很好的藉口罷了!

“哦,原來這樣!不知姑娘不但才貌雙絕,會何要委身在這鳳凰樓之中?”羅烈有些不解的看着林嫣兒笑着問到。

在羅烈看來,像林嫣兒這樣的女子,不應該出現在青樓這種地方纔對!更不應該是怎麼風塵女子,先不說相貌,就這身才藝那也是糟蹋了!


還有別人不知道,不表示羅烈不知道,自己面前的這個漂亮的女子,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

林嫣兒應該玄階以上高手,而且看林嫣兒的樣子,應該也就十八歲左右,這種年紀就有這樣的身手,打死羅烈也不會相信,林嫣兒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

這可是很有對比的,那就是水自流與南宮少華這些官家子弟,可纔是煉氣九品巔峯啊!

而林嫣兒這樣的女子,怎麼會在這青樓裏賣身,這確實是令羅烈很是不解。

“公子有所不知,小女子這也是頗有苦衷,我本只是一個民間的小女子,因爲獨自出去採藥遇上了壞人,而後又遇到了三個強盜,身受重傷逃離,在危難時刻,正好被徐媽等人遇見,就將我帶了回來!看我頗有姿色,希望能作這鳳凰樓的頭牌,不過我執意不肯,纔出此下策。”林嫣兒對着羅烈很真誠的說到。 林嫣兒這樣說,羅烈就更不相信了,民間女子,十八歲就已經是玄階以上高手,這話說的誰會相信,羅烈可是知道,這個世界平民與修煉者,差距很大!

“公子可別以爲嫣兒只是一個弱女子,嫣兒可是玄階六品初期的修煉者,相信公子應該也是修煉者吧!對於這個階位,更應該不會陌生!”看羅烈不相信自己的話,林嫣兒接着解釋說到。

“哦,原來嫣兒姑娘,竟然是玄階六品初期的修煉者。”羅烈一臉驚訝。

雖然羅烈一開始就知道,林嫣兒應該是玄階以上的修煉者,沒有想到竟然是玄階六品初期,還真是一個高手。

既然,林嫣兒自報家門,將自己的修煉階位說出來,羅烈也就相信林嫣兒所說的事,十有八九應該是真的了,不管出於怎麼樣的心態,羅烈也願意相信林嫣兒所說的是真的。

“是的,我是一個修煉者,徐媽媽也說了,我的命是她給救回來的,想要走至少也得給她賺夠,兩萬兩黃金再走,不賣身也行,但必須得賺到錢,也只有賺夠了錢,我才能離開這裏。”林嫣兒看着羅烈的眼神,不在像原來一樣抗拒,林嫣兒立即乘勝追擊,說出自己的遭遇和難處。

“哦,難道嫣兒姑娘這麼做,沒有感覺太過於冒險了嗎?雖說姑娘的對子確實是不錯,不過姑娘就不怕一千兩黃金,就真的把自己買了?”羅烈有些同情的看着林嫣兒。

“不知公子可對得出這下聯。”林嫣兒一楞,有點驚訝的試着說到,聽羅烈這口氣,難道還真的能對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