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咳咳,特殊情況除外。

“你說現在徐夏有沒有可能在直播?”

李欣妍問道。

“怎麼,還想直播看看你的徐大帥哥?何必呢,直接踹門而入,就不信他敢不從!”

寧馨晃了晃小拳頭,哼哼道:

“要是他真敢不從,老孃陪你,2v1,還不信拿不下他!”

李欣妍扶額,朝着寧馨腰間沒有贅肉的A4小腰狠狠的擰了一下,疼的寧馨嗷嗷叫,

“疼、疼啊,輕點!你弄疼我了……”

“……”

兩女又打鬧了一會,纔再次安靜下來,都鬧騰累了。

“咦,徐夏真的在開直播呢?太悶騷吧,我們兩個超級大美女難道不好玩嗎?他竟然開直播!!!

這混蛋是不是有生理障礙啊。”

寧馨看着徐夏正對着鏡頭笑眯眯的,讓她心頭憤憤不平,這是對她們的藐視啊。

李欣妍點了點頭,她也覺得徐夏有問題,不過看了一會直播間的彈幕後,秀眉緊鎖。

“主播你特麼的還有臉笑,知道什麼叫做恬不知恥嗎?說的就是你!”

“垃圾主播,我要是你的話,保準找條地縫鑽進去,然後把自己埋了,丟人現眼。”

“主播太不是東西了,竟然幹出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剛上了千度,惡貫滿盈啊。”

“天啦,抖音直播平臺怎麼了,連這樣的貨色都能夠當主播,要是被小盆有看到,不是誤人子弟啊。”

“堅決抵制無良主播,罵死他!”

“……”

幾乎超過了九成的彈幕都是罵聲,若是好生觀察一下,會發現罵人的主力翻來覆去都是那些號,佔了很大的比例,節奏帶的起飛,毫無疑問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團伙作案。

徐夏臉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變化,保持着春風般和煦的微笑。

蹦躂吧,讓你們再蹦躂一會!

他的心裏面,已經將這些ID全都記在了腦海中。

待會就將這些蹦躂的厲害的傢伙一個個的全都揪出來!

徐夏的身旁,放着一臺已經打開的筆記本電腦,連上了手機的移動網絡熱點,單手操控,五根手指頭在鍵盤上瘋狂跳躍,甚至想要看清手指頭的動作都難,只有一道道殘影。

不一會的功夫,徐夏已經鎖定了對方的IP,地址呼之欲出。

“全都在榕都市!”


徐夏的眸中迸射出一抹冷然之色,但是,依然很疑惑,到底是誰在針對他。

不過,這都沒關係了,因爲下一步,徐夏將會找出對方到底是誰!

隔壁臥室。

李欣然和寧馨呆呆的盯着手機屏幕看了好久,都露出了不解之色。

徐夏的所有直播,李欣妍幾乎全程在線觀看,自然知道那些罵徐夏的彈幕是在詆譭,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怎麼會這樣?”

李欣妍怔怔出神。

寧馨的俏臉露出憤憤不平之色,哼哼道:

“一定是某些紅眼病看到徐夏大帥哥火了,故意詆譭他吧!

老孃就想不明白了,那些人腦子有病嗎?就算是競爭也犯不着用這種低劣手段吧!

走,我們過去給徐夏大帥哥撐場子!竟然還有人把我們兩形容成那種出賣身體的女人,是可忍,姑奶奶不可忍!”

李欣妍一把拉住氣勢洶洶的寧馨,搖了搖頭,

“等等,先不要過去,等徐夏關了直播再過去,要是我們兩現在出現在鏡頭中,說不準還要給徐夏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寧馨那個氣啊,

“明明沒有的事啊,怕什麼!”

“寧馨,三人成虎的故事你知道吧。

而且徐夏看上去很淡定,我想他心裏面或許已經有了處理的辦法,我們還是不要去添亂了。”


“可是!我真的好氣哦。” 李欣妍和寧馨又看了一會,見着直播畫面中的徐夏依舊是一動不動,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要不是彈幕區的內容在不斷的刷新,都會讓人以爲畫面就此靜止了。

“寧馨,你說徐夏該不會是被氣傻了吧。”

李欣妍秀眉蹙在一起,心頭也開始擔憂起來。

寧馨點點頭,說道:

“我覺得像,欣妍,還等什麼啊,我們現在過去吧,萬一是徐夏想不開,出了事怎麼辦啊。”


李欣妍想了想,覺得寧馨說的有道理,便道:

“那好,我們過去看看。”

“早就該這樣了,走!我們去給徐夏撐場子!”

兩女起牀,穿着單薄的衣服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徐夏的五指快速在鍵盤上跳躍,若非是他的筆記本電腦配置太垃圾,應該能夠更快的追蹤到最終的IP地址。

何明工作室的人,買了境外的服務器作爲跳轉,但不管怎麼境外,兩者之間依舊存在一定的聯繫,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想要隱藏住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徐夏正好擁有那樣的手段!

“榕都市府南路198號,7棟11樓24號!”

徐夏的眼眸放出一抹光亮。

不過,還沒完,徐夏繼續順騰摸瓜,不一會的功夫,便黑進了對方的電腦和手機。

何明工作室中,一衆人精神抖擻的進入到了工作狀態,黑人這種事對他們而言,吃的就是這碗飯,太輕車熟路了。

“哈哈哈,明哥,這個徐夏已經被我們懟的懵逼了,估計他的心裏面現在有一萬頭帶問號的草尼瑪在狂奔吧。”

馬山瞅着一動不動的徐夏,大笑着說道。

何明點點頭,起身拍了拍馬山的肩膀,而後對着衆人說道:

“大家都加把勁,符少這一單生意給的票子可不少,等做完了這一單,我給大家發獎金!”

“歐耶!明哥威武!”

“黑這個小主播,就跟撿錢一樣,這貨也夠倒黴,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了符少。”

“哈哈哈,估計最多兩天,徐夏就完了。”

“你們說徐夏到底哪裏招惹了符少,犯得着這麼狠嗎?”

“就你事多,管那麼多幹嘛,有人出錢,我們只管幹活就行!”

“對對,也是……”

工作室的氣氛非常輕鬆,完全沒有一點難度。

在正式動手之前,他們想着可能多少也會有一些反擊,但現在看來,完全是瞎操心了。

但他們渾然不知的是,徐夏在黑進了電腦、手機之後,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被手機錄了音,甚至,還有視頻!並且上傳到了徐夏手中的筆記本電腦上。

徐夏眉宇微微凝起,那個明哥什麼的,根本就不認識,腦海中琢磨着對方口中說的那個“符少”是誰。

符少?

……姓符的人,徐夏最近接觸到的人只有一個,李欣妍和寧馨的那個男閨蜜符嘉澤。

不過,徐夏絞盡腦汁,好像自己並沒有得罪過符嘉澤,不至於當時自己不小心認錯了人這麼小的事情,讓符嘉澤心懷怨念?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徐夏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

但不管如何,既然找出了幕後黑手,對於這種人,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

徐夏一直奉行一個原則,他不主動惹事,但事找到了他的頭上,那就不好意思了,不抽你抽誰呢!真當他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拿捏?

此時,已經沒了繼續直播的必要,他又沒有受虐傾向,這麼多人罵他,感覺也是不爽,便退出了直播。

剛退出直播間,便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

“徐夏,開門。”

聲音很好聽,說話的是李欣妍。

徐夏蹙了蹙眉頭,又看了看面前的電腦,他還有事要忙呢,李欣妍來幹什麼?

咳咳,不會是想對他……

“徐夏大帥哥,開門呢,我們有事找你,非常重要的事情,可能還關係到你的未來!”

寧馨隨之開口說道。

徐夏更加警惕了,什麼情況,還和他的“未來”有關?

他的腦海中,秒想到了自己的發小劉濤,那個慫貨爲了傍富婆少奮鬥二十年,連尊嚴都不要了,自己又不是那樣的人!

徐夏咬咬牙,心頭打定了主意,就算她們用強,也誓死不從!

“徐夏、徐夏,你快開門啊!”

李欣妍和寧馨對視一眼,聽着裏面沒動靜,心頭頗爲焦急,暗道不會想不開真的出事了吧,拍門的力道大了幾分,啪啪響。

徐夏眉頭抽抽,要不要這麼執着,

“兩位大小姐,這大夜的你們不睡覺,敲我門幹什麼啊,我只聽說過夜敲寡婦門,你們是不是走錯了地方?”

“徐夏,都是很麼時候了,你還瞎開玩笑,難道你不知道現在什麼情況嗎?”

李欣妍一股腦的氣打不出來,她和寧馨明明是來勸慰徐夏的,結果徐夏這混蛋還胡說八道,什麼夜敲寡婦門都說出來了,將她們當成什麼人了啊!

不過,聽到徐夏還能胡說八道,局面還沒到最壞的一步,不過也不能再耽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