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也不會主動,主動把她閨蜜介紹給顧銘,看顧銘本事,有本事吃肉,沒本事,那就一邊饞著去。

顧銘表示,他不缺的就是本事。

不過,如今他已經今非昔比了,眼光挑著呢,以為是個美女他就能看上眼?

顯然,不是。

他現在挑女人,不僅要長得好,還得氣質好,唯有如此,才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至於氣質好怎麼判斷,這個沒有硬性標準。

說白了,就是唯心主義,他看著喜歡就行,這是他找女人的唯一標準。

可惜,今晚沒有看到人,也不知道啥時候回來。

沒問。

不是不想。

而是難得跟方雪在一起吃個飯,不想提那些煞風景的事情。

很快,豪宅參觀完畢,兩人去餐廳享受燭光晚餐。

牛排配紅酒。

頂尖牛排和高檔紅酒,為晚上浪漫的燭光晚餐增色不少,也是有錢人才享受得起的浪漫。

而現在,卡里有著兩百多億現金,還即將有幾十億現金入賬的顧銘,最不缺的就是錢。

錢是王八蛋,花了他又賺,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當然,不只是光吃。

吃飯的同時,兩人還聊著天。

「知道嘛,振海房地產出大事情了。」方雪八卦道。

「是資金鏈出了問題?」顧銘說。

「你知道?」方雪詫異道,她一直以為顧銘不知道呢,畢竟現在的顧銘,已經很少過問房地產上面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周夢伊和戴素潔來打理。

顧銘笑著說:「前些日子去商會拍賣土地,我給吳振海算了一下。」

索愛迷情:腹黑首席悠着點 後面的話無需多講。

神運算元,能有算錯的嗎?顯然,不會有算錯的時候。

老婆,聽話就好 「原來如此。」

方雪明白了,問:「那你知道,吳振海有意出售振海房地產這事嗎?」

顧銘搖頭,這個他還真不知道。

方雪繼續說:「周董和戴總的意思是,低價把振海房地產收購過來,壯大公司實力,然後三家公司合併,成立大集團公司,提高競爭力,跟那些大型房地產公司競爭。」

「可以啊!!」

顧銘覺得周夢伊和戴素潔想的沒錯,扭成一繩,才能走得更遠。

以前,沒有這樣的條件。

但是如今,她們都是他的女人,指望他單獨幫誰不可能,不如合併成一家,不分彼此,利益共享。

聰明女人的想法。

要是換成小女生,早就爭風吃醋鬥了起來,哪會有這樣的想法。

當然,最主要的是沒有什麼好鬥的,顧銘沒有皇位讓她們爭。

退一步講,就算有,那也得她們有孩子才有爭的必要。

一個比一個不爭氣,還爭?爭個哪門子勁?指望顧銘給她們留遺產?也不看看誰的年紀大,誰送誰離開心裡沒點逼數嗎?

現實告訴她們,爭沒有必要,合作才能共贏。

【作者題外話】:推薦朋友新書,《我有一個逆天神器》,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支持一下,拜謝!! 方雪白眼說:「都知道可以,用得著你說?可關鍵是事情沒有那麼容易,需要大把的錢。」

顧銘笑了。

錢?

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

他財大氣粗的說:「差多少?」

「一百來億,你有嗎?」方雪說,不信顧銘拿得出來這麼多錢。

「小意思。」顧銘輕描淡寫道。

「開玩笑的?」

方雪覺得顧銘是開玩笑的,撇嘴道:「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不如不講。」

吃飽了,方雪放下刀叉,說:「你信不信,我給你講個事,能讓你激動得跳起來。」

「至於這麼誇張?」顧銘說,沒有糾纏方雪不信他拿得出一百來億這事。

不是隱瞞。

而是這事方雪遲早會知道,他現在用不著多解釋。

現在,他更好奇方雪說的什麼事情,能讓他激動得跳起來。

方雪撒嬌說:「別問我好不好,回答我,你信不信。」

「不信。」

顧銘覺得,他現在已經養成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的氣度,豈會做出那種有辱他身份的事情。

方雪壞笑一聲,起身。

踱步過來,走到顧銘旁邊,推開桌上的餐具,坐到餐桌上去。

然後,她蹬掉她腳上的高跟鞋,把美腿抬起,放到顧銘眼前。

「美嗎?」方雪問。

「美!!」

顧銘發自內心的讚美,因為此時方雪的美腿上,穿著黑絲。

無疑,這更添幾分魅力。

不僅如此,方雪還穿著性~感的黑色制服,份外迷人。

方雪繼續說:「想玩嗎?」

「不過癮。」顧銘如實道。

方雪俯身,趴在顧銘肩上,咬耳道:「那我要是告訴你,我大姨媽沒來,你激動嗎?」

「真……真的?」顧銘結巴道。

方雪沒有回答,風情萬種說:「真的假的,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這能不試?

顧銘猴急的求證起來。

結果,真沒來。

當時,他就激動了,抱起方雪,開始……

方雪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不多時,餐桌就發出格嘰格嘰的響聲,還伴有方雪動聽的歌聲。

熟悉的旋律。

顧銘彷彿又回到那段令他難忘的歲月。

時光雖然不能復返,但是佳人依舊,他沒有任何遺憾,也不會讓方雪有任何遺憾,不會讓方雪白跟他一場。

這是他能對自己女人最大的承諾。

不多說。

快樂的事情需要專註,美好的夜晚需要珍惜,唯有如此,方不負這良辰美景。

唯一令顧銘遺憾的,就是方雪的閨蜜沒有回來,沒有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

當然,僅僅只有一丟丟,有方雪這樣的美人陪,他心滿意足。

美好的一夜過去。

第二天。

顧銘跟著方雪去夢家,找周夢伊詳談收購振海地產的事情。

能收購,不能錯過。

不僅是為了擴大實力,同時也是滿足他一個小小的惡趣味。

他始終沒有忘記,第一次他跟汪振海見面的場景,始終沒有忘記,當時的汪振海有多麼的瞧不起他。

如今,到了他證明自己的時候了。

他很期待汪振海看到他揮舞鈔票收購他公司時,是怎樣一副表情。

恐怕,汪振海永遠都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

想到這個,顧銘就有一種迫切前往振海房產想法。

然而,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大型收購,需要考慮和涉及方方面面的事情,不是一句話就能搞定的。

當然,那些跟他無關,更無需他操心,周夢伊和戴素潔既然有收購的想法,自然把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考慮進去,還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

現在,只有一個難題擺在她們前面。

錢!

現金。

汪振海此時急需現金償還債務,沒有現金,很難讓汪振海下定決心把公司出售給他們。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更別說收購振海房地產需要的百億現金。

別說宜家和夢家這樣的中小型房地產公司,乃怕千科這種規模萬億的房地產公司,想拿出一筆百億現金,也需要數天的時間。

但是,時間不等人。

據她得到的消息,張陽輝已經開始跟汪振海接洽,也想吃掉汪振海的公司壯大自身,朝著大型房地產的方向努力。

別說針對誰。

商場就是如此,你不努力,那就只能被別人踩在腳下,一旦別人形成規模效應,想翻身就難了,非得出奇招不可。

夢家和宜家有奇招。

有著顧銘的風水建樓術。

但是,還沒有發揮作用,還在緊鑼密鼓的建設當中。

周期說長不長,但是說短絕對不短,中間還有大把的時間。

這些時間,可不能浪費,得為以後考慮。

說白了,就是幾年前汪振海拿了一塊地,走了狗屎運,現在成了黃金地段。

她們就是沖著那塊地去的,要是拿下,將成為夢家和宜家第二個開發點。

當然,還有汪振海前段時間收購的大量問題房屋。

對於其他公司來講,這是包袱,但是對於夢家和宜家來講,這意味著豐富的利潤。

也就是因為這個,張陽輝和汪振海才沒有談攏,否則就沒有她們什麼事情了。

「小意思。」

顧銘聽后,笑著說:「我們去振海地產找汪振海談吧!這筆錢我來出。」

「你出?你哪來的這麼多錢?」周夢伊好奇的詢問道。

緋聞前妻,寵你上癮 她比方雪了解顧銘更多,前幾天跟胡敏、藍穎聚會,知道顧銘在昆城公盤上大賺特賺這事。

可是,那筆分紅胡敏還沒有給顧銘。

退一萬步講,就算給了,按照胡敏說的,也只有七八十億的樣子,距離收購汪振海的公司還差五十億,顧銘上哪裡去找這五十億現金?

顧銘:「……」

至於知道得這麼多嗎?

懶得解釋。

他說:「錢哪裡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我拿得出這樣一筆錢,這筆錢來源合法就行。」

顧銘晃了一眼,沒有看到張媛媛,拉起周夢伊的玉手說:「抓緊時間,我們走吧!!別一會又走不掉了。」

他始終沒有忘記上一次去看地,周夢伊放他鴿子的事情。

周夢伊苦笑。

這事她也沒有忘記。

但她真的很想知道顧銘上哪裡去搞來的那麼多錢嘛。可顧銘偏偏不告訴她。

很想問,嘴巴都張開了,但仔細想了想,忍住了。

今時今日,顧銘已經不是以前的顧銘,有一些秘密很正常,不用什麼都告訴她,她只需要知道,顧銘這錢來路正就行。

至於一起去…… 周夢伊拒絕說:「我就不跟你去了,你跟素潔過去吧!!」

奈何皇叔看上我 「為什麼?」顧銘不甘心的說。

「有事。」

「什麼事?」

「公司合併,這事我在弄,沒時間啊!!」周夢伊找理由說。

顧銘不認可,說:「不差這一會,等買振海地產收購下來再弄也不遲。」

周夢伊苦笑。

收購振海地產的事情一直是戴素潔在負責,她怎麼可能中途插手嘛。

當然,最關鍵的因素不是這個,而是她知道顧銘想帶她走的原因。

「今天不行。」她乾脆挑明道。

「為啥不行?」顧銘刨根究底道,不想錯失這個跟周夢伊獨處的寶貴機會。

「大姨媽來了。」周夢伊可憐兮兮說。

「真的假的?」顧銘有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