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會!”林山說道:“且不說林某有求於仙子,眼下這般情景,等他們對付仙子之後,決計不會放過林某。既然如此,林某當然不能眼看着仙子被他們欺凌!”

聽到林山的回答,紫雲神色一鬆,冷冷地譏笑道:“兩名真傳弟子親自出手,我二人的面子還真不小!”

“紫雲仙子此言差矣,無雙可沒打算出手對付仙子!無雙次來不過是向和林道友切磋一番,至於你和徐光之間的恩怨,無雙可沒有興趣干涉!”無雙依然不冷不熱地說道。

“切磋?需要帶這麼多弟子跟來麼?無雙道友莫不是以爲他們藏在百丈之外,林某就無法發現了?”林山嘴角微翹,譏笑道。

聽聞此言,無雙心中一緊,皺眉思量起來。

“動手!”徐光突然大喝一聲,同一時間,距離林山百丈之外出現許多精英弟子,約莫有五六十人的樣子,迅速圍成了一個圓圈。這些弟子手中均握有一隻紅黑相間的令旗,在現出身形的同一時間,紛紛施展法訣,激發了令旗的威能。

“嗡”地一聲之後,一道巨大白色光幕將林山等人給圍了起來。

“紫雲仙子的風系神通聲名在外,徐某偏偏今日要看看仙子能否從我手中安然逃脫!”說話時徐光單手一揚,一柄金色飛劍懸浮在他身前,嗡嗡作響。

“哼!”紫雲冷哼一聲,雙手掐訣,同樣祭出一柄白色飛劍,和徐光針鋒相對。

見到二人動起手,林山眉頭微皺,紫雲仙子雖然也是築基後期,但和徐光應該還有不小的差距。眼下他二人被陣法所困,紫雲的風系神通會受到極大限制,只怕無法和徐光抗衡。

轉眼看着無雙,林山揚起眉毛說道:“無雙道友真要出手麼?林某和閣下並無恩怨,不想作無謂的爭鬥,但林某絕對不會眼看着紫雲仙子被徐光拿下的!”

“豈止沒有恩怨,無雙一直想和林道友好好結交一番呢!不如這樣,我二人只管在此觀看,都不出手。他們的恩怨,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無雙可以保證,在徐道友拿下紫雲仙子以後,讓林道友安然離開,如何?”無雙說道。

見無雙一直繞來繞去,林山單手一擡,一柄紫色寶劍便出現在手中,他神色不變地說道:“無雙師兄不出手最好,否則林某隻能領教一下我青雲山的真傳功法了!”

“無雙說過,讓徐道友他們自行了解恩怨,林道友既然一意孤行要摻和進去,無雙只能和林道友切磋一番了!”說話時無雙法訣一引,忽地一柄銀色飛劍懸浮在跟前。

林山瞥了眼無雙的飛劍,突然心中一動,他從無雙的飛劍中感應到一縷熟悉的氣機。心念一轉便知道那是什麼了,無雙的飛劍中居然有他最熟悉的劍元氣息!

自從林山得到神祕山洞中的劍痕傳承之後,他只發現青女峯葉雲煙的寶劍中蘊含劍元,無雙是他發現的第二個擁有劍元飛劍之人!

心想無雙難道和青女峯有什麼瓜葛?聯想到小寶說無雙時常趁無人之時溜出青雲山,林山不禁如此懷疑道。但一時半會兒沒有確切的證據,林山開口試探道:“無雙師兄這柄寶劍真是不凡,看來劍法必定不弱吧?”

無雙神色一動,驚訝於林山能夠發現他寶劍的異常之處。此劍可是師尊親自賜給他的,據說可以和葉雲煙的那柄寶劍相提並論,更是蘊含了劍修夢寐以求的劍元在其中。若是配合他最新練就的無雙劍法,他有信心和葉雲煙一分高下!

可劍法乃是無雙的底牌之一,此時當然不是暴露底牌的時候,他若無其事地否認道:“林道友說笑了,無雙雖然修煉了幾門不凡的神通,卻偏偏對劍法一途一無所知!”

兩人說話時,徐光和紫雲已經交手十餘回合,說到功法威力,自然還是徐光領先一籌。倒是紫雲不愧修有一身風系神通,身形變幻間,居然能和徐光相互攻守。若是這般下去,紫雲一時三刻也不會露出敗象。

可就在此時,徐光面色一獰,翻手取出一隻靈獸袋,輕輕一抖,袋口鬆開之後,一隻形若獅子的靈獸便躥了出來。不同的是,此獸生有雙頭,一大一小,正是在百靈谷時林山捕捉到的雙頭獅。

雙頭獅出現後,若有若無地看了眼林山,同一時間,林山心中響起雙頭獅的傳音之聲:“主人,小寶老大吩咐過,在主人和徐光動手時,我會主動毀滅被徐光控制的那縷靈魂,爲主人創造戰機!” 聽到小寶的計劃,林山神色不變,嘴脣微動,傳音吩咐道:“不用着急,聽我吩咐!若是能夠直接滅掉徐光,你便可以保住兩個靈魂,這種情況最好!”

據小寶所說,雙頭獅一心想追隨他們,這些日子更是和小寶悄悄彙報了不少消息。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林山自然不會讓此獸做出無謂的犧牲。雙靈魂是十分難得的天賦,一旦毀滅,此獸想要再修復回來可就難上加難了!

見林山一副失神的模樣,無雙笑道:“看來林道友真是改變主意,不再出手干涉他二人恩怨了?如此甚好,無雙便和林道友一起在此觀戰!”

“只怕林某要讓無雙師兄失望了!”深知此事無法善了,林山手中寶劍一抖,直接指向無雙如此說道。

“既然如此,無雙身爲師兄,也不能眼看着徐光被你們二人聯手對付!一直聽聞劍修乃是同階無敵的存在,無雙對劍修的手段十分好奇,今日正好見識一番!”無雙說道。

林山手中法訣一引,紫霄寶劍一顫之下,瞬間亮起刺目劍芒。手中寶劍一揮,一道劍芒離體而出,直奔無雙而去。

這般交手,林山僅僅使用了靈力手段,並未使用劍元之力。他隱隱覺得無雙可能和青女峯有關聯,況且能夠在寶劍中煉入劍元之力,想必無雙對這種力量會比較瞭解,林山還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擁有劍元之力。從忘憂女親自到迷燕谷尋找劍道傳承可以看出,若是讓她們知道林山身懷劍元之力,必定會來找林山麻煩的!

見到林山出手,無雙神色不變,雙手連番掐訣,銀色飛劍化作一道流光直奔林山而去。

兩人出手極快,不過眨眼功夫,林山的劍芒和無雙施展的劍光便交手數次,金戈之聲不斷。

無雙施展的手段正是靈力修煉者常見手段,絲毫沒有露出劍道高手的手段。林山同樣以靈力催動劍法,和無雙一來一往。相比于徐光和紫雲的拼命戰法,他二人倒顯得有些平淡了。

林山未出全力,心念飛轉,正在思量對策。若是他此時實力全出,想要壓制無雙應該是沒問題的,可關鍵是外圍還有數十名精英弟子聯手操控陣法。他過早露頭,只會讓那些弟子的矛頭指向自己,他現在要想的就是如何破解外圍困着他們的靈力光罩。相信若是能破除這般束縛,紫雲的手段還會強上三分的。

紫雲在徐光召出雙頭獅之後,同樣喚除自己收服的那隻靈獸,九月馬。不得不說在此馬的幫助下,紫雲的身法有如神助一般,硬是沒讓徐光討到半分好處。

徐光見雙頭獅的攻擊全落到空處,臉色十分難看。他向雙頭獅冷冷地喝道:“蠢貨,激發你體內的閃電之力限制九月馬的速度!”

雙頭獅原本是想敷衍了事,他見眼前女子和林山顯然是站在一邊的,一直沒有認真出手。現在被徐光教訓,生怕露出馬腳,讓徐光看出什麼端倪。身形一頓,它較大頭顱上雙目一凝,隱隱有紫意透出,接着一道閃電一閃而逝,直接劈到了九月馬的跟前。

九月馬一驚之下,身形頓時慢了下來,徐光的飛劍呼嘯而至,擦着紫雲的肩膀而過,驚得紫雲一頭冷汗。

“御風,起!”險之又險地避開徐光的飛劍,紫雲雙手掐訣,一道道靈力沒入身下靈獸中。

如同一陣清風吹過,九月馬感到身體一輕,對速度天生敏感的它,此時興奮不已,嘶鳴一聲之後,帶着紫雲閃開徐光的飛劍攻擊。九月馬此刻的速度,足足比先前快上三成!

“風之力!沒想到你居然能領悟到這種天地之力!”徐光不甘地喝道。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壞事幹得多,老天都不會幫你!”紫雲嬌聲喝道。

同時手中法訣一變,攻向徐光的飛劍速度更快上幾分,讓徐光也有些手忙腳亂。

林山手中攻勢不減,心想使用那枚黑白兩色石隱藏靈力的話,應該能夠輕易闖出外圍陣法。只是這兩色石有一部分來自於忘憂女手中寶物,若是傳了出去,終歸也是麻煩!

眼看紫雲和徐光都全力出手卻沒有急色,想必此女手中有底牌未出。但這般戰下去,勢必會影響到他奪取種靈訣的計劃,這種結果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正在此時,徐光向雙頭獅大喝道:“全力出手,控制她們的速度!”話音未落,徐光雙拳一握,身體骨骼噼啪作響,居然施展起魔龍變功法,身形明顯拔高几分。

雙頭獅不敢違逆,數道閃電接連劈出,讓九月馬速度再次慢了下來。

“魔龍之血,聽我號令!”徐光口中唸唸有詞,同時體表的黑色龍鱗閃着點點寒光。

在徐光話音響起是,紫雲臉色忽地一白,身形踉蹌間差點從九月馬身上栽倒下去。

九月馬感受到紫雲的變化,連忙穩住身形,生怕紫雲摔倒下去。一道紫芒一閃而過,直接劈在九月馬脖頸處,留下一片焦黑。



痛苦地發出一聲嘶鳴,九月馬身形再動,帶着紫雲繼續逃竄起來。

有了片刻喘息,紫雲恢復幾分,感受着體內精血蠢蠢欲動,面色不甘地叫道:“爲什麼會這樣?徐光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哼!仙子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得好,你還不知道吧?魔龍變中有一祕法,可以影響所有身懷魔龍精血之人,只要徐某一個念頭,便可以讓你戰力大損!怎麼樣,還要徐某繼續動手麼?”徐光面露譏笑地說道。

見徐光手中攻勢慢下,紫雲伸手拍打起伏不定的心口,嘴脣微動,向林山施展起傳音之術。

冷情boss的霸寵 ,便聽到紫雲的傳音之聲:“紫雲有底牌可以自己逃出去,林道友可有辦法衝出外圍陣法?”

林山神色不變地傳音道:“若是仙子有辦法離開,林某也有把握離開此處!”

紫雲翻手取出一枚白色玉簡,法訣一引便飛向林山所在的地方。

林山接過此物,便聽到紫雲的話語:“玉簡中便是林道友想要之物,原本紫雲還想和林道友一起去的,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請林道友莫要見怪!”

神識一探而出,林山瞬間便將玉簡中的信息收入腦海,正是種靈訣所在之地的信息。他點頭說道:“有了這些信息,仙子便算是兌現諾言,並不虧欠林某什麼了!”

紫雲向林山點了點頭,轉而恨恨地向徐光吼道:“徐光!今日之事絕不會就這麼算了!這筆賬,紫雲將來一定會和你算清楚!”

原本徐光以爲紫雲已經放棄抵抗,現在聽着紫雲的言語,譏諷道:“將來?仙子還想有將來麼?”話還沒說話,看着紫雲手中之物,突然變得猙獰起來,身形一動,直接衝向紫雲所在位置。同時口中大喝道:“無雙師兄,快阻止她!”

紫雲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枚金黃符籙,此時已經有大半化作點點靈光,顯然符籙已經被激發開來。

聽到徐光的叫聲,無雙雖然不願,但看清紫雲手中之物,也同樣化作一道殘影衝向紫雲。

林山自然不能坐視紫雲被兩人阻攔,手中寶劍一抖,一道道劍芒直接擋在無雙前方。

不過呼吸間的功夫,紫雲已被一道金色護罩籠罩起來,同時她身周空間波動一起,居然像有傳送陣激發一般。

“林道友,紫雲先走一步!”金芒中的紫雲看着林山說道,同時手中法訣一動,將寶劍收入體內。

“傳送符?”見到紫雲的模樣,林山自語道。他聽說過有一種高階符籙,可以將激發之人瞬間傳送到百里之外,實乃保命的最佳符籙。眼前紫雲身周的異樣,正和這種符籙的激發時現象完全匹配,就不知紫雲通過何種手段得到此符的。

見紫雲就要被傳送走,徐光一臉憤怒,黑色龍爪一拍而出,直接攻向紫雲的面門。可是龍爪一剛一接觸紫雲體外的金芒便被一彈而出,顯然是被符籙激發時形成的保護之力給擋了下來。據說傳送之力不是不能被打斷的,但能破開傳送之力的,幾乎都是元嬰以上修爲的高手才能做到的。

眼見紫雲和九月馬身形逐漸消散,最終從衆人眼前消失,徐光一臉不甘地叫到:“百里符!這個賤人居然能得到此物!全都去給我找,不管她逃到哪裏,我都絕不會放過她!”


“林道友如此幫紫雲仙子,到頭來還不是被拋棄在此?”無雙看着林山輕笑道。

“林某雖然和紫雲有些交情,但還沒到性命相托的程度。若是林某手中有此等神奇的符籙,說不定也會獨自離開的!”林山神色不變地說道。

“徐道友,無雙已經履行約定,讓你和紫雲單打獨鬥,現在閣下也該履行先前的約定了!”無雙若有所指地向徐光問道。

徐光面色不善地看着林山,轉而向無雙說道:“履行約定?無雙師兄似乎忘了一件事!約定中可是我們要聯手滅掉此人的!” “哦?徐道友既然沒有得到紫雲仙子體內的魔龍精血,現在還要花費力氣對付林道友?這倒是讓無雙不解了!”無雙疑惑地問道。

“凡是得罪過徐某的,都該死!紫雲那個賤人這次走運,居然有百里符脫身,此人有什麼?早晚都要他死,何必留到以後?無雙師兄最好想清楚,此人還沒拿下,徐某不可能履行約定的!”徐光似乎將憤怒的情緒都轉向林山,恨恨地說道。

“若是如此的話”無雙轉身向林山說道:“無雙只能得罪了!林道友既然沒有百里符,想必無法從此陣從逃脫。不如這樣,無雙和林道友惺惺相惜,林道友不要再做無謂的反抗,無雙可以給你個痛快!”

林山神色不變地看着二人逐漸猙獰的嘴臉,譏諷道:“兩位就這麼有把握留下林某?”

“莫不是林道友也有百里符?那可真是讓無雙打開眼界了!一天之中能見到兩名弟子施展這般珍稀符籙,也算是一件奇事!”無雙輕笑道。

“百里符林某還真沒有。”林山搖頭道。

“那你就只有死!”徐光恨恨地說道:“除了百里符籙,沒有其他寶物能救你!”

林山嘴角微微上揚,手掌攤開露出一枚紫金圓球,自言自語道:“林某不甘隕落於此,不知此物能否救下林某一命?”

“天雷子?你居然有此物!”無雙先是驚駭,然後眯着眼說道:“林道友身家真是豐厚無比,這般珍貴寶物都能買得起!”

“這種寶物築基弟子都買不起,何況一名練氣弟子!”徐光陰冷地看着林山說道:“此人手中之物多半是假的,想要矇混過關,真是小看徐某了!”

林山面露譏諷,也出言解釋,手中金色之物一擡,一道狂暴的天雷氣息出現。

無雙面色一驚,目光閃動間不知在想些什麼。

“哼!天雷子,真是不簡單!”徐光不甘地叫道,轉而看向無雙說道:“若是這般,無雙師兄可是無法得到約定的東西了!”

思量半晌之後,無雙嘆道:“寶物雖然珍貴,但無雙還有自知自明!這天雷子一旦激發,莫說是我等築基修士,即便金丹後期修士都要退避三舍!相比於寶物,無雙更看重自己的小命!”

“若是兩位沒有意見,林某這就離開了,改日再拜會兩位師兄。”林山輕笑道。

瞪了眼林山,徐光恨恨地叫道:“放他離開!”

豪門蜜愛 ,紛紛手中法訣一收,散去困住林山的陣法。

見到外圍光罩消散開來,林山大有深意地看了眼徐光二人,然後飄然離去。

林山離開之時,見到對面有三人迎面而來,看他們身上服飾,正是三大家族弟子。

“我們有要事要見徐光師兄!”其中一人向外圍弟子抱拳說道。

心念微轉,三大家族弟子居然一起行動,不知是在圖謀什麼?林山心想道。

見徐光看到來人,已經走了過來,林山不想多事,腳下一動,便留下一連串殘影,消失在衆人視線中。


“好快的速度!此人不過練氣修爲,便有如此實力,真是天才!”一名守衛弟子低聲說道。

“此人是徐光的對頭,你少說點,免得得罪了徐光!”他身邊之人勸說道。

聞得此言,說話之人連忙閉起嘴巴,和其他弟子一般無二地原地待命。

剛到山腳下,林山見到一抹黃光遠遠飛來,正是他留給青女峯弟子的傳音符。

“看看是不是葉雲燕有消息傳來。”林山低語道,同時伸手一招,那道黃光便直接被他握在手中。

神識一探而出,腦海中便響起一名女子的聲音:“葉師姐有令,接見林山和紫雲仙子!”

看完傳音符的信息,林山雙手一搓,那傳音符便化作點點靈光消散開來。

紫雲仙子被徐光惦記着,離開後想必會遠遠躲着,直到試煉結束。林山輕嘆道:“好在已經知道了種靈訣所在之地,紫雲不可能一起前往,我便去會會那葉雲煙。若是她阻撓的話,我只能硬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