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已經和東方賢,將一些事情商議的差不多的萬劫,聽到了了些聲音,忽然壞笑著說道:「好小子,想不到你的修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有了這麼大的長進,看來你的資質也是滿不錯的嘛!不愧是咱們東方一族的王子大人。」

當時正要命人去調查那些轟鳴聲的東方賢,聽了他那番話登時有點納悶的說道:「怎麼回事?難道你知道這些聲響是來自哪裡嗎?」

看著他那並不是很擔心的樣子,萬劫忽然壞笑著說道:「請大王隨我去一個地方,我有一件好事要讓您親眼見證。」

聽他那麼一說,東方賢立刻感到更加奇怪的向他看了看,隨後便微笑著跟著他去了,東方萬英和冷水所在的那處偏殿中,剛好看到了,東方萬英被那道結界震倒在了地上,而冷水竟非常擔心的扶住了他的身體。

看到了那一幕,就在東方賢感到非常難以理解的時候,萬劫忽然大聲說道:「好你們這兩個壞孩子,這還沒怎麼著呢,你們這孤男寡女的就拉拉扯扯摟摟抱抱的了,大王和我可是都看見了,你們自己說這件事情該怎麼辦吧?」

說話間他還揮手將那道結界解除了,聽了他那些話冷水登時非常著急的說道:「東方萬劫你不要太胡鬧了,王子方才被你那道結界震傷了,我只是將他扶起來了而已。」

他說完后東方萬英也相當著急的說道:「父王,您千萬別聽大哥胡說,我和冷水姑娘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這都是大哥他。」

他剛說到了那裡,萬劫忽然很大聲的說到:「好你個什麼事情也沒發生!若真是那樣的話,你怎麼知道人家冷水姑娘的芳名了?」

聽了他那一問,東方萬英和冷水一下子百口莫辯的非常無奈了起來。

那時候已經注視了冷水好一會兒的東方賢,看著他們那個樣子忽然相當慈祥的說道:「冷水姑娘你不要害怕,本王和東方萬劫絕對不會為難你們的,不管怎麼說,方才你們已經碰觸過彼此的身體了,這些事情如果傳揚出去的話,對你們二人的名聲肯定都很有影響,依本王之見,你們二人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且又是如此門當戶對,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來吧!」

聽著他在談話間就決定了自己二人的終身大事,東方萬英和冷水登時相當抵觸的向他看了過去,可在看到了他那為嚴重略帶慈祥的笑容的時候,一下子竟都不忍心向他說什麼了。

那時候已經看出了,他們二人已經有些喜歡彼此的萬劫,那時候也相當認真的說道:「現在大戰在即,既然你們二人情投意合,那就遵從大王的意思吧!等大戰結束之後,大王一定會為你們舉辦一場非常隆重的婚禮,令我們所有子民為你們祝福的。」

他說完后東方賢也微笑著點了點頭,一時間弄得東方萬英和冷水,也只能遵照他們的話點了點頭,著實令東方賢和萬劫非常高興的大笑了起來。

為了慶祝他們那樁好事,東方賢竟要立刻命人為他們置辦酒宴,可萬劫和冷水,卻以東方之城還有要事需要他們去處理為由,當晚便返回了東方之城,而萬劫更是立刻將那件好事告訴給了東方風霸等人,著實令大家為冷水高興了起來。 就在束萬器等人,為了東方萬英和冷水的事情,熱鬧到了深夜才各自回府休息去之際,萬劫卻和東方風霸等人,仔細的研究起了,雲集到了他們東方之城中的那些高手們的事情,並抓緊時間商議出了好幾套應對之策,一直到天亮他們都沒有休息。

看著大殿外已經天亮了,東方風霸等人將商議好的那些事情,又斟酌了一番,確定無誤之後,才較為放心的去吃了些東西,隨後他們便整裝列隊和董眾兵等人,去了東方之城外面的,那處擂台周圍的那座最高的觀禮台上。

正所謂高手淋漓相互爭鋒,雖然那些高手都是各國中的精英之輩,但當他們聚到了一處的時候,卻都是誰也不服誰,哪一個一不想離擂台稍微遠一點的主兒,就在東方風霸等人走到觀禮台上之際,有些人還大吵大鬧的像是要打起來的樣子,登時令他們相當不悅的皺緊了眉頭。

就在東方風霸相當威嚴的,剛要出言斥責那些人的時候,萬劫忽然一翻手,向空中施展了一招五雷法,轟隆的一聲巨響,頓時令周圍所有的人,相當吃驚地停止了打鬧著舉動,向周圍掃視了起來,誰也搞不清楚,究竟是誰施展的那種法力。

而那時候萬劫向東方風霸等人點了點頭,便很平靜的走到了那座擂台中央,頓時引起了周圍那些高手的關注,雖然有些人對他很熟悉,但絕大部分人卻並不知道他,是以當看到他站在了上面之後,有一些人便向他大聲嚷嚷起了:「你個小毛孩子算哪根蔥啊?我們是來向這裡的城主夫人挑戰的,不是來看你這小兔崽子在這裡耍花招的,你立刻滾下去,若不然老子現在就將你打飛出去。」等等之類的話。

一時間令那裡又變成了一個,猶如菜市場一般喧鬧的地方。

看著他們那渾然沒有任何規矩的樣子,沒多久東方之城的那些高手便相當惱火了起來,尤其是當他們聽到了,那些人對萬劫說的那些不尊重的話的時候,登時更加惱火的和他們大吵了起來,一時間弄得那裡的氣氛變得越來越混亂了起來,著實令東方風霸等人不高興了起來。

看著他們那一個個誰也不服誰的樣子,萬劫忽然用一種,雖然相當平靜,卻令周圍的每一個人都很清楚的聽到了的聲音說道:「各位英雄好漢,都是各方勢力中極具身手的強者,在此盛會之際,怎麼如此毫無禮數?」

聽到了他那些話,原本還在爭吵著的那些人,一下子感到非常奇怪的向他看了過去。

當那些站在擂台邊上的人,注意到了他那相當威嚴的氣勢之後,一時間竟對他那位大男孩,感到非常難以琢磨了起來,相繼不自覺的按照一定的規矩,排列著站好了隊伍。

後面的那些人,雖然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到了他們那麼有秩序的樣子,立刻意識到肯定是有什麼重大事情發生了,是以沒一會兒工夫,也都相繼很有秩序的,環繞著那座擂台站成了好多條縱隊,靜靜的向萬劫看了過去。

注意到了那些事情的東方風霸等人,那時候也都相當滿意的點了點頭。

但沒多久有一個身穿麻布長袍的老者,忽然微皺著眉頭相當不高興的向他問道:「你這小孩子是哪家的娃娃?竟敢當著我們天下英雄的面,如此大搖大擺的站在那裡,難道你是要向我們天下英雄挑戰嗎?」

聽了他那些話,有些人立刻亂鬨哄的附和著他,說了些類似的話,令原本安靜下去的那裡,又變得相當鬧騰了起來。

可那時候萬劫卻微笑著說道:「各位英雄,在下只是我們東方之城的一個後生晚輩,怎有本事和膽量向各位英雄挑戰?,今日我到這裡來只是想和各位見見面,前來認識認識各位英雄豪傑的蓋世豪情,我想各位英雄肯定不會不給我這個薄面的吧?」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竟相當威嚴的掃視了一下周圍那些人,一下子令站在擂台附近的很多人,都相當害怕的躲避起了他的眼神,就好像是他那雙眼睛有著非常強大的殺傷力一般。

可站在較為遠一點的一些人,聽了他那些話登時又亂鬨哄的說起了一些,讓他從擂台上滾下去的話,登時令他有點不悅的向那些人說道:「那些英雄,我希望你們不要像那些市井流氓之輩那樣,毫無規矩的亂放厥詞,這裡是東方之城的神聖擂台,不是荒郊野外的亂葬崗子!」

聽了他那句斥責,那些人中一下子有很多人,非常惱火的向他大罵了起來,而且有些人還大怒著跳了起來朝他撲了過去,想要和他大戰一番。

可就在那些人剛剛跳到了半空中,卻不容被一種透明般的光芒定在了那裡,一下子無法動彈分毫了,登時令看到了那一幕的那些高手,相當吃驚了起來,就在很多人感到非常納悶的時候,有一些東方之城的將士,忽然相當強勢的說到:「你們這些人膽敢冒犯東方先生,現在知道他的厲害了吧?」

聽了他那些話所有人都向萬劫看了過去,而那時候他很隨意的一揮手,向那些定在了半空中的人,釋放過去了一片紅光,那些人竟然緩緩的落在了地上,隨後便恢復了自由,一時間令那些人,對萬劫既感到吃驚又感到了一絲恐懼。

沒多久有一位身穿重甲體型相當壯碩彪悍的將士,抱拳向萬劫說道:「在下西門威武,今帥我們西方帝國的諸位高手聽從我們大王的調遣,前來貴處與列陣仙子常英紅比試較量,不知這位先生是哪位高人?為何先行來此和我們相會?還請名言相告!」

在他說話之際,那些英雄好漢也都相當嚴肅的向萬劫看了過去,似乎都在聽著他要說的話似的,而那時候萬劫微微掃視了一下他們,才微笑著向他們一抱拳說道:「各位前輩高人,承蒙各位對我們東方帝國,和我們東方之城如此看重,不遠千山萬水從各方前來參加這次盛會,在下東方萬劫,代表我們城主與我們帝國所有黎民百姓,對各位的到來深感榮幸。」

聽了他那句話,那些英雄豪傑一下子非常吃驚地向他看了過去,就像是咱看著一位神人一般,不自覺的各自倒退開了一些。

看著他們那種神色,萬劫立刻微笑著說道:「各位英雄豪傑都是一方高手各方勢力的支柱,來此盛會必是想要盡展所學與各路英雄爭鋒,以取得無上榮耀,但各位此時也看到了,當今世間高手如林強者似沙,我們城主夫人,雖然非常想和各位逐一較量,以增進我們帝國和各位的友誼,但大家也很清楚,當今以夜幕降臨為首的邪惡之輩,正在蠢蠢欲動,隨時都有可能向天下蒼生髮動滅世攻擊,若我等在此事上耽擱的時間太長了的話,勢必會讓他們有機可乘,真到了那時候,我等萬物蒼生,絕對會陷入到非常可怕的境地中,因此經過了一番商議,我們中決定,由在下先行領教各位英雄的高招,以選出強者之中的強者,最後再和我們城主夫人較量,不知各位以為可行否?」


聽了他那番話,那些英雄豪傑一下子感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更感到了一種非常巨大的責任,似乎正在慢慢的落在每一個人的肩膀上呢,是以在他說完后,那些人竟神色各異的對視了起來,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就那樣過的片刻,有一位身穿身形高大留有一縷長須的大漢,忽然用一種非常洪亮的聲音說道:「東方先生雖然年少,卻是一位有著無限仁慈之心且實力超群的高人,更對我們南方之城中的,所有老百姓和全體將士有再造之恩,今日得見真容我南宮鴻雁深感榮耀,更不敢冒犯天顏,只要先生看得起我們,我們南方帝國的所有將士,在抗擊那些邪惡之輩的事情上,願聽憑先生調遣,肝腦塗地在所不辭,哪怕是讓我等擔任雜役伙夫之輩,我等也毫無怨言,請先生向我等發號施令吧!」

說完后他和他身邊的一些人,竟非常恭敬地朝著萬劫一抱拳,靜靜的等待起了萬劫的號令。

當時看到了那一幕,周圍的些人,一下子都感到越發難以置信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而那時候萬劫卻向他們一抱拳微笑著說道:「多謝南宮將軍和各位英雄對我的錯愛,我只不過是一個後生晚輩,絕不敢向各位英雄發號施令,還請給位切莫如此!」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南宮鴻雁等人有些失落的時候,站在他們不遠處的一位,身穿黑色長袍長相相當老誠的大漢,忽然大聲說道:「東方先生您切莫推辭南宮將軍之意,您雖然是東方帝國之人,但您卻是一位,足以堪比貴國一代戰神,東方聖前輩的大賢,昔日你不但秉持公正之心,力主將貴國對我們北方帝國和南方帝國,造成了很大危機的明心,押送至我們帝國明正典刑,而且還心懷大慈悲之心,冒著耗損無限法力的危險,將我們一座城池的老百姓全部就活了過來,此等大仁大義大慈悲之人,我們北方帝國的全體將士,也願意在消滅世間所有邪惡之輩這件義舉上,聽從先生調遣。」

說完后他和他身邊的很多人,也相當恭敬地向萬劫一抱拳,而那時候有一位身穿土黃色長袍的將軍,也相當豪情地說到:「我們中原帝國的人,也深感東方先生阻止了明心那惡賊為禍我們邊城重鎮,還有您幫助我們鍾離百樂公子與北冥幽殘公子,合力擊退了夜幕降臨中的那兩個惡賊的義舉,願聽從先生調遣。」

看著他們一個個相當激動的樣子,有一位西方帝國的將軍也相當好真誠的說道:「昔日我們西方之城在遭受,一些邪惡之輩攻擊之時,曾得到貴國無私的幫助,尤其是貴城的費理將軍,更是和我們西方之城的全體將士一起浴血奮戰,最終將那些惡賊全部消滅掉了,此番大恩我等永世不忘,當今我等西方帝國的將士,也願意聽從東方先生調遣。」

說完后他們也相當恭敬地向萬劫一抱拳,著實令東方風霸等人感到相當意外了起來,想不到那些人知道了萬劫的身份之後,居然會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竟心甘情願的聽從他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孩子的調遣。


而萬劫那時候也感到相當意外的向他們看了看,卻頗為禮貌地向他們抱拳說道:「多謝各位英雄對我的錯愛,但我只不過是我們東方帝國一名最普通的將士而已,絕沒有大家說的那般了不起,更人人微言輕沒有多少德才,不是調兵遣將之才,請各位多多理解。」

聽了他那句話很多人都有些失落了起來。 看著萬劫那麼謙虛的樣子,就在那些英雄豪傑,想要出言勸說他接受自己等人之意的時候,方才向萬劫說話的那位身穿麻布長袍的老者,卻一下子跳到了擂台上,登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可那時候他忽然普通的一下子,向萬劫跪拜了下去,立刻令所有人感到匪夷所思了起來,而萬劫更是趕忙走到了他面前將他扶了起來,非常不理解的說到:「老先生這是何意啊?為何竟對晚輩如此?我實在承受不起您這一拜,請您切莫如此了。」

在他說話之際,很多人都小聲著議論起了那微微老者,可那時候那位老者卻相當愧疚的向萬劫說道:「東方先生,您若知道老夫是何人的話,肯定會對我另有一番看法的,老夫這次雖然是奉了北方帝國大王等人的重託,前來和列陣仙子比武較量的,但老夫來此的最終目的,卻是向東方先生謝罪來了。」

說完后他竟不顧萬劫對他的勸阻,又一次硬生生的跪拜了下去,登時令包括萬劫在內的很多人,感到越發難以理解了起來。

看著他那滿含淚水的樣子,萬劫忽然非常慎重的向他說道:「前輩,請您快快起來,我雖然不知道你是何人,但我知道您肯定是一位心懷天下蒼生的善良之人,晚輩絕對承受不起您如此大禮,還請您不要再為難晚輩趕快起來說話吧!」

說完后他又想要將那位老者扶起來了,可那時候那位老者竟猛然揮手打開了他的雙手,非常懊悔的說道:「老夫就是,將養育了你十餘年的東方得土殺害了的,怒沙蒼狼鐵不問的親哥哥,鐵不語。」

聽了他那句話,很多人一時間都感到相當吃驚地向他們看了過去,可那時候萬劫卻依舊相當禮貌的說道:「老先生不管您是何人,請您趕快站起來說話好嗎?」

說完后他還半蹲了下去想要將鐵不語扶起來,可那時候鐵不語竟非常吃驚地向他問道:「東方先生,難道您真的能夠原諒我弟弟對你犯下的那些罪孽,不和老夫一般計較嗎?」

看著他那老淚縱橫的臉龐,萬劫卻相當平靜地說道:「冤冤相報何時了?我承認,在我年幼之時,我確實非常想要去向你們一族的人報仇,但在這些年來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任何生靈,自出生的那一刻就心存惡念願意為禍蒼生,只要大家多一些理解和包容,並願意攜手共創美好生活,世界將會變得非常祥和美好,充滿生機繁榮。」

說話間他便將鐵不語扶了起來,在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的時候,他忽然向水護法一招手,待她走到了自己二人身旁之後,他又相當平和的向鐵不問說道:「這位就是我們東方之城的水護法,而她和我得土叔叔的事情,想必您老人家是知道一些的吧?」

那時候已經看了水護法一會兒的鐵不問,在他說完后立刻向水護法抱拳一鞠躬,非常懊悔的說說道:「老朽鐵不語,今日特來代表,我那已經被夜幕降臨中的人殺害了的親弟弟鐵不問,來向二位謝罪,請二位隨意處置老夫,哪怕是現在就將我千刀萬剮挫骨揚灰了,老夫和我們一族的人也毫無怨言。」

說完后他又想要向他們跪拜下去了,卻立刻被萬劫扶住了他的身體,而那時候水護法更是非常平靜的說道:「鐵先生切莫如此,更不要對那些已經過去的事情再過介懷了,世界上沒有任何人不會犯錯,更沒有絕對的好人,鐵不問先生雖然生前做過一些罪孽深重之事,但他既然已經去世了那他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也都隨著他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當今以夜幕降臨為首的那些邪惡之輩,正對世間萬物虎視眈眈,我等決不能任由他們為禍蒼生,今日您與各位英雄齊聚在此,必是為了團結一心抗擊邪惡而來的,此番大義之舉我等深感欽佩,還請您與你們族中的所有人,都能夠放下,以前和萬物生靈發生過得那些不高興的事情,和萬物生靈齊心合力剷除世間所有的邪惡之輩,維護天下和平。」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還向鐵不語一抱拳,頓時令鐵不語和周圍所有的人,既感到非常難以理解,他們那種仁慈和包容之心,又對他們說的那些滿含大義的話,大為感慨了起來。

那時候萬劫也相當真誠的說道:「自從萬物生靈出現的那一刻開始,世界上就充滿了對立和紛爭,儘管有些紛爭和獨立,並不會給萬物生靈帶去太大的危機,但衝突和對立本就是世間萬物最近本的心態,人無完人世間的一切更是如此。」

說到了那裡,他稍微看了看周圍的其他人又繼續說道:「我們各方勢力之間,同樣有著繁雜紛亂的過節和仇怨,但我們今天去真誠的聚會在了這裡,儘管讓我們聚在一起的是那些邪惡之輩,對世間萬物造成的危機,但我們大多數人畢竟在此刻放下了彼此的仇怨,將大多數心思投入到了,要和夜幕降臨中的人一決生死的事情上,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堅信只要我們依舊如此同心協力,就沒有我等戰勝不了的困難,更沒有我等解決不了的事情。」

聽了他那些話周圍的所有英雄高手,都相當振奮的歡呼了起來,東方風霸等人更是對他那寬廣的心胸,大為滿意的點起了頭。

稍後待大家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萬劫又相當認真的說道:「雖然我么和夜幕降臨中的人,存在著一定的對立,甚至是充滿了深仇大恨,但他們那些人中也有我們非常親近的人,在此我希望各位能夠以包容一切之心,對他們也充滿著包容感化之意,只要他們能夠放下心中的惡念,和我們一起共同維護世間的和平,和萬物生靈一起和平相處,我們完全可以和他們成為朋友,成為最真摯的夥伴,共同建設我們這繁榮的世界。」

想不到他還有那種心胸的所有人,雖然都覺得他說的那些話非常有道理,但那時候若讓他們和他們那時候的生死大敵,夜幕降臨組織里的人化干戈為玉帛,和平共處共享繁榮盛世,那雖說未必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做起來卻非常的困難,是以在他說完後過了良久,都沒有人響應他,而且有些人竟相當失望的嘆息了起來。

注意到了那些事情的鐵不語,非常謹慎的看了看萬劫和水護法,又微皺著眉頭看了看周圍的那些英雄豪傑,忽然朗聲向那些英雄豪傑說道:「各位英雄,我鐵某人認為東方先生所言甚是!他和水護法以及東方帝國的所有人,既然能夠以大包容之心,和我們蒼狼一族化敵為友,非常真誠的願意和我們一起共享和平盛世,那我等為什麼就不能給包括夜幕降臨中的,那些願意真心實意棄暗投明的人,一次改過向善的機會呢?」

聽了他那些話很多人都陷入了沉思中,而沒一忽兒功夫,一位身穿淡黑色長袍的人,也相當真誠的大聲說道:「各位請聽我一言,我乃是昔日雪域之國的人,在夜幕降臨將我們的國王和小雪公主殺害之後,承蒙北方帝國和東方帝國,好心收留了我們這些國破家亡的落難者,儘管我們國中的很多人,此時依然很痛恨怒沙蒼狼和夜幕降臨中的人,但今日聽得東方先生和水護法說的那些道理,我們雪域之國,也願意和他們二位一樣放下仇恨,和世界上所欲愛好和平的人共同維護世界和平。」

聽了他那位深受那些邪惡之人禍害的落難之人的話,那些高手中頓時有些人,相當謹慎的小聲議論了起來,沒多有又有一些人附和著他方才的意思說了一些類似的話。

看著大家的心思逐漸的發生了變化,萬劫等人都相繼頗為高興了起來。 就在大家議論著那些事情的時候,有一位宛若一座小山一般大小的中年男人,忽然相當認真的說道:「東方先生,在下乃是偏遠山林中的巨人一族中的高大山,此番我們來到了這裡,雖說是想和各位英雄豪傑,共同商議應對夜幕降臨中那些人的事情,但我久聞東方之城中的各位英雄,都有著十分高強的身手,而且方才我也見識到了東方先生那高強的法力,但不知您可否不是用法力和我一拼力量,讓我等親眼目睹,您那強大的外家功夫所擁有的實力?」

聽了他那很明顯向萬劫發出的挑戰,很多人一時間都相當不高興的向他斥責了起來,但那時候萬劫卻微微一笑相當平和的說道:「也好正所謂世間萬物強者爭鋒,若一個人只能使用法力對敵,而在拳腳掌法上沒有相當造詣的話,若到了自己的法力施展不出來的時候,那豈不是成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之輩了嗎?」

聽了他那些話,周圍有些只注重修鍊法力,而忽略了在那些,最平凡的拳腳功夫上刻苦修鍊的人,一下子倍感壓力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而那時候高大山忽然非常興奮地說道:「好……東方先生果然不愧是爽快之人,雖然我承認我們一族中的很多人,都不會使用任何法術,但我們卻有著很大的力氣,若您不嫌棄在下不是很懂那些比武較量的規矩,可否和我比拼一下力量看看咱們倆誰的力氣大?」

聽了他那句挑戰,又看到了他那巨大的身軀,很多人都為萬劫捏了一把汗,但萬劫那時候卻也相當興奮地說道:「我正有此意,不知你打算怎樣較量?」

看著他真的答應和自己比試力氣了,高大山也有點感到意外,畢竟萬劫雖然按照一般人的體型還算可以,但若和他那副巨大的身體相比,簡直就連他的一隻大手的高度也比不過,但那時候他稍微想了想,卻相當憨厚的說道:「這樣吧東方先生,麻煩你先施展法力,將不遠處的那座小山從地面上削斷,咱們稍後就比比看誰能將它舉起來,不知你覺得怎樣?」

說話間他便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座足有五六丈高,且和地面連接著的地方,足有十餘丈方圓的小山,很多人一下子都非常吃驚的看了過去。

但那時候萬劫卻微微點了點頭,較為禮貌的說道:「恭敬不如從命!」

說話間他忽然向那座小山彈過去了一道亮紫色光芒,無聲無息的將它和地面之間的連接處,打出了一條基本上看不見的裂縫,一下子令很多人對他那招身手喝彩了起來,與此同時還有人感到難以置信的,跑到了那座小山周圍查看了起來。

而那時候高大山忽然向萬劫一抱拳,相當佩服的說道:「東方先生果然好法力,現在我就先去試試看那座小山有多重,稍後還請你多多承讓。」

說完后他便邁開了他的大步子,砰砰砰的和幾個與他的身高相差無幾的巨人,走到了那座小山旁邊,一下子引得很多人向他們圍了過去,與此同時,東方風霸等人也饒有興緻的向他們看了過去,大家都想看看他的力氣到底有多大。

但萬劫和水護法那時候卻在鐵不語等人的陪同下,輕輕的飄到了,距離高大山等人還有一段距離的半空中,靜靜的看起了他。

沒一會兒工夫,高大山環繞著那座小山走了幾圈,忽然試探性的用雙手緊緊的抱住了它,猛然大喝了一聲:「起!」

伴隨著他那個聲音傳了出去,和一些石頭呼嚕呼嚕的最落在了首位,那座小山竟真的咔嚓咔嚓的被他抱起了三尺多高,登時令很多人一邊躲避著那些石頭,一邊非常吃驚地向他看了過去,同時也引起了很多人對他連連叫好喝彩了起來。

聽到了那些喝彩聲,高大山登時精神振奮的將雙臂一用力,大喊了一聲:「啊……」

說話間那座小山井已經被他托到了他的胸口上,還差一點就要舉過他的頭頂去了,可那時候他卻相當粗重的喘息了起來,登時令很多人非常吃驚地閉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發出任何聲響了,就仿若是很擔心,那些聲響會阻礙他將那座小山舉起來似的。

過了好一會兒高大山猛然又暴喝了一聲:「起!」

說話間伴隨著一些石頭碎屑,又從那座小山上墜落到了他周圍的的地面上,砸起了一陣陣塵土之際,他竟然真的將那座小山舉過了他的頭頂,威風凜凜的向周圍的人群看了過去,登時令很多人爆發出了一陣陣沸騰的歡呼聲,大家都對他那強大的力量相當佩服了起來。

但那時候東方之城的一些人卻為萬劫擔心了起來,畢竟萬劫以前,雖然曾向大家展現過他那高強的法力,卻沒有像什麼人展現過他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尤其是東方麻姑和真真,更是非常擔心的走到了白樂和黎召等人身,邊向他們很小聲的詢問起了,萬劫的力氣究竟有多大的事情,可那時候白樂卻非常神秘的什麼話也不說,只有黎召和孔斷,幾乎異口同聲的向他們說了句:「就那樣的小山我都能舉起來,更何況是他呢!」

聽了他們那些話,站在他們身旁的很多人,都感到非常吃驚地向他們看了過去 就在大家看著高大山將那座小山舉了起來,正在非常吃驚地向他喝彩的時候,高高大山忽然聲若龍鐘的向萬劫說道:「怎麼樣啊東方先生,你可有力氣將這座小山舉過你的頭頂嗎?」

說話間他忽然感到腳下一空,身不由己的陷入到了地下三四尺的黃土中,而他的雙手也因為重心不穩劇烈地晃動了一下,登時令那座小山,搖搖欲墜的在他手上晃動了起來,並且還不停的墜落下了很多石頭,著實將他自己嚇得驚恐萬分了起來,而周圍的很多人,更是被嚇得四散奔走了起來。

看到了那麼危險的事情,萬劫猛然一翻身跳到了那座小山下面,快如閃電一般的伸出了右手,將那座小山從他手上舉了起來,相當輕靈的在一棵大樹上借力一蹬,便輕輕巧巧的舉著那座小山落在了地上,相當擔心的說道:「好險好險啊!」

而那時候看到了他,正那麼輕鬆的舉著那座小山的所有人,都爆發出了一陣陣雷鳴般的喝彩聲,同時也令穩住了身形的高大山,感到不可思議的向他看了過去,就在那時候白樂忽然相當得意地說道:「若這臭小子連那點本事也沒有的話,那他就不是我白樂的徒弟了。」

當時有人聽到了他那句話,頓時非常佩服的說道:「久聞白樂將軍隔山打牛的功夫乃是世間一絕,且您的大弟子孔斷,更是孔氏一族中的高手,二弟子更是練成了您最為得意的獨門絕技,霸道罡氣,想不到得到了您真傳的東方先生,居然也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我等深感佩服啊!」

說完后很多人都非常佩服的向白樂恭賀了一番,著實令他相當得意了起來,可當他看到了,東方麻姑相當不高興的看著他的眼神之後,立刻憨憨的笑了笑,便不再有任何得意忘形之舉了,著實令一些人在心中竊笑了起來。

沒一會兒工夫,高大山稍微喘息了一陣子,忽然看著萬劫竟舉著那座小山,走到了不遠處的一處低洼處,相當平靜的說道:「這裡剛好需要一些石頭來鋪路!」

說完后他一翻手,便轟隆的一下子,將那座小山扔在了裡面,登時震動的他們周圍的地面晃動了幾下,而他隨即一翻身跳到了它上面猛然一跺腳,砰的一下子,伴隨著一陣陣塵土碎石屑飛濺起來之際,他竟將那座小山打成了一片碎石頭,慢慢的散落在了那裡,竟非常輕鬆的,將那裡弄成了一塊較為平坦的道路,登時又令很多人把發出了一陣陣喝彩聲,同時也令東方風霸等人較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而他那時候卻跳到了高大山面前微笑著說道:「真不好意思高兄,我方才一時玩的興起,竟把那座小山弄碎了,還請你不要介意!」

聽了他那句話,就在一些人忍不住竊笑起來之際,高大山卻相當佩服的說道:「東方先生的實力果然非常厲害,我高大山非常佩服,從今以後我們巨人一族,願和各位英雄一起聽從你的調遣,剷除所有邪惡之輩維護世間蒼生的和平安寧!」

說話間他和他身旁的幾位巨人,還相當憨厚的向萬劫一抱拳,頓時令他們周圍的很多人,相繼附和著他說了一些類似的話,同時也令昨天還在擔心,各路英雄誰也不服誰,而發生一些不測的東方凈水等人,較為放心了起來。

但就在那時候萬劫看了看他們頭頂上的太陽,忽然微笑著說道:「各位英雄,咱們別光顧著在這裡聚會,說那些大仁大義的事情,就忽略了咱們自己的肚子的感受吧?這都已經是中午了,大傢伙兒怎麼誰也不餓啊?」

聽了他那些話,很多人一下子相當爽朗的大笑了起來,而東方風霸等人,更是立刻命人去準備大量的食物和美酒去了。

沒一會兒工夫,有為白髮蒼蒼的老者忽然相當高興地說道:「東方之城的各位英雄,此番我等男的與各位聚在一處,不知各位可否賞臉與老朽暢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