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打賭,是以大陸票房爲準,至此已經收場。而事情遠沒有結束,還有其它的戰場,仍然激戰正酣。佔着本土文化優勢,張斯一路攻城略地,高奏凱歌。消息接連傳來,**票房張斯勝……臺灣票房張斯勝……新加坡張斯勝……停都停不下來。

尤其在韓國的票房,直接打破歷史記錄,成爲一個令人仰望的存在。倒是在日本的時候,最爲慘烈,幾乎出於焦灼狀態,最後的票房相差無幾,只算個平局。而總結起來,張斯在整個亞洲的成績,是高於斯蒂文的。

這場轟轟烈烈的約戰,至此結束,其驚心動魄的程度,不亞於打了一場真的戰爭。這是華語影壇第一次與好萊塢正面抗爭,其中意義,不言而喻。到了此刻,張斯在華語影壇的地位,一舉奠定,再沒人異議。

斯蒂文在報上公開承認,張斯是個厲害的對手,自己這次確實是輸了。如果有機會,希望繼續比試。他的風度,得到了大家的讚譽,而那成績,依然是值得人羨慕的。

電影上的事情告一段落,而這只是其中一環,張斯的戰鬥,纔剛剛打響。 “在那十年中,除了學術著作,張斯還寫了三部小說。

銷量最大的,莫過於《達芬奇密碼》,以他豐厚的知識底蘊,寫來十分迷人,峯迴路轉,跌宕起伏;而論影視的改編,則要數《哈利波特》,接連七部大賣,造就了一個神話;至於宏偉遼闊,評價高絕,則是那部史詩《魔戒》,完全構造了一個新的世界,影響了無數的魔幻著作。

他是個奇特的人,似乎能適應任何一種文化。到一個新的國家,便會以這個國家的文化背景,創作新的東西。而且每次都會成功,從未有過意外。

反倒是武俠小說,自《鹿鼎記》之後,就擱筆了。一脈香火,至此斷絕,似乎寫到了極致,再無法前進一步。今天人們閱讀的,依然是《天龍八部》《楚留香傳奇》《陸小鳳》這些,後來的作者,只能望而興嘆……”

————引自《十年風雨兩茫茫》

“武俠電影取得了商業上的成功,但在評價上,卻向來不高。張斯自從離過,多年沒有碰個這個題材。因爲聽到一些影評人刻意地醜化詆譭,他感覺有回覆的比較,要替華夏這樣特有的類型正名。

於是,便有了《臥虎藏龍》這部電影。

舒緩淒涼的節奏,唯美華麗的打鬥,餘韻悠長的配樂……它是如此美輪美奐,令影評人拍案叫絕。在奧斯卡的頒獎晚會上,也是大放異彩,奪得數個重量級獎盃。武俠電影終於進了一個新的高度,以意境取勝,以主題感人……”

————引自《張斯傳》

“普通民衆曾給電影打過分,出現了許多張斯的身影,而屢屢出現在前三名的,就是那部大名鼎鼎的《肖申克救贖》。牢獄是他生命中的關鍵詞之一,這部電影是他真實經歷的藝術化表達。

其實很難想象,經受了那麼多的苦難,卻拍出這樣美麗勵志的電影。儘管也有些揭露黑暗的內容,但他想告訴大家的,是無論遇到怎樣的禁錮,都要有一顆自由的心。人類的尊嚴,就在於自我的救贖之中。

張斯不會越獄,也不可能越獄,但天下沒有能關住他的監獄。就像臺詞中說的那樣‘有些鳥是關不住的,因爲它的每一片羽毛,都散發着自由的光輝’,只憑這一部電影,他已拯救太多人的靈魂……”

————引自《大師的放逐》

《大叔》的成功之處,不單單在於它獲得的票房,還有在與好萊塢大片正面抗爭中,取得的勝利。這或許可以作爲一個象徵,激勵華語電影人,奮發前行。同時,它還有自己的實際作用,攪動新的風潮。

這是一部精彩的動作片,有復仇的情節,也有救贖的主題。


它還是一部揭露社會問題的電影,張斯磨礪它的鋒芒,可以吹毛斷髮。這或許不是一柄名劍,光亮也無法如一泓秋水,明亮透徹。這裏有太多的血腥與污濁,但它是一把重斧,砍殺起來,或許更加凌厲威猛。

關於那位殺手的影射,許多人都看出來了,源於人體器官的聯想。

這是一種很恐怖的買賣,無論在現實中,或是在電影裏。當許多人看見被掏空的屍體時,儘管只是隱晦地表達,並未直接放在眼前,但已夠他們在電影院的洗手間大加嘔吐了。在討論關於殺手的問題之前,民衆關心的是,華夏境內是否真有這樣的犯罪活動?

**部門想停了這部電影,但它關係到一場較量,影響較大,有些棘手。再者,若是強行下線,無異於承認了這個猜想。

其實,上次的新聞有所涉及,只是沒有當作重點報道罷了。


這倒無所謂,只要民衆有這樣的好奇心,總有人能提供答案的。網上開始出現一些信息,多少年多少月,某某孩童失蹤,被發現的時候,身上只剩下……這類的東西很多,真假參半。有些是實例,有些是無聊的人故意炒作。但聚合起來,會形成同樣的輿論壓力,民衆的恐懼心理,使得他們一再追尋此事。

對於着眼於民衆興趣的媒體來說,有話題是件好事,他們也就有了明確的目標。於是開始搜檢資料,明察暗訪。要相信這些人的能力,在利益的驅動下,他們比真正的專家更有效率,出生入死也未放在心上。


當明確的證據,擺在報刊上的時候,**顯得非常被動。因爲事實與電影極其相似,在華夏境內,有着販賣人體器官的活動,而這些犯罪組織背後,隱藏着一些大人物。沒有這些人保駕護航,想犯罪都困難。

於是,民衆的呼聲逐漸增高,至於淒厲。

張斯也因此與**站到了對立面,儘管直至此刻,他只是放映自己的電影,並未做其它事情。相關部門不露面,也未發表任何聲明,他們不想被輿論挾制,更不想所害自己的利益。只當被問的急了,會說一句“尚在調查中”。

將會有兩個不同的結局,一是這些人順應民意,懲惡揚善,皆大歡喜;二是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誰纔是這片土地的統治者,將引發者,領導者,鬧事者……凡在此事中出風頭的人,全部拘捕,輿論也許就熄滅了。

此時,發生了一件事,致使他們只能選擇第一種。

上海市市長朱齊先生,親自指揮,進行了一場搜捕行動。上海境內,涉及人體器官販賣之人,無論是具體操作層面的黑幫成員,還是隱藏在背後的“大人物”,全部逮捕。待集齊證據,早早定罪,處理了事。

雷厲風行,大快人心,周圍的市縣受其影響,也採取了相應行動。


當然,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這些生意的,但不妨有其它的“生意”。比如《大叔》中揭露的第二個重點,集體賣——淫。由於比較平民化,許多人都享受過其中服務,要抓到證據,就更加簡單了。

同樣是朱市長開的頭,上海的淫穢場所,被橫掃了一遍。

民衆沸騰,拍手歡慶。由於有人開了頭,有關部門也就無法推脫了,只能硬着頭皮,該抓的抓,該捕的捕。在這其中自然放脫了不少人,比如在東莞的掃除行動,那些大場所,一家未倒,被夷平的全是無權無勢的小場所。

現場抓到的人,也才三四十的數,把民衆當白癡,受到不少冷嘲熱諷。

對於張斯,朱市長還曾在報刊上誇讚過,說他是“敢作敢爲的男子漢,遇到事情,總是挺身而出,並不在乎面對的是誰。這樣正直勇敢的人,在華夏要是多一點,對於社會進步的推動,會產生難以想象的影響……”

以張斯的觀感而言,對於當官的人,向來沒什麼好感。但對於這位朱先生,卻格外的不同,因爲他從楊雨薇那兒,瞭解到了一些情況。

這位朱先生,出身貧寒,是爲農家子弟。幼年父母雙亡,便當起了家,拉扯弟弟妹妹。他邊工作邊讀書,拿的獎學金,竟能供弟弟妹妹上學。成績優異,個人能力又強,一路攀登,終於走入了政治一途。

聽說是耿直的性格,做派與官場其他人不同,獨樹一幟。由於嫉惡如仇,得罪了不少人,但他是極爲厲害的實幹人才,每到一地,都能做出耀眼的成績,更能得到民衆的青睞。所以一路升遷,竟然無人能擋得住。

到了如今,就越發不可能了,因爲國內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但缺乏這方面的人才,尤其那種有大局指揮能力的人,而這位朱先生就是其中一個。所以,上面的人,已經在爲他鋪路,準備請他入主國務院。

因爲事關重大,一個不小心,這個民族的前途就栽在裏面了。可以想象,對於這樣一個人,上面會怎樣的保護。至於那些對他不爽的人,只好忍氣吞聲了,不然結果可能更糟糕。尤其經濟危機可能來臨,**需要一個人挺身而出,打一場至關重要的經濟戰爭。

由於輿論的影響,劉天明的行刑日期,也一再拖延。

似乎是想避開大家的談論,免得產生什麼不好的聯想。但張斯不可能如此放手的,壓緩行動,一直追隨着這件事。待 《大叔》全面下線,熱潮稍稍減退的時候,終於傳來了消息,劉天明將於本日槍斃!

《桃源報》的主版,今天竟然是黑白顏色,十分刺眼。沒有任何圖片,標題也中規中矩,正是這種簡單的排版,透出了 一股難言的肅穆。開頭是張斯的文章,用他那特別的字號與字體,只有在寫重要評論時,纔會使用的。

“電影結束,接着便會隨風而逝,了無痕跡。相信許多人會產生聯想,認爲這部電影,在影射些什麼。在此我要鄭重地宣告,大家猜測的,確有其事。因爲怕影響上映,許多話不曾說,現在特地補上一句‘謹以此片,獻給劉天明先生,一位真正的俠客’!

大家不免疑惑,何人是劉天明呢?

若論面貌,我也不曾見過,但神交已久,更蒙他在暗中保護,一直不受宵小的打擾。但我對天明先生的爲人,可以說十分地瞭解,也十分地敬佩。

不單是這部電影,前作《狙擊電話亭》的神祕人也是他。雖然虛構了許多的情節,但我敢負責任地告訴大家,他在現實中所做的,遠比電影裏更偉大,更令人激動!傳聞中的那些案件,並非謠傳,天明先生以一己之力,懲惡揚善,關係重大,非比尋常。

我亦十分的慚愧,因爲他即將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我卻還在這兒喋喋不休。

在《狙擊電話亭》結束的之際,天明先生曾給我寄來一份材料,是他長久收集而來的。滿篇荒唐污濁,通體惡臭熏天,全是達官貪污姦淫,顯貴謀財害命的證據!一條條明晰無誤,簡直觸目驚心,未曾想,世間尚有如此的人類!

天明先生將他交與我,自有目的。蒙他看得起,認爲我肯爲民衆奔走呼喊,說幾句真話,做幾件實事,以後得罪了人,難免要遭難的。所以這些可以當我的護身符,情況危急時,或許能救我一命。

這樣的善意,令人感動,也越發慚惶。

但它是如此沉重,我竟負擔不起,一定要拿出來給大家看。因爲這些能證明,曾經有一位叫劉天明的先生,做了許多大塊人心的事,儘管因此被殺頭,也無怨無悔!

以他性格,自然是不在乎的,行事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但我必須站出來!無論他怎樣想,我有責任,將事實告訴大家, 厲少!你老婆智商又上線了 !對於這樣一個令人敬佩,令人敬仰的靈魂,我有責任爲他的清白辯論!對於一種俠義文化的延續,對於一種感天動地的傳統,我有責任將它展示出來,告訴那些年幼的孩子,這是我們華夏的精髓!

也許,我不夠資格代表報人,或是代表讀書人,來說這樣的話,那我就代表我自己!儘管明日我可能就在世上消失,也 可能要在監獄中度過餘生,但我……無怨無悔!”

這篇提前的訃聞,是爲劉天明所作,張斯心情激盪,幾乎一揮而就。

發表之後,彷彿捲起了十二級颱風,世人驚動,天下譁然。因爲透露出的信息,實在有些嚇人。更嚇人的事,在這篇訃聞之後,便是鱗次櫛比的證據,依次排版,秩序井然。事實俱在,一目瞭然。

爲怕牽扯別人,除了技術工人,只有張斯一人蔘與此事。

他的東西,本就是人們注目的焦點,更何況今次的消息,又是如此駭人。經他有意引導,照片與視頻也紛紛曝光,在網上流傳。不過是眨眼之間,已轉載成千上萬次,想要阻止,也來不及了。

由於牽涉極大,不單是劉天明的名聲問題,更有許多在職官員。至於那些富商,爲數也不少,盡皆驚動。至於那些已然身死的,家屬尚在與張華打官司,見此狀況,紛紛偃旗息鼓。**則一陣驚慌,也是手忙腳亂。

民間沸騰,驚訝之後,便是怒氣沖天。

因爲證據確鑿,歷歷在目,那些罪行又是如此觸目驚心。許多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簡直觸犯了人類底線。大家被《大叔》的情緒傳染,本就有些激動,劉天明與電影裏的主人公,形象交錯,立刻得到了民衆支持。

網上很快便有關於他的信息,是根據事件推到出來了。某某年,某某事件,在某某地點,做了什麼事情。至於具體內容,大概可以想象出來,推崇支持,鋪滿全篇。原先主流對他的惡意醜化,至此消散,沒人再相信一個字。

終於,**出動了。

劉天明執行槍決,張斯立即收捕,《桃源報》暫時關閉!並且警告各路媒體,不得報道有關事情。張斯早有準備,還與家人從容告別,跟着警察走了。當他上車的時候,桃源的百姓圍了一圈又一圈,情緒激昂,一觸即發。

時代的進步,使得輿論的控制,已難上加難。

張斯被捕,做的並不轟動,但出來的效果卻很轟動。因爲現場有人已拍下視頻,傳送到了網上。它比起傳統媒體,有着太多的優勢,眼前就是其中之一。本想靜悄悄地處理,到了此刻,就不大可能了。

衆人譁然,以至於驚恐萬狀,議論滔天。

張斯畢竟不比劉天明,那是家喻戶曉的大人物,尤其此次一番比拼,大洋彼岸也是哄傳其名,崇拜者無數。由於歷次的積累,名望非同小可,而對於這一個人,說抓就抓,民衆會怎樣想?

其實大家都瞭然,張斯戳中了一些人的痛點,所以要好好教訓他。而事情鬧的這般大,民衆也不禁擔憂,會不會真如張斯在文中所言,讓他在這個世上消失?

很快,**給出了答覆。張斯因爲擾亂公共治安,僞造證據,污衊衆多人物,與殺人兇手關係密切……諸多的罪行,暫時收押,等證據收集齊全,立即判罪。

看着這一本正經的回覆,好似自己有多少麼正義崇高,民衆止不住從心裏冷笑。每次都是這一套,從下到上,竟然一點也沒變。他們清楚地記得,張斯第一次被收監,理由與目下竟十分的相似。

“這是我見過的,最噁心的事,彷彿被一隻才從廁所裏飛出的蒼蠅,噎住了喉嚨。咽又咽不下,吐又吐不出,只一陣陣地反胃,內中洶涌澎湃,許多東西攪在了一起。

我不怪你們的目的,只怪你們的手段是如此低劣,簡直可笑。

‘僞造證據,污衊衆多人物’這樣的話,也能說得出口。報紙上的東西,歷歷在目,民衆早已看在眼中,網上至今尚有流傳,這是把人當白癡麼?

或許是握着權柄,感覺生殺予奪,操之我手,並不在乎民衆的看法。

這倒是十分正常,國人的政治,有如此的傳統。以‘莫須有’的罪名,剷除忠良,財害英雄,已非一兩次了。但是到了這樣的年代,竟還用如此的手段,是否過時了呢?

我希望它是過時的,若是它真的有效果,那就是在令人感到悲哀了。這並非張斯一人的悲哀,而是全華夏的悲哀,天天喊着進步,天天喊着現代化,繞來繞去,我們卻依然在野蠻的邊緣徘徊。

名單上的人,依然自顧地生活,挺身而出的英雄,卻已住進了監獄。這樣的行爲,傳達的是一個怎樣的信號?只要你有錢有權,就可以任意妄爲……”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香江的媒體。

這是一個言論極度自由的地方,也培養了一大批自由評論者,暫不論其觀點正確有否,但他們確實有一種自由的習慣,並不在乎對方是誰。而香江人對張斯有種別樣的情感,彷彿將他當作自己人,尤其是這次《大叔》的輝煌,有兩位武指的鼎力相助。

寶島也迅疾跟上了節奏,這兒的民衆,同樣不關係大陸,但他們關心張斯。因爲許多人都是他的影迷,書迷,歌迷……除了一些年紀過大,或是太過幼小的人,基本都聽過張斯的名字。

官方的媒體也有應對,一些御用評論家,開始集中起來,對抗當下的輿論。

論述的重點,放在了劉天明的身上。因爲他殺人是事實,觸犯了法律,這個無法反駁。然後兼及張斯,說他與殺手之間,有什麼祕密陰謀。對於他觸犯的法律,也條理明晰地指出來,爲他被拘捕提供理論支持。

左一口法律,又一口法律,將自己立在了制高點。

但他們忘了,《自由中國》是評論者的聖地,這裏藏着真正的高手。這羣人所知本就廣博,平日裏既要揭露黑暗,評判社會,又要避免被**抓住痛腳,能力不是一般的高。現在他們的領袖被抓,怎麼可能默默無語?

若讓他們去劫獄,或是拿着槍械正面抗爭,似乎不大可能,這兒都是文弱書生。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勇氣,凡是願意來這兒的人,心中所想,與普通人自然不同。尤其遇到與人辯論的事,沒人會退縮。

而在華夏,若論打嘴仗,這是一羣最威猛的人。

現在他們站出來了,尋找新的陣地,開始與官方媒體幹架。真才實學,加上理直氣壯,帶來的效果是非常驚人。對方不迴應還好,一回應簡直慘不忍睹,囉囉嗦嗦的言論,被他們三言兩語,批駁的體無完膚。

尤其那幾個經典的論爭,比如“既然法律有用,爲什麼張斯被抓,名單上的人不被抓?”“法律也分對象的權勢大小?”“俠客是自古就有的,作爲法律的補充而存在……”一輪接着一輪攻擊,官方媒體節節敗退,全無還手之力。

他們原是愛大言欺人的,用“尚在調查”“**自有其它考慮”“事情比較複雜”等言辭,進行推脫。可惜遇到的人,見慣瞭如此伎倆,自有應對的方法。而民衆在這一過程中,將兩方的情況看的分明,對於**的行爲,越發惱火。

不良甜妻:一吻上癮 ,張倩依開始行動。

《桃源報》在海外是有分部的,儘管內陸暫被查封,並不會影響海外的正常運作。所以他們開始輿論攻勢,因爲張斯在華人界的影響巨大,不管是精英知識階層,還是普通民衆,都極爲關切。所以消息一經發布,立即引起反響。

這些人遠離華夏,但並不是沒有作用,聲音大了,總是有些助力的。

與此同時,張相文與謝敏振等人,也開始行動。作爲公共知識分子,他們有自己的影響力,邀約諸多作家,聯合簽名,表達意見。這是另一種壓力,將大家的行動表現在世人面前,以證明張斯是如何得人心。

最激烈的,莫過於網上的言論了。張斯的粉絲本就寬廣,現在那些不喜歡的人,也站到了這個陣地,與他們一同抵抗。**明明已經禁止媒體報道此事,但各類的言論,層出不窮,令人防不勝防。

輿論上呈一邊倒的趨勢,**也不得不認真考慮了,事情陷入了僵局。 “在《英雄本色》中,黑社會份子被塑造的極有魅力,無論是阿豪,還是小馬哥,都一種動人心魄的力量。這與張斯對黑社會成員的觀感有關,因爲他接觸到的情形,確實如此。甚而比這慘烈的多,值得一代又一代地傳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