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影門的實力在修真界中被大幅度的提高的時候,這個門派也引起了修真界中其他那些門派的高度注意和警惕。再說影門那近乎與皈依的修真方法,在傳統的修真界那絕對是夠標新立異的

時被打入了歪魔邪道那一邊。而真正的邪派,卻也i畢竟,影門對他們的威脅也是存在的。

所以到最後,一場針對影門的陰謀就這樣在整個修真界里展開了。陰謀的結果就直接導致整個影門在修真界徹底的消失,影門的眾多高手被打的魂飛魄散。直到現在21世紀,影門已經淪為比三流門派還不如的垃圾門派。不僅如此,影門的傳人更是必須要隱姓埋名藏身在人間界,不能公開自己的身份。否則等待他的就只有被滅。

而已經飛升魔界的影門高手們,早魔界混的卻並不如意。因為到了魔界他們發現,這修為高的通常都可以控制自己的影子是否顯露出來。沒有影子的影門,還能有什麼出息。

這不,正反通道如今一打開,這些已經飛升到魔界的影門高手門離開便準備「偷渡」回凡間。

歐陽如果當初知道自己把正反通道打開之後會引來魔界影族的「高手」,他也許當初就不會做了。

深榮光集團,深圳的明星企業。榮興是榮光集團董事會的主席,同時也是深圳十佳企業家,在深圳那真可謂是打個噴嚏都有可能在深下上一場不小的雷陣雨。

沒有人知道,這位看上只有四十多歲的榮光集團董事長,真實的年齡卻早已經超過了百歲。同樣也沒有人知道,就這個傢伙,竟然是早已經在修真界銷聲匿跡的影門的當代傳人。

此刻,榮興正置身在一個漆黑的密室之中,修鍊著影門的獨門絕技—化影。

只見他身子擺出一個奇怪的造型,雙目緊閉,緊接著,原本便已經一片漆黑的密室變的更加的黑暗了。再然後,榮興便已經完美的容入到了影子世界之中。他正瘋狂的吸收著影子世界中所蘊藏的能量。說實在的,影子世界中的這麼一點能量在歐陽的眼中根本就是少的可憐。不誇張的說,就是歐陽隨便放個屁,裡面蘊藏著的能量都要比這裡豐富的多。

但就這麼一點能量,在榮興的眼中,卻已經可以稱的上是巨大了。當然,這和榮興自己的實力有很大關係。自從百十年前,他無意中成為了影門的絕學《化影》的修鍊方法之後,日夜苦練,到如今也已經到了出竅期。這如果換成是其他修真者,想在百十年就修鍊到這種程度,除非有大機緣大奇遇,否則就是天才中的天才,都是不可能辦到的。

由此也可以看的出來,影門的《化影》,確實是非常的厲害。

很快,榮興便遇到了他平生最大的一次麻煩。在他剛剛將身體完美的融入影子世界之中,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不僅如此,連自己的元神都被一個強大的東西給禁錮住了。

「怎麼回事?我怎麼動不了了。」榮興真元力狂轉,想讓自己迅速的脫離出影子世界。但他所做的一切註定是要徒勞無功。因為他碰上了一個比他強不知道多少倍的傢伙。那就是魔界影族的統領——影魔。

說起這個影魔,這絕對是一個超級變態的傢伙,竟然只花費了區區五百年的時間,便飛升到了魔界,這在修真界中那雖然算不上前無古人,但也絕不多見。

只可惜這傢伙飛升到了魔界之後,便鬱悶了。他最得意的功夫竟然一點用處也沒有用,這怎麼不讓他鬱悶萬分。後來自己在修真界的的徒子徒孫飛升到魔界的多了,為了不讓他們受魔界其他強大勢力的壓迫,組成了影族。

這次正反通道打開了之後,他帶著影族的高手偷渡回了凡間,希望將自己所創的影族在凡間發揚光大。而這第一步便是將以前還未飛升前創的影門現在殘留的徒子徒孫收過來。

這不,影魔才剛一進入影子世界,便立刻碰到了榮興,他當然要把他控制起來。要是榮興退出了影子世界,那自己再想要找到他,那難度可就大了。

在影子世界之中,修為高的不可想象的影魔無疑就是神。只要進入了影子之中,所有的一切「規章制度」都由他說了算。現在榮興被他給控制住了,他將他帶到自己的身邊,那隻不過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這個時候的歐陽,他還不知道,因為自己的原因正反通道沒有被再次關閉,已經有許多的仙魔佛偷渡者到了凡間,凡間一場不小的災難也即將展開。 「沒想到你敲竹杠這麼厲害,咱們內勤處一年的外快還沒有你一晚上賺的多,你們外勤處的人現在真是財大氣粗,局長每次開會都說你們外勤處的人會賺錢,現在局裡開支加大,經費幾乎都是你們外勤處的承擔,科研處的人看到你們外勤處的出任務,那個高興,簡直讓我們傷心!」孫建看了看楊靖那輕笑的臉,鬱悶的說道。.92zw.com

「這可不是我的錯,你們內勤處要賺錢也簡單啊!剛才這些人都是國內的幫派份子,只要你們願意,把這些所謂的什麼武林門派清剿一下,那財源肯定是滾滾而來啊!要不把他們全部記錄在冊,每年收取一定的費用,這也能細水長流啊!」楊靖看了看孫建,笑著對他說道。

內勤處副處長退休后,孫建就成了內勤處的副處長,這些年跟著楊靖,著實立了不少功,神秘事件處理中心在內勤處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漲船高,選拔副處長的時候,楊靖首先提名孫建,唐國林在詢問了其他幹部的意見后,總算把孫建給提拔了上來,因此孫建對楊靖是相當感激。

兩人都是數年的老朋友了,更是經歷過生死考驗,算得上生死之交,看到楊靖帶著外勤處的人四處撈錢,在局裡的地位越來越高,他心裡頭自然有些羨慕,當然這絕對是良性的嫉妒,沒事發發牢騷而已。「你說的容易,局長可不會同意這個方案,你們外勤處那是有你這個變態存在,大膽的撈錢支持科研處的發展,局長雖然不贊成,可是隨著各種研究經費的增加,國家撥來的款項已經不能支持局裡的正常開支了,這才申請了首長,同意你們外勤處的撈外快!」孫建雖然有些羨慕外勤處的人,可是也知道內勤處和外勤處是不一樣的。

外勤處地人在國外怎麼賺錢都好。不會影響到國內的發展,甚至還能給華夏帶來不少好處,比如東港的影視公司和金融投資公司,這些都能讓華夏更好的融入東港,對97收回東港起到間接性的幫助。

張懷宇這麼些年,不僅把華夏淘汰的裝備和輕武器賣了個好價錢。更是幫助華夏引進大量地科研人才,蘇國那些專家80%都被吸收進了華夏,而不是如同歷史那樣被米國搞了過去,這讓華夏的各項發展進入了快車道,因此特勤局的研發費用才減少了,只能靠局裡自己解決。就愛中文網

「算了!等到國內各企業發展起來后,你們內勤處就好過了,最多再過10年,到時候世界的貿易中心將會變成華夏。到那個時候各種貪污和間諜企業都要你們內勤處的去查,那個時候,你們就大發利市了!」楊靖笑著拍了拍孫建的肩膀。兩人躍下廠房,進入了特勤局的總部。

這裡熱鬧依舊,因為這幾年的發展,特勤局裡增加了許多人,內勤處和外勤處的人數擴大了幾倍,再也不復當初整個特勤局才一千多人地歷史了,科研處和保衛處以及情報分析處的人數也增加了很多,楊靖從整個地下建築的擴建規模就能看得出。

唐國林很少到總部辦公,他在外面有專門地辦公地點。楊靖他們這些處級幹部在燕京市區的辦公大樓都有專門的辦公室,只是大夥更喜歡在這裡而已,因此孫建他們這些人一般都住在這個地下基地。

「那些人已經抓進來了吧?什麼武林四大派,狗屁而已!把他們的情況摸清楚,在燕京這麼囂張,家裡的大人是怎麼教的?安排人到他們的總部好好教訓一下他們,讓這些所謂的武林人士今後別進入燕京!」楊靖看到鄧雲聰他們的車已經被開了進來,知道人肯定都抓住了,笑著對迎面而來地內勤處葉處長說道。

「楊靖。你以後可別把人直接帶到設備廠來了,這次我們可被你嚇了個半死,安全部門已經打來電話詢問了,這次咱們的老臉都要丟了!」葉處長苦笑著看著楊靖,真不知道要如何說這個特勤局超級紅人。

「這不是沒什麼好地方解決他們嗎?再說局裡最近經費欠缺。咱們把這些人抓了回來。安排人去他們家。要錢啊!每個人出贖金一億。這樣馬上就有4億華夏幣到賬。咱們手頭也能寬裕點不是!我這可是為了你們內勤處著想啊!老葉。你可別怪我不給你們機會啊!」楊靖從衣兜里掏出4張支票來。在老葉面前晃了晃。

「你小子事還做地真糙。敲詐了他們一筆。還得讓我們給他們放血。我看今後他們聽到燕京就會尿褲子了!」老葉也不是什麼善良地人。能夠進入特勤局地人又有幾個是善良之輩。出任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對敵人下手那是越狠越好。知道楊靖地意思后。老葉笑著對楊靖點了點頭。開始準備安排人去這些大少家中敲詐了。

孫建看到頭兒就這麼被楊靖騙得站在一條船上。頓時有些目瞪口呆。這還是當初那個性情溫和地老葉嗎?難道跟在楊靖身旁。人都會發生變異。難怪外勤處3大隊地那些人跟了楊靖后。一個比一個能撈錢。

楊靖笑呵呵地看著老葉走後。發現孫建正盯著自己看。不爽地說道:「你玻璃啊!這麼看我幹嘛?把唐傑他們叫出來。咱們沒有好好聚聚了。今天得好好聚一下。我去財務處把錢給交了。你們到3大隊地宿舍樓去等我!」

孫建聽到楊靖地話后。正想拍他一巴掌。接過看到他就這麼笑嘻嘻地走了。看著狡猾地楊靖。孫建不由地笑了笑。罵了一句后。開心地去叫鬼瞳他們去了。

特勤局地人出任務賺地錢必須交給局裡地財務。然後由他們確認錢地來歷。無誤后才會按照各部門地獎勵機制。把屬於隊員地錢發放到制定地賬戶中。楊靖地賬戶是瑞士銀行地。把幾張支票交到財務后。簽了個字正想走。突然看到錢桂竟然在這裡。

「錢櫃,你什麼時候混到財務來了?你小子還真是咱們局地錢柜子啊!」楊靖自從在東港的時候諷刺了錢桂后,就一直和他不對頭。雖然兩人因為投資的事情關係緩和過一段時間,可是每回遇到,兩人還是忍不住要互相嘲諷一下。

「錢處長現在主管咱們局的財務處,所有局裡的資金都有他組織人手進行投資,楊處長,您可別得罪他了。要不然你的獎勵可會推遲發放哦!」接過楊靖地簽字后,晚上值班的小章對楊靖小聲說道。

「這小子不敢對我怎麼樣!否則我還真要打到他們家去,上回我們把在東港賺到的錢全部捐獻給希望工程后,這小子就被我氣的吐血了,再來一次的話,我怕他支持不住!」楊靖笑著對小章說道。

錢桂前幾年主持的倭國外匯投資確實給華夏賺了不少錢,那一次楊靖和鄧琪組成的投資企業也一次發達了,自己收貨甚豐的楊靖也就看不上錢桂投資賺的那些錢了,為了噁心一下錢桂。當著他地面把分給3大隊的獎金全部捐給了國內的希望工程,讓錢桂氣地把自己好不容易賺到的外快也跟著捐獻了出去。

之後才知道楊靖他們3大隊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收穫的利潤不比錢桂賺到的少。看著楊靖在自己捐款后,笑嘻嘻拿著從倭國賺來的另一份錢在自己眼前晃悠,那個氣啊!讓錢桂到現在還沒平復下來。

「楊靖!你別沒事找事啊!你們外勤處的難道都這麼囂張跋扈嗎?有本事你跟我比一場,看看誰在一年之內賺的錢多!」錢桂從裡面沖了出來,也不理會身旁拉扯自己的人,指著楊靖大聲嚷嚷道。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錢柜子啊!怎麼?羨慕咱們賺錢比你多嗎?我還就告訴你了,今天晚上我又給局裡賺了1個多億,有本事你一晚上也賺這麼多啊!看到沒,我也有一個多億的獎勵呢!羨慕吧!」楊靖笑嘻嘻地把財務處開的收據給錢桂看了看。

「哦!對了。咱們錢柜子好不容易大方了一次,上回把那幾千萬給捐獻了出去!唉!好人啊!我代替西部山村的孩子們謝謝你了!」楊靖說著裝作記起幾年前錢桂捐錢的事情,笑嘻嘻的對錢桂說道。

「楊靖!你欺人太甚!我要跟你決鬥!」錢桂一句話說出來,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楊靖都呆住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跟楊靖決鬥,整個特勤局還沒有人敢對他說這句話,看了看周圍傻眼看著自己,錢桂尷尬的笑了笑后。解釋道:「決鬥賺錢!呵呵!」

「切!」這下就連財務處的人都感覺到丟人了!

楊靖眼睛一轉,看了看尷尬的錢桂,笑著點了點頭,「你這個要求我就答應你了,不過我贏了有什麼好處?」

錢桂一聽楊靖答應了下來,臉上馬上露出了笑容,聽到楊靖直接說他自己贏了如何,笑容還沒散去就氣得直哆嗦,這不是明擺著說自己一定會輸嗎。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輸了的話。必須當著特勤局所有人地面對我說我輸了!你贏了的話,我把這一年來自己的獎金全部給你!」錢桂的話一說出來。楊靖就樂了。

「行!我答應你,各位做個見證,從今天開始,到91年1月日截止,咱們比比誰賺的錢更多!」楊靖看了看錢桂后,上前跟他擊掌后,把這個賭約定了下來,拿起手中的收據,看著錢桂搖了搖手。 紫羽似八爪魚一樣纏在歐陽的身上,嫵媚的說道。

「又逛?」一聽道這兩個字,歐陽只感覺自己眼前一陣暈眩,說實在的,現在他真的是怕了這項「運動」,如果有人提問宇宙中最偉大的神最怕的是什麼?最佳答案肯定是逛街。

聽到歐陽的語氣好象不太對勁,楊紫羽等幾女立刻使出了作為女人,尤其是絕世美女的殺手。當一個個美女淚眼朦朧的望著你的時候,估計就算是鋼鐵所鑄造而成的人,也會隨之化成繞指柔。更何況歐陽並非是一個鋼鐵所造的機器人,雖然從某些方面將他要比鋼鐵更加的堅硬。

「你去不去嘛?」林思語輕輕搖晃了歐陽的身體兩下,嬌聲說道。

歐陽試探的問道:「這,不去行不行。」

「不行!」楊紫羽、林思語、華凌公主、天和公主、紫夢公主以及紫幻公主五人在歐陽的話音才剛一落下,竟然異口同聲的說道,其聲音之統一,簡直就好象是經過了無數此的排練一般。

楞了半天之後,歐陽這才無奈的說道:「既然不行,那還問我去不去幹什麼?這不是典型的多此一舉嗎?」

「哼,那當然,我們當然要先徵求你的意見了,要不然有人可要說我們獨裁,一點也不給你說話的機會。」紫幻公主得意洋洋的說道。聽了她的話,歐陽鬱悶了,苦笑的暗道,你們這和獨裁根本就沒有什麼區別嘛。

第二天天氣不錯,太陽早早的便爬到了空中,此刻正不斷的散發著熱浪。

原本歐陽還想在床上躺上一會,畢竟這逛街實在是太可怕了,能拖一會是一會。哪知太陽才剛剛爬上天,他的六個老婆竟然就輪流變著法的叫喚他起床,大有歐陽不起床,她們就絕對不罷休的態勢。搞的歐陽心中那是一個極度的鬱悶,暗嘆,看來這老婆太多了,也是不好。

到最後,歐陽無奈的妥協了,抓起內褲豎起了白旗。

「各位老婆,你們準備要我陪你們去逛哪條街,這溫州比較出名的幾條商業街都已經被你們逛的差不多了,應該沒什麼好逛的了嘛。」開著一輛suv,歐陽對副駕駛位上天和公主問道。說來奇怪,他的這幾位老婆,竟然都有一個同樣又怪異的愛好,那就是坐車都喜歡坐在副駕駛位上,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只可惜一輛汽車只有這麼一個副駕駛位,每次為了能搶到這個好位置,幾個老婆都要先來上輪「石頭、剪刀、布」來決定到底誰坐前面。這不,今天的獲勝者便是天和公主。

「恩,溫州確實已經逛遍了,現在再逛確實沒有什麼意思。所以我們今天去杭州,杭州可是浙江的省會,肯定會有好玩的。」天和公主說道。

一聽去杭州,歐陽頓時大吃一驚,方向盤差點都打反了。「老婆,不是吧,杭州?那很遠的,要不我們還是隨便在溫州逛逛得了。」歐陽驚訝的說道,同時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不行,你自己也說了,溫州都已經逛的差不多,沒什麼意思了。杭州我們還都沒有去過呢。」天和公主還沒有開口說話,坐在最後排的紫夢公主已經反對的說道。

歐陽還在試圖打消她們去杭州逛街的念頭,「可是,杭州真的是有些遠嘛。我們現在開過去只怕到了都已經快到晚上了,那還有什麼逛頭,對吧。」

哪知天和公主竟然笑了笑道:「老公,你可不要告訴我,你沒有本事帶著這輛車瞬間移動去杭州哦。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你這宇宙第一戰神那也實在是太垃圾一點了。」

雖然天和公主的話明白人一聽便知道這是激將法,但歐陽還真偏偏就受激了。只見歐陽囂張的說道:「哼,老婆。你也太小看我了。別說就這麼一輛小汽車,你就是來輛火車,我都能把他用瞬間移動把他送到火星上去。你們坐好了。」

說完,歐陽釋放出一股神力將自己所乘的suv給包括起來,然後利用瞬間移動,直接將汽車從溫州轉到了杭州市區。幸好,歐陽早已經施展了一點小小的幻術,否則的話,這大馬路上突然憑空出現一輛汽車,還不知道會搞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呢。

「看到了吧,現在知道你們老公我的厲害吧。」歐陽得意洋洋的扭過頭,對眾老婆說道。

「知道你厲害啦。」眾女齊聲說道。

對於杭州的地形,說實在的,歐陽真的是不太了解。從「上一輩子」

世,他還真沒怎麼在杭州呆過。對於杭州地形熟悉i歐陽開著車,一臉鬱悶的轉了半天,楞是沒發現一個停車場。或則更準確的說應該是找不到一個空車位。所有的停車場都被車子停的滿滿的。

「操,這世界上的車怎麼就這麼多呢,簡直是車比人多。」歐陽鬱悶的說道,他此刻都已經有直接把車停在馬路中央的打算。反正這輛車的價格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不誇張的說,他旗下的單單一個創神集團,每分鐘給他賺的錢就足以馬上n多部這樣的汽車了。

還好,這次老天爺都要幫歐陽省錢。就在歐陽準備拋棄這輛嶄新的suv的時候,突然在他的前方不遠之處,一個空車位出現在了歐陽的視線之中。歐陽的心中的興奮感覺那簡直就甭提了,腳下一踩油門,汽車頓時向箭一樣的沖了出去,惹的他的幾個老婆尖叫連連。

這是歐陽有史以來將車速快的最快的一次,也是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為什麼這世界上會有那麼多的人瘋狂的喜歡飆車。飆車所能帶給人的刺激感,如果非要用一個形容詞來表示的話,只能是「爽呆了」。

「砰!」先是一聲巨響,緊接著歐陽便感覺到整個人都劇烈的搖晃起來,車子的安全氣囊立刻自動彈了出來。

而歐陽就在這緊要關頭,條件反射似的釋放出了一股強大的能量,將自己和車上的六位老婆保護了起來。這樣,就算這車子立刻爆炸,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危險。

其實這只是歐陽在遇見危險的時候,下意識中的保護措施。事實上就算他不採用任何的保護措施,就這麼一點撞擊力度,也根本傷不到他們分毫。畢竟,除歐陽這個大變態之外,他的幾個老婆可都是修真者,雖然修為到現在為止並不是很高,但也不是這麼輕鬆能被傷到的。

「老公,你不是常常自詡自己開車如何如何厲害的嘛?這麼就和人撞上了呢。」楞了幾秒鐘之後,紫幻公主那小丫頭叫道。她剛剛可是撞的不清,此刻正揉著自己的額頭呢。其實她也只是做做樣子想爭取歐陽的同情罷了。在歐陽的保護之下,她能痛才怪。

正當歐陽想開口說話的時候,和歐陽發生劇烈相撞的那輛車上跳下了一個人來,只見這人怒氣沖沖的衝到歐陽的這輛suv邊上,抬起腳然後便使勁的踢了下去,一邊踢一邊還說道:「你這人會不會開車啊,有沒有長眼睛啊。你知不知道就在剛剛你差點謀殺了我。」

歐陽當然也知道自己和別人的車撞了,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撞的人,竟然會是這麼一個嬌答答的美少女。而這位沒少女的舉止卻有那樣的粗魯,一點也沒有女孩的矜持。

他卻不想想,別人的車子都被自己撞的「破相」了,還能矜持的起來那才奇怪了。

眼前這位美女穿的衣服那叫一個清涼,上身是露臍弔帶,下身則是超短裙。手上和脖子上戴滿了各式的裝飾品,看上去非常的時尚。

「美女?」歐陽心中暗道。對於美女他一向是非常有風度,只見他慢慢的打開車門從suv上下來,然後上上下下認認真真的打量了一番眼前這個漂亮的美少女。

此刻這個美女早已經被歐陽這「傲慢」的態度氣的肺都快炸開來了。要知道,自己的這輛保時捷carreragt備開出去和自己的朋友們好好的炫上一炫的,結果才剛一上路,竟然就被歐陽給撞的嚴重破相了。

而現在歐陽不僅沒有為撞了她的車而道歉,竟然還用如此下流的眼神看自己,這怎麼能不讓她心中原本就已經很旺盛的怒火再冒上三丈。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說,你把我的車子撞成這個樣子,你打算怎麼辦?」美女怒氣騰騰的指著自己的保時捷carreragt說道。

歐陽順著她的芊芊玉指一看,頓時也被自己的「傑作」嚇了一跳。眼前這輛車被自己撞到的地方已經嚴重的凹了進去。當然,連保時捷都已經變成這麼一副摸樣了,歐陽的那輛suv就更別說了。

而讓歐陽更覺得驚奇的是,車子都被撞成這樣了,這位美女竟然一點事都沒有。歐陽等人還說的過去,畢竟都是高手。可眼前這位美女,歐陽從她的身是行可感覺不到絲毫的能量流動。 「喂喂喂!你今天晚上的不算啊!」錢桂看了看楊靖手中那一張2億5千萬的收據,臉色一變,急忙從財務處追了出來,對著漸行漸遠的楊靖大聲喊道。

「頭兒,今天晚上楊處長也拿不到獎勵,全套手續辦下來,最少也得一周時間,您不可能說他一周之後賺的錢也不生效吧!」小章看著自己的頭兒,有些弱弱的說道。

「厄!就你多事!手續加班加點給他辦下來,爭取明天就把這次的獎勵辦給他,咱們財務處要增加效率知道嗎?」錢桂聽到小章的話后,嘴巴張開半響,想了想后大義凜然的對自己手下的幾名骨幹成員說道。

「可是千萬以上的支出必須局長簽字,您看是不是明天您向局長彙報之後,爭取和銀行方面溝通一下,這樣咱們才能把錢轉出來,就算咱們有最快的效率,這些涉及海外的銀行在處理大宗交易的時候,都要托一下的,您應該清楚這個才對啊!」小章想笑又不敢笑,看著自己的頭兒那鬱悶的神情,真是有些憋不住了。

「娘的!米國的這銀行轉錢到其他國外銀行屁話都沒有一個,只要轉錢到華夏來,就諸多限制,奶奶的!咱們以後要在瑞士辦一個中轉賬戶,這個事情你們記一下,明天就去辦!」錢桂知道這次楊靖手中的錢肯定是拖不到賭約成立后了,難怪剛才楊靖拿著收據在那裡搖晃,感情是噁心自己的。

錢桂想明白這一點后,哭喪著臉走進了財務處的大門,開始認真的做起自己的投資計劃來。

楊靖在特勤局總部玩了整整一晚上,跟著以前的老隊員們聚會,也認識了不少新隊員,對於楊靖這個特勤局的偶像級傳說人物,不少新來的人都很好奇,當然在知道當初楊靖一進特勤局就單挑三大體術教官的豐功偉績后,這些新人無人敢攝其鋒芒。

大清早楊靖準備離開的時候。老葉安排了內勤處地2個大隊分別前往四大派在華夏的總部,看著幾十號頂尖高手蜂擁離去,老葉那一臉滿足的樣子,楊靖知道他們昨天晚上肯定從這些所謂的武林人士口中敲出了不少機密,而且是值得特勤局大舉出動的機密。

「老葉,大清早的你這麼興奮幹嘛?局長給你電話了?」楊靖看著前面地老葉。笑著問道。

「局長早就來電話了,這些門派勢力存在年代久遠,這些年來不少謀殺案都是他們門下的人做的,咱們昨天晚上就審問出不少機密來,他們旗下的企業不少和國外有情報交易,這些垃圾四處收集華夏遺留在民間的文物販賣到國外去,這是他們收入較大的財源之一,局長說了,直接打殘這些所謂的門派。來一次大清洗!」老葉笑眯眯的說道。

他當上內勤處處長還不到一年,以前是局長的助理,上回倭國事件后。內勤處處長就因為辦事不利給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了,現在他一上台正準備好好大展拳腳地時候,楊靖就給他送上這麼一個大禮,簡直是樂壞了老葉。

楊靖瞭然地點了點頭。「殺個把人不奇怪。這些人在江湖上混。殺人是常事。只要不發生重大案情。也不歸咱們特勤局管。可是盜賣文物就是大罪了。而且和國外情報組織有聯繫。更是犯了局長地大忌。打了也好。本來想給你們內勤處增加點創收。沒想到給你送了幾條大魚。真是老天開眼啊!」

老葉聽到楊靖地話后也跟著笑了起來。「誰說不是呢!這次清掃所謂地武林幫派后。不少他們旗下違紀地企業都要封了。到時候創收和任務兩不誤。這次可多虧你了。這個人情我記下了。今後有什麼事只管吩咐。老葉我能做到地決不推辭。」

「靠!老葉。我還以為咱們認識這麼久了。我有事你就算不想這個人情也會幫我。沒想到你還得看人情才幫忙啊!」楊靖半開玩笑地說道。

「年前你一個電話過來。咱們內勤處幾個大隊全部出動。我老葉說過什麼沒有?你小子見縫插針地毛病還是改不了。局長讓你給他打個電話過去。你有空地話直接去局長那一趟吧!」老葉說著輕輕錘了楊靖一下后。帶著身後地幾個隊長離開了。

唐傑開車把楊靖送到局長那后就直接返回四合院了。他爸媽從鄉下過來看他來了。不陪陪老人家可不行。楊靖也大方地給他批了兩個禮拜地假。讓唐傑好好帶著父母到燕京玩一玩。

拿出身份識別卡給門口地警衛看了一下。確認身份后直接走進了特勤局地辦公大樓。來到唐國林辦公室地時候。突然看到裡面坐著一個人。楊靖心裡頭一喜。趕緊走了進去。

「楊靖來了!不錯不錯!我們剛才還在說你,幾年不見,你長高不少啊!」呂純良笑嘻嘻的看著激動的楊靖,眼中露出滿意和欣喜的神色,慈愛的對楊靖招了招手。

「呂爺爺,幾年不見,您到哪去了?安南那邊也沒您的消息,難道您跑到國外去了?」楊靖知道呂純良是安南人,老伴都在安南,他這幾年卻沒有在安南出現,真是有些讓楊靖想不明白。

「呵呵,還真被你說對了,我到歐洲去了幾年,那邊接收蘇國科學家地工作沒有一個總的安全負責人,我占著以前留下來的權利,爭取到了這個位置,從那邊給華夏請回來數萬名蘇國科學家,現在那邊的工作已經上了軌道,我就放心的回來交差了!」呂純良把楊靖拉到自己身邊坐下來,上下打量了一下楊靖后,滿意的點了點頭。

聽到呂純良的話楊靖才知道,為什麼這幾年一直沒有蘇國科學家如何入境的消息,而且張懷宇也把口風閉的那麼死,感情是因為呂純良地關係,特勤局接收了安全工作,肯定能夠把事情做完美,再加上有數十年安全工作經驗地呂純良坐鎮,更是沒有了後顧之憂。

「難怪我在哪都找不到您,原來是到歐洲去了,蘇國那邊的科學家有幾十萬,咱們引進地只在少數,真正想要大量引進,還得等段時間,他們蘇國越亂,咱們就越有利,順便把西伯利亞軍區的關係打好,將來咱們引進人才可以直接從東北軍區那邊帶回來,免得從歐洲繞遠路!」 玉破紅塵女兒醉 楊靖笑著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引進蘇國科學家本來就是楊靖牽的線,因此唐國林和呂純良也沒有瞞他什麼,聽到楊靖的話后兩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小子,你都能想到的事情難道我們就想不到嗎?和蘇國高層軍官的聯繫我們一直都在進行,今後不僅僅是科學家,就是高科技設備和武器都能通過陸路運輸回來了,否則我會這麼快回來嗎?」呂純良笑著拍了拍楊靖的手后,解釋了這個情況。

「原來是這樣,我說您二位都是老謀深算之輩,怎麼會想不到這一點呢!」楊靖笑著捧了兩位局長一句,讓兩人哈哈大笑了出來。

「聽說你昨晚又大賺了一筆,不錯啊!不愧為咱們特勤局有史以來最能賺錢的人,在你的刺激下,咱們局裡的人可都爭先恐後的向你學習,局裡的經費可是充盈了不少。」唐國林眯著眼睛,笑呵呵的對楊靖說道。

「咱們也都是賺幾個血汗錢,沒辦法,不是給局裡創收了一億多嗎?您看我三天不出門,出門吃三年,不錯吧!對了,局長您叫我過來有什麼事?」楊靖和唐國林打了個馬虎眼后,開始轉移了話題。

這些血汗錢都是好不容易賺來的,平常哪有這些凱子給自己賺錢啊!現在能賺到這麼多還得留作本錢繼續賺錢,跟錢柜子打賭的事情楊靖可不敢馬虎,只要贏了他,那可又多不少零用錢了!

「我就知道你怕我跟你說借錢的事情,放心吧!你那點錢留著做老婆本吧!我們可不會要了你的!這次讓你過來主要是談談你實習的事情,首長安排你去讀書就是想讓你走政途,依照你小子的能力最多2年就能提前出去實習,想想自己要去哪?我們的工作也好安排!」唐國林笑著點醒了一下楊靖的小算盤,直接問起楊靖今後的打算來。

聽到局長的話后,楊靖也有些鬱悶,本來自己就不願意受到什麼牽制,這幾年聽首長的安排讀高中和大學,沒想到今後還得走政途,難道楊家子弟必須要走這一步嗎?

呂純良和唐國林看楊靖那苦悶的臉,笑著點了點頭,呂純良低聲說道:「目前你爸上位已經成了定局,你再到特勤局執勤於理不合,再說你家就你一個,將來楊家想要繼續輝煌,你就必須承擔起應盡的義務,這麼多勢力跟著你們楊家,難道別人就不去考慮今後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們特勤局是全力支持你父親的,你們家在軍方的勢力不怕後繼無人,李昌兵和李昌海以及李富國、李強兵都在軍中,今後軍中的利益群體不至於混亂,而你不從政的話,那跟隨你父親的那些人今後就難免三心二意了。」唐國林的話更加淺顯易懂,這裡沒有外人在,因此兩人也說得相當直接。 楊靖聽到兩人話,心中也有些明了,不過自己從政的話按照年齡來看,最多也是在下面歷練,想要混到封疆大吏級別不花個幾十年還真做不到,不過有政治的地方就有派系,自己父親上位自然也有地下一群跟著努力的嫡系,自己不從政還真讓這些人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跟著楊家有沒有前途。

「難道還真跟古代一樣,沒有接班人整套班子就不穩當?」楊靖隱約的對兩人問道,他們都位列華夏最有權勢的人物群列,這些東西問他們才有實際意義,而且依照自己跟他們的關係,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沒有那麼嚴重,只是你父親的強國政策和其他人不一樣,如果這些支持你父親的人把國家建設起來后,國家富強了,今後也能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如果你父親之後的領導想要改變這些建設成果,那麼就必須要有一個人站出來帶著為國為民的人與他們進行抗爭,政治是妥協下的產物,沒有一個中心人物,如何把那些人集中起來?」呂純良笑眯眯的說道。

「今後你從政的話,你就是最佳人選,在軍方有李富國和李強兵在,你的那些好朋友都是各軍區的子弟,今後他們肯定是站在你這一邊的,如果再加上你爺爺個父親兩代人給你打下來的政治基礎,那麼你就有實力保證這些加入楊家系統里的人!」唐國林接著呂純良的話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