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古代社會的軍隊與現代社會的軍隊截然不同。

為保持軍隊的「純凈x-ng」,現代社會的軍隊多都遵循一種異地從軍的原則,除了那些就地徵集的民兵外,現代社會的各種正規軍兵源都是從外地調配而來,為的就是割斷軍隊與地方的更多聯繫,以免出現難以控制的麻煩。

更好像不這樣做,就沒辦法控制軍隊一樣。

但沒有這麼多讓人擔心的規矩,在以多戰事著稱的古代社會,以保家衛國為口號,幾乎所有軍隊、兵源都是以鄉土、鄉情來作為聯繫。除非投降過來的改編軍隊,盂州軍就全是由盂州人組成,芫州軍也全都是由芫州人組成。

有這樣的軍隊坐鎮地方,無論什麼人想要攻打盂州、芫州,他們都會拼盡死力。因為他們保護的是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家人,根本不會輕易敗退或潰散。而即使是在向異地的進攻中,他們也是在為自己的盂州、芫州家人爭取榮耀、爭奪功勛,戰鬥起來也是格外賣力。

唯一例外就是,這樣的地方軍在本土作戰時或許不用考慮什麼戰鬥jī情的事,但假如外戰不利,或者說是外戰時間過長,這些以鄉土、鄉情集合起來的地方軍隊就會很快滋生起退卻念頭。

想要避免這一點,以國家來說可採用輪戰原則,要麼就是採用屯田制,直接讓那些將士定居在戰區附近。

但如果是地方自行調派的軍隊,那就必須重視出戰時間的控制問題。

所以,知道芫州軍出來的時間過長,隊中已開始滋生思鄉情緒,曹勘才會急於請戰建功。這樣不僅可以催化芫州軍的戰鬥jī情,曹勘也可在最合適的時間獲取最大的戰功。

不過隨著斥候稟報,曹勘卻是大皺眉頭。

因為現在雖然只是剛過半個月,即便追加五天時間也不算什麼,更不會立即動搖軍心,但這種明顯就是斥候方面的問題卻不能輕易放過。

畢竟斥候現在已出了一次錯,誰知道後面又會不會出現其他錯誤。

而一旦斥候出問題,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因此望著四下里黑壓壓的密林,再看看被蜿蜒山道拉成一條長長看不到尾部的隊伍,曹勘就相當不滿道:「為什麼還需要五天時間,難道你們就沒提前確認過道路狀況。

「這個,……小人當然確認過狀況,只是沒想到將軍會讓統領帶這麼多兵馬過來。」

「你說本將帶的兵馬太多了?」

聽著斥候頭領回答,曹勘當即瞪了對方一眼。

因為,曹勘即便也從被拉成細長狀的隊伍中意識到可能是兵力過多才造成的行軍緩慢問題,但山路行軍本該就是如此,怎可能成為斥候推卸責任的理由。

斥候頭領則低頭說道:「小人不敢,但山林作戰本就存在展開困難的問題,所以小人一開始也只是做了五千兵馬的估計。」

「那你還……」

原本還想再指責一、兩句,但曹勘還是很快壓下了心頭怒火。因為曹勘知道,自己的怒火不僅解決不了問題,斥候最初說的半個月時間也是在龔轂決定調兵以前,對調多少兵卻沒有準確預料。

而如果不是龔轂命令,曹勘原本也只是預估了兩萬兵馬,現在兩萬變三萬,耽誤的時間也不全是斥候的責任。

不過,看了看前面更顯密密麻麻的山林,曹勘仍是相當不悅道:「那前面山道又是怎樣?林木會不會還有現在這樣多。」

「……這個,前面的山林只會比現在更密。」

「比現在更密?那萬一敵人在裡面埋伏怎麼辦?」

聽到斥候回答,曹勘雖然不至於不滿,臉上卻更加鬱悶起來。

斥候頭領也知道曹勘為什麼會這樣,同樣略帶無奈道:「但這就是十萬大山,這就是山林作戰。不然統領又會帶這麼多兵馬過來?要在山林中前進和作戰,至少要有半數隊伍用在警戒用途上。」

半數隊伍用在警戒用途上?

對於斥候頭領的感嘆,曹勘並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曹勘的部隊行軍為什麼會這麼慢?同樣也是由於要清掃山道兩側的密林,確定安全后才能讓大軍慢慢跟進的緣故。

雖說這更應該是斥候的工作,但斥候即便未曾在山道兩側遭遇過敵人,可只要一前進到目的地的山崖附近,斥候肯定是有去無回,這就證明山林中,至少山崖附近肯定有敵人潛藏。所以為防萬一,曹勘也不得不將大量隊伍用來清理道路兩旁的密林。

因為誰也不能保證,山道兩側就一定不會有敵人存在。

而且曹勘知道,在設法清除敵人的同時,他現在更重要的任務就是逮住活口,或者說是搜索出敵人出沒的地道入口等等。這些工作都必須建立在擁有足夠人手的狀況下,所以龔轂即使真給曹勘減少兵力的機會,曹勘也不敢這樣做。

只是說曹勘低估了十萬大山的危險x-ng和複雜x-ng,甚至也低估了萬大戶的大膽。

面對從後跟進的三萬大軍,萬大戶居然還敢讓人偷襲斥候。

故而將雙眼從密林中收回,曹勘就望向斥候頭領道:「既然你們已在這裡mō了很長時間,那有什麼建議沒有……」

「如果是現在這個地方,小人沒有任何建議,但如果到了山崖邊上,由於那是一塊相對獨立的樹林,只要擁有足夠人手,我們完全可將那片密林徹底清除掉。這樣不僅密林里如果真有地道可以很快被發現,在紮下營地的同時,如果能備上強弓,或許我們還可從山崖這邊直接壓制萬家莊大m-n,幫助將軍的大部隊通過羊腸小道,直bī萬大戶老巢。」

「……壓制萬家莊大m-n?……直bī萬家莊老巢嗎?好吧,我們過去看看再說。」

沒想到斥候頭領竟能說出這麼jī進的策略,曹勘也是略帶詫異地望了望斥候頭領,但卻並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不管怎樣,這一切都得等到五日後抵達山崖邊上再說。 第二卷《雲涌》]第八百八十六章、萬家和老爺的志向又要怎麼延續下去

————

第八百八十六章、萬家和老爺的志向又要怎麼延續下去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道路,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地名。

雖然這並不是必須,但卻是個習慣問題。

例如萬家莊所在的包公山,那就是萬家莊先輩所起。最初也是因為要躲避戰lu-n,一些莊戶才在包姓老者帶領下潛藏到十萬大山裡,直接就以包姓老者的姓氏來命名定居的山谷。

只是後來包氏衰落,萬家興起。雖然包公山的名字沒人去改,但萬家莊里卻都漸漸只剩下些繁衍昌盛的萬氏族人,萬家莊的名字也開始變得順理成章起來。

至於萬家莊現在的規模,那卻是萬大戶一力籌措起來。畢竟除了萬大戶外,萬家莊那些粗陋村民又豈敢妄想什麼稱皇稱帝之事。

當然,在萬大戶之前是沒這樣的人,之後有沒有這樣的人就不好說了。

而別看萬大戶娶了許多妾室,但由於是少年夫妻,萬大戶也分外疼愛自己的正室何氏,也沒因為被易嬴拐跑了阮紅、芳翠兩人另行再娶。畢竟阮紅或許是個意外,但好像芳翠那樣的妾室卻幾乎都是萬大戶在與其他商人jiāo往中得來,無所謂珍惜不珍惜。

只是何氏雖然很少管萬大戶閑事,一直看著萬大戶所做的一切,何氏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因此夜間服sh-萬大戶睡下,何氏就說道:「老爺,你想做的事情自可以去做,但你能不能管一下豪兒,看他現在每天都是在跟什麼nv人鬼h-n在一起真要是這樣,老爺還不如給豪兒找個m-n當戶對的姑娘回來,否則萬家和老爺的志向又要怎麼延續下去啊」

萬家和老爺的志向又要怎麼延續下去?

與萬大戶一樣,何氏因為養尊處優也有著豐腴的體態,不過這卻並不會成為萬大戶厭倦的理由,反而抱著何氏腴滿的身體,更會讓萬大戶有種滿足舒心感。

當然,不能否認這並不x-ng感,但漸漸喜歡上這種感覺,萬大戶同樣無意去阻止自己的心理變化。

所以聽到何氏說起萬豪的事,雖然遲疑了一下,萬大戶卻並沒有感到太驚奇。

因為,不說萬大戶原本就不欣賞萬豪的「喜好」,只是古老讓萬大戶去順應萬豪的要求而已。萬大戶或許可以不在乎萬豪玩多少nv人,玩怎樣的nv人,但萬豪玩了這麼多nv人,玩了這麼久nv人,居然一直都沒有子息的消息,這不得不讓萬大戶也有些想要過問的念頭。

因此身體向何氏貼了貼,萬大戶說道:「為夫知道了,回頭為夫會叮囑豪兒一聲,讓他想辦法留個種下來,不然就不讓他再鬧下去了。」

「……老爺的辦法雖然的確是個辦法,但那些nv人的種,老爺認為長大后配得上繼承老爺的家產嗎?或許老爺即使給豪兒找個老姑娘,也好過給他這樣沒止境的鬧下去。」

「給豪兒找個老姑娘嗎?為夫明白了……」

不是何氏提醒,萬大戶一時還真想不到什麼樣的人就會留什麼樣的種的問題。或許讓萬豪設法留下血脈的事的確已該排上日程,但血脈質量不得不說也很需要重視。


因為,如果任由萬豪胡鬧下去,萬大戶相信那些nv人遲早都會給萬豪添丁帶口。

畢竟她們大部分都是已經生過孩子的nv人,本身並不存在不能生孩子的問題。可如果真讓家中仆f-來給萬豪留種,別說萬豪怎麼想,萬大戶自己都不會甘心。

只是說以萬大戶現在的身份及所作所為,還有誰願跟萬大戶聯姻?

真讓萬大戶去找孫不二、周謹那樣的傢伙聯姻,或許以前是沒什麼問題,但他們現在可都已成了萬大戶的屬下。

不說與屬下聯姻合適不合適,在兩家人多少都知道萬豪x-ng情的狀況下,你去讓他們與萬豪聯姻,對方心中怎麼想都不好說。

當然,好像何氏說的一樣,要符合萬豪喜好,最好還得是個老姑娘才成。

不過這種事情當然不用萬大戶去同萬豪細說,也沒有父子一上來就談這種事的道理。只要萬大戶jiāo代下去,萬榮自然就會將事情辦好。

「什麼?爹爹要某考慮婚事。」

「是的,少爺。」

以萬榮在萬家的地位,或者說對萬大戶的死忠,他是真的相當關心這事,於是說道:「以少爺的年紀,現在也的確該考慮婚事問題了。」

「當然,老爺沒有bī少爺的意思,只是說讓少爺好好考慮一下,找時間告訴老爺你的真實想法。畢竟少爺也得想辦法給萬家留個后,不然老爺做這麼多事情,最後又有什麼益處。」

最後又有什麼益處?

當萬榮第二天找到萬豪時,萬豪卻是剛好與梁嬤嬤耍n-ng完畢。

只是聽著萬大戶和萬榮的提醒,伸手r-u了r-u腰眼,萬豪也開始覺得這是個大問題。

因為,不管有意還是無意,萬豪雖然在回到萬家莊后n-ng了不少nv人,但可沒有一人懷上萬豪的孩子。

以前萬豪雖然不用在乎這些小事,更認為這方便自己大玩nv人,但萬豪的結婚時間假如太晚,真給她們生出一個同水牢里關著的大世子圖仂一樣的庶長子出來,那豈不是會讓所有人都笑話?更會為萬豪的將來平添許多麻煩?

而且以萬豪將近二十歲的年紀,的確也該考慮留後的事情了。

因此點點頭,萬豪說道:「某明白了,那萬榮你去同爹爹說一聲,某已經知道這事,便請爹爹幫忙安排一切就是,畢竟只有爹爹才知道怎樣的nv人適合某。」

「老奴明白了。」

萬榮點了點頭,臨走時卻又說道:「……還有少爺別怪老奴多嘴,有些事情還是少做為妙,畢竟養jīng蓄銳才能生出健壯的血脈。」

養jīng蓄銳才能生出健壯的血脈?


雖然很想向萬榮瞪上一眼,但由於萬榮說完就離開了,萬豪卻也只得朝萬榮的背影生了個悶氣。

可即便如此,萬豪也知道自己沒臉在這事上堅持。畢竟萬豪在萬家莊n-ng了那麼多nv人都沒n-ng大她們的肚子,這不得不說有些點背。


而假如不去n-ngnv人,在如今純粹以靜制動、以靜待變的萬家莊中,萬豪還真不知道該去做些什麼。

然後放棄繼續找nv人的想法,萬豪就往萬家莊大m-n走去,準備看看外面有什麼動靜再說。畢竟不說別的,羊腸小道的盡頭那可還有兩萬芫州軍在堵著。

雖然萬豪不可能穿過羊腸小道去看動靜,但萬家莊大m-n附近現在卻是每日都在整兵待戰。

只是當萬豪來到萬家莊大m-n處時,卻看到萬家莊大m-n並未像往常一樣緊閉,居然留了一條可以過人的小縫出來。

不知怎麼回事,萬豪立即抬手叱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有人現在出庄去了?是什麼人在這時候出庄?想幹什麼?」

「回少爺,是包三娘出去了,說是要出去轉轉。」

聽出萬豪語氣中的不滿,附近看守的家丁立即小心說了一聲。

而聽到居然是包三娘出去了時,萬豪也不再多說了。因為包三娘不僅在萬家莊的地位特殊,與萬豪的關係也不錯。只是因為現在主要在申州盯著育王圖濠的動靜,回到萬家莊的時間卻並不多。

現在也是因為知道曹勘的隊伍已大致快到山澗對面了,這才在昨天回到的萬家莊,沒想到今日就這麼盡職地出庄巡視了。

不過,不知該不該說不滿,萬大戶居然到現在都還沒將萬家莊在山澗對面的布置告訴萬豪。不是說要對萬豪保密,而是說要萬豪靜待其變的意思。

又因為萬大戶不願告訴萬豪真相,其他知道真相的人自然也不敢對萬豪說出來。

所以一直惦記著山澗對面的布置,這也是萬豪經常會到庄m-n前來看一看的緣故。

不過聽到包三娘已經出庄,萬豪當然也想要跟去看看。即便他不可能跟著包三娘通過羊腸小道去冒險,卻也想第一個迎包三娘回來,順便聽聽申州方向又有什麼消息。

只是剛從m-n縫出去,沒等萬豪四下打量,萬豪就聽到一旁傳來個笑聲道:「少爺你怎麼這時候跑到外面來了,難道是來找奴家的?」

「三娘你還真是越來越爽利了……」

聽到聲音,萬豪也回頭一望,這才看到包三娘竟然是沿著萬家莊的外牆朝自己走來,也不知道先前是在察看什麼。

不過猛看包三娘的y-n麗外表,萬豪又有些感嘆。

因為,別看包三娘的相貌很年輕,包三娘的歲數卻已經將近四十歲了。但這就是武林高手勤於鍛煉身體的好處,多多少少都能延緩一下衰老。如果包三娘不是太放d-ng,乃至於說身份也有些不般配,萬豪都想娶包三娘做自己的正室算了。

畢竟包三娘不僅對萬大戶和萬家莊忠心耿耿,甚至包三娘的武藝、毒功也能幫到萬家莊許多地方。

而包三娘又為什麼會跑到萬家莊外面去?

自然也是想看看天英m-n有什麼定期消息。

畢竟在包三娘「重返」天英m-n后,或許是因為包三娘現在的工作相當重要,又或者是因為包三娘同樣是易嬴的nv人,天英m-n的許多消息也沒有瞞著包三娘,甚至身為巡視者的釧還會將一些天英m-n的定期消息留給包三娘過目一下。

雖然不知釧有沒有將這些消息偷工減料,但對於能知道一些天英m-n的內幕消息,包三娘還是感到很興奮。

因為這不僅意味著包三娘在失去師m-n后又有了「組織」,也意味著包三娘現在的工作得到了天英m-n肯定。 第二卷《雲涌》]第八百八十七章、不能再這樣任意胡鬧

————


第八百八十七章、不能再這樣任意胡鬧

如果沒有天英m-n的垂簾聽政和nv皇上策略,包三娘肯定會一心支持萬大戶的商業建國計劃。畢竟包三娘雖然沒有太多政治、經濟頭腦,但也能看出商業立國的巨大前景。

所以,即便已得知天英m-n的垂簾聽政和nv皇上計劃,知道這才是證明nv人也能權掌天下的光明大道。但在天英m-n沒對萬大戶的行動施壓前,包三娘也會想要盡量幫萬大戶做一些事。

或者說在萬大戶的計劃與天英m-n的計劃發生衝突,乃至說有天英m-n的具體命令前,包三娘都想要支持萬大戶完成他的商業建國目標。

只是包三娘也很清楚,萬大戶的商業建國計劃即便現在不能實現,將來肯定也會有人去實現。但nv人成為nv皇上的事,這才是真正的千載難逢。

所以在這種矛盾夾縫中,不管是天英m-n工作還是萬大戶的工作,包三娘都會竭盡全力去完成。

不是說麻痹自己,包三娘只想將這種抉擇權jiāo給其他人,或者說jiāo給易嬴。

因為,易嬴可是nv皇上一事的直接倡議和推動者,也只有易嬴才能代替包三娘做出選擇。

至於說包三娘為什麼要將希望寄托在易嬴身上?

不是因為易嬴曾與包三娘上chu-ng,也不是因為易嬴傳言中有多能幹。而是包三娘並不會狂妄地認為自己是天下第一,更不會以為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自己解決不了的。然後盲目出主意,然後再盲目投身其中。

或許易嬴是因為年紀太大,沒什麼好顧忌才會變成這樣,但包三娘可不認為自己也擁有同樣資格。

畢竟包三娘知道,絕對力量才是一切勝利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