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提耶拉在飛行課上的一頓騷操作,他的名字也漸漸在小巫師中流傳開了,雖然肯定比不上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但也算是這一屆新生中比較著名的人物了。

提耶拉認為這樣就夠了,他是想隱藏自己,但也不能太讓自己默默無聞,這樣別人會把他當初哈利波特的附庸,而非一個完整的獨立的人。

所以他需要時不時的站出來找點存在感,至少要在格蘭芬多的小巫師心中佔據一定的地位,這樣以後免得伏地魔的時候,他無論是組織小巫師抵抗,還是獨自逃避,都會方便很多。

但他要的不是這樣的存在感,不是這種萬眾矚目的存在感。

提耶拉現在有點騎虎難下。

馬爾福的情況比提耶拉好一點,他已經站在了場地中央,一臉冷笑的看著提耶拉。

馬爾福原本準備把提耶拉半夜騙到獎品陳列室,然後再告訴費奇,好讓費奇開除提耶拉。

但是沒想到提耶拉不按套路出牌,而是直接當眾說了出來。

原本以為老師們會阻止。

剛開始麥格教授的確是想阻止,但是被自己的院長,斯內普教授打斷了。

不過也好,雖然不能讓提耶拉被開除。

但是自己能單打獨鬥的擊敗他,也能讓他大大的出醜。

馬爾福惡狠狠的想著。

出生在巫師家庭的他,從小就拿家養小精靈練習魔法的他,從來沒考慮過自己會輸的情況。

「怎麼了?提耶拉,你不準備上台嗎?」馬爾福譏諷的笑道,「還是說你害怕了。」

「哎……」提耶拉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走到中間。

這場巫師決鬥他不得不接受,和國內的小孩不同,國外的小孩有多仰慕強者,就有多鄙視弱者和膽小鬼。

尤其是在格蘭芬多這樣的激進派巫師小團體裡面。

他幾乎可以肯定,他今天要是拒絕了決鬥邀請,明天格蘭芬多的小巫師就會拿著這個嘲笑和孤立他。

畢竟第四部裡面,為了一個火焰杯哈利都能成為眾矢之的,更何況他這個不敢接受決鬥的懦夫。

久而久之,一直很從眾的哈利恐怕也會與他漸行漸遠,那他之前的所有努力,還有他的科研經費可就隨風逝去了。

「不要去提耶拉!」在提耶拉準備上前的時候,唯一還算比較理智的赫敏拉住了他的袖子,「你根本不會什麼魔咒,馬爾福是巫師家庭的孩子,他知道的魔咒一定比你多。你會吃虧的。」

「你還沒有答應馬爾福的邀請不是嗎?」在一群格蘭芬多小巫師的歡呼聲中,赫敏說道,「你又沒有回答接受,你完全可以不接受。」

「怎麼了?提耶拉,想跟你的小女友做個最後的道別?」站在場地中央的馬爾福嘲諷道,引發了斯萊特林長桌上一陣鬨笑。明天高考查成績,過兩天還要填志願,我娘找了一堆熟人幫我看志願……浙江考生心裡苦。

請個假吧,沒存稿,呃……一天就一更吧,有時間兩更。

《人在奧特:開局成為黑暗賽羅》請假條 「一彈戲牡丹一揮萬重山

一橫長城長一豎字鏗鏘

……」

雲千尋身着一襲真絲旗袍,以白色為底,印有大氣牡丹花,體態豐盈,媚而不俗,隔着網線都能感受到那股落落大方、華貴雍容的氣質,檀口輕啟更是讓徹底淪陷。

人歌交映,驚艷四方。

旁邊的楚陽則是民國男神們的經典穿搭,就如當時的那些大先生們一樣,一身長衣及踝,僅露出一雙布鞋,簡單樸素又溫文爾雅,和歌曲本身的氣質相得益彰。

「一畫蝶成雙一撇鵲橋上

一勾游江南一點茉莉香

……」

歌名《龍文》,指的當然是中華文化中最富代表性具象之一的方塊字,開頭五字一句,勾勒輪廓;起承轉合,涇渭分明;一韻到底,包羅萬象。

有些功底深厚反應靈敏的更是直接就看透了前四句的門道,這裏面幾乎集合了漢字的所有基本筆畫:點、橫、豎、撇、捺、提、折、鈎,又在其中融入了長城、鵲橋等具有古老東方神話色彩的意象,寥寥幾句,筆下生花。

往下的歌詞中也包含了太多的華夏文化符號、意象和元素,各種文化底蘊都是一句帶過,既有古代詩人的經典名句,也唱到了傳統的五音、四藝,以及傳唱古今的美好愛情故事和傳說。

聽起來像是大雜燴,但整首歌沒有強行為了押韻而去堆砌一些毫無意義的辭藻,給人的感覺就是字字珠璣,意境與文采兼備,炎黃子孫幾千年來所傳承發揚的中華傳統文化深深印刻在這首歌的每一字每一調中,讓每一個華夏人彷彿都能感受到中華古老文明的脈搏在烈烈跳動。

「讀懂千年金鈎銀畫樣

習慣故鄉白米面或湯

一杯清茶道漢唐

妙筆丹青畫平安

……」

金鈎銀划、簡牘千篇,道得儘是盛世風骨,道不儘是人情故事,古風神韻,盡顯其中。

論曲,整首歌運用了「宮商角徵羽」的傳統五聲調式,古香古色,讓人聽后如青茶在口,回味無窮。

編曲上,楚陽並沒有大量運用傳統的二胡、古琴等傳統樂器,而是運用弦樂配以鋼琴柱式和弦,顯得更加深沉厚重內斂。

論唱,兩人大量運用了氣聲,楚陽的磁性沉穩,雲千尋的大氣透亮,曲調間徘徊蕩漾著千古悠揚,像是一幅水墨畫,馭風一笑歸蓬瀛,猶有餘音繞寥廓……

「開頭就淪陷了……」

「前方預警,爛片出神曲,你們懂的。」

「不至於不至於,聽說是《華夏詩詞大會》的製作班底,應該是能配得起這首歌的。」

「昨天去看了《我和我的祖國》,一整晚腦海里都是那歌聲,今天好不容易清凈了,你又來?!」

「其他沒看出,就知道這傢伙寫作文肯定一把好手。」

電視里,董青已經喊著「謝謝楚陽,謝謝千尋」走了出來,電視外,楚靈委屈巴巴地道:「我後悔了……」

楚陽搖頭道:「給過你機會了,你不中用啊。」

楚玉笑道:「你那造型傻乎乎的,誰弄的?」

「節目組唄。」

「我覺得挺好看的呀,雲姐姐也好好看。」

「這節目也不錯……」

同一時間,林解語也在看着《華夏成語大會》,結果開場剛過去,電話就響了。

拿起來一看,卻發現是一個怎麼都想不到的人。

企鵝影視副總裁周玉婷……

這位負責的是企鵝視頻影視版權採購及自製劇製作、開發與管理,同時負責藝人經紀中心的業務運營與團隊管理工作,當初林解語還在晨曦的時候有過交集。

當然,論起來人家行業地位比她高多了。

「周總你好。」

「林總你好,」周玉婷顯得挺客氣,「沒打擾你吧?」

「沒有沒有,有事請說……」

客套了好一會兒,人家才進入正題。

「《神奇寶貝》是你們公司的?」

林解語還以為人家是來跟她談《龍文》的上架的,還在奇怪這麼點小事怎麼會是這位出馬,一聽這話立馬迷糊了。

「神奇寶貝?」

她腦筋飛快轉動,瞬間靈光閃過。

聽說楚陽已經開始在培養公司那兩個練習生了,難道這是給她們起的組合名字?

這都什麼陰間審美啊……

周玉婷也聽出了味,「您不知道?」

「額……您等等。」

她說着蓋住手機話筒,看向正朝她猛使眼色的沈默,「怎麼了?」

沈默道:「《神奇寶貝》就是楚陽那動畫。」

「嗯?」林解語想了一下,「那個不是叫什麼小精靈嗎?」

和其他人一樣,她也認為楚陽做動畫根本就是在鬧着玩的,根本沒放在心上過……

「名字不同而已。」

聽他這麼一說之後,林解語心裏立馬有數了,對着手機道:「《神奇寶貝》確實是我們公司的動畫,委託給了星空傳媒的夢想森林工作室製作,出了什麼問題嗎?」

「哪是出什麼問題啊?那動畫在櫻花國火了,」周玉婷說着又強調了一下,「大火特火。」

「嗯?」林解語愣了一下,「沒人跟我說啊。」

這事一直是梁媛在對接,她只簡單了解了一下,其他倒沒詳細過問過。

「人家肯定不會跟你們說啊,恐怕還恨不得你們認為動畫撲街了呢。」

「好傢夥,跟我們玩這套?」

楚陽給夢想森林的只有《神奇寶貝》的前五集,他們要還想繼續往下做自然繞不開花果山,如果讓這邊知道動畫火了,後面的價格當然就沒那麼好談了。

不愧是小日子過得不錯的櫻花國選手,鬼精鬼精的。

周玉婷道:「你們怎麼會想到做動畫?還讓對面做?」

「第一個問題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至於第二個問題,人家實力強啊。」

「您這真是……怎麼不找我們呢?」

「主要當時正好跟夢想森林有點合作,就順勢給他們做了。」

「簽的什麼合同?」

「前五集的製作和櫻花國的版權而已。」

「還好……」周玉婷鬆了口氣,「按明天我過去跟您和楚總談談?」

「好的,歡迎歡迎。」

林解語放下電話還有點回不過神來。

楚陽的動畫在櫻花國火了?直接驚動華夏這邊的行業大鱷?這是什麼展開?

沈默聽她那話也把事情猜了個八九不離十,道:「《神奇寶貝》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