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哭的太凶,麥小妮還在一下一下的抽搐。大長腿適時從教室里走出來。她低著頭走過來,遞給張北羽一盒紙巾,然後又低著頭走進去,一句話沒說。彷彿是在說: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不知道。

張北羽為麥小妮輕輕拭去淚痕。麥小妮站著一動不動,雙眼放空,突然說了一句話:「如果沒有王子,你會跟我在一起么?」張北羽的手停在半空中。

他在心中問自己,會么?會!

看著麥小妮這般狼狽模樣,他不忍下再傷害她一下。儘管他知道這樣會讓麥小妮獲得希望,可能會令她今後更加痛苦。

「會。」張北羽輕聲說。麥小妮聽到這個字,雙眼彷彿回復了光彩,抬頭對張北羽笑了一下,「謝謝。」

麥小妮的情緒漸漸平復,張北羽不斷安慰這她。

「張北羽,謝謝你讓我體會到戀愛的滋味。儘管很短暫,很苦澀。但也曾如煙花般絢麗過。」

張北羽坦然的笑笑,「我們還能成為朋友么?」

麥小妮搖搖頭,「不能,因為我仍然喜歡著你。」說著,她對張北羽笑了一下,「一次邂逅,一生之殤。」

「我會永遠記得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之間發生過的每一件事情。再見。不,不要再見了。」麥小妮說完這句話,轉身走上樓。

張北羽感覺自己身體被抽空了一樣。他靠在牆壁上,閉上了眼睛,慢慢坐了下來。 如果僅僅是自責,張北羽不會如此痛苦。最痛苦的是他發現自己真的喜歡麥小妮。上次江南和立冬調侃他的時候,他心裡一直在抵觸這個想法。可是今天,他看見麥小妮難過時的每一個神情,都讓他心痛不已。

張北羽從不認為自己是個花心的人。他明明是喜歡王子的,可不知怎麼竟然對麥小妮產生了好感。

咯吱一聲,七班教室的門被推開。「這樣的女孩,換做是誰都會喜歡吧。」江南的聲音傳來。張北羽抬頭尋去,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江南總是如此溫暖,在他最需要有人陪伴的時候站出來。

「兄弟,別想太多。麥小妮真是個好姑娘,任何一個男生喜歡她都不奇怪。這不是你的錯,只能說是…在錯誤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而你和王子,是在對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唯一的差別就在這而已。」

張北羽苦笑一聲,沒有說話。

江南輕輕一笑道:「你一定覺得自己是個人渣、混蛋,竟然同時喜歡上兩個女生,對不對?」張北羽不可置否的點頭,他現在的確是這樣想的。

江南嘆了口氣,「好吧,告訴你個秘密。」張北羽一下抬起頭,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江南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就是那種絕種好男人,他相信江南跟莫一然結婚之後一定會是個非常出色的丈夫。

在這個時候江南要告訴他一個秘密,那麼肯定是跟自己的事情有關的。

「我上初中的時候也曾在兩個女孩間不斷糾結。一個你認識,是莫一然。另一個就不說了。總之這個女孩也很優秀,我同時喜歡上她們兩個。咱們倆是一樣的人,覺得男人就是應該從一而終,可我竟然在遇見莫一然之後喜歡上其他女孩…」

江南頓了一下,神情有了些微微的變化,比先前嚴肅了一些。張北羽看得出,這件事情應該對他的影響不小。

「總之在經歷了一段狗血之後,有一天莫一然突然找到我。她對我說:南,她是個很優秀的女孩,你能喜歡她說明你很有眼光。我不會因此吃醋,反而很驕傲,因為我相信你遲早會回到我身邊。而她,不過是你生命中綻放一剎的曇花。」

江南接著說:「從那時我才發現,莫一然看上去毫無心機,其實聰明著呢。她這幾句話就把我的心結解開。從那以後我跟那個女孩斷了聯繫,安安穩穩的跟莫一然在一起。」

張北羽點了點頭,他理解莫一然的意思。很簡單,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江南也好,他自己也罷,能夠如此表達出心中的喜惡是率性的表現。之所以能大大方方的表現出喜歡對方,那是因為足夠坦然。這往往別壓在心裡要好得多。

「長痛不如短痛。小北,你做得很好。等小麥明白之後她一定會感謝你。不是有這麼句話么,誰還沒愛上過一個混蛋。你給她上了一堂很好的課。」

張北羽乾笑一聲,「我寧願不要她感謝,只希望那天我沒去食堂就好了。」江南說:「假如那天你沒去食堂,也許第二天還會遇到她。這是命中注定,躲不掉的。就像咱們一樣。」

聽到最後一句話,張北羽轉頭對他笑笑。經過江南這麼一番勸導,他的心情終於緩和了不少。

「兄弟,兒女情長暫時放一放。你最好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咱們這夥人可都指望你呢。」江南語重心長的說。

「放心吧,我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

中午吃飯的時候,王子也來了。依舊是他們四個人。

王子有意靠近張北羽身邊,抬頭說了一句:「你跟麥小妮的事情,我知道了。」張北羽平靜點了點頭,他沒準備隱瞞王子。再說了,麥小妮哭的整個樓都在顫抖,王子雖然身在一教,但怎麼可能不知道。

「嗯。」張北羽說,「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希望她能把我忘了,忘了這段不愉快的經歷。」

王子沉默了一陣,走到了食堂門口,她突然叫住了張北羽。

「小北。」「怎麼了?」張北羽回頭。在他看見王子表情的一瞬間,心中瞬間緊張起來。王子撇著頭,目光不知落在哪裡。眉間隱隱有些擔憂。

「我想明白了。」王子說。江南和立冬也覺得不太對勁,停下了腳步。

「你是喜歡麥小妮的。我不想你因為對我的愧疚而違背心裡的想法。所以,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到底是選擇我,還是麥小妮。」

張北羽腦子裡嗡一下。在他心中,自己和王子早就是情侶關係了。先前王子說的那些話對他來說也不過是鬧著玩罷了。可王子現在卻說的很認真。

「王子,我考慮的很清楚。我當然選你。」張北羽走上前想拉住她,王子卻向後退了一步。「不。如果你考慮的足夠清楚,就會很坦然的面對我。可是你沒有,這說明直到現在,你的心裡還在想著麥小妮。小北,別做出讓自己後悔的選擇。等你真正想清楚的時候,再來找我吧。」

說完,王子調頭就走。

張北羽整個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差點癱下來。

「真是日了狗了!」立冬罵了一句,「今天到底怎麼回事?接二連三的,還讓不讓我們小北活了。」江南用手肘輕輕撞了他一下,朝他使了個眼色,意思是:別他嗎玩了!

張北羽顯得十分無助,望著王子遠去的背影嘆了口氣。

江南走上來,並肩站在他身邊,「王子也不是個草率的人。我相信她這樣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立冬也站過來,終於不再開玩笑,認真的說:「小北,你別擔心。其實咱們大傢伙都能看得出來,王子是喜歡你的。只要有這個前提在,什麼問題都好解決。」

傷了麥小妮又丟了王子。張北羽怎麼可能開心的起來。跟著他們倆在食堂簡單吃了一口。他平常這麼能吃的人,現在連飯都吃不下。

下午大長腿一直在用各種辦法逗張北羽開心。可他像個老年痴獃似的,目光獃滯的坐在那。氣得大長腿找江南去說:南哥我沒辦法了,要不今天晚上我把他「辦」了吧。

江南一陣汗顏,心想小北現在已經被女人折磨的夠煩了,可別再多一個了。

晚上江南和立冬看張北羽狀態不好,就讓他先回宿舍。張北羽也沒拒絕,一個人回到了宿舍。其他所有人多在燒烤攤照看。

張北羽雖然心情不好,但還不至於到痴獃的地步。他時不時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也許恐龍也不想硬碰硬,他肯定是知道這邊的情況,沒有派人再來騷擾。

可這卻把江南、立冬他們給熬壞了。一直陪到十二點多,等老闆收攤才回宿舍休息。可每個人都清楚,恐龍肯定時時刻刻盯著呢,只要這邊一放鬆,少去了幾個人,他立馬會派人來。

恐龍的消耗戰剛剛施展就取得了效果。當然,江南也沒有白在夜市待了一個晚上。他利用自己自來熟的優點,跟每個攤位的老闆幾乎都打上了交道。江南自然的親和力讓每個老闆都挺喜歡這個陽關男孩。

反正也沒事,江南就帶著趙子龍他們幾個人這邊幫幫忙,那邊搭把手。幾乎在整個夜市裡亂竄。

就這樣過去了三天,轉眼又是一個禮拜。

王子刻意跟張北羽保持距離。張北羽從雙重打擊中慢慢走出來,開始著手計劃著怎樣幹掉恐龍。

江南在夜市中的人氣越來越高。現在他晚去一會,有的老闆叫開始找他。「江南怎麼還沒來,我還想叫他陪我聊聊天呢。」「就是,等會生意忙起來我還指望這小子幫我招呼客人呢!」

恐龍並沒有再來找麻煩,這讓張北羽很費解。他隱隱感覺到恐龍肯定有了其他計劃。這種感覺讓他很糟糕,對於敵人一無所知。

表面上看,張北羽這夥人安安穩穩,還算平靜。可是,一個巨大的陰謀已經慢慢籠罩在他們頭上。

卻不是關乎恐龍,或者說,跟恐龍有那麼一點關係。

深夜,盈海市某處別墅豪宅內。一個極致奢華的房間里,一名俊秀的少年伏在案前,拿著手機在打電話。這個人,就是郭悅。

「差不多就是這樣,他現在已經跟恐龍開戰了。」郭悅對著電話說。

電話中傳來一個曼妙的女聲:「這不是重點。來,再把從他到三高之後的所有事情講一遍,越詳細越好。」

郭悅哀聲嘆道:「大姐,我已經給你講了六遍了!」對方很平和的說:「了解的越詳細,對我們越有利。我就能找到擊敗他的方法。講吧。」

郭悅嘆了口氣,心想,如果不是為了收拾張北羽,我才不會跟你在這浪費口舌!「他來三高的第一天就撞見了王子和長毛打架,然後…」

電話另一頭的人到底是誰,連郭悅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從朋友那裡打聽到,這個人可以幫他對付張北羽。當然,是有條件的。不過這條件對於郭悅來說根本算不上條件,因為她只是要些錢。

郭悅對這個女孩也很好奇。聽她的聲音感覺年齡並不大,應該跟自己差不多。郭悅幾次要求跟她見面,她都不肯。只說有事情在電話里聯絡。

兩人已經接觸了四五天,在郭悅表明來意並闡述了自己經歷的事情之後。這個女孩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讓他無休無止的講張北羽的事。

無奈之下,郭悅只好一遍又一遍的講給她聽。 由於那冰球的體積實在是過於龐大,以至於爆炸之後,那狂躁不已的冰塊碎片一時之間對整個大殿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可即便是這樣,整個大殿依然看起來堅固不已,並沒有半點要崩塌的跡象。

「省點力氣吧,主人沒事!」

趙勾與沐大壯兩人正在不斷努力的向那冰球爆炸的中心飛去,但卻忽然從那碎冰飛濺之中,傳出一道聲音。

細聽之下,竟然是古鏡的聲音。

話音未等落下,一道裹挾著強大勁氣的碎冰,對著趙勾的頭頂爆沖而去。

趙勾此時只顧仔細的聽著古鏡所說的話,哪裡還看得見那即將要到來的危險。

「小心!」

不知是誰突然大喝一聲,當趙勾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如同拳頭般大小的冰塊離自己的腦袋僅有咫尺之遙。

此時的他根本沒有時間,以及那個能力去變幻或是躲避,只能眼睜睜的望著它砸向自己。

這一刻,趙勾的心中略過很多影像,他發現出現次數最多的竟然是沐青青,而不是他的那個師父王絡。

沐青青的一顰一笑,不知在哪一刻早已經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腦海里,更確切的說,是自己的心裡。

趙勾很想和沐青青說些什麼,但他卻猛然發現,自己自始自終似乎都不配與沐青青站在平等的位置上,他所能做著,只有垂眸斂目的跟在她的身後,聽她的差遣,儘可能的為她做好一切自己能做的事。

而這一次,自己卻失敗了,他沒保護好沐青青,即便是自己的修為很差,但他從未放棄過修鍊,他一直很努力,他想讓她看到他的進步,不管是以前,現在,或是將來,只要能讓沐青青露出一個開心的微笑,趙勾便覺得這一生….值了!

「再見了青青!」

趙勾唇角微勾,在心中輕聲嘆道。

嘭!

那碎冰終於砸落而下,發出了一道沉悶的撞擊之聲。

可那意料之中的疼痛,卻是沒有出現在趙勾的身上,隨後他卻是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前不知何時早已經建起了一道結界,而沐青青等人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哈哈,趙勾,發什麼愣,主人現在可是生蓮境,縮地成寸的本事還是有!」

一旁的古鏡拍了拍趙勾的肩膀,一臉揶揄的開口道。

而沐青青也是凌空而立,正一臉笑意的看向趙勾。

生蓮境,即便是沒有雙翼,依然是可以凌空而行,而沐青青自然是辦到了。

「多謝沐姑娘救命之恩!」

趙勾將自己剛剛的一干思緒全部壓下,連忙雙手抱拳,揖手道。

「好了,我們還是先行落地,再做計較!」

沐青青一揮手,其雪白的衣衫無風自動,而後便是操控著結界,一同向那大殿的下方墜落而去。

幾人身形剛剛站穩,在那半空之中也同樣出現了一道淡藍色的光影,不過這道光影看起來,似乎比那大殿之中的藍色光芒淡了許多。

「難道是冰晶神龍!」

感受著那半空之中傳出一道熟悉的波動,小黑當下失聲叫道。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時隔這麼多年,他還可以真的有幸見到當年龍族之中相當於霸主一般存在的冰晶神龍。

小黑的話一出口,幾人的目光便是被其話語所引,望向了那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

此時的半空依舊還存在著此許的冰球碎片,但最多的還是不斷下落的冰凌。

那道身影不僅不害怕那些被近乎於暴躁的能量所裹挾的碎冰,更不怕那不斷下落的冰凌,他就是那樣淡淡的,從容不迫的從那高處閃掠而下。

剛開始,那身影頗為模糊,再加之漫天的碎冰,所有的人幾乎都沒有看得太過清晰,只是覺得那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傢伙。

整個大殿,都被那道身影籠罩在內。

沐青青見此,眼瞳驟縮,她實在沒有想到這冰晶神龍居然能是這副模樣。

而其他幾人更是一臉防備的望著那道龐大的身影,隨時做好了動手的準備,幾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沐青青護在了中間位置。

嘭!

那身影所到之處,所有的冰凌無一例外全都被那龐大的身影撞飛而去,就連那半空之中那狂躁的能量也似停歇而下,只餘下那道身影不斷的蜿蜒而下,不消片片刻,便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那是一頭幾乎看到盡頭的龐然大物,他的整個身體呈現著一抹淺藍之色,其上布滿著光亮盡乎於透名的鱗片,散出著一抹淡淡的毫光。其身體看起來堅硬無比,給人一種無堅不摧的力量之感。

特別他身體內所攜帶的一股可怕的威壓,如同是天威一般,在那大殿之中瀰漫開來,所有人身前建立起來的防禦結界,在遇到那威壓之時,都被壓爆了去。

「真的是冰晶神龍!上古的神獸!」

小黑只感覺只自己的喉嚨變得干癢不已,甚至連聲音之中都帶著一絲絲激動的顫抖。

這種純正的龍族血脈威壓,只有真正的上古神龍才會有,而小黑能見到他,就如同是一隻小迷妹見到了自己的偶象一般,除了激動,便只剩下呆傻的表情。

冰晶神龍,即便是在幾千年前,也是龍族之中最為頂端的存在!

「呵呵,你就是乾坤巨龍的後代?」就在眾人驚詫不已之時,一道輕笑聲也是突兀的在這大殿之內響起。

「我是,我是,前輩,我是!」

小黑一臉興奮的大叫。

而其他所有的人也是不由得一臉黑線,活了上千年的小黑居然管別人叫前輩,那這前輩到底活了多少年?

沐青青此時的心中也同樣是無比的震撼,那冰晶神龍所展現出來的威壓,足以在分分鐘內碾壓所有的人,她也為自己剛才的魯莽捏了一把汗,好在這冰晶神龍並無惡意,如若不然,放它出來絕對就是萬莽大陸之上的一場浩劫。

正在沐青青暗自思量之時,那半空之中的龐然大物突然藍光一閃,隨後身形也是在眾人的目光之中逐漸縮小,最後化作了人形。 兩個小時之後,郭悅呼出一口氣,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講完了,這已經是第七遍了。」對方說:「我想,我已經差不多想出第一計了。」

「第一計?你的意思是還有第二、第三、第四?」

「當然。他絕不是個好對付的人,何況還有你們學校的第一草鞋、先鋒江南和第一紅棍立冬幫他。怎麼可能輕易拿下。」

郭悅無奈的搖頭,「好吧好吧,聽你的。只要能報仇,怎麼都行。」現在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比擊敗張北羽更加重要的。他要讓張北羽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受到傷害,讓他在三高身敗名裂,眾叛親離。

「嗯,明天你就可以回學校了。我會教你怎麼做。對了,別忘了把錢打給我。」說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郭悅懷著激動又期待的心情,第二天早早就來到了學校。還沒進校門的時候,他電話響起。拿出來一看,上面顯示:X。因為他不知道對方是誰,叫什麼,只能用X來代替。

接起電話就傳來那個銅鈴般的女聲。她連招呼都不打,開門見山直奔主題。「雖然我有了計劃,但是需要有人來執行,顯然你一個人不行。所以,你需要幫手,你首先要做的是去找恐龍,用你最擅長的方法拉攏他,我想怎麼做,不用我教你。」

這番話在郭悅腦子裡瞬間而過,他有些為難的說:「恐龍勢力不小,他怎麼會跟著我?」對方說:「當然不用他跟著你。你只需要跟他說:幫我對付北風。就可以了,至於給他多少錢是你的事。他現在正好在在跟北風開戰,於他而言,幫你也只是順手的事情,還能賺到錢。他一定會做。」

聽她這麼說,郭悅覺得很有道理,一口答應。當即就去了三年級找恐龍…

張北羽在第一節課的時候就得到了郭悅回校的消息。是南八虎告訴江南,江南再告訴他的。下課之後,江南跟張北羽商量著要不要去看看。

「沒了黑子,他在學校掀不起風浪。」儘管張北羽這樣說,心裡卻有一絲擔憂。江南說:「話雖如此。可恐龍現在正好跟咱們開戰,難保他們倆會湊到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