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明一楞楞地看着伊辰,露出一絲不解,伊辰恍爾,淡淡笑道:“瓦大哥,不要太注意兵器的強弱,否則,你會輸的很慘哦!”

瓦明一轉而一凜,堅定地道:“多謝兄弟的指教,開始吧!”

聲音剛落,瓦明一龐大的身軀踏步而來,每走一步,地面上均是晃片刻,手中的鐵錘就勢一揮而下,強悍地氣流便是如此兇猛地向伊辰奔去。

猶如暴雨中的一葉孤舟,伊辰隨着狂風左右搖晃,但每一次搖晃都是那麼剛好地躲過來奔來的亂流。而這時,伊辰已經捱到了瓦明一的身邊,腳步在地上猛踩,身子高高躍起,短劍直直刺下。

‘叮’,瓦明一鐵錘衝上,一聲清脆般地金屬撞擊聲在圈子中明亮的響起,相撞時候所迸發出來的能量四處散來,所過之處,地面皆被清理的乾乾淨淨,沒有一點雜物。

“人類兄弟,你小心了!”瓦明一大喝,身體表面突現一股強勢的氣息,瞬間涌到手心,揮動之時,自大鐵錘而出,空中,甚至能聽到一些嘶嘶地破空之聲。

“好狂暴的氣息,難道是牛頭人特有的奧氣?”伊辰心中暗想着,速度卻是沒有改變,橫向飄去,在強力地壓迫之下,伊辰調動全身奧氣,以迅雷不及之勢,兇猛地對着襲來的鐵錘狠狠地刺去。

伊辰想的沒錯,的確是牛頭人一族特有的奧氣,蘊涵着殘暴,兇猛,且是發狂,讓他們在與人做戰中,往往能不顧生死,拼死到底,唯一的弱點,就是速度太慢!

衆牛頭人看的起勁,也跟着場中局勢而緊張,多雙眼睛的注視下,短劍與鐵錘在轉瞬間便撞在一起,巨大的能量猛然爆起,二人身邊,均是如網狀裂開,十數米範圍內,再無一處平整地面。

當能量散發完畢,伊辰與瓦明一各自被逼地快速倒退,伊辰身子較小,竟是在空中飄翻幾下,才安全落地。

翻身落地之後,不等伊辰站穩,瓦明一揮動的鐵錘,無任何套路地亂砸了過來。手持着短劍,伊辰看着對方這般模樣,身形暴射而出,刁鑽古怪地衝向瓦明一。

‘叮’短劍所指之處,正好是鐵錘的正上方。在對方鐵錘極其恐怖的重量之下,短劍輕輕地顫抖了一下,順勢有些彎曲。

瓦明一嘿嘿一笑,陡然加大力量,有些彎曲的短劍更加地承受不住,眼看就要斷裂。伊辰輕籲口氣,體內奧氣猛然而出,短劍忽然迸發出強勁地力道,‘嗆’地一聲,短劍已然恢復正常,並且逼迫的瓦明一後退好幾個大步。

面色微微變動,不服氣地又衝了上來,在衆人還未眨眼時,鐵錘又一次地粘上了短劍。

“族長,瓦大哥看來想憑力量獲勝?”一干人驚道,瓦明一之所以被稱爲第一勇士,正是憑着他的力量,若不是哈依有着怒師的實力,只怕也壓不住他。

“看來,人類兄弟要落敗了,與瓦大哥拼力量,簡直是沒的比嘛?”一人看向場中,見伊辰並沒有後退,同樣的頂住了瓦明一。

哈依看着身旁的後輩弟子,笑中帶着幾分嚴肅,道:“永遠不要小看敵人,就算敵人落於下風,也不能得意,一定要等到敵人死了,才能將戰鬥姿態松下,你們都忘了嗎?瓦明一看似佔了上風,但你們想想,能硬接斯硫一擊的人就只有這麼倆下子嗎?”

衆牛頭人聞言,皆是有些羞愧,然後緊緊地盯着場中的戰鬥,想看清楚到底這個瘦小的人類兄弟能否有辦法擊敗瓦明一?

二人定樁似的立在原地不動,各自撐着手中的兵器,伊辰的小臉上,快速地閃過一抹紅色,心中有些吃驚,這牛頭人果然是力大無比,自己這般修來的能量,竟有些支持不住。

卻不料,瓦明一的心中更加地吃驚,牛頭人天生力大,他自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可現在自己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也不能將對方逼退半步,驚駭之意大起。

“差不多了!”伊辰暗喝,猛地向後退一步,引的氣機向後,在衆牛頭人的果然如此的眼神中,伊辰卻忽然再次向前,短劍直直地刺出。

瓦明一臉上喜色還未散出,見此,大錘在是迎上,抵住了短劍。可是,瓦明一面色大變,整個人快速向後退去,卻晚了一步,在他的鐵錘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微小的洞孔

瓦明一驚駭地盯住對方,剛纔那一下,讓他現在還沒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伊辰淡淡一笑,若是單純力量的比試,確實不是瓦明一的對手,幸好不是!在伊辰重新迎上的時候,極劍之氣已經貫穿其中,只是連伊辰沒有想到的是,初級階段的極劍之氣竟是如此的厲害!他更沒想到的現在已經是中級階段了!

全場一片安靜,爲伊辰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感到敬服。確實在力量上,伊辰差人一籌,但是瓦明一可是牛頭人,這中天生優越感竟讓他在與伊辰的戰鬥中沒佔到一絲的便宜,本身就已經讓衆牛頭人好奇了,更遑論最後伊辰那完美的速度與奧氣的結合。

“小兄弟,端的是實力不凡,小小年紀便一達到星侍二級,天才啊!”哈依感嘆地說着。

伊辰在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地苦笑:“天才,真是成也天才,敗也天才!”比起現在的實力,他伊辰失去的太多了。

“人類兄弟,瓦明一真正的服了你!”瓦明一推開前身的人,來到伊辰身邊恭敬地道。

伊辰笑道:“難道之前你說的服我,是假的嗎?”

頓時,空曠的天空中響起一陣陣爽朗的笑聲。 “小兄弟,不在多留幾天嗎?這麼快就要走,我那兒子還沒親口和你說一聲謝謝呢?”山頂高處,大幫的牛頭人熱切地看着伊辰。

伊辰微笑道:“哈依族長,謝謝你說很多了,客氣了。我還有要事在身,不能多呆,日後有緣,再來和兄弟們喝一杯!”

“下次可要喝酒了,不能光吃肉喝水啊!”溫暖地一句調笑聲,讓離別的愁緒減少了幾分!

“伊兄弟,下次見面,我還要向你挑戰,一定不會輸的!”大手搭在伊辰的肩膀上,有力,卻顯情意。

太陽東方升起,情誼心中自留,伊辰拱手道:“各位珍重!”

一路急奔,回頭時,仍可看見衆牛頭兄弟在遠處揮着手。彼此之間的相處就是這麼簡單,朋友二字或許就是這麼平凡,卻是無法割捨。。。。。

凝荒帝國,位於大陸西方,這裏除了城鎮之外,最讓人恐怖的便是沙漠。沙漠之中,不僅酷暑難耐,而且蟲蟻橫行,隱藏在地底,隨時給人致命一擊。在沙漠身處,更是有着傳聞中的強大一族—蠍族。

挨進帝國,躁熱的氣息迎面撲來,這裏的溫度十分高,來往的行人們大都短袖短衫。有着玄玉在身上,淡淡的涼意時刻地縈繞,倒也讓伊辰沒覺得有多大的悶熱。

無垠城,凝荒帝國的都城,泰坦學院便在這裏。頭次見到這麼大的城市,伊辰少年般的心性也顯現出來,不時地東看西瞧。一路過來,雖然也經過不少的城市,卻沒有這般豪華。

寬敞的大街,酒樓林立,小攤小販不計其數,但卻沒有吵鬧的叫賣聲,每個人都安靜地守着自己的攤位,等待着顧客上門。偶而,一對護城士兵全副武裝的經過,犀利的眼神掃過每一個人,身上的盔甲更是喀喀直響,好象鈴鐺一樣。

問明瞭泰坦學院的路,伊辰快步地向學院行去,不多久,就到了學院的門口。學院建立在離都城北邊約三十里處,周圍都是山林地帶,除了輕風吹過的帶起樹枝的聲音,偶而還響起幾聲動物的叫喚。

待走到學院大門口,一股震撼頓時傳透了伊辰的身體,作爲大陸上極負盛名的學院,豪華,龐大自不用多說,讓伊辰感到震撼的便是大門上那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泰坦學院!

稍一入眼,一片廣闊的空地,空地周圍插滿了鐵製成的欄杆,雖不高,一個成年人都可以攀入,但沒人那麼大膽,敢隨意地偷入學院?

泰坦學院正門口,足足有幾十米寬,正門呈月牙形,倆旁各雕刻着不同類型的人物畫像,顯的簡單卻又霸氣,伊辰微微奇怪,怎麼好好地雕些人物畫像呢?

而在上方,那四個大字便是讓伊辰一看再看,每次均有不同的震撼。字跡十分平凡,但入眼時,就能看到其中,每一字的開頭均是特別的用勁,但結尾的時候剛好連接上那一個字的開頭,彼此相連,一氣呵成。而且在字裏行間,竟隱隱地透露出幾分殺意,恐怕這纔是令伊辰感到震撼的原因吧!

大門口,並沒有人守衛,在伊辰沉入到字意中的時候,突現一個老頭,見伊辰這般模樣,老眼中,忽然一抹淡淡地光彩滑過,繼而如常!

久久之後,伊辰方纔從字裏面清醒過來,臉上,已是掛滿了汗珠,“不知是那位前輩的手筆,竟如此厲害?”

當伊辰沉心觀看大字時,裏面透露的殺意瘋狂的向伊辰衝來,同一時間身體內的靈魂感知力自動地涌了上去。在無形的空間中,就是一陣激烈的撞擊,讓伊辰整個人都不自覺地發顫。幸好那股殺意並沒有保持多久,很快地就消失了。

“喂,小子,你來泰坦學院幹什麼,這不是你來的地方,快走吧!”老頭高聲地喊着。

“前輩,我是來學習的,能告訴我院長在那嗎?”轉頭一看,只見一個身材矮小的老頭,卻穿着一件極不相稱的衣服,正對着自己吼。

老頭看了眼伊辰,兇道:“現在什麼時候了,學院已不招人了,怎麼,認識院長就很了不起嗎?告訴你,託關係進去是不允許的?”


“託關係?”伊辰苦笑,自己好象是,遂笑着道:“前輩,您帶我去見院長吧,見了之後,就知道了!”

“見誰也不行,小子,快點走吧,不要惹火了老頭子,否則要你好看。”老頭蠻橫地道。

“那麼勞煩前輩去告知院長一聲,冉電的弟子來拜訪他老人家。”無奈之下,終是搬出了師傅的名號。

老頭嘿嘿一笑,老臉上忽現一股神祕,淡淡地道:“不管你是誰的弟子,學院已經過了招生的時間,還是請回吧!”

看來師傅的名字還是有些震懾力的嗎?都用上請字了,伊辰暗想着,嘴裏恭敬地道:“前輩,您先讓我見院長一面,可以嗎?”

“你小子好煩那,都說了,不讓見就是不讓見,快點走!”老頭不悅地道,神情中隱約有了幾分怒氣。

“前輩,您這般阻攔到底是爲了什麼?”久不應允,百般阻饒,已經完全地磨去了伊辰的耐心。

老頭淡淡地道:“不爲什麼,反正就是不讓你進去,這個解釋合理嗎?”

“老頭,不要以爲自己年紀大,便可以仗此欺人?”伊辰冷哼一聲,擡腿就要往學院裏走去。

“我叫凡尼,不叫老頭,最氣有人叫我老頭,現在更不能讓你進學院了!”凡尼好象對老頭二人很反感,亂嚷之間,人已站在了伊辰的身前。

伊辰心中一驚,連連退了好幾步,漠然地看着凡尼,暗自打量着四周,自己離大門還有幾十米遠,而那時,凡尼就在大門口,一句話不到的時間,便已經。。。。。

“前輩是故意找麻煩的嗎?”人不可貌相,這句話伊辰總算是明白了,不懂的是,爲何這老頭要如此的纏着自己?

凡尼冷冷地道:“就當我是找麻煩的?若想進學院見院長,先過了我這關!”

“哼,前輩如此欺人,得罪了!”閃身而上,輕風揚動,一道勁氣急速而出。

看着襲來的勁道,凡尼睜大了眼睛瞧着,等靠近身體時,忽然大聲笑起,整個人已消失在了原地,“小子,若想進學院,答應老頭子的一個要求就行!”

伊辰轉過身子,面對着如此怪異且速度如此驚人的老頭,平靜地道:“什麼條件?”能不與老頭動手自然最好,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

“以你的實力,若小心點,必能通過!可比對上老頭子我簡單多了!”凡尼開心地笑着,好象十分願意別人接受他這個條件似的。


對方的表情都落在伊辰的眼中,雖看不出又什麼陰謀,不過也不是什麼好事?冷冷道:“說吧,怎樣的條件?” 凡尼淡淡地道:“在這後山,前不久忽然來一隻魔獸,每天晚上叫個不停,讓老頭子我睡的不安心,你去教訓它一下,順便把它洞穴裏的幽蘭花給帶回來!”

“具體位置?”伊辰冷冷地道,絲毫不去問魔獸的品級,既是個考驗,當不會太離譜!

凡尼略現讚賞的道:“學院後面有條小路,沿着上去,半山腰處你就能發現了。二階魔獸,你小子小心點!”

伊辰冷冷地看了一眼,默不作聲地向學院後面走去。二階魔獸麼?伊辰心底暗自衡量着!大陸上,魔獸的等級被人們劃分爲九階,一二階爲低階魔獸,相對與人類的星侍境界,雖有些差別,卻也不多。

二階魔獸在星侍境界中,已是頂峯的存在,最少也有六級!上次在魔獸森林中見到的那隻虎王便是一隻六階高級魔獸,口吐人言,若讓它在進一步,即可化形成人身,屆時,無論是實力還是修煉速度都要遠超以前。

凡尼看着伊辰遠去的背影,嘴裏低聲喃喃地道:“冉電你這個老傢伙,每次都能給我帶來些驚喜,這一次也不例外。我到想看看,這個你看中的少年到底有多大的潛力,那可是隻星侍六級的魔獸啊!”

站在後山山腳,可以清晰地聽到學院裏面傳出來的陣陣喧鬧聲音,只要一回頭,幾棟恢弘的建築物便出現在視線中。

堅定的臉上出現一絲渴望,淡淡一笑,沿着小路向上走去。一縷陽光照下,給這個森暗的山頭添了幾分活力,身旁,不時地有小動物們跑過,似乎身在學院附近,見多了人,並懼怕陌生人,偶爾有幾隻經過時,還好奇地看了眼伊辰。

這樣的情形在大陸上很少見啊?伊辰快速地向上走去,附近景色縱使多好,也抵擋不住心中的那份渴望。

離半山腰已經不遠,再也見不到小動物們的身影,更聽不到他們的叫喚聲,伊辰心中一凜,終於要到了嗎?魔獸之間等級森嚴,在它的地盤內,絕對不允許其他比它低等的魔獸存在,這裏一片安靜,分明是已經踏進了這隻魔獸的地盤!

拐過一個大彎,左側不遠處,一個幽深的洞穴森然地顯現,在洞口,一隻奇特的魔獸正趴在地上,懶洋洋地曬着太陽。

魔獸個頭不大, 一米多的身長,四肢奇短,毛茸茸的爪子前,一根根尖細如鋼絲一樣的指甲在陽光下閃發光亮,碩大的腦袋,嘴裏的倆根大獠牙就那麼露在外面。

感覺到有不名物來到自己的地盤,魔獸快速地從地上站立起,一改懶散,兇惡的面孔猙獰地盯着視線中這個膽大的人類。

伊辰陡然加快速度,狂風捲起,奧氣在體內流轉,犀利的勁道直射而去。魔獸尖叫一聲,就地騰空,迎身而上,幾個呼吸間就已來到了伊辰身邊,尖銳的爪子向伊辰的腦袋抓去。

“魔獸的速度都這麼快嗎?”伊辰暗道,手上暗勁猛出,氣旋寸勁一連三擊接連而去。


‘蓬蓬蓬’連續三聲響在安靜的樹林中升起,伊辰與魔獸齊齊地後退。相撞中間,已成了一個真空地帶,地面上的草已被全部帶起,飄在空中。

星侍六級魔獸果然強橫,自己三連擊疊加居然只是與它打了個平手?暗暗吸了口氣,伊辰緩慢地將短劍拿在手中,腳掌在地上猛蹬,一道影子急速地涌向魔獸。

魔獸放聲大叫,極爲憤怒,一個實力低下的人類竟敢如此的主動攻擊它,全身毛髮豎立,前爪發亮的指甲再現,破空之聲陡起。

‘叮’一人一獸在空中再次碰撞了一下,魔獸晃動了下身子,平穩的落在地上,而伊辰卻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方在落下,身體卻仍是搖晃不止。

等級的差距便是如此,四級的距離此時清晰的呈現了出來。魔獸併爲搶先出手,而是冷冷地看着伊辰,目中兇光大盛,隱約卻有些不屑的味道。

“再來!”伊辰大喝一聲,短劍再一次地被刺去,一道無形的勁氣夾雜着嘶嘶地聲音不斷地在空中迴盪,體內的奧氣也是快速地流淌而出,支撐着主人的所需要的足夠能量。

魔獸大嘴張開,怪叫聲響起,似在笑伊辰不自量力一般,待得短劍臨近之時,這才騰空而躍,前爪齊出,殘暴之氣頓現,微微地顫抖間,爪子彷彿在增多。

“極劍之氣!”

在倆下還未觸碰到的時候,伊辰身體忽地一頓,繼而急速下滑,在魔獸有些疑惑之時,爪子上猛然一道堅硬的氣勁傳來,愕然之間,那犀利而油亮的指甲竟然斷裂了。

“霍~~~”魔獸發出恐怖叫聲,指甲的斷裂讓它兇性大發,咆哮一陣之後,主動得衝向了伊辰,嘴中的那倆顆黝黑的獠牙隨着大嘴的一張一合,竟是突然延長了一些,直取伊辰的腦袋。

面對魔獸毒辣的攻擊,伊辰身子微轉,藉助着極劍之氣的堅韌,不斷隔擋,將魔獸的數次攻擊盡數攔下,但身體卻是不由自主的搖晃,每一次‘叮’地聲音響起,伊辰便要後退幾步。

佔盡上風,魔獸心中的怒氣卻並沒有減少,指甲的斷裂已經讓他陷入到了瘋狂當中,攻擊的速度愈來愈快,天空中,獠牙與短劍的接觸,居然濺起了點點的火花。

如此下去,落敗是遲早的事,伊辰不由心裏一狠,閃避之間,迅速將短劍收起。極劍之氣雖然威力驚人,但由於自身實力與魔獸相差太大,故而還不如空手來的爽快。

短劍一收,魔獸的攻擊更加的犀利,初具智慧的它知道,眼前之人忽然收了攻擊的武器,必是有更強的在後面!一波一波地攻勢,讓伊辰只有閃避的時間。

‘嘶’,魔獸已有些不耐煩了,一味的攻擊雖然將對手死死地壓住,卻沒有傷到對放半毫,饒它實力高上幾級,若繼續這個下去,打不倒對方不說,自己也要給累趴下。

然而就是這一頓,伊辰趁勢而上,毫無花招地一拳直直而去。魔獸吼叫一聲,好象要的就是這樣,爪子閃電而出。

‘蓬’天空中,頓時起了一道血箭,伊辰看着急速倒退的魔獸,欺身而上,拳頭毫不猶豫地揮之而出,在奧氣的支撐下,拳頭上泛起濃濃地可怕氣勢。

魔獸爪子上帶着一片血肉,傷了對方,卻心中仍是驚訝,不明白這個怪小子爲何有這麼大的力量?見鐵拳又在襲來,兇光閃過,兇猛地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