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點頭。

「就算以後和這個國家再無瓜葛?你能親眼看著它滅亡也無動於衷嗎?」奈可欣問,她得知道瑞雪走的決心有多大。

可是,瑞雪猶豫了。她問:「難道這個世界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我可以叫王爺不再攻打我們的國家,大家和平相處不是很好嗎?」

「也許吧。」奈可欣知道不能強求,說,「那我們走吧。」之後停了一下,盯著瑞雪的肚子看了一會兒,說:「冒昧問一句,你是……」

「嗯。」瑞雪點頭。

「是我哥的嗎?」奈可欣問。

「你哥是誰?」瑞雪問。


「廣寒王啊!剛認的。」奈可欣自豪的回答。

瑞雪又點了一下頭。

「那我們走吧。」奈可欣說。

「不行。」瑞雪攔住奈可欣,「蘭奧國的皇宮有很厲害的防護機關,一旦開啟別說是出去,連只蒼蠅都飛不進來。我們要出去得想好一個萬全之策。」

奈可欣頭疼了,「可是我們沒時間了啊。」

瑞雪繼而說:「哥哥去太子那邊爭取時間了,說是能撐到明天上午。」

「這樣啊。」奈可欣陷入沉思,招呼瑞雪進來,「來,你和我說說那防護機關。」

「好。」瑞雪走了進去。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瑞雪前腳剛到雲瑞就跟著進來了。雲瑞看到瑞雪和大牢裡面的人關係這麼好之後立刻在那裡陰陽怪氣的說道:「哎喲,父皇之前說什麼瑞雪是那個賤娘在外面偷生的野種我還不信來著,現在看來是真的!」

瑞雪的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回頭問:「你說父皇?父皇說我是……」


雲瑞往裡面看了一眼,發現了和瑞雪一樣的奈可欣,趾高氣揚的說:「我就說誰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這個賤貨,這個賤貨應該是你妹吧?哼,真是搞笑,什麼樣的賤人就有什麼樣的家庭成員,看吧,她和你長得一樣,賊眉鼠目的!一看就是個薄命相!」

奈可欣拉長了臉:這是第幾次我被人這麼罵了?

瑞雪怒可不斥,走過去抓住雲瑞,「你住嘴!不允許你這個說我的朋友!」

想不到雲瑞一個弱女子力氣卻比瑞雪大多了,她反手掰開瑞雪,還把她推倒在地,「哼!」雲瑞輕蔑的看著瑞雪,挖諷到:「你堂堂一個公主嫁出去就算了,竟然還大著肚子回來了!你真是不知道丟人,小時候在宮裡不被父皇寵愛難道還不知道自己在這裡面沒有立足之地嗎?瑞雪,你應該知道自己是誰,你是父皇的一個賤嬪生下的孩子,和我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這麼卑微的你乖乖的在底層或者求溫飽不就夠了嗎?還偏偏整天一副開心的樣子,呸!你就是賤!賤到連自己有幾斤幾兩都不知道!在本公主的眼裡,你連一個宮女都不如,你就是有娘生沒爹養的累贅!」

瑞雪瞪大了眼睛瞪著雲瑞,眼裡那滾燙的火焰擁有焚毀這時間所有東西的力量。

「你還瞪我!」雲瑞走上去對著瑞雪就是一巴掌,「哼,賤人就是賤人!就算呆在塵埃里還妄想折騰出花樣來!瞪啊,你繼續瞪啊,瑞雪,現在除了你那個疼你的哥哥之外還有誰能救你?哦,忘了告訴你了,你那個哥哥現在去跟太子認錯,他也一樣死定了!」

瑞雪神情疏忽變化,「哥哥。」她不安說,生怕莫臣出了什麼事。

而此時,莫臣已經到了太子那邊。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疼疼疼!滾開,你這個廢物!上個葯都把本王子的皮剝掉了!」

好不容易醒來的太子在屋子裡面大發雷霆,恨不得把給他上藥的人給弄死!

一個公公走進來小聲的稟告,「太子,莫臣王子來了。」

「滾滾!本太子誰也不想見!」太子大發雷霆,對公公大吼。但是話音剛落莫臣已經進來了。見到莫臣,太子一臉不爽的神色,「叫你滾你沒有聽到嗎?本王子不想見你。」

莫臣淡淡的笑了一下,拿出一瓶膏藥放到桌山,說:「是我把撞暈你的人帶走了。」

太子一下子把莫臣的葯掃到地上,叫囂起來,「你說什麼?是你把他們帶走了?殺你他們!」

莫臣搖頭,「我辦不到。」

太子一腳朝莫臣的肚子踹去,破口大罵起來:「你個藥罐子,葯吃多了腦子吃傻了是吧?連本太子的命令都敢違抗!你別忘了,父皇百年之後整個國家都是我的,你違背我的意思就是違背皇上的意思!」

莫臣被體格粗壯的太子踹倒在地上,咳嗽了好幾聲,這才站起來,說:「太子不要誤會,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因為他們已經全部被關到大牢里了。」

「嘿!」太子一聽就樂了,「關起來了好啊!給我殺了他們!」

「萬萬不可!」莫臣攔住太子。太子不悅的問:「又怎麼了?」莫臣解釋到:「那幾個人是父皇親自下令關到大牢里的,如果你擅自殺了他們,父皇一定會生氣的。」

「呵!」太子不信,「不就是殺幾個人嘛,父皇至於和我生這麼大的氣?」

莫臣苦心勸道:「太子有所不知,他們幾個,是廣寒王派來的。」

一聽到「廣寒王」這三個字太子狂妄的態度收起來了不少,他看著窗外沉吟,「廣寒王!」之後扭頭看向莫臣,「你給我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好。」見太子已經上鉤,莫臣開始講起自己的預備好的草稿,「廣寒王對上回被擒一事耿耿於懷,但是懼怕我們皇宮的防護機關所以一直沒有發動戰爭,於是這回先派了幾個人假借看望瑞雪為由來查探情況……」

大牢裡面,看到被雲瑞欺負得這麼慘的瑞雪,特別是瑞雪還和奈可欣長得一模一樣,那幾個奈可欣手下做事的人更加覺得自己沒面子。

「瑞雪,你和莫臣都是一樣的,全都是這個國家不歡迎的人!你們就該死,在這裡活著只是白白浪費這裡的糧食!」

雲瑞還在那裡絮絮叨叨的說著惡毒的話,瑞雪的憤怒值在飛快的上升,上升。


一落和景昱湊過去,問:「女王,你不覺得這個剛出現的太狠了嗎?」

紹洛痕已經摩拳擦掌的準備上了。

沒想到奈可欣竟然十分看得開的說:「這有什麼奇怪的,很明顯她們是感情不好的姐妹兩嘛。」話音剛落,奈可欣竟然快速移動過去對著雲瑞嬌嫩的臉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在整間大牢里回蕩,驚呆了打算鄙視奈可欣的一落、景昱、紹洛痕和仟羽,還有打算和雲瑞魚死網破的憤怒值達到最大值的瑞雪。

雲瑞的臉上立刻就出現了五個鮮紅的指印。「你……」雲瑞捂著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奈可欣,「你竟然敢打我!」

奈可欣仔細看了雲瑞一眼,「啊,對,我打錯了。」說完又是反手一巴掌打在雲瑞的另一邊臉上!「啪!」

這一聲巴掌響得「奈可欣」團伙的人全部彈了一下。

「你……你……」雲瑞捂著兩邊的臉,瞪著雙眼看著奈可欣,她伸出一隻手指著奈可欣,「你……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讓父皇殺了你!」

奈可欣抓住雲瑞的手返回去利用雲瑞的手打了她自己一下,看到雲瑞還不服氣的樣子就抓著她的手繼續打她自己,同時冷著臉在那裡說:「什麼有娘生沒爹養,什麼活在塵埃里,你爹沒告訴過你做人不要這麼陰損刻薄嗎?你娘沒有教過你一個公主應該有的素養嗎?搞笑,就你這潑婦罵街的樣子還公主呢!要是活在我那社會就是個百病纏身的啃老族,你這嚴重變態的公主病放在非洲都被人嫌棄!作為姐妹不相親相愛就算了還暗地裡使壞什麼的,最為人不齒也最讓我無法接受!」

看著雲瑞被打得鼻青臉腫,瑞雪驚得長大了嘴。一落和景昱急忙安慰她,指著奈可欣說:「她的生活觀念和我們不一樣,不要介意,看著就好了。」

紹洛痕也補充了一句:「勸架的人最倒霉。」

話音剛落奈可欣拎著軟成一灘水的雲瑞扔過來,說:「你們還愣著幹什麼,不趕緊把這個多嘴的收拾了等著別人來收拾你嗎?」

「好!」一落、景昱和紹洛痕立刻撿起雲瑞幾番收拾就把她結結實實的綁在那裡。景昱走過來問抱起仟羽的奈可欣,「現在怎麼辦?」

奈可欣沉著的分析,「只能跑了。」

「可是我還沒講完皇宮的防護機關。」瑞雪著急的說。

奈可欣瞅了瞅地上正在掙扎的那隻,反問:「你覺得我們還有時間嗎?」

「好吧。」緊要關頭瑞雪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外面,兩個守關的士兵等了半天也沒有看到雲瑞或者瑞雪出來。

「你說雲瑞公主不會在裡面和瑞雪公主掐起來了吧?」

「雲瑞公主老是欺負瑞雪公主,瑞雪公主還懷著身孕,肯定是她吃虧啊!」

「而且我們要是不進去開門的話關著的人也出不來啊!瑞雪公主豈不是白忙活了?」

兩個人頓時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傻,立刻就往裡面趕去。

雲瑞看到瑞雪他們全部從大牢里跑了出去,著急的在那裡蠕來蠕去,嘴裡「嗚嗚」的叫著。

「你怎麼不打暈她?」仟羽問。

瑞雪吃驚的看著仟羽,「你……你會說話?」雲瑞也被驚呆了!

仟羽否認,「沒有,剛才不是妾身。」

瑞雪更加吃驚的看著他們。

這個時候那兩個士兵走了進來,兩軍在大牢的門口相接了!

由於事出突然,兩軍人馬全部呆住了。

奈可欣謹慎的摸了自己懷裡的飛鏢,景昱、一落和紹洛痕也做好了上去肉搏的準備。

人多還怕他人少!

奈可欣這邊雄赳赳氣昂昂!

瑞雪則有些尷尬和難為情的看著那兩個士兵,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出乎意料之外的,那兩個士兵見到瑞雪等人安全脫身之後做出一副什麼也沒有看見的樣子後向後轉,相互拍了彼此一下之後全部暈了下去。

瑞雪看著他們,表情很複雜。

「走。」奈可欣說,帶著一干人馬火速逃離。

出了大牢,第一次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景昱等人覺得日子第一次覺得自己以前的日子很幸福。

奈可欣回頭看著瑞雪,問:「瑞雪,從這裡逃出你的國家要多久?」

瑞雪想了想,說:「步行的話起碼得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奈可欣有點難辦,「出了國門口就算不被抓住,回到廣寒王那邊還得半天的時間,你還懷有身孕,這麼長時間的奔波不太好……」

景昱提醒到:「而且我的劍被沒收了,沒有劍的話用不了清風裂。」

奈可欣感到更加頭疼。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們的時間很有限,但是要做的卻十分的多。沒有劍就回不去,所以劍是要的;景昱他們現在還餓著,萬一發生意外八成不能保證瑞雪的安全,所以吃飯是必須的;大牢裡面的雲瑞很快就會被人發現,所以短時間內他們一定會會被發現……

這麼短的時間一定要想出一個萬全之策讓瑞雪安全的離開!

「劍在哪裡?」奈可欣問。

瑞雪回答:「被收走的兵器都放在兵器庫里,在大牢的左邊第三間。」

奈可欣決定了,對瑞雪說:「瑞雪,你帶他們去吃點東西補充一下精力,之後準備一些胭脂,要紅色和白色的,還要很多布,我拿了兵器回去和你們匯合。」

瑞雪不解,「要這些做什麼?」

「你別管。」奈可欣回頭看著景昱他們,「你們吃飯速度快點,我回去的時候要吃好。」

「嗯!」好孩子們應到。

奈可欣把仟羽扔給紹洛痕之後立刻轉身走了,仟羽則探出身去,「小奈,抱……」

「我們回我的寢宮吧。」瑞雪說,帶著他們回去了。一回到寢宮就叫下人給他們拿了食物,他們立刻就狼吞虎咽起來。

奈可欣走到兵器庫門口的時候一個人攔住她,「什麼人?」

「來拿兵器的。」奈可欣回答,突然飛起一腳踢掉那個人手上的兵器,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朝他背上一剁,那個人立刻就暈了!另一邊的人這才反應過來,就要拔出劍上前,奈可欣從懷中摸出一根細細的木條朝他射去。木條扎中那人的睡穴,他立刻就暈了下去。奈可欣從他們身上摸出鑰匙,走進去拿了自己、景昱和紹洛痕三人的兵器走了出來。

瑞雪在一落他們吃東西的空檔叫貼心的僕人拿來胭脂水粉和白布,剛準備好奈可欣就回來了。

奈可欣把劍放到桌上,對他們說了一句:「你們繼續吃會。」之後就來著瑞雪到裡屋去了。之後裡面就傳出瑞雪和奈可欣的對話。

「什麼,你要假扮成我?」

「沒有別的辦法了,要是你離開的話你父皇說不定會啟動防護機關,而如果是我們跑了的話你父皇不至於這麼大動干戈。而且我假扮成你還可以拖一點時間。」

「可是這樣一來你太危險了。」

「沒事,你父皇的只要目的又不是我,而且我武功沒有這麼弱,被發現了他們不見得能把我怎麼樣。」

「可是……」

「別猶豫了,呃,那個,給我把布條纏上,纏得像你的肚子一樣大就可以了。」

「你的腰好細呢,不盈一握。」

「誇張了點,一路的腰其實更細點,啊!輕點輕點。」

外面正在吃東西的三個人禁不住側耳傾聽裡面的聲音,當聽到聊到腰這一塊的時候景昱和紹洛痕腦海里不自覺的出現「不盈一握」的場景,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當聽到奈可欣誇一落之後目光紛紛看向一落。一落姑娘倒是實在,把寬大的衣服收起來,露出纖細的小蠻腰的弧度,燦爛的笑著問:「細嗎?」

景昱和紹洛痕摸了摸自己的腰,統一點頭。

仟羽不公平的跳出來,「妾身的腰才細呢!」

「啊!」宮女被嚇得摔了手裡的東西。仟羽這才意識到自己出錯了,立刻把嘴巴閉上乖乖吃東西。一落急忙打馬虎,「沒錯啊,妾身的腰就是最細的!」

宮女疑惑的看著一落,又看看仟羽。仟羽想了半天,憋出一個字,「喵。」

一落和景昱頓時有種殺兔子的衝動。

裡屋,奈可欣和瑞雪還在聊天。

「我把你肚子勒一下不要緊吧?」

「還好,不是很緊。」

「我的技術很好的,在我那邊,各種收腹用的束腰帶有很多,西方更有一個時候往死里勒小腹,所以這方面我們的經驗自然比你們多啦。」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可是聽起來很神奇的樣子。」

「還好啦還好啦。好了,你換上我的衣服,我們出去吧。」

話音剛落奈可欣和瑞雪就走了出來,兩個人的衣服換得天衣無縫,要不是髮型和臉上的桃花痣真不知道他們換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