琀汐雖然閉上了眼睛,心裡也在想著:司徒翎羽應該看出我了吧!不過,他的身份究竟是什麼呢?真是神秘!珮音一臉的開心:太好了!汐終於回來了!只是,她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呢?四個人各有所思,老師進來了。

開始上課,看到趴在桌子上的尹陌雪,也就沒有說什麼,珮音給她說,琀汐的病還沒有好,需要休息。。。。。


餐廳,又是一場大戰!

三樓是貴族餐廳,琀汐和珮音上去了。

兩人坐在了一個偏僻安靜的地方,靜靜的吃著午飯。

半晌,珮音先開口,「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昨晚!」珮音笑了笑,繼續吃著。

「喲!這不是那兩位特優生嗎?」喬璐琳踩著恨天高,扭著水桶腰,來到了琀汐和珮音的面前。

琀汐和珮音不語,低著頭吃飯。。。。

喬璐琳有些急了,「喂!你們兩個,聽我說話了沒有?」「。。」一群烏鴉飛過。。。

琀汐冷冷的抬起頭來,看著她,喬璐琳似乎被她的眼神給瞬間秒殺了。。。

不再囂張,喬璐琳說:「你們兩個,給我記住!再過不久,我的好姐妹,沐昕玫就回來了,到時候,你們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好好珍惜現在的時光吧!」

「沐昕玫?我好怕哦!你怎麼不一個人來折磨我們呢?」珮音站起身來,看著她。

「沒必要啊!沐昕玫可是世界第五家族的千金呢!我的好姐妹!我一和她聯手,你和尹陌雪就無處可囂張了!」

「。」說完,轉身自豪的離開了。。。。

琀汐才站了起來,「音,走!」「恩!」珮音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沐昕玫,沐氏家族的千金,是扮演著一個怎樣的角色呢?


—————————————————————— 白駒過隙。。

晚自習上課前,琀汐和珮音在位子上看電腦。

「雪,你有沒有查到那個沐昕玫的任何資料啊!」珮音問她。

「沒!。。有了!」琀汐查資料的速度數一數二的快!

「恩?」珮音把腦袋湊了過去。

資料內容如下:

沐昕玫

16

身份:沐氏家族的千金

身高:不知


所在地區:英國,大概兩個月後回國。

喜歡的人:南宮辰楓

。。。。。。。。。。。。。。。。

其餘一堆廢資料。。。。

這個時候,二位兄弟進來了。琀汐和珮音手疾眼快收起了電腦,立馬裝出了一副看書的樣子。

「喂!尹璃,你書拿倒了!」南宮辰楓好奇的看著她,心裡卻是思緒萬千:這傢伙雖然說學習不好吧!可沒必要連漢語也不認識吧?

尹璃不理睬他,她放下書,看見喬璐琳在門口和司徒翎羽說些什麼,喬璐琳的臉上時不時的有些紅暈,彷彿告白的女孩一樣,害羞。。珮音站起身來,走向門口去。

喬璐琳似乎把珮音當成了空氣,邊不好意思的說,「羽!那個尹陌雪她欺負我!你說該怎麼辦吧!嗚嗚!」喬璐琳這一出不知道是真實的,還是為了在珮音面前裝可憐呢?

司徒翎羽從頭聽到尾,離喬璐琳遠遠的,一直閉著眼睛在沉思,雙手環胸。斜靠在門框上,斜劉海凌亂地欲要蓋住了他的眼睛,透著稜角分明帥氣的臉龐,冷峻不羈。

喬璐琳和別的班過路的女生都看呆了,差點流出了口水。。

珮音從兩個人中間穿過,發梢殘餘的清香圍繞在喬璐琳和司徒翎羽的鼻子邊,司徒翎羽緩緩的睜開了那雙看似很疲倦的雙眼。看到了已經走過去的珮音,喬璐琳還以為司徒翎羽願意搭理她了,高興的手舞足蹈。。。。

好多人都竊竊私語:司徒王子好帥!喬公主好美,兩人在一起好般配呀!哎喲喂!喬璐琳高興的更手舞足蹈了。。。

琀汐看見了,微微勾起了標準的10度微笑。

旁邊的男生口水流成了長江大河:冰山美人一笑,傾國傾城啊!~

司徒翎羽似乎感受到了班裡的氛圍,扭過了臉,看到了琀汐似笑非笑的表情,有種說不出的情愫。

琀汐看見了司徒翎羽正在看著自己,撕了一張紙,唰唰地寫了一些什麼,然後,舉了起來。

司徒翎羽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他不近視。上面寫著:為何這樣看我?琀汐看著他,紙上的六個娟秀字體讓人嘆為觀止,個個豎起了大拇指。

司徒翎羽也冷冷的看著她,彷彿在說:沒什麼!喬璐琳眼睛有一些近視,看不清楚,後來,自己的小跟班告訴了她,她才知道。不過,此時她再去生氣又有什麼用處呢?無用之舉罷了!

珮音跑哪裡了呢?多在了後門看好戲,好「可愛」的童鞋啊!南宮辰楓呢?嘻嘻,賣個關子,他也跑了。

珮音偷偷笑完之後,剛要站直身子,猛地被磕了一下後腦,她吃痛的捂住了後腦,又驚嚇又疼。扭過了臉,看到了他也吃痛的捂住他自己的額頭。

「喂!人嚇人嚇死人,你知不知道啊!」珮音不滿地嘟著小嘴看著他。南宮辰楓似乎忘記了額頭的疼,有些痴迷於她的表情。剛剛的她好可愛,為什麼不露出自己的真實個性呢?

珮音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幾晃,南宮辰楓眼也不眨一下,珮音準備離開了。邊走邊說,「可憐的娃娃啊!得送去精神病院了!眼也不眨一下,是不是傻了呢?」

南宮辰楓聽到后,一把抓住了珮音的肩膀,把她摁在了牆壁上,兩個手臂包圍住了珮音,慢慢地湊近她的臉前,邪魅的看著她。

不愧是花心王子啊!路旁的女生大呼小叫:難道花心的南宮王子會喜歡這麼一個醜陋的女生?「你,你,你想幹什麼?」珮音一臉的警惕。

「嘿嘿!如果我說,我要懲罰你,你會怎麼樣呢?」邪魅的看著她。

「怎麼懲罰我?」珮音看著他。

「幫我做事一星期,ok吧?」「恩。。。。。恩!好!」珮音答應了。

可憐的珮音娃子,她的大難臨頭了。。。。自己卻毫不知情,真是個單純的孩子啊!琀汐和司徒翎羽這邊,平靜了下來。珮音跑回了班裡,如果不是因為鈴聲響了,南宮辰楓圈她一整天都有可能啊!她的臉微微有些紅,紅的不自然。她拍拍自己的胸口:呼~淡定!珮音。一定淡定。琀汐不聞不問,她早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ps:雪琋又要告知一下,下面的好多章名字有所改動,司徒翊澤=司徒翎羽,南宮辰羽=南宮辰楓。大家表介意啊!嘻嘻*^_^*

各位多多評論一下,多收藏多推薦,雪琋保證不辜負各位讀者的!!! 按照南宮辰羽的規定,這是珮音開始幫他做事的第一天。。

————————————————————————

也正好是星期六!珮音真是欲哭無淚,好不容易的一個周末,結果。。。還得幫那個傢伙做事。。

哎╯﹏╰一大早,珮音不情願的被鬧鐘先森叫起了床。她看看琀汐,琀汐正甜甜的睡著呢!

珮音打了個哈欠,緩緩的走下床,一出門,就喊了一聲:「管家!」聽聞,一個和藹的老爺爺慢跑著過來了。「二小姐,您有什麼事嗎?」「吩咐珂珂,幫我做早飯!」珮音開口。珂珂是她的貼身女僕。

「是,我這就去!」管家先森離開了。

很快,珮音洗漱等一切完畢,珂珂也正好把飯做好了。

珮音這次換回了原來的真實樣子珮音吃完以後,一個人離開了。去哪了?南宮辰羽那個壞傢伙家!

這個時候,琀汐坐在床上,她早就醒了。那個睡姿,其實是為了裝給珮音看罷了,她微微一笑,南宮辰羽這傢伙竟然可以讓珮音起床這麼早,佩服啊!

一路上,珮音慢慢的走著,聞著周圍芳香的花兒,那香味沁人心脾。

她似乎也忘記了剛才早起床的不愉快。還很可愛的跟花兒打著招呼:「嗨!小花,你好啊!今天也好漂亮呢!」這時候,南宮辰羽剛剛從家門出來,看到她那副卡哇伊的樣子,不禁有些沉迷。

搖了搖頭,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啊!南宮辰羽走過去,彈了一下珮音的腦袋瓜子,珮音突然覺得腦子很疼,猛一站直身子,聞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檸檬味的清香。

她不可思議的回頭,接著就喊了起來,「啊!南宮辰羽,你這個壞傢伙!」

南宮辰羽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南宮辰羽和珮音這兩位的舉動,引來了周圍一大群的觀眾,周圍的觀眾腦子裡不約而同的只有一句話:這兩對情侶搞什麼呢?

南宮辰羽見大家不肯離去,呵斥了一聲:「都走!」不到三秒鐘,人全走光。整條大街就只剩下了珮音和他。

南宮辰羽這會才肯鬆開珮音,珮音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好像有人要給她搶走似的。珮音開口,「南宮辰羽你這個大s!」珮音滿眼怒氣。

「笨!」南宮辰羽好笑的看著她,「你來幹什麼?」

「我答應你的事啊!」珮音的語氣稍稍緩和了一些。

南宮辰羽恍然大悟,自己居然忘了讓她幫自己做事這幾個要求了。。。。

「哦!那走吧!」「額。。。恩!」走到南宮辰羽的家,好豪華的房子,不愧是四大家族的獨生子啊!不過,珮音的房子也不賴,雖然說比琀汐的差了一些。。。。

南宮辰羽像個紳士一樣幫珮音打開了門,珮音很淑女的走了進來。一進門,她不可思議的看著:乳白色的牆壁,米黃色的窗帘,雖然擺放的傢具很多,卻給人一種大的美的感受。

「說,要我幫你做什麼?」珮音看著他。

「先幫我做飯吧!」南宮辰羽壞笑。珮音一下子就懵了:腫么辦,我不會做飯啊!對了,叫琀汐來吧!她會做,可問題是。。。她願意來嗎?

珮音謊稱去一趟洗手間,卻不小心打開了一個房間門,驚訝得張大了嘴巴。她看到了誰?

下章揭曉! 珮音找不著衛生間,便急忙給琀汐打了個電話,「喂!小汐,你來南宮辰羽家一趟吧!我不會做飯,你能來嗎?」

琀汐說:「恩。地址給我!」「恩!小汐最好了!」琀汐不需多了解珮音的情況,她懂,珮音會這麼叫她說明珮音是真的無奈了。

琀汐接到地址后,出發了。珮音邊走邊找著,無意間打開了一扇房間門。她驚呆了。

她急忙跑了出去。她看到了司徒翊澤!司徒翊澤在睡覺,還不知道。

呼呼彤彤的找到了廁所,然後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出來了。

南宮辰羽在悠閑地看電視,珮音看見了,說什麼都說不出口,無話可說。

就在這個時候,門鈴響了。珮音邊笑邊說,「嘿嘿!我,我去開門。」門開了,珮音直接來了個熊抱,「汐!」琀汐靈敏的躲開了,看到了南宮辰羽,他舒坦地坐在沙發上,她優雅地走過去,微微額首,「南宮辰羽!」冷冷的聲音,讓南宮辰羽立馬坐得端端正正的。他現在似乎有些驚訝她的冷。

「你。。。怎麼來了?」南宮辰羽問她,琀汐看向珮音。南宮辰羽明白了。

琀汐環視了周圍一下,開口:

「能上去看看嗎?」琀汐很有禮貌地問南宮辰羽,這一點小規矩,琀汐還是顧及的。

「額。。。恩!」南宮辰羽點了點頭。

琀汐上去了。

上了二樓,兩面都有房間。琀汐慢慢看著。忽然,一閃房間開了門,司徒翊澤從門裡走了出來。

珮音毫不客氣地坐在了沙發上,南宮辰羽問她,「喂!你個傢伙,我讓你來幫我做早飯的,你怎麼學我一樣開始看電視了呢?」

「哦?我叫琀汐來的原因就是讓她幫我做飯,其實。。」珮音說到這裡,平靜的聲音變得更低了,「我。。我。。我不會。。做飯!」

南宮辰羽大跌眼鏡:神馬情況?珮音這麼可愛的孩紙竟然不會做飯?

這邊的琀汐微微有些驚訝:司徒翊澤銀色的碎短髮收拾得很得體,白色的襯衫,最上面的兩個扣子沒有系著,微微露出了堅實的胸膛。銀色的眸子同樣有些微微詫異的看著琀汐。

兩人的距離不近不遠,司徒翊澤修長的身材又瘦又高,琀汐看著他,「你,怎在這裡?」

「。。原本就住在這裡!」司徒翊澤看著她:藍紫色的直發用一個紫色的蕾絲捆綁成了馬尾,斜劉海和司徒翊澤一樣朝右斜著。

只是,琀汐改了以往「沒品味」的衣服,穿了一件黑色泡泡袖襯衫,外套一件薄薄的紫色小外套,紫色加黑色的格格裙子達到膝蓋上,黑色的短靴子。黑色系的呢!司徒翊澤暗暗想到。

「哦!」琀汐迎著他走了過去。「你怎麼在這裡呢??」司徒翊澤冷冷的問她。

「珮音叫來的!」冷冷的回答著他。「哦!那一起下去吧!」「恩!」司徒翊澤為首,琀汐跟在了身後,離司徒翊澤距離很遠,她害怕,自己的秘密……

下樓梯的時候,儘管兩人肩並肩走著,琀汐似乎是刻意要離司徒翊澤遠遠的。

珮音和南宮辰羽不語,靜靜的看著兩位萬年冰山走下來。

珮音見狀不妙,害怕司徒翊澤再問琀汐什麼!琀汐一旦被問起這件事情,就會慌得不知所措的。急忙說,「汐,做飯吧!我餓了!」

琀汐走過去,寵溺地颳了刮她的鼻子,「早上吃了早飯,還餓嗎?」琀汐雖是寵溺的,可語氣還是那麼的冷淡,這一定就是她之後變得徹徹底底的性格吧!

「嘻嘻!順便幫我給南宮辰羽做做飯,還有,小汐,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再幫那個司徒翊澤也做了吧!」珮音看到司徒翊澤,目光有些躲閃,心情很複雜,不知該看向哪裡。

可問題是司徒翊澤很是不解。

琀汐看到了,沒說什麼,微微點頭,目光看向被54好久了的南宮辰羽身上

。「廚房,哪?」簡單開口詢問。「那裡!」南宮辰羽溫和的語氣。

琀汐順著南宮辰羽的目光徑直走進那個屋子裡去了。

司徒翊澤不語,坐在了沙發上,聽起了音樂。

南宮辰羽和珮音接著看電視。(雪琋:呵!好一群沒良心的傢伙!可憐了我們的女主一號,小汐啊!某三人:再說一句!這可你寫的!雪琋:不語。。。。。琀汐:。。。。)

很快,琀汐把菜端了出去,珮音來幫忙。倆男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不知情的人還真的以為這是兩對新人呢!女的做飯,男的等飯。

廚房裡還差一道菜,珮音主動去端了。

剛剛到門口,就跌了個狗啃泥

。。。。。。。。。。。。。。 沒有任何做作的感覺。

接著,是冷艷princess:琀汐。

藍紫色的直發比珮音長一些,幽紫色眸子帶你走進紫色飄逸而又虛幻的世界,有時,你會看到冰冷紫色的世界,簡單的格調,原本黑色的皮膚變得嫩白,臉上的斑斑點點也都不見了,取而代之一個冰雪氣場的少女。

剛才的衣服,整個給人的感覺:冷艷、高貴、優雅。雖然黑色系的有些多,可是,在她身上顯現的完完全全是一個不同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