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這位正遠伯在塞外做大,又應當如何安撫才好呢?

7017k 她伸手摸了摸,着實有些燙手,便喚美景:「美景,你看我是不是發燒了,快去打些熱水來。」

美景聞言在玉露的額頭上摸了摸,確實很燙,於是趕緊去打了熱水過來。

美景將浸了熱水的毛巾擰個半干,搭在了玉露的額頭上,這讓她感覺舒服了不少。

砰、砰、砰,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美景沉聲問道:「是誰?」

「三殿下差我來問姑娘準備好了沒,要一同前往皇宮與魏皇話別了。」來人謹慎地答道。

「你快去稟告殿下,說姑娘發燒了。」那侍衛沒有絲毫遲疑,趕緊去執行了。

過了一會兒,蕭宇恆便過來了,他身着寶藍色皇子服,十分慎重地樣子,他一臉擔心地摸了摸玉露的額頭,隨後說道:「如此怕是不能進宮了。」

玉露強撐著身體坐起來,不行,她必須一同進宮,不然會引起魏開宴的猜疑,若是因此耽誤了二人的行程,反而不妙。況且小蛾那邊也不知情況如何,時間拖得太久也說不過去。

無論如何也不能被魏皇看出破綻來,現在先降溫,於是她吩咐美景,「去準備熱水,我要泡澡。」

蕭宇恆趕緊叫人準備了熱水來,自己則在門外等候。

玉露被美景扶到浴桶里,她全身泡到了熱水裏,感覺舒服了不少,過了一會兒,額頭上匯聚了豆大的汗珠,美景細心地用帕子擦掉。

她眯了一會兒,感覺頭沒有那麼暈了,有擔心一時誤了路程,便叫美景扶了自己起來。

一番梳洗之後,仍舊是上次進宮的的服飾髮型,打扮得像是蕭宇恆的侍女。

一行人準備妥當,便往魏宮出發了,蕭宇恆還是擔心玉露,見她臉色仍然有些發紅,便掀開了窗口,好讓她透氣。

玉露見了對蕭宇恆此人的印象又好了一些,雖然這人有時候嬉皮笑臉的,但還是有細心之處的,她報以一個感謝的笑容,看到蕭宇恆遞過來的微微一笑,便閉上眼睛休息了。

魏皇自上次見了玉露的鳳凰台比試之後,總覺得她的身法有些似曾相識,於是問身邊的肖呈:「你覺不覺得在鳳凰台上比舞的那丫頭的身法好像在哪裏見過?」

肖呈想了想,搖了搖頭,其實他不是沒有想到先皇后,但先皇后已經故去,且皇上不願提及,他有時候甚至想不通,曾對先皇后千恩萬寵的皇上,為何會如此厭惡,到最後賜死。

但他永遠不會問,他也不能問,這也是他這些年一直能坐在總管的位子上的原因。

魏開宴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想到銀妃的面容,他心中不免感到可惜,好好的一張臉,竟然就那麼毀了,這宮中,再沒有同初畫那樣相似的人了。

想到初畫他的心不免痛了起來,因為是自己,親手殺了她,都是蘭玉兒那個毒婦!一個皇子怎麼可能永遠只守着一個王妃,可是蘭玉兒偏偏不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要鬧着回驪國,那自己的謀划不是功虧一簣嘛?想到這裏,他就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因為他不喜歡受制於人的感覺。

「陛下,大荔皇子他們進宮了。」一個小太監急急匆匆來稟報。

魏開宴不耐煩地揮揮手,而後起身,肖呈忙上前理了理魏皇的衣服,妥帖了之後向大殿的方向走去。

蕭宇恆以及韶國二皇子都到了,大魏皇宮他們來了這是第三次,但還是一次來到上朝的正殿。

能容納幾百人的大廳,由八根刻着九龍攀雲的金色柱子支撐著,顯得恢宏大氣,頂上是團雲金龍的壁畫,看起來燦爛耀眼,魏開宴端坐在他的龍椅上,一身龍袍顯得無比威嚴。

蕭宇恆一行人朝魏開宴行了一個君臣之禮,魏開宴說了平身之後。

蕭宇恆和韶國二皇子同時開口說道:「陛下,今日我們一行人便啟程回大荔(韶國)了,我代表大荔(韶國)恭祝陛下聖體安康。」

魏開宴客氣道:「大魏隨時歡迎各位再來做客。」

接着又看向韶國二皇子:「二殿下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東西?」

二皇子自然知曉魏皇說的是手繪的江山圖被撕下來的那一塊,他早就想好了對策:「現在圖也沒在我身上,待我回到韶國,自然有人告知放於何處了。」

魏開宴看起來不動聲色,其實心裏早就怒火中燒了,這兩個人,能找來自己找了許久都找不到的江山圖,想必手段不一般,一個則是韶國的二皇子,韶國虎賁軍的率領者。

他也不是沒有顧慮,這次放他們回去,以後誰知道會不會成為心頭大患呢,但他轉念一想,大荔三皇子一向不受大荔皇的器重,又患有心疾,而二皇子雖武功不凡,謀略卻只能說是一般,也都不足為慮。

想到此,他安心了些,對二皇子說道「好,那願二殿下早日到達。」

二皇子也客氣回道:「多謝陛下。」

說罷,二皇子一行便先行出發了,待轉身時,他與蕭宇恆交換了一個眼色,蕭宇恆心領神會,但是神色沒有絲毫變化。

不久玉露也跟着蕭宇恆走出了宮門,她回頭望去,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屍身置於何處,但是她知道,這座魏宮埋葬了她,也埋葬了她曾經如冰雪般透明的靈魂。

而造成這一切的人,還端坐在那九龍盤踞的龍椅之上,她捏緊了拳頭,你等著,會有你從高處跌下的那一天!

蕭宇恆察覺到了不對勁,扯了扯她的袖子,沒來得及收斂的恨意仍在眼波里流轉,蕭宇恆擔心的表情湧上了眉頭,那些恨意才在眼裏緩緩散去。

蕭宇恆眉宇間滿是擔憂,「你怎麼了,又不舒服了嗎?」

玉露搖搖頭,「沒有,我們回去吧!」,說完便幾步踏上了馬車。

蕭宇恆臉上蒙上了淡淡的憂傷,她到底有什麼秘密?他回頭看了看魏國宮門,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的,便一扭頭也跟着上了馬車。

到馬車上坐定之後,蕭恆宇終於長長地抒了一口氣,他終於要回去了。

玉露也長抒了一口氣,她真的忍住了!

不知道小蛾那邊怎麼樣了!她得趕緊趕回去。其他國家看羅晉這麼長時間還沒決定好心裡也有了計較,多半是那慶功宴上真的有問題。

對星陽國是愈發的看不起,別的國家遇到這一這種天才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

這羅晉可能是皇室老祖當的時間長了,被人誇獎慣了竟然忘記了想要國戰獲得勝利,需給整個國境內所有力量齊心協力。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兩百零四章凡事要證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修行始於肉身,肉身旺盛則精力強健生出靈性,靈性圓滿則滋補肉身使肉身超凡與氣相和,如此一來才算是徹底踏入靈修之路。青木若何將這三個境界間的關係梳理的極為清晰,隨後則是又將問題轉到了血氣和靈性之上。

「恩師曾言,血道走到極致,便可以開啟體內的妙門,走出一條另類的仙路。也就是說,體內之妙,與靈氣大道之妙在仙途之前無分高下,然何為血道的極致,何又為體內的妙門?」青木若何想到這裏,整個人便開始迷茫了起來,感受着自己的迷茫和神念世界裏另一個自己傳來的迷茫,青木若何一時竟是呆住在了這雙重的迷茫之下。

「秘茫……」青木若何感受着前所未有的迷茫之感,嘴中不自覺的輕輕念了出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在念著。似是著了魔一般,一直在念著,讓人看起來有些害怕。

「不好,心劫!」在神念世界之外,青木若何身上由於迷茫而散發出了一種奇妙的氣質,讓藍羽的眼皮一跳。

「這小子,怎麼遭了心劫了!」藍羽此時急的如同熱鍋里的螞蟻,想要衝過去將青木若何這在這種狀態中打斷,但卻又不敢真的去做。

「這可如何是好!」藍羽的心裏可謂是急的直跳腳,不過凡心劫者,非外神可助,非機緣可解,非歲月可止。一旦遭了此劫,便是不破不休,其中的兇險可謂是曲曲折折,令人聞之生畏,見之肝膽欲裂。

在藍羽的注視下,青木若何就直直的坐在那裏,體內的三十三重洞天不加掩飾的疊在一起,其頭頂的朦朧光幕中所顯示的金色生靈也是呆然而立猶如死物一般。

太陽於東方初升,轉至南方高照,又沉向西方低垂,最後回歸北方休寂。之後便是明月從西廂漸上梢頭,高懸於北廂相伴離愁,遙遙欲落東廂送歸群星銀漢,又復安於南方凝聚光華。如此循環往複,直到那石間、樹上的螟蟲朝生暮死了七次,事情方才有了轉機。

「這劫看來是過去了…」直到第八次,水潭上飛舞相攜的一雙雙螟蟲將死之時,青木若何身上的特殊氣質才開始稍稍的淡了一分。

這幾日,藍羽便是一直站在這石潭邊兒上,看着青木若何自心劫中沉溺,不厭其煩的等着他醒來。一等就是整整七日,七日之後,又是半日,至此方才出現了些希望,讓藍羽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的心緒再次掀起了波瀾。只不過,這波瀾卻是如同毒藥一般,有害於他的道心,亦讓他食之如甘露,這便是心劫的可怕。

可惜,這有所苗頭的好轉只不過是出現了片刻,隨即又是如同落葉歸根、春紅化塵一般歸復於無物。

在青木若何的腦海中,此時除了那呆愣的金色生靈和其所生存的神念直接外,已然是空無一物。在此情況下,青木若何的心力正在緩慢的衰竭,若是等到心力盡失,以其還未到神火境的修為,必然是一命嗚呼、神仙難救。

這次的心劫來的實在是詭異,於迷茫之中突然出現,然後迅速的佔據了青木若何的心神。不讓其思考,亦不讓其有所反應,好似是一個早有準備的死劫一般,根本不給已經入了劫的青木若何任何活路。

「有問題…」藍羽感受到青木若何剛才的好轉,在一瞬間后便是如螟蟲般朝生暮死然後屍體落於水中般那樣消失於無形。出於其修行多年而形成的本能,於其中嗅到了一絲的不同尋常。可若是要說出如何的不同尋常,藍羽卻又是察覺不到,不知該從何言起。

李染和藍羽就這麼陪着青木若何僵持在水潭旁邊,又是過了整整七日。在青木若何入劫以後第十六次夜蟲鳴叫之時,伴隨着那如同金鈴輕輕搖蕩的夏蟲夜吟之聲,青木若何的眼神竟然在一瞬間恢復了一絲清明,隨即又迷茫了起來。

「果真有問題!」剛才的一幕落入了藍羽的眼中,就算是其境界只是凡境融脈之巔,也是能足夠察覺到其中的異常了。

「李染,拿着這塊兒令牌,往最高的那座山峰上走。到了山頂之後,用這塊兒牌子進塔,隨後於塔內大喊請老祖相助便好。」藍羽在意識到其中的異常之後,便是明白了此劫絕非是偶然成之,乃是青木若何必經的一道絕命之劫。看剛才的情況,藍羽雖然依舊是不明就裏,可也不知怎的,腦海里的第一反應便是老祖可解此劫。

自李染離開之後,藍羽便是死死的盯着青木若何,警戒着早已布下陣法的水潭周圍。雖然不知為何要如此來做,可其心裏卻是不受控制般的在操控他的身體。

「這孩子,好像是被人陷害了。」血谷的老祖在李染離開后,不過是三盞茶的功夫便是於虛空中顯化了出來。看着處於呆愣中的青木若何,血谷老祖心頭一跳,突然就明白了為何自半個月前自己所煉製的血池突然自行崩碎。

「這是有人在借我的手欲要救他。」想到自己突然之間便是多了一個弟子,然後又失去了續命的血池,再到今日被請出來看到弟子陷入心劫。就算血谷老祖的修為不足以看破青木若何心劫的奧妙,其智商於直覺也是能將事情猜出個大概。

「那我便看上一看!」血谷老祖想到此處,便是知道自己的劫難來了,知曉此行出來十有八九是有人讓其來為自己這個弟子替死的。

既然因果註定,難以更改,血谷老祖也就不再多生悲戚。反正自己也是活了許久許久了,雖然說他一直都是在血池內閘血停壽,處於沉眠之中和死了沒什麼兩樣,但也畢竟還沒有發爛發臭不是?能存在這麼多年,熬死了一代又一代天驕,血谷的老祖雖然還是有些不想死,但也覺著自己活的夠本兒了。。 他的劍勢再次的爆發了出來。

林贊也是被他這一劍刺中了胸膛。

林贊身形也是向後倒飛了出去。

而林贊的胸前也是流淌出了鮮血,但是林贊的臉上卻是帶著笑容。

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一招能夠刺中林欣,就已經是十分的難得了。

林贊也是沒有想到林欣的劍法如此的厲害,這讓他感到非常的意外。

他現在也是知道林欣的實力非同小可,所以他現在也是決定和林欣再戰一番,想要將自己的實力再提升一層,從而讓自己擁有能夠對付林欣的能力。

兩人再次的大戰了一番。

林贊再一次的敗下陣來,但是他卻是並沒有絲毫的灰心喪氣,因為他知道自己還沒有輸,還有機會能夠擊敗林欣。

他現在還是能夠繼續的戰鬥下去的。

林欣雖然也是被林贊給震驚了一下。

但是他並沒有任何的慌亂。

他也是知道林贊的這一招確實很厲害,但是現在的他卻也是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一道青光再次的朝著林贊飛射而去,這一劍再一次的將林贊給擊飛了出去。

而在這個時候林贊再次的站穩了自己的身體。

他的眼中滿是堅毅之色,顯然是不願意輕易的放棄。

他現在也是打定主意,絕對不能夠讓自己落到下風,絕對不能夠讓林欣佔據優勢。

他的眼睛之中也是散發出了精芒,再次向著林欣攻擊了過去。

這一次林贊直接施展了天魔解體。

一道巨大的黑影頓時籠罩在了他的身上,然後就見到他身上的衣袍在瞬間就化作了粉末,而他的肉身也是直接的消失不見了。

他的肉身再次的出現在了林贊的身旁,然後再次的向著林欣發動了進攻。

他的身上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氣勢。

這一股恐怖的氣息瀰漫而出,使得林倩的臉色頓時就變得凝重了幾分。

這一道氣息讓他有一種十分不安的感覺。

他知道林贊現在施展出來了這一招絕對是十分的厲害。

而且他還隱隱的感受到,這一招的力量和他之前所施展出來的那一套劍訣的氣息非常的相像。

看來林贊現在施展出來的絕對是那一套劍訣。

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並沒有感到多少畏懼。

在他看來這一招雖然是非常的恐怖,但是卻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還有把握能夠擊敗對方。

而這一邊的林贊也是再一次的施展出來了這一招絕技。

在這一片空間之中,頓時就響起了一道轟隆隆的聲音。

林贊和林欣的戰鬥再一次的爆發出來。

這一次林贊和林欣也是打出了真火,也是爆發出了各自最強的攻擊。

林贊施展出來的這一道攻擊,也是蘊含著無盡的威勢。

一座座的山峰在他的攻擊下崩碎,整片山谷之中都充滿了狂風。

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尊黑洞一般的黑洞,黑洞中充斥著無盡的黑暗之力,黑洞周圍的空間都已經是完全的被扭曲了起來。

使得空氣中都出現了無數的裂縫。

這一股毀滅性的力量也是向著四周擴散而去,使得周圍的那些建築物也是直接的被摧毀掉了。

而那些樹木在這一股恐怖的力量之下也是瞬間的化為了灰燼。

一道道巨大的溝壑出現在了空中,就連周圍的山巒也是紛紛的崩塌。

周圍的那些武者在這一股力量的碾壓之下,也是直接的被擊殺了。

不管是武者還是妖獸,在這一股毀滅性的能量碾壓之下,全都死於非命。

林贊也是感覺到自己的壓力驟增。

畢竟他的修為現在還是在虛仙中期,而他的這一招,也就是他的最強一招。

一旦他將自己的這一招的威力徹底的施展出來的話,那麼他也就徹底的將自己的實力展露出來了。

但是他還不想就這樣將自己的實力展露出來。

他現在的修為也就僅僅只有虛仙中期而已,而且他的實力還沒有提升上來呢。

所以他也是沒有想過現在就將自己的實力徹底的展露出來。

他現在的實力就是想要憑藉著自己的戰鬥力將這一次的比賽給贏得漂亮一點而已。

不過現在看來他想要做到這一切顯然是非常困難的,他想要贏得比賽還需要再次的施展出來更強大的攻擊,才有可能將林倩給擊敗。

否則的話他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

但是就在他準備再次施展自己這一招的時候,他的身體卻也是直接的僵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