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鴻本身是想立刻退去,但凌雲窟內地形極其複雜,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出不去。

要是不把火麒麟解決掉,等它重新恢復過來,肯定還會持續不斷的追殺。

「不行啊,風雲世界的火麒麟牽扯眾多,現在還沒把情況搞清楚,肯定不能就這麼殺了它。」

王鴻提着寒月戒刀,走到火麒麟旁邊,又有些猶豫起來。

「算了,還是先關到琉音佛塔里吧。」

琉音佛塔的內部空間,只能將失去抵抗力的生物吸入,眼前的火麒麟雖然強大,但卻中了奪心大法,與徹底暈厥並無太大區別。

王鴻一邊揉着太陽穴,一邊驅動琉音佛塔,將巨大的火麒麟吸納進塔內空間。

作為全能型中品靈器,琉音佛塔內部堅固無比,一旦被吸入當中,四階之下根本沒有逃生的可能。 還未走近丹房

一股濃郁的丹香便從其中飄散出來

炎曦月面色如常

踏進了丹房內

果然

裡面一個老頭的身影正背對她而立

「師父…」

聽到聲音的樊凡長老從案桌上的藥草中抬起了頭

轉身

「徒兒你來了…」

炎曦月點了點頭

「我聽聞有個外門長老仗著自己的權勢欺負你了?」

她一頓

沒想到自家二師父也聽說了此事

不過此事已經過去

也就沒什麼可說不可說的了

迎著樊凡的目光

她點了點頭

「哼!真是當時我不在場,否則我定要讓他嘗嘗我這些年嘗試煉廢的丹藥!」

樊凡撅著鬍子,一臉生氣的模樣

炎曦月嘴角一抽

這可不得了

丹宗煉廢的丹藥?

不得比專門煉製的毒丹威力更大?

她抬眸看了眼陰沉著臉的小老頭

的虧當時他不知道

自家二師父一心鑽研丹藥學術

若當時真讓他去了

一顆丹藥把人給毒死了

這理上也說不過去

再者……

若讓旁人知曉她有兩個師父

其中一個還是丹宗

這不是鬧著玩呢么?

她怕自己被唾沫星子給淹死

想著她抬步走近了樊凡

「好啦,有羲和師父替您教訓他也是一樣的,再說他已然受到了懲罰,您也沒必要如此生氣…」

說著炎曦月眸光一轉

「我給師父的那幾個古丹方,師父鑽研煉製的怎麼樣了?」

說到此樊凡立馬就燃起了興趣

笑著帶炎曦月走近了煉丹爐

「徒兒啊,你看這爐中,便是我剛煉製好的一批熔煉丹…」

「說起來時間也差不多了…」

樊凡小心翼翼的打開丹爐

姿態熟練又迅速的將其中溫熱的丹藥收了起來

最後心滿意足的看著手中的丹藥瓶

「太好了,這次煉丹大會上若是我祭出這丹藥,只怕全會都要震上一震了…」

樊凡笑的鬍子都顫了幾顫

炎曦月卻是一愣

「煉丹大會?」

樊凡將手中的丹藥遞給了炎曦月

「徒兒也知道煉丹大會?說起來你的資質也是可以去煉丹大會上比試一番的……」

樊凡自顧自的說著

而炎曦月卻是又有些驚訝了

沒成想自家師父都如此看重這個煉丹大會

看來自己果然沒有小看這所謂的煉丹大會

「師父可還記得上次徒兒說的我在西寧鎮來了一家丹藥鋪子?」

樊凡聽此點了點頭

下一秒

炎曦月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張請柬

「師父你看……」

樊凡接過之後

眉頭一挑

「徒兒還真是讓我驚訝…其實作為我的弟子直接便可以去參加,我還打算問問你是否有興趣參加,沒成想,你已經得到了參加資格…」

樊凡笑了笑

滿意的捋了捋鬍子

「不錯,可比你那幾個師兄有前途多了…」

「師父以為,我可以去比試一番?」

炎曦月接過樊凡重新遞過來的請柬問道

樊凡負手

「既然煉丹大會能將請柬送到你手上,就說明你的資質以及實力足夠去參加煉丹大會,只是到底去還是不去,就看徒兒你自己抉擇吧,不過師父以為,去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炎曦月緩緩點了點頭

自家師父說的不無道理

其實對她來說,去不去其實都可以

她垂眸瞥了眼上面的時間

距離大會開始還早

也不急於一時

那就到時候再看吧…

想著她收起了請柬

「徒兒現在可是在火殿山上居住?」

炎曦月點頭應答

「如此也好…有空便來此住兩日吧,這裡也有你的屋子…還有你的幾個師兄,每日都在念叨你為何還不來,現在你的地位都快比得上師傅了…」

炎曦月一樂

「不能不能,我心裡地位最高的一直都是師父…」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果然,樊凡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還是我的五花好啊…來!這些是師父最近煉製的丹藥,就都給我的徒兒了…」

樊凡大手一揮

豪氣干雲

炎曦月雙眼一亮

果然啊,拍馬屁真的有用…

不過她也只拿了一半

「這些師父留著吧,萬一有個磕著碰著了,以備不時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