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素素渾身一震,渾身就像觸電一般,心裏再次暗想道:“這就是被男人摸的感覺嗎,好像是比女人要爽快的多……”

葉東見王素素還是不肯鬆口,手上不由加大力度。

這回,王素素真的不知所措,要她放棄對彤彤的愛,顯然不可能,因爲她真的很愛彤彤。不放棄,那麼今晚就真的有可能被葉東所佔用,這讓無法抉擇。

隨時葉東不斷在佔她便宜,王素素漸漸有了一些感覺,全身開始變得酥軟,隨即伸手想要推開葉東,可是她一個女孩子,力氣能有多大,她使出全力推葉東根本就沒有一點作用。

此時,葉東眼中隱隱泛着紅光,他的心智開始有點不受控制,把王素素壓到在沙發上……

王素素這回真的抗不住了,她全身一陣酥軟,隨着葉東親吻和撫摸,她居然還有種想要配合的衝動……

就當葉東準備脫掉底褲,把王素素辦了的時候,他耳邊突然響起一陣清脆銀鈴般聲音。

“葉東,你不會真的想要把這位可愛的小姑娘給強上了吧?”

聽到這聲質問,葉東腦海頓時一陣清明,眼中的紅光也快速退下。想起剛剛他的所作所爲,葉東心裏一陣後怕,剛剛他的神智有點不受控制,原本只想吃吃王素素小豆腐,讓她害怕,沒想到摸着摸着他就開始不受控制,差點做出讓他後悔的大錯。

好在龍魂藍青青及時讓出聲,阻止了葉東接下去的禽獸行爲。

爲什麼會這樣?

葉東額頭開始冒出冷汗,思維突然不受控制,這樣的感覺非常恐怖,就像有人操控他的身體去做他不想做的事。

“呵呵……葉東,你不必擔心,這只是先天九陽之體帶來的一點副作用而已,沒事,只要找到一位九陰之體的女人,相互調和,這種情況會逐步消失,再此之前,你還是控制一下你的慾念,不然今天這事恐怕會頻繁出現。”

藍青青耐心的和葉東解釋,奇怪的是,葉東能夠聽得一清二楚,一旁的王素素卻無法聽清。

聽到藍青青的解釋,葉東這才放下心來,準備等王素素睡着,向藍青青問個清楚。

此時,王素素正在低聲哭泣,被葉東這麼一陣欺負,她的心情非常複雜,委屈肯定是少不了,但在這其中卻沒有恨,而是多了一種莫名的情愫,她說不清楚,但她卻有着很清晰的感覺,在被葉東撫摸揉捏的那一刻,她承認喜歡上了那種感覺,她的性取向正在一點點發生改變。

葉東也算是歪打正着,或許藍青青不阻止他,讓葉東被欲控制把王素素辦了,也許能徹底讓王素素愛上男人,矯正性取向問題。

靜寂許久,客廳中只有王素素低聲哭泣聲。

葉東坐在沙發另一頭,點燃一根香菸,看了一眼捂着毛毯坐在沙發抽泣的王素素,說道:“剛纔對不起,我有點不受控制了。”

“嗚嗚……”

不說還好,一說王素素徹底爆發,大聲哭泣了起來。

“哭可以,但請你小聲點,別吵醒彤彤,不然讓她看見指不定以爲我把你怎麼着了呢!”葉東因爲剛剛失去理智,心情煩躁,說話的語氣有點重。

王素素的哭聲,立馬減少,害怕葉東又會欺負她,坐在沙發上默默地哭,經過這事,她暫時也就放棄去對李彤做什麼的想法,滿腦子都是剛纔葉東欺負她時,兩人的身體接觸……


一個小時後。

王素素哭着哭着,靠在沙發上睡着了,臉上時不時露出開心的模樣,估計是做了個好夢,至於是什麼夢估計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看到王素素睡熟後,葉東輕手輕腳走到陽臺,用手戳戳他胸口的龍紋身,問道:“青青,能告訴我怎能判別九陰之體的女人嗎?”

“這個,你才築基期根本就看不出來,不過沒關係,要是你遇到九陰之體的女人,我會提醒你的,好了沒事的話,我要睡覺了。”藍青青說完,葉東胸口的龍紋身的頭便耷拉下來,變成一條睡龍。

葉東繼續在陽臺站了一會,然後纔回到客廳,靠在沙發上休息,現在以葉東睡不睡真的問題不大,只要眯半個小時的眼就能保證一天的精神……

清晨,李彤揉了揉朦朧的眼睛,走出房間,當她看到睡在沙發上的王素素,以及另一頭靠在沙發上睡着的葉東時,瞬間清醒過來,然後滿臉問號!

李彤走到葉東身邊,輕輕碰了碰葉東。

葉東睜開眼睛,看了眼李彤,迷迷糊糊的說道:“彤彤,這麼早就醒啦!”

“還早,都六點了,東子哥,快起來,送我回去,七點要去學校上課呢!”李彤最終還是沒問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她不想讓葉東覺得她是個多事的人。

“嗯嗯,先等等,我去洗把臉清醒一下。”

兩人離開王素素家,並沒有把王素素叫醒,因爲她睡的很甜,不過李彤給她調好鬧鐘,六點半會響,半個小時足夠時間讓她趕到學校。

葉東把李彤送回家,便回到自己住處。

“東子,回來啦,昨晚睡得好嗎?”

柳如雲穿着睡衣圍掛着圍裙,從廚房探出腦袋,關心的問道。

“沒有柳姐在身邊,我怎麼能睡得好。”

葉東笑了笑,換了雙拖鞋走了進來。


“貧嘴,趕快去刷牙洗臉,早飯馬上就好了。”柳如雲笑了笑,轉身回到廚房,繼續去**心早餐。

葉東洗漱完畢,劉倩倩正好穿着睡衣走進衛生間,兩人撞個正着,這一瞬間,劉倩倩沒戴文胸的酥胸撞到葉東懷裏,葉東清晰感覺到他的內心多了一種欲/念。

“痛死我了,色男,你是不是故意的。”劉倩倩撫摸着她撞的生痛的胸脯,瞪着一雙大眼睛盯着葉東。

“對不起,倩倩,我不是故意的。”

葉東說着繞過劉倩倩,便走進自己房間。

此時,葉東根本就沒有心情和劉倩倩鬥嘴,就剛纔那麼一下,他腦海之中噌的一下,就升起強烈的欲/念,九陽之體的副作用太大了,碰一下女人的胸,就能升起如此慾念,怪不得昨天葉東摸王素素會讓他失去理智,做出那過分的行爲。

太可怕了!葉東後背驚出一絲冷汗,看來他必須要找到九陰之體的女人,不然葉東真不敢想象他今後會做出什麼樣的禽獸之事。

然而,劉倩倩看着失魂落魄走進房間的葉東,心裏莫名的一酸,葉東不和她鬥嘴,她非常不適應,就好像少了點什麼一樣,而且葉東還和他道歉了,以前劉倩倩根本就不敢想葉東會給人道歉,而且還是給她道歉。突然之間,變得有些生疏,劉倩倩非常迷茫,失魂落魄走到衛生間,都忘了該幹嘛! 葉東剛走進房間,藍青青的聲音就在他耳中響起:“你不是要找九陰之體的女人嘛?諾,躺在牀上睡覺的就是!”

“我靠!你還真敢說……”葉東忍俊不禁靠了出來,躺在牀上的是甜甜,他認的親女兒,這能行嘛!甜甜才五歲,而且他們現在又是父女關係,哪能這麼不靠譜!

雖說如此,但藍青青這麼一說,葉東心裏寬鬆了不少,就這麼容易就發現一個九陰之體的小女孩,那麼想必九陰之體的女人應該挺多,想到這,葉東也不怎麼發愁了!

不一會,柳如雲成熟女人充滿知性的聲音傳了進來:“東子,早餐好了,你先吃,不要耽誤上班,我來叫甜甜起牀。”

“柳姐,你真好。”

葉東來了個偷襲,在柳如雲小嘴上嘟了一口。

“討厭,別讓人看見了,快出吃,我給你盛了碗粥,不然要涼了。”

柳如雲用手輕輕在葉東胸口錘了一下,把他趕出房間。

……


七點半,葉東準時把車開到林蓉蓉樓下,正好林蓉蓉穿着一條藍色運動裝,挽着同樣身着運動裝的許嫣走了下來。

“喲,東哥,這麼準時啊!”

林蓉蓉說了聲便和許嫣兩女一同鑽進車內。

“許大警花,你是打算蹭車還是打算接着跟蹤我呢?”葉東隨意問了問。

“什麼蹭車跟蹤,靈兒姐約了我們去爬山,你不會不知道吧,也是,你是靈兒姐的跟班,靈兒姐去哪,你就要去哪,通不通知還真無所謂。”

林蓉蓉翻了翻白眼,昨天許嫣已經把她和葉東兩人認識經過說了出來,知道兩人關係不是很融洽,作爲閨蜜的她,當然要站在許嫣這邊。

“爬山,怪不得你們穿着遠動服!”

葉東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然後發動車子,快速駛向海灣別墅區。

“喂,葉東,你開慢點,小心我開罰單啊!”

“許大小姐,你又不是交警,開罰單好像還輪不到你,而且我的速度可是在限速範圍之內哦!”

葉東開車速度把持的非常穩定,一直保持六十邁,這是江南市區最高速度,葉東可以說是擦着標準線在開。

“哼,在特殊情況,民警和交警是一家,你不知道嗎?”許嫣瞪了葉東一眼,不過心裏卻有些發虛。

“好吧,你是人民公僕,我聽你的。”

無奈葉東把速度降下一檔,不快不慢的開向海灣別墅。

七點半,葛靈兒準時從別墅走出來,今天她穿着一套白色運動裝,短袖的那種,還帶着一頂鴨舌帽,後面扎着一個馬尾辮,青春氣息十足。

等了兩分鐘左右,葉東還沒把車開來,她臉上有些不悅了,正想拿出手機詢問葉東時,葉東這纔開着車徐徐使來。

見此,葛靈兒收回手機,當葉東把車開到她身邊,瞪了一眼葉東,這纔打開副駕座做了進去。

葛靈兒一邊繫着安全帶,一邊說:“師弟,你很不準時,這次念在初犯就算了,以後的話,遲到一次我就扣你一天工資。”

“這……”葉東想說點什麼,想了想有憋了回去,沒有說。

“這什麼這,做跟班就要有跟班的覺悟,知道嗎?”葛靈兒瞥了一眼葉東,他要建立絕對的威信,不然以後雙修,她可能會地位全無。

“好吧,師姐,你說什麼是什麼。”葉東無奈點了點頭,接着問道:“你們要去哪爬山?”

“東郊,鳳凰山。”

……

鳳凰山位於江南市城東郊區十里處,三峯相連,兩側山峯平緩如鳥翅,主峯高出兩側山峯約有三百多米,成圓柱型如鳥頸,頂峯有一顆古樹生長在岩石之中,遠處看着像鳥嘴,這些全部聯合在一起就像一隻火鳥,故此山被古人稱之爲:鳳凰山。

鳳凰山作爲江南市最近風景區,來此遊玩之人也是絡繹不絕,許多國外遊客也會慕名而來,但鳳凰山最美季節是秋季,那時成片成片楓葉將慢慢變紅,會呈現一片片映山紅迷人景象。

現在是夏季,天氣又熱,很少有人會選擇爬山,但這個世界什麼人都有,大熱天爬山的也不在少數。

譬如,葛靈兒、林蓉蓉、許嫣三女,至於葉東則是被逼的不作數。

此時,三女一人拿着一瓶純進水,走走停停,時不時還拿出相機撲捉美景,或是各種美麗鳥類。

至於葉東則拎着大包小包的燒烤食物,和各種飲料,葛靈兒她們是打算登山燒烤來着,好在山頂有出租燒烤架的商家,不然葉東還得背個燒烤架上來。

雖說葉東一人把四人的東西全部扛在肩上,但他臉上還是堆着笑容,因爲剛纔龍魂藍青青告訴他一個好消息,葛靈兒就是他要找的九陰之體的女人,這比讓葉東買彩票中幾億還要高興。

葛靈兒原本就是葉東雙修目標,現在又是能夠幫助葉東消除先天九陽之體的女人,看來葛靈兒和他的緣分真的很重,很重。

兜兜轉轉,四人終於爬到右翼山頂,租了個燒烤架,在可燒烤範圍,找了滿意的位置,準備燒烤。


“喂喂喂,我說幾位姑奶奶,難道你們真的就準備把全部工作都丟給我嗎?”

葉東一臉幽怨的看着玩的歡樂的三女,這三人還真把他當做任勞任怨的小跟班了,不過還真是個任勞任怨的小跟班,至少在追到葛靈兒之前是。

“我們相信你能行的,好好努力吧!”林蓉蓉回來拿了三瓶飲料,誇了葉東一句,便又走到山頂邊緣看風景,一點也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唉,這就是做好男人的悲哀!”

萬古最強系統 ,便獨自一人在那點火,然後燒烤食物。

然而,在不遠處,也有兩人在準備燒烤,其中一個光頭中年人,驢臉還長着兩撇八字鬍,他拿着一個蘋果在啃着,時不時把目光看向葉東。


“阿木,先別搗鼓燒烤架了,過來一下。”中年人說着把吃剩的蘋果殼,丟到正在搗鼓燒烤架的青年身上。

“來了,叔,有什麼事?”阿木果斷把手頭工作一丟,跑到他叔身邊。

“你說那個小子,是不是昨天拍賣會上拍下璀璨明珠的那小子。”阿木叔指着不遠大樹下翻滾烤肉的葉東。

“就是他啊,叔,有問題嗎?”阿木不解的問道。

“那小子一出手就是兩億六千萬,顯然是個土豪,你說我們要是綁了他,敲詐他幾億,然後我們就可以去世界賭城拉斯維加斯爽他一爽了,怎麼樣,叔這個主意不錯吧!”阿木叔看着葉東就像是在看搖錢樹一般,兩隻眼睛都快冒花了。

“這可不行,叔,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綁人這事我可不做,不能壞了我們叔侄大盜的名聲,我們職業科是偷東西,怎麼能去幹綁票這事!”

阿木堅決搖頭,否定他叔的建議,他們可是遠近聞名的叔侄大盜,怎麼能跨行,當然最主要是他們沒有綁票過,不知該如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