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骨上人心中暗喜,但隨後,他從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個玉匣來,然後當著帝星辰的面打開了蓋子。

「這是?」

玉匣剛一打開,一股腥臭之極的氣味撲鼻而來。帝星辰蹭得到一下站直了身子,馬上閉住了呼吸,臉帶警色的稍退後了幾步,狐疑的望著玄骨上人。

「不用多心,這是麝蘭獸地糞便。此物別看如此難聞,但對那九轉靈參誘惑力極大。只要將其放進陣中,九轉靈參地化身必定前來尋找,到時制住了此化身,我們就可以從容的挖掘靈參地本體,不用怕它再變化遁逃掉。「玄骨上人斜瞥了帝星辰一眼,神色沒變的說道。「麝蘭獸糞便?」

聽了此言,帝星辰望了望玄骨手中的玉匣。此刻他已看清楚了,竟是一塊拇指般大小的塊狀物品,淡黃色的,那強烈的氣息,就是從此發出的,帝星辰不禁有些愕然!

「麝蘭獸」他當然知道。那是許多玄修者飼養的一種奇怪靈獸,頭上長有的火紅色怪角,散發出一種奇特的香味具有安神定魂的奇效,很受玄修者的歡迎。

可沒想到,此靈獸的糞便如此的難聞。而九轉靈參這樣的靈物,竟還喜歡此物,這讓帝星辰有點無語了。

不過,帝星辰看了下玄骨毫無表情的面孔,卻展顏一笑的說道:「那就請前輩,將此物放進陣法中吧!我再去檢查一下布陣的陣旗,是否真的安穩妥當,然後我就守在這裡,捕捉那化身。那九轉靈參的正體,就麻煩前輩去挖出了。」說完這話,帝星辰一抱拳,就自顧自的身後的樹林中走去,不知使了什麼手段,片刻后就不見了其蹤影。

玄骨為之一怔!望了望那遍布土靈氣的樹林,他暗皺了下眉頭,但嘴角抽蓄了一下后,他一揚手。 第一二三六章獲取靈參

一道黑氣所化的怪蛇,咬著那玉匣直直的飛進了樹林中心處,穩穩的將玉匣放在了地上,再飛射而回。

做完了此事後,帝星辰的蹤影仍然全無。這讓玄骨臉上陰厲之色一閃即逝。但他馬上一言不發的飛天而去,畢竟帝星辰也知道了玄骨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但是現在還不是和對方分裂的時刻,所以帝星辰什麼都沒有說。

「怎麼?你給陣旗做的手腳,反而害怕起來了,你什麼時候也會怕這麼一個小毛頭了,不會是被你那孽徒給嚇著了吧。」渾厚男子有些嘲笑的話語聲,在玄骨腦中驀然響起。

「無妨!我先試試那陣法,是否真用我給的陣旗布置的再說。雖說對方身上恰巧也有土屬性陣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可不想冒險!畢竟小心一些還是好的。」玄骨毫不在意的說道。

「要是你當初就有這份謹慎,也不至於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看來當初的那個大虧,真的沒有白吃啊,玄骨老弟!」男子發出嘖嘖聲的說道。

玄骨上人沒聽出來,對方是在稱讚他,還是在挖苦他。這讓他鬱悶的暗哼了一聲,不在理睬男子了,畢竟現在還需要和對方合作。

隨後玄骨漂浮在空中,身形一頓,右手五指一張,手心處多出了另一桿黃色陣旗來。此旗的模樣和形狀,都和交予帝星辰的四桿一模一樣,就是長度少了一大截,顯得小巧精緻,看來他是在旗子上做了手腳。

玄骨鄭重的望了一眼小旗,微微的輕搖幾下。頓時此旗發出了淡淡的黃芒,在玄骨手中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后,徑直的指向了下方的那片樹林。見到此景,玄骨長吁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陰笑。

接著他將小旗收起,望了一眼大陣方向,徑直向小石山某處飛遁而去。這時,帝星辰終於在樹林中出現了,不過帝星辰還是沒說什麼。

望著玄骨遠去的身影,他目中寒光閃了幾閃。但在神色一動后,身形一陣模糊,忽然從原地憑空消失了,只留下一地的清風枯草。……

一點點的,地上的那個玉匣,散發出的腥臭氣息越來越濃起來。讓潛伏在附近一顆大樹上的帝星辰,雙眉緊皺,只好一直封閉的呼吸。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帝星辰的心也漸漸提了起來。留在這裡的可實在不多了。若是那九轉靈參,一直不上當出現的話。他也只有先放棄再說了。

帝星辰正思量之際,面容一動,他的神識察覺到有一個不大的身影,闖進了樹林中。這讓帝星辰驚喜起來,頓時全身的氣息徹底遮蔽,眼珠眨也不眨的盯著玉匣所在處。

黃光一閃,在陣法外面的草地上浮現出了一隻鬼頭鬼腦的野兔。這兔子通體雪白,一雙血紅的眼珠滴溜溜的轉動個不停,還不時的東瞅瞅西瞧瞧,一副膽小之極的模樣。

但儘管如此,此野兔粉紅的鼻子,仍沖著玉匣的方向嗅個不停,臉上不時現出一絲人性化十足的陶醉神色。

那股對帝星辰來說實在難聞的氣味,對這小來說,竟似乎享受之極的模樣。

不用問,這小東西肯定是那「九轉靈參」的化身了。帝星辰興奮的盯著白兔。在精神力全力運行中,他的眼中,這件白兔身上的清靈之氣,耀目的驚人,真不愧是天地造化生出的奇物啊!

帝星辰心裡感慨之下,但卻絲毫沒有放鬆。手中早就掐好了一個法訣,死死的盯著白兔不放。

下面的兔子則站在大陣外嗅了一會兒后,兩隻火紅眼珠圍著那玉匣轉了數圈。顯然它有些不滿足光在原地嗅聞了,而想要打什麼鬼主意的樣子。

見那兔子如此通靈的樣子,帝星辰越發的小心起來,神色中隱現緊張之色。畢竟這「九轉靈參」最擅長遁逃之術了。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前功盡棄。

小東西圍著大陣四周兜了一圈后,兩隻長耳晃動個不停,似乎察覺到附近的靈氣異樣,遲遲沒有走入陣法中。

帝星辰有些焦慮起來!認為這靈參化身識破了陷阱,不會再進陣了。不由得考慮,是否現在就將那金網強行祭出,強行將此物捉住。不過這樣一來,他的把握小的可憐。帝星辰正在躊躇不定之時,那白兔的身形一閃,竟然幾個跳縱后,消失在一旁的野草叢中。在樹上看到此幕,帝星辰頓時呆如木雞了。可就在帝星辰有些發怔的時機,另一處的草叢中白影一閃,那白兔竟以帶著殘影的急速,瞬間從草中飛射到了玉匣面前,一低首含住玉匣中的東西,然後毫不遲疑的轉身就往外衝去。

帝星辰雖然被這小東西的一連串舉動,弄得有些發愣。但他馬上就清醒了過來,怎會讓它使用這點小計策后,就跑掉。

當即一道光箭似的從樹上激射而下,正好擊在了白兔想跳回的必經之路上。將這小東西嚇得在半空中的身形猛然一扭,竟劃了一個弧線,向另一個方向投射而去。

但這時,已經晚了,四周驀然升起了一個四方形的黃色光罩,將此處牢牢的封閉了起來。而白兔一頭撞在光壁上,被反彈了回來。在地上滾了數圈后,它晃晃不大的腦袋重新站了起來,只是目中滿是驚慌之色。不過,它隨即身上白光一閃,忽然化身為一團拳頭大小的七彩光團,立刻向地下遁去。

但是黃光一閃后,光團只深入土中數只之深,就被一陣黃芒反推了出來。這次它真的急了,七彩的光團在光壁之中如同亂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起來,但毫無例外的都被攔了下來。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從樹上飛射而下,一下將再次躍到半空中的光團,毫無準備的罩在了其中。


然後人影一晃,帝星辰出現在了地面上,金光徑直的飛射到了其手上,正是那個玄骨交予他手上的金色絲網。

而白兔在網中現出了原形,拚命的掙扎著。身影一陣模糊,一陣清晰,一會兒變大,一會兒縮小,但是這一切都無濟於事。

金絲網經隨著它的體形變化,同樣或大或小的變化著,牢牢的將其束縛在了其內。見到此景形,帝星辰面帶喜色的一笑。

他將金網拿近一些,略微觀察了一下那白兔,就毫不客氣的將金網往腰間一別,人就在大陣中心處盤膝坐下,並沒有停下陣法的意思。

帝星辰現在要靜等那玄骨挖出「九轉靈參」的本體再來和他會合。不過在此之前,帝星辰似乎手勢一揮,一連串的咒語朝著四周散去,才神色如常的等待了起來。


這一切布置好后,帝星辰希望能讓那玄骨上人識趣一些。最好不要撕破臉,老實將那靈參交予他。

因為他很清楚,只有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弱,兩人的盟約才有可能繼續下去。當然對方若真的起了什麼殺意,他也會不客氣的先下手為強。

而「九轉靈參」不管是否真對自己晉級神玄二重天有奇效,他都勢在必得拿到手才行。畢竟這靈物的名氣實在太大了,相信即使對晉級沒用,但肯定另有其它的神奇效用。想到這裡,帝星辰不自覺的張開了雙目,瞅了瞅腰間的九轉靈參化身,那隻白兔。結果,入目的情形讓他一呆。因為這小東西再也沒有剛才的精神勁兒,完全焉了下來,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帝星辰心中一動,知道那此物的本體肯定已被那玄骨挖了出來,否則不會一下變成如此模樣。

頓時,帝星辰盯向了樹林外的高空中,一頓飯的工夫后,那玄骨上人所化的陰雲終於飛遁而來。一直飛到了法陣的上空處,才自行停了下來。

但他並沒有散去陰雲,就這樣漂浮在空中一語不發起來。帝星辰則面無表情的站起身來,直盯著陰雲,也沒有要開口的意思。半晌之後,雲中傳來了玄骨的陰冷之聲。

「你這般如臨大敵子,是什麼意思?」玄骨的聲音冰寒刺骨……

「沒什麼意思。只不過在下修為低淺,實在害怕前輩突然翻臉出手而已。」帝星辰平靜的說道。

「哼!你未免太多心了吧!我若是不想將靈物給你,又何必大老遠將你帶到這裡來呢?別忘了,我還需要你出手幫我對付那逆徒呢!」玄骨彷彿強壓著怒氣的講道。

「前輩不知道,有一句話叫『此一時,彼一時』嗎!也許前輩在剛進修羅殿時,的確需要在下的幫忙。但是現在前輩另有幫手了,帝某可就不敢確定了。「帝星辰目中寒芒四射,如刀劍一樣的盯向對方。

「這話是什麼意思?」玄骨的聲音更冷了,並隱隱透露出吃驚之色……

「前輩不必再裝作不知了,將另一位叫出來吧。他剛才化形搜尋靈參的一幕,已被我看見了。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帝星辰皺了一些眉,有些不耐的說道。 第一二三七章玄骨的選擇

聽了這話,陰雲中的玄骨默然了起來。但不久后,雲中響起陌生男子的渾厚聲音,那聲音中帶著一股陰氣。

「小子,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我可不信你能看穿我的化形之術!就憑你的修為應該是看不穿我的化形之術的,難道你的身上有什麼靈寶?」聲音的主人毫不客氣的問道。

「在下沒興趣回答不認識人的問題。晚輩現在只是再問一下玄骨前輩,你真的想和我斗得兩敗俱傷,而便宜了那極陰嗎?」帝星辰臉帶譏諷之色的說道。

「兩敗俱傷!你也太高看了自己吧!雖然殺你可能費點手腳。但是這點代價,老夫還付的出。」一說完此話,陰雲突如其來的射出一道黃光,正好擊在了陣法的護罩之上。護罩顏色驟變,由黃色轉為了火紅之色,陣法中心處更是一下變得炙熱之極,彷彿一個大烤爐一樣。

帝星辰見到此幕,神色未變。只是輕嘆了一聲,單手一揚,一道漆黑色的法決打在了護罩上。

頓時黃紅之色來回變換了幾次后,又恢復了原來的顏色。剛才的燒烤炙熱彷彿只是夢幻一般了。

「咦!你將我的陣旗做了什麼手腳?」雲中傳來了一聲吃驚之聲。

「手腳?要做,也是閣下做的吧!」帝星辰沒有想回答的意思。

「哼!很好。我那個金絲球,你用的還不錯吧。」玄骨話鋒一轉的冷冷說道。

「什麼?難道你……」帝星辰神色大變!想起了什麼似的,立刻想將腰間的金絲網摘下,遠遠的丟掉。

但是隨著玄骨的話聲剛落,金網一閃后,變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

接著又化為一篷纖細無比的黑氣,迅速攀射到了帝星辰的周身,將他網在了其內,並立刻收緊了起來。

而網中的兔子則根本不問的丟棄到了一旁,這小東西卻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昏迷之中。突然遭受此困,即使帝星辰再鎮定,神色也驟然一變!

「小子,陰魂絲的滋味怎麼樣。你現在還能動用體內的絲毫玄氣嗎?」上空的陰雲中,傳來了玄骨上人的得意大笑聲。

帝星辰一聽此言,心裡一驚的急忙一提玄氣,但臉色隨後鐵青了起來。

帝星辰只覺得體內玄氣如同凝固一般,無法提取絲毫出來。顯然玄氣是被這些莫名的陰魂絲禁制住了。他心裡不由得一陣駭然,急忙凝神細望這些黑線。

黑線密密麻麻的纏在周身各處,烏黑油亮,散發著淡淡的陰氣,一看就知是詭異之極的邪物。帝星辰的臉皮,不經意的抽蓄一下!當初拿到金網時,他不是沒懷疑過對方在上面動了什麼手段。但是後來仔細檢查了數遍后,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

他身上也沒有帶其它的純金法器,只好硬著頭皮使用了此物。但等他真的用金網捉拿住了靈參化身後,也就將懷疑之心暫時拋置了腦後。

可沒想到,如今剛一和對方翻臉,馬上被對方用此物給暗算了一把,連玄氣都一時無法動用了。

但帝星辰臉上的青色只凝滯了片刻,就馬上恢復了正常。因為他馬上想到,現在外面有陣法防護著,對方一時半刻也拿他沒有什麼辦法的。足夠他施展手段解除此束縛了。

想到這裡,帝星辰冷笑了一聲,正想把剛剛布置的結界之力也施展出來時,身後卻傳來」噗「的一聲。

此聲響輕微之極,若不是帝星辰的神識早已大開,遍布整個大陣,恐怕還無法發現此異樣。

帝星辰寒毛倒豎,不加思索的猛然一個大轉身。「轟」的一聲巨響從後面傳來,帝星辰的面容陰沉了下來。

只見身後的結界陣法,正擋住一名碧綠色的詭異人影身前,拚命的衝擊著對方。這人影雖然面目模糊,滿身的鬼氣,兩手卻化成兩隻碧綠色巨蟒狂舞不已,將所有靠近的陣法力量分開了一條小道,更讓帝星辰不可思議的是,身後的陣法護罩還安然無恙的。這鬼影是如何沒有觸動禁制,就闖進了他身後來的。

「不好」帝星辰暗叫了一聲,只見身後「嘭」的一聲,圓球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后,爆裂了開來。一股陰冷無比的氣息,一下將所有的結界力量淹沒在了其內。

接著在爆裂的中心處,綠芒最耀眼的地方,一道淡淡的綠線,在爆裂聲的掩護下,一閃即逝的飛射而出。轉眼間就到了還殘餘黑絲捆縛著的帝星辰面前。

「你的身體,被本大爺接收了!」在這聲狂笑聲,綠線徒然一閃,驀然化為一個數尺大小的猙獰鬼頭,狂撲而上。

在天上看到這一幕的玄骨,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手上的攻擊馬上停了下來。雖然那護罩只要再攻擊數下,就要被擊破的樣子。帝星辰盯著撲向自己的鬼頭,神色冰冷之極!但當它飛射到了只有丈許遠的距離時,雙目陰厲之色一閃,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煞氣。

這股煞氣之兇猛,猶如實質有形一樣,竟讓那飛遁到跟前的鬼頭也不由得一怔,頓了那麼一頓。

帝星辰猛然一張嘴,一道粗大的紫色電弧,竟從口中狂噴而出,一下洞穿了近在咫尺而根本無法躲避的鬼臉。

鬼頭哀嚎一聲,馬上被金弧擊成了一團綠氣,驚怒的狂嘯一聲,馬上往後亡命而遁。可這時的帝星辰,怎麼會放其這麼輕易的離去。當即周身一片紫色神雷狂冒,身上的黑線在此一瞬間,潰斷的一乾二淨。要知道帝星辰雖然玄氣不能施展,但是九轉雷神訣卻是並不受影響,九轉雷神訣帝星辰早已經修鍊到了金雷體了,威力可想而知。

帝星辰毫不遲疑的身形一晃,幾個模糊的殘影后,人竟后發先至的追到了綠氣後面。接著他面無表情的一抬手,右手狠狠的向前一抓。

紫色電弧驀然出現在了五指之上,綠氣頓時煙消雲散。而帝星辰的手上則多出了一顆碧綠色的晶珠,閃爍著詭異的光芒,似乎活的一樣。帝星辰只是冷眼瞅了一下,就毫不客氣的五指一合。

「啪嗒」一聲,晶珠在電弧的擊射下,化為了粉末。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紫色神雷的帝星辰,即使是鬼王級別的綠影,在沒有肉身的情況下,擊殺也就是在一瞬之間,其容易程度,就連帝星辰自己都有些意外。

不過,帝星辰此刻抬起頭來,望著半空中的玄骨,神情不變的說道:「將九轉靈參交予我,我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繼續和你合作!否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帝星辰的聲音平靜的很,但其中的冷冽之意,讓半空中的玄骨神色難看極了!

「好!好!好!」玄骨上人直直的瞅著帝星辰,半晌之後竟脫口說出了三個好字。這讓帝星辰不禁眯縫起了雙目,盯著對方死死不放。「既然他奪舍不成,就算他本事不濟。我自然只會和勝利的一方合作了。這九轉靈參,你接好了。」半空中的玄骨將周身的陰雲一收,顯出了身形。

接著一隻手一揚,一個金色的盒子從空中直射向帝星辰。帝星辰臉上毫無表情,任由盒子射到了光罩上反彈了開來,掉在了陣法之外。而沒有絲毫關掉禁制的意思。他只是用謹慎的目光盯著那金盒,沒有言語一句。「怎麼,怕此盒還是用陰魂絲變幻而成的嗎?這個你放心,現在那老鬼已經掛掉了,我只有和你聯手才能除去極陰。不會再對你下手了。而且你身上的神雷之力竟然如此之多,這真出乎了我意料之外。想必對付極陰的玄陰神功時,一定能起到奇效的。我就更不會自斷臂膀了。」玄骨雙手倒背身後,望著光罩中的帝星辰平靜的說道。

帝星辰聽了此話,卻看都沒看天上的玄骨一眼。對他來說,既然對方能暗算他一次,自然就能因其它的未知原因再暗算第二次。對方嘴中說出的言語,就是再動聽和再有道理,他還是要小心謹慎的好。

想到這裡,帝星辰單手一揚,一道纖細無比的紫色電弧彈射而出,正好擊到了金盒蓋子上。

結果在「啦」一聲的電火花中,金盒晃動幾下,絲毫異變都沒有發生。

看到這一幕,帝星辰輕出了一口氣,若此盒子是什麼邪物變化而成,想必不可能逃的過「紫色神雷」的這一擊。

接著,他就放心的沖盒子虛空一招,那金盒從地上跳起,徑直的飛射而來。與此同時,四周的光罩瞬間閃了一閃,又回復了原狀。金盒則趁此機會,已穿過護罩飛到了帝星辰手上。

玄骨在帝星辰的精神之力的監視下,身形絲毫沒動。這讓他稍安心了一些,低頭向手掌中的金盒望去。

但他凝望著此物,目中寒光流動。並沒有立刻打開盒蓋,不知在思量著什麼。空中的玄骨看到帝星辰這副謹慎的模樣,只是冷笑了一聲,就悠哉的四處眺望起來,沒有一點催促的意思。 第一二三八章極陰尋來

帝星辰望了一下,地上地靈參化身——那隻白兔。此刻它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還昏迷不醒的樣子。帝星辰略一沉吟,就不再遲疑的伸手兩根手指,往金盒的蓋子上輕輕一彈。金盒便是安靜了下來。

頓時一團紫色光芒在盒蓋和手指之間驀然亮起,接著盒蓋在這一彈之下,竟自行打開,露出了盒中的東西。

帝星辰忙凝神望去,一個不大的東西出現在了眼中。此物長約半尺,通體土黃,外皮乾巴巴地滿是皺紋,彷彿一塊老樹地普通根莖一般,讓帝星辰看了無語!甚至有些懷疑這東西有沒有傳說中的那般厲害,功能那般神奇。

若說唯一有些不同一般的地方,即使在此物的頂端處,長著一朵漂亮之極的銀色小花,此花散發著一種淡淡的光輝,並隱隱有清香傳來,讓帝星辰聞了不禁精神一振。

就在帝星辰心裡狐疑,此物真是「九轉靈參」,還是玄骨隨意找了一個不知名地東西來矇騙自己的時候。原本躺在草地上不動的野兔,突然縱身而起,化為一團白光,飛似的射向了金盒中的「根莖」。帝星辰先是一怔。但隨後臉上一喜。

既然這九轉靈參地白兔化身,如此著緊此物,這就說明了此物真是那九轉靈參了,這讓他心中放下心來。但帝星辰自不能放任那化身,就這樣子和本體合二為一了。

他不客氣的手指一屈一彈。一道青色的劍光飛射而出。正好擊在了白兔的頭上,將其打了一個跟頭,彈回了遠處,不過小白兔似乎並不甘心,還在往它的本體上靠近。

但這小東西眼見自己的本體就在跟前,竟拚命般的再次蹦跳衝來,一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樣子。

這下帝星辰有些不耐了,當即一道電弧彈射而出,一下將白兔徹底擊倒在了地上,皮毛烏黑一大片,真的暈了過去。

然後,帝星辰將此兔虛空抓了過來,在手上看了一眼后,就將其扔進了金盒之內,結果,白兔化身一碰觸「九轉靈參」地本體,當即白光一閃,自行滲進了其內。帝星辰馬上將蓋子一合,並下了一個小小的禁制在上面,以防它們逃遁掉了。做完這一切后,帝星辰才真的稍送了一口氣。

玄骨仍沒有要動手的樣子,這讓帝星辰心裡一寬之餘,警覺之心反而更提高了幾分。於是,他將金盒往自己儲物袋中一塞之後,就冷靜的問道:「前輩這就將九轉靈參交予在下,就不怕晚輩現在就攜參而逃嗎?」帝星辰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逃?你以為光憑此參,而沒有煉製它地配方,就能讓這靈物發揮效用?」玄骨收回了左顧右盼的目光,望向了帝星辰后不急不躁地說道。

聽了這話,帝星辰皺了一下眉頭,剛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玄骨上人卻不容分說的,冷笑一聲又道:「你身上已被極陰做下了手腳,就是跑到了天涯海角也飛不出他的追蹤,還是識趣的和我合作吧。否則,你即使攜帶靈參逃出了修羅殿,以後也……嘿嘿!」


「做了手腳?」帝星辰神色一變,但馬上就恢復了常色。以他的強大的精神力,可不相信身上被做了手腳而分毫不知。

玄骨見此,自然猜出了帝星辰根本不信此事,當即嘴角撇了撇后,想要拿出什麼證據時,臉上卻驟然一變,猛然一轉身向遠處眺望而去,這讓帝星辰有些莫名其妙了。但同時心中警鐘大響,不禁暗猜老魔又想耍什麼詭計。誰知玄骨馬上回過身來,說了一句讓帝星辰馬上緊張起來的話語,「極陰就要過來了,恐怕是來找你的,你好自為之吧!我先躲一下再說。」說完此話,玄骨化為了陰雲飛天遁去,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帝星辰目瞪口呆了!

正在懷疑對方所言是真是假之時,遠處的天邊傳來了轟隆隆的鬼嘯之聲,接著一大片黑壓壓的烏雲,從遠處浩浩蕩蕩的鋪天蓋地而來。看其方向,正是沖著他所在的方向而來,帝星辰的心沉了下去!

這黑雲正是玄陰大法施展時的驚人氣勢,來的人十有八九真的是極陰祖師了。難道他真中了極陰的暗算而不自知嗎?否則極陰祖師怎麼會跑到如此偏遠的地方,準確無誤的沖自己飛來!

同時,帝星辰心裡也破口大罵起玄骨上人來。

他不是一直說,要和自己聯手對付極陰嗎!如今對方落單來了,他倒逃遁的如此之快,竟把自己一人留在了這裡離開,這讓帝星辰鬱悶無比!

如今想要躲避,他是來不及了,看來只有硬著頭皮先應付下了。

就在帝星辰連陣法也沒來及收起的時候,那大片的黑雲轉眼間到了樹林上空,驀然停了下來。

這下,帝星辰不用再做什麼選擇了。只好心裡一緊的注視著烏雲不語。相信對方不可能一見面就對他下殺手的,正好順便弄清楚極陰祖師到底為何緊追自己不放。

這可讓他苦想了好久,還沒有查明原因,讓他非常的懊惱!想到這裡,帝星辰心境恢復了正常,凝望向天上的烏雲,而靜等對方開口。可帝星辰萬沒想到的是,烏雲中先是傳來一聲冷哼,接著一道漆黑如墨的光柱從雲中迅雷不及掩耳的射出,一下擊到了陣法的光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