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族巢穴當中,張林拎着大刀一路拼殺,沿途而過,地上全是屍體,他身上帶着濃郁的血腥之味,在天血那興奮的嗡鳴之下,獸族一種人等已經被這殺神嚇破了膽,根本不敢再和他硬碰,躲得躲藏的藏,也沒有人敢再像剛纔一樣偷襲他了。

張林眼睛通紅,時間已經過去這麼長了,可他依然沒有見到神龍杖在哪,甚至連一個獸族強者都沒有遇到,這獸族巢穴也跟一個迷宮一樣,張林在裏面繞了半天,最後都是在原地打轉。

“尼瑪的,這是什麼情況。”看着剛剛拼殺過的地方,張林一陣頭大,這麼大個巢穴,讓他怎麼去找,現在都還在原地打轉,時間拖得越長,對他找神龍杖是越不利。

咻!就在這時候,一道影子閃過,大祭師頓在了張林的跟前。

“找到了嗎?”身形剛頓下,大祭師便問了一句,不過看張林的樣子,似乎是迷路了。

“大祭師,你不會搞錯了吧,這裏面上哪去找神龍杖。”

“跟我來!”嘆息了一聲,隨後大祭師向前面通道奔去。大祭師走得路線很奇怪,他似乎對這獸族巢穴相當熟悉,東拐西拐,總會有新的路出現在腳下,不大會兒功夫,張林跟在張林後面便來到了一扇大石門之前。

“他們應該就在裏面,看看怎麼進去。”腳步頓在門口,大祭師目光在門上掃了掃,隨後開始在周圍摸索了起來。

望着這一幕,張林有些狐疑,剛剛張林在這裏面轉了這麼長時間都找不到路,大祭師一來就找到了這裏,很明顯他是來過,但爲何又不知道這門怎麼開。

“愣着幹什麼,快,別讓他們把神龍杖毀了。”看到張林還愣在那,大祭師催了一句,他知道獸族人的秉性,一旦他們解不開神龍杖,恐怕就會將神龍杖毀掉,到那個時候就晚了。

“哦!”應了一聲,張林也開始在四周查看了起來。這大石門很厚,就像一面厚重的石塊牆壁一般,想要硬轟開也並不是不可能,但是得需要費些時間,如果真有人在裏面,那就打草驚蛇了。

“血魂,你知道這門怎麼開嗎?”張林不知道,他就只有問血魂了。

血魂一直沒有說話,這時候慵懶的聲音才緩緩響起:“我又不是開鎖的,我哪知道門怎麼開。”

“你是老油子,肯定有辦法,趕緊看看。”

“什麼東西這麼着急,我看看。”張林一邊自己找,一邊等待着血魂的回答,片刻之後,血魂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這石門應該有着陣法鎖定,沒有點實力你就是想硬破都破不開,但是想要解陣法也不難,你看那石門下面有什麼?”

聞言,張林目光向石門下面瞟了過去,石門下面封閉得很緊,不過倒是有一條線在門下面能夠看清。

“有條線!”

“對,你再看石門上面。”視線向上落去,在石門的最上面,同樣有着跟下面一樣的線條。

“這叫雙龍線,就是說這門上面有着雙龍陣,只要把兩條龍破除了,門就開了。”

“怎麼破兩條龍?”

“既然是硬行破開,那就需要一個引子,你把那龍骨拿出來,然後按照我教你的方法做。”

“龍骨?”聽的血魂這話,張林纔想起來,自己好像還有一條從林氏家族手裏搶的龍骨,這麼長時間都遺忘了。

既然有辦法,張林也沒有猶豫,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那一截龍骨閃現在了跟前。 “把龍骨放在兩條線的中間。”張林將龍骨取出,這時候血魂又是道了一聲。

“我一點點告訴你,接下來你就按照我教你的心法引雙龍,破龍陣。”聽得血魂的話,張林微點了點頭,隨後將龍骨懸浮在了石門上的兩條線中間。

大祭師還在那找着有沒有什麼機關,看到張林的這番動作,他也停了下來,他沒有打擾張林,看張林那鄭重的神色,想來是有破門的妙招了。

一根白色的骨頭懸浮在半空,大祭師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只見張林雙臂緩緩擡起來,伴隨着他雙手的舞動,那白色的骨頭也亮起了光來。

“好強的壓迫,這是?雙龍陣?”大祭師不愧爲老人物,雖然剛剛沒有發現,但是當感受到石門上傳來的動靜時,他也明白了一些,而這個時候,他看向張林的眸子中又多了一絲顏色,這般年紀便有如此實力和見識,不說他苗疆,就是大陸恐怕都少有。

“昂!”兩道龍吟之聲從石門上傳出,這時候兩條龍影子緊跟着從石門上竄了出來,看那樣子,彷彿是被生生逼出來一般。

“破!”龍影子出來了,雙龍陣就算破了,雙龍陣一破,這石門就好辦多了,在張林一道強勁的拳印下,石門應聲而爆,裏面的人聽到爆裂聲還沒來得及跑,兩道影子便掠了進來。

塵霧瀰漫在石室當中,但是卻並不影響他們的視線,身形剛一掠進來,一根帶着龍頭的法杖便赫然映入了他們的眼簾。

“果然在這裏。”見到那法杖,張林輕道了一聲,雖然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神龍杖,但是看長相應該差不多。

“苗疆的大祭師?呵,沒想到你們居然能破的開我們的門。”目光從張林和大祭師身上掃過,這時候獸族那四大使者其中一個低聲說道。

“獸族,我苗疆多次放縱你們,爲何這次要將神龍杖偷走?”神龍杖就在眼前,但是大祭師臉龐上並沒有表露出多大的情緒,在場六個人的實力他都能感受得到,四個神靈境初期,一個聖靈境後期巔峯,躺地上的那個可以忽略不計,他和張林只有兩個人,因此,不能慌張的去奪神龍杖。

“哼,死老頭子,我還沒找你呢,費那麼大勁從你那偷到神龍杖,現在居然不能用,這樣吧,咱們做個交易,如果你乖乖的用神龍杖把我們族長救活,那我就還給你,怎麼樣?”獸族一個使者手裏拿着神龍杖,在大祭師面前晃了晃,正愁神龍杖用不了,這下大祭師竟然就自己送上門來了,他這交易也還算公平,只是救一個人,反正也不失去什麼。

“神龍杖乃我苗疆神物,拿回是必須的事,至於救活你們族長,對不起,我是不會做的。”大祭師的回答讓獸族幾個人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起來,他們沒想到這老頭居然如此頑固不化。

“如果你不答應,信不信我當場就毀了這神龍杖。”

“你敢?”看到獸族的那使者將神龍杖都舉了起來,大祭師面色也是一變,但是他絕不能答應他們的要求,一旦救活獸族的族長,那麼他們那邊就憑空多了一個神靈境中期的強者,這種局勢的變化對他和張林來說是絕對的不利,甚至災難還會降臨到整個苗疆,獸族人很狡猾,他們的話是不能信的。

“敢不敢你試試,既然你不答應,那你就等着苗疆毀滅吧!”獸族使者面龐閃過一抹猙獰之色,手中高舉的神龍杖狠狠的向膝蓋處磕了上去。

咻!望着這一幕,張林眸子一閃,眼疾手快,一道能量指印快速向前點了出去。獸族那使者也不是傭人之輩,見到那指印點來,他手一縮,一道掌印趕緊迎了上去。

“砰!”石室中爆開了第一道炸響,不過好在張林出手快,逼得獸族使者不得不收回手,這才保住了神龍杖。

一擊逼退獸族使者,張林趁着他後退時機,身形猛然一動,快速向他手裏的神龍杖抓了過去。

“想搶神龍杖,沒門,左護法,帶着神龍杖先跑。”冷哼一聲,獸族使者將手裏的神龍杖一拋,向左護法扔了過去,而同時間,其他三個使者也一起圍了過來,四個人將張林和大祭師擋在了前面。

左護法拿着神龍杖,他沒有絲毫的猶豫,接到神龍杖就向密室中的另外一個通道跑了出去。

“你去追他,這四個人我頂着。”見到左護法帶着神龍杖跑了,張林趕緊朝大祭師喊了一聲,這一下若是再跟丟了,可就不好找了。

聽得張林這話,大祭師目光向他瞅了過來,他猶豫了一下,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來,隨後身形一動向一邊繞去。

“七界玄殺!”爲了給大祭師騰出路來,張林拿出天血,一刀向前面四個人同時砍了出去,這相當於七道玄殺的刀芒過去,還真將他們四人逼退了一些,而趁着這個空隙,大祭師身形一動,瞬間向左護法追了上去。

見到大祭師掠了出去,張林腳下一動,身形閃到了通道口,整個身形將通道口堵住。

剛剛大祭師看張林那一眼張林其實明白,大祭師是在懷疑他能不能擋得住這四個人,畢竟自己只是神靈境初期而已,而面前四個使者,也都是神靈境初期實力。

究竟能不能擋得住張林也不清楚,但是現在的情況他只能這麼做,若不然等左護法拿走了神龍杖,到時候不光是莫小嬈沒救了,整個苗疆恐怕都會陷入危機。

“天玄九變,第一變,第二變…………第六變!”

“大荒金體!”面對四個跟自己同級別的強者,張林不敢有絲毫保留,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底牌。

六次的靈氣變異,已經能夠將他的戰鬥力提升接近一半多,加上他平時的戰鬥經驗和強悍的武技,應該能夠在這些人手裏支撐一段時間。

“找死!”四個使者化開張林的七道刀芒,隨後視線落在了他身上,見到張林竟然一個人擋住他們四個,一個使者咬着牙低沉的道了一聲。

勿念愛人情深 給我殺,儘快解決他!”怒喝一聲, 半晨暮月 ,洶涌的向張林撲了過來。

四道強大的壓迫向張林壓來,張林的臉龐涌現出了濃郁的凝重之色,緊跟着他的手擡了起來。

“四象之舞!” “吼!”一道沉悶的獸吼聲在密室當中響起,緊跟着,在東南西北四個使者驚駭的目光下,朱雀、玄武、白虎、蠻牛四道神獸之魂陡然從張林體內竄了出來盤旋在了半空當中。

“神獸之魂?”

“四道?”見到這四道神獸之魂,獸族四個使者都愣了愣,作爲獸族人員,神獸之魂他們當然知道,那是獸界最高的存在,但是人類想要將神獸之魂引入體內其實不易,而如今,沒想到一個看起來年僅二十多歲的少年居然能夠引入四道神獸之魂入體,這不由得讓他們跌了一地的眼鏡。

四道神獸之魂從張林身上離體,隨後盤旋在了他們的周圍,四道魂魄,在連鎖反應下氣勢陡然攀升,隱隱間竟然有着要壓倒四個使者的意思。

“快!將這些東滅掉。”稍作沉靜,這時候四個人也反應了過來,四把武器當即便向半空中圍着他們的四道神獸之魂掄了過去。



“吼!”朱雀之魂拍打着那大鵬一般的翅膀,一道勁風向前面一個拎着骨頭棒子的獸族強者扇去,而後大嘴一張,幽藍色的火焰洶涌的噴在了那拎着骨頭棒子的獸族強者前面。


白虎之魂頭顱一仰,先是一道怒吼的音波震得前面一人耳朵發潰,隨後閃電轟然向他落了過去。

蠻牛震動着那寬大的四蹄,空間都震盪了起來,兩隻眼睛閃爍着金光,彷彿手電筒一般,兩道光束刁鑽的向前面的獸族使者張開的兩臂射上去。

玄武往龜殼裏一縮,那獸族強者幾下下去愣是打不着,反而被玄武的幾個冰球打得手忙腳亂。

石室當中爆開着激烈的戰鬥,這裏是空間構造,因此倒也並未受到多大的損害。

四象之舞威力很大,張林愣是一己之力獨擋四個跟自己同級別的選手,張林估計,這東西對付一個人的話恐怕跟那寂滅都不遑多讓,但是威力越大消耗也越大,這麼下去,他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

“轟!”四大神獸之魂牽制着四個使者,張林意念一動天血飛了出去,有着天血加入,頓時間四大使者便慌亂了起來,幾個不注意,被天血劃得鮮血長流。

“血魂,有辦法了結他們麼?”目前雖然張林佔着上風,但是一旦體內靈氣見了底,就該輪到他了,而到那時候,恐怕就不只是受傷的問題了。

“了結?呵,你感覺是實力夠麼!”張林在那憋得滿頭大汗,血魂卻顯得優哉遊哉,說話間絲毫沒有慌張之感。

“我靠,我知道我實力不夠,要不我問你幹鳥啊?”聽到血魂這語氣,張林輕罵了一句,“實力不夠你還想了結別人,還是跑吧!”

“跑,往哪跑?我跑了大祭師怎麼辦,那神龍杖還沒拿到呢!”

“那你就在這挺着吧,等他回來,就看你能不能挺到那時候了。”

“草!”張林這一聲是罵出聲的,但是在場包括血魂沒人知道是什麼意思。

“你他孃的快想辦法,我聽不了多上時間了,告訴你,我要是死了,你也魂飛魄散。”

“嘿!嚇唬我呢,我也告訴你,大爺我當年………”

“行了,別在那撿陳年爛事說了,你就說幫不幫吧!”血魂話還沒說完,張林就給他打斷了,這種危急時刻,他可不想聽血魂在那講述當年多麼多麼英勇。

報告總裁要離婚 ,陷入了陳思狀態,片刻之後,方纔道:“辦法也並不是沒有,只是……哎!”

血魂嘆息了一聲,這一聲是在爲他自己嘆息。

“什麼辦法?”

“你那個乾坤玲瓏盤,不是神器嗎,只要恢復那神器的一半力量,他們四個都不是你的對手。恢復乾坤玲瓏盤需要器靈,這個器靈我現在倒是可以,只是,如果我做了器靈的話,那就永世不得超生,也就是說,我永遠也不可能在恢復身體變成人了,只能跟着神器活着,而且,即便神器還在,我也有可能死去,到時候就是魂飛魄散,從此徹底消失在這個天地間。”

聽得血魂這話,張林怔了怔,這確實是一個辦法,但是代價也不小,血魂本來就是抱着恢復身體的一線希望讓張林救活的,可是現在,一旦血魂成了器靈,那就永遠都只是一道靈魂,神器受創嚴重,他就會徹底消失,這種抉擇確實很難做,當然,張林也不勉強血魂,這種事還是需要他自願,張林也不希望血魂永遠都只是一道魂魄。

“罷了!大爺我也活了不少年頭,該享受的也享受得差不多了,就算活了也不知道幹什麼,我是你救的,就幫你一把吧!”沉靜了片刻,血魂終於是做出了決定,因爲他也知道,憑張林現在的實力,想要當初四個神靈境初期是很困難的,更何況以後張林成就必定不低,沒準到時候還能幫他恢復身體。

“謝了,血魂!”張林沒有多說了,這個時候也說不出什麼來,咬了咬牙,他將乾坤玲瓏盤和震天鈴取了出來。

“把乾坤玲瓏盤和震天鈴懸在你前面,你擋住他們四個,剩下的不用你管了。”最後的聲音在張林腦海中落下,張林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血魂的魂魄這順着他雙眸向外流去,而方向,正是前面的震天鈴。

砰!石室中的四象之舞拼力的抵擋着四大使者,四大使者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有些吃虧,但確還要不了他們的命,他們能夠看得出來,這已經是張林的極限了,而且這種消耗必然很大,等下只要張林稍微有一點支撐不住,他們就可以衝出去,到時候殺張林只是擡手之間的事。

“唔哈,這什麼鬼刀,怎麼還會自己到處跑,我的屁股啊,要不是老子皮糙,就被他切成兩半了。”被天血劃了一刀,四大使者中一個這時候亂叫道。

魔獸本來防禦力就強,他們幾個還是神靈境強者,一般的武器根本傷不了他們一根汗毛,但是面前這把刀卻能在無人掌控之下讓他們流血,足以說明天血的威力,不過想要真正讓他們斷手斷腿,還需要張林親手掌控,但是現在的局勢顯然不能。

時間逐漸的流逝,隱隱間張林也感覺到了體內靈氣不支的現象,半空中四道神獸之魂彷彿也沒有那麼強悍了。

感覺到了這一幕,四大使者對視一眼,各自加大了攻擊力,一時間張林都被反震的氣血翻涌。

“血魂你孃的倒是快點的啊,再不好老子就掛了。”看着前面沒有一絲動靜的乾坤玲瓏盤,張林心裏冰涼冰涼的。 “砰!”見到張林有些靈氣不支了,獸族四大使者知道機會已到,在他們奮力的攻擊下,首先飛出的是天血,天血被一個使者打飛,插在了密室的牆壁之上。四大神獸之魂倒是沒有被他們攻退,只不過也沒有了剛纔的囂張,被他們磨得彷彿有點筋疲力盡的感覺。

“聯手,先將這東西解決了。”局勢開始逆轉,這時候一個使者喊了一聲。

聽到喊聲,其他三個使者迅速向他靠了過來,四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緊跟着,隨着他們同一個手印的結出,在他們頭頂忽然間有着一個魔獸的影子若隱若現。


影子越來越清晰,最後一道跟朱雀它們一般的魔獸魂魄赫然閃現在了密室當中。

這是一隻山羊一般的魔獸,但是又不像山羊,它長的很醜陋,奇形怪狀的,眼睛睜得老大。

“哈哈!別以爲只有你纔有神獸之魂,咱們也有,看看誰的更狠。”

“神獸之魂?”望着那半空中閃現的魔獸,張林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朱雀、玄武、白虎、蠻牛他都有了,現在缺的就是青龍和饕餮,青龍那肯定不是,這麼說,這應該就是饕餮了。

“呵,原來是饕餮之魂,真是踏破鐵血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眸子盯着半空的饕餮之魂,張林臉龐上有着一抹濃郁的渴望之色,如果能夠得到這饕餮之魂,六大神獸張林現在就有了五個了。

“砰!”四大使者可沒管張林怎麼想,他們手臂一揮,饕餮之魂便向張林的四象之舞轟了過去,四個人的操控下,饕餮之魂的威力成倍提升,只是這一撞擊,張林就感覺胸口一緊,微微有些變色,東西是有了,只不過他現在還是應該先考慮怎麼保命。

體內剩餘不多的靈氣潮涌而出,張林極力的控制着四象之舞,不讓他們將其破開一道道攻擊雨點般從四大神獸之魂向半空的饕餮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