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下,楚樂媛才把錢包收起來,笑道:「好吧,那謝謝你。」

許可兒讓店員把裙子包好,俏臉的神情平靜,「以後沒事你經常過來,我們聊聊天也不會那麼寂寞,是不是?」

楚樂媛臉色一沉,漠然的低下頭。她的寂寞,就連許可兒都看得到嗎?

距離婚禮的日子越來越近,楚喬連日修改婚紗,突然想起什麼,急忙把電話打過去。

「幸福的小女人,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蘇黎的聲音低沉,顯然剛睡醒。

楚喬看了眼時間,笑道:「蘇大小姐,您那邊都快中午了吧,怎麼還不起?」

「我昨晚熬通宵。」蘇黎回答的義正言辭。

「哦?」楚喬拉高聲音,壞笑著問她:「春心萌動嗎?」

頓了下,她把話筒拉近,低聲問蘇黎,「老實說,有男人了?」

「屁啊!」蘇黎撓頭,委屈道:「每天都要被教授折磨死了,還有心情找男人。倒是你,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給我打電話幹嗎?」

終於問道主題,楚喬勾起唇,神情得意道:「我要結婚了。」

「結婚,」蘇黎皺眉,「你不是早就結婚了嗎?」

「……」楚喬捧著電話,臉色一僵。這死丫頭說話真可恨!

幾秒鐘后,對方忽然一聲尖叫,道:「楚喬,你要結婚了?舉行婚禮嗎?」

「嗯。」楚喬含蓄的應了聲,「請你當伴娘。」

「好啊好啊。」蘇黎連忙點頭,「算你有良心。」

楚喬掛斷電話,嘴角還泛著笑容。她低頭盯著手中的戒指,眼神莫名溫柔。

終於熬到婚禮的前一天,權晏拓下了班接上楚喬,帶她去藍調吃晚飯。

飯後,楚喬坐在副駕駛,開始軟磨硬泡,「權晏拓,你別生氣好不好?按照習俗,女兒出嫁都要從娘家走的,所以今晚我肯定要回家。」

「哪裡的習俗?」權晏拓單手握著方向盤,俊臉冷峻。

「中國的習俗啊!」楚喬盯著他逐漸變化的臉色,小心的解釋。

「沒用,」權晏拓修長的手指緊扣,下顎緊繃的弧度冷冽,「爺的習俗里沒這個。」

「你不講道理……」

楚喬不敢吼他,決定用溫柔戰術。

「你剛知道我不講道理?」權晏拓轉過頭,沉著臉問她。

楚喬咬著唇,雙手揪住衣服下擺,道:「可是我爸爸都準備好了,而且如果明天不是從娘家走,人家要多笑話我啊!我一輩子就結一次婚,你忍心讓大家看我笑話嗎?」

聽到她的話,權晏拓黑曜石般的眸子閃了閃,抿著唇沒有說話。

見到他表情鬆動,楚喬壓制住笑,繼續遊說,「你明天一早不是就來接我嗎?從現在的時間算起,我們就分開十三個小時,很快的啦!」

自從遇見楚喬,權晏拓就沒聽過她這麼低聲下氣的說話,其實他早就心軟了,只是想到今晚要一個人睡,他心裡就不爽!

憑什麼啊!

「唔——」


楚喬突然捂著臉,哽咽道:「你是不是還在記恨以前的事情,所以這次故意讓我難堪?!」

這話一下子變的嚴重起來,權晏拓立刻減速,盯著她問,「誰說的?根本沒有的事情。」

「既然沒有,你為什麼不讓我回家?」

她眼眶微微泛紅的樣子,權晏拓看得心尖發緊,他抬手在她額前彈了下,終於調轉車頭,道:「行,送你回家。」

看到他妥協,楚喬總算鬆了口氣,一路上都乖順的拍馬屁,不敢惹毛他!

到了楚家別墅,果真看到楚宏笙站在大門外等著。見到權晏拓親自把女兒送回來,他才笑了笑,先一步轉身進去。


「等等——」

眼見她轉身就走,權晏拓沉著臉把她拉過來,心想這死丫頭,果然有了爹就忘了他!

「怎麼了?」楚喬揚起頭,眨了眨眼睛問他,眼神無辜。

月色下,她的雙眸澄亮清澈。權晏拓心頭動了動,低頭吻在她的額頭,道:「今晚好好睡,我明天一早就來接你。」

明明是特別高興的事情,怎麼他這樣一說,突然有種悲傷的情緒涌動。

楚喬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親了下,柔聲道:「你也好好睡,我等你明天來。」

權晏拓勾唇一笑,慢慢鬆開放在她腰間的手,讓她進屋。

往前走了兩步,楚喬突然又轉身回來,眼眶含著一層水霧,「權晏拓,你明天一定要早早來接我,不許遲到,更不許……丟下我!」

從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靠近的人,都會一個個丟下她。

楚喬害怕,害怕的厲害!

伸手捧起她的臉,權晏拓俯下臉,在她唇邊狠狠親了下,然後拉起她的掌心落在他心口的位置。那一下下沉穩的心跳聲,逐漸安撫楚喬不安的懼怕。

「我保證,明天一定早早來接你。」

權晏拓黑曜石般的眸子閃閃發亮,鄭重其事的承諾。

楚喬咬著唇,欣然點頭。


望著她走進去的身影,權晏拓跳上車,將黑色悍馬開走。

我的新娘,晚安。

------題外話------

年會的複選已經結束,汐成功入圍,這都要感激親們的大力支持和投票!愛你們,群么么~~

ps:下一章就是婚禮了,附送新婚夜,還有權爺第一次什麼的,你們懂滴! 推開別墅的大門,屋子周圍已經布置好喜慶的綢帶,還有各種手工剪紙的彩色拉環,大紅色的喜子鋪貼的到處都是。

「大小姐。」

傭人把她要換的拖鞋擺好,道:「您看漂亮嗎?」

「挺好的。」楚喬掃了眼周圍,沒見到父親。

「老爺剛去書房了。」傭人見到她的眼神,笑著解釋。

楚喬點點頭,隨手把外套脫下來,遞過傭人。

傭人接過去,「這些東西都是太太親手剪的,弄了一整天呢!」

「喬喬回來了。」

正說到她,江雪茵便端著的碗從廚房出來,對著進門的楚喬招招手,「快過來,我剛熬好的紅豆沙。」

放下手裡的皮包,楚喬猶豫了下,還是走過去,在她對面坐下。

白瓷碗里的紅豆沙軟糯香甜,楚喬嘗了口,眼睛盯著碗。

「味道怎麼樣?」江雪茵含笑望著她,語氣溫柔,「我熬了四個小時呢。」

「好喝。」楚喬抬起頭,看向她的眼神莫名。

剛剛那個瞬間,楚喬眼底微笑投來目光,只讓江雪茵心裡咯噔一下,整顆心都揪起來。曾經也是這樣的夜晚,謝阿姨也會煮一鍋紅豆沙,給她和喬婉一人一碗。

而每次都是學姐先喝光,然後也是這樣抬起頭,看著她笑,「雪茵,你倒是快點喝啊!」

握著勺子的手腕一抖,江雪茵碗里的紅豆沙灑在桌上。楚喬急忙抽出幾張紙巾,幫她擦衣服,「阿姨,你沒事吧?」

「沒事!」江雪茵回過神,急忙接過她手裡的紙巾,道:「我來弄。」

她的動作很快,幾下子就收拾乾淨。

楚喬盯著她有些發白的臉色,關心道:「阿姨,你是不是白天太累了,早點去休息吧!」

「喬喬——」

江雪茵拉著她的手,望向她的眼神溫柔,「樂媛結婚前的那晚,我也是煮的紅豆沙。」

她輕抬起手,撫著楚喬的臉頰,笑道:「你長大了,越來越像你媽媽!這麼多年,在阿姨心裡始終也把你當作女兒,你和樂媛的吃穿用度都是我準備的,從來都是一模一樣的。」

楚喬紅唇輕抿,並沒有反駁她的話。憑心而論,這些年,江雪茵在物質方面,確實沒有虧待過她!比起那些惡毒的後母,虐待前妻的女兒,她應該算是不錯的!

小時候楚喬不懂事,每次回家都排斥她,經常搞惡作劇嚇唬她!但是江雪茵都沒有生過氣,也沒有對父親告狀,都是默默收拾好,從沒抱怨過。

後來外婆去世,楚喬回家住的那幾年,她照顧的也挺盡心。平日的生活中,總是把她的喜好放在第一位,甚至比楚樂媛更要嬌貴!

想到這些,楚喬心底覺得感動,嘴角的笑容溫和,「阿姨,我知道你對我挺好的,以前是我年紀小不懂事,如果我有什麼做的不好,你別放在心上。」

聽到她的話,江雪茵眼神閃了閃,道:「別這麼說,在阿姨心裡你和樂媛都是孩子,不會跟你們計較的。」

其實她和江雪茵的關係,能夠相處至此,也算不錯。

又拉著她說了會兒話,江雪茵掃了眼時間,催促道:「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明天很早還要起來化妝。」

「知道了。」楚喬應了聲,提著皮包往樓上走。

盯著楚喬上樓的背影,江雪茵眼底的神情徹底暗下來。她的身形外貌都與喬婉很像,每次見到她,江雪茵就好像又回到過去那些單純的時光里。

如果她能一輩子都那麼單純,該有多好。可路是自己選的,只有走過這一場,她才能一點點兒品嘗到箇中滋味。

回到卧室,楚喬去洗了澡,換好睡衣出來。剛把頭髮吹乾,房門就有響動,她知道是父親。

「請進。」


如果愛,請深愛 ,起身坐到床邊。

「爸,您還沒睡?」楚喬笑了笑,主動起身往後坐了坐,那意思就是給父親讓位置。

楚宏笙手裡托著個紅色絲絨盒子,往她身邊坐下來,道:「我有東西給你。」

父親送到她眼前,楚喬不能不接,打開盒蓋,她眼神一閃。

「這個?」

是那條珍珠項鏈,楚喬還記得。楚樂媛結婚的時候,她脖子上就戴過一條。後來父親也讓她給自己送來,但楚喬沒要。

「這是你的陪嫁。」楚宏笙嘆了口氣,道:「爸爸只有你們兩個女兒,能給你們的,也只有這些。」

他盯著楚喬的臉,問她:「喜歡嗎?」

一顆顆碩大的珍珠明亮,楚喬說不喜歡肯定騙人。她握緊盒子,也不想矯情,道:「喜歡。」

喜歡就好。

楚宏笙欣慰的笑了笑,眼底的神情沉寂下來,「喬喬,以後你嫁進權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性,處處都要強好勝!你得記著,你是人家的媳婦兒,一言一行都要以婆家為先,做事要考慮大局,而且要懂得孝順老人……」

「爸!」

楚喬不高興的瞥著嘴,問他:「在你眼裡,我就那麼差嗎?」

楚宏笙低低一笑,抬手揉揉她的頭,笑道:「你啊,就是沒有耐心!這些話,樂媛出嫁的時候,爸爸也叮囑過她!」

須臾,楚宏笙眼神暗了暗,看向楚喬的神情意味深長,「阿拓這孩子雖然跋扈,但他是真心喜歡你的,爸爸看得出來!把你嫁給阿拓,我是放心的,可是季司梵……」

楚宏笙抿著唇,似乎欲言又止,眼底的情緒沉下去,「你還在怪當初爸爸,不讓你和季司梵在一起嗎?」

這種話題突然冒出來,楚喬都有些不習慣了。她搖搖頭,肯定道:「不會。」

見到她眼底釋然的神情,楚宏笙終於鬆了口氣,「那就好!其實對你,爸爸一直都是放心的,只是你脾氣倔,總是和我吵鬧。雖然樂媛平時乖巧,但她太義氣用事,我始終也不放心!」

「喬喬,」楚宏笙盯著她,語氣驀然道:「以後在公司,你要多幫著點樂媛,這孩子心高氣傲,容易做錯事。」

「我明白。」楚喬輕輕嘆了口氣,說了句從未對人說過的話,「她畢竟是我妹妹。」

楚宏笙怔了怔,在她這句低喃中,緩緩勾起一抹笑。

身邊的手機振動好久,楚喬把首飾盒蓋上,平復下心底起伏的情緒,才把手機拿起來。

滑開屏幕,立刻跳出三條信息。

最後一條內容,顯然表示出男人的暴怒:媽的,再不回簡訊,老子現在去你家把你扛回來,你信不信?

噗——

楚喬忍不住笑出聲,也沒顧上發簡訊,忙的把電話撥過去。

「還沒睡?」她捧著電話,聲音柔軟。

「睡屁啊!」男人氣哼哼的,怒氣不減:「我給你發好幾條簡訊,你幹嘛呢?」

「呃……」楚喬遲疑了聲,如實道:「我爸剛來了。」

「幹嗎?」

「沒什麼,跟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