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火焰遇到了熔漿,完全被吞噬。

龍一焱看那一道血紅刀鋒飛射而來,連忙閃躲開。

他躲開了,可血紅刀鋒衝擊空氣帶來的熱量,直接灼痛了他。

最後一個刀鋒砍向的是高一垚。

高一垚早早就移動開了。

同時,他猛地收起靈氣,將要讓靈氣爆炸!

靈氣一旦爆炸,便能夠將白安國的雙腿也給炸掉。

“師弟,你這樣,讓我還怎麼裝逼啊!”白安國大笑起來,突然間,他雙腳一動,靈氣猛然吸收起來。

高一垚大驚。

他整個人被拖拽了過去。

在他意識到已經無法控制住白安國的時候,他想要切斷靈氣。

可他卻是發現無法切斷,他定睛看過去。

原來,白安國的靈氣龍爪順着高一垚的靈氣,一下子拽住了高一垚的雙腳。

高一垚使出了渾身解數,可就是無法掙脫的開。

這會兒,旁邊的邱一鑫咬着牙道:“快,五行亂象!”

他這話喊出來,其他四個仙嶽五俠全都明白了,他們長劍橫在胸前,單手結印,而後喝道:“五行亂象!”

瞬息之間,只見她們五個人的靈氣融合在了一塊,且融合的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一個巨型的旋風一般,將他們和青龍門的兩個高手籠罩。

旋風越轉越快,越轉越快!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這旋風要發生爆炸的時候,突然間旋風憑空消失了!

周圍,一下子云淡風輕。

同時,那仙嶽五俠已經一個都不剩,彷彿隨着那強勁的巨型旋風消失不見。

駱飛煌從空中落在了白安國身旁,道:“他們這是打不過,跑了!”

“哼,都快,你要是不來,我能將他們全都收拾了,現在可是放虎歸山了!”白安國眉頭緊緊皺着。

“是是是,怪我怪我……”駱飛煌說着,卻是看向了林天,而後,看了白安國一眼。

兩個人的神情逐漸激動起來,一起朝林天走了過去。 周圍已經完全安靜了下來。

仙嶽派的仙嶽五俠都被青龍門的兩個高手給擊退,再沒有人敢輕易衝過來。

“這青龍門不愧是當年最強的門派啊!”

“要是當初,靈山派和仙嶽派沒有不要臉地帶着七大門派去圍剿青龍門,如今,只怕天下真的是青龍門的天下。”

“是啊,當年我成爲修士之前,也是想要加入青龍門的,只是沒想到……想起當年,還真的是有些唏噓了。”

在議論聲當中,靈山派的人,臉色十分不好看。

然而,他們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銀葉真人的計劃已經落空,先前,他是想要挑撥離間,讓其他人都來跟青龍門的人鬥,而他則是在等着,等着最後的機會出手。

王妃長安 來一個坐收漁翁之利。

可如今,仙嶽五俠都被青龍門的這兩個強大高手給打跑了,她們哪裏還敢有半點奢望。

銀葉真人回頭看向靈山派弟子,示意衆人也離開一些位置。

其他人,大多數都被駱飛煌和白安國的實力給嚇到了,身體僵硬在了原地。

這會兒聽銀葉真人可以不用跟他們打,可以離開,一個個心裏面全都樂了起來。

夏秋冬的那一對大眼睛一直盯着林天,她最怕的就是要她去跟林天交手,如今,終於是不用了,她的心一陣歡喜。

比她的實力精進,還要讓她歡喜。

銀葉真人一聲令下,靈山派的人也開始撤退。

周圍大多數人都開始退,其中,大江門的人這會兒聯繫起來了大江門的門主肖戰國。

將這裏發生的一切如實稟報回去。

正在房子裏爲手臂進行療傷的肖戰國得知林天獲得青龍門兩個渡劫期高手的幫助,眉頭立即猛地皺了起來。

這相當於說,林天,那個廢掉了他一隻手的林家廢物,有了兩個機器可怕的援助!

薄情後夫別動我 林天還在原地休息,雖然暗中用掉了三張聚靈符,可身體距離完全恢復,還是需要一些時間。

那兩個高手對他身體的消耗可不僅僅只是在靈氣上面。

看到兩個前輩過來,林天也是恭敬地想要向他們抱拳。

結果,他們卻是一下子擋住了林天的手臂,其中,駱飛煌道:“小兄弟,能否讓我看看你是否拿到了木仙珠?”

“這……”林天有些猶豫。

倒不是他捨不得,這木仙珠原本就是他們青龍門的,既然答應過是幫她們取回來這一顆木仙珠,自然不能獨吞了。

林天擔心的是這

周圍的虎視眈眈,畢竟那麼多江湖人士都還在。

雖然駱飛煌和白安國的實力擺在那裏,是可以摧毀在場所有人的戰鬥力。

但,萬一有高手還沒有現身呢?江湖險惡,很多人爲了一件至寶,可以隱忍到極致。

這木仙珠,更是至寶之中的至寶了。

駱飛煌笑了笑,道:“你不用擔心,有我們在,還沒有人有這個本事能夠將木仙珠給搶過去。”

白安國點了點頭,道:“沒錯,你拿出來吧!”

“行,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拿給我的鑰匙,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啊!”林天說着,手在口袋那裏一晃,當即木仙珠就飛了出來。

駱飛煌和白安國看到木仙珠,兩個人原先就很激動的神情更加激動了。

其實之前他們已經有了大概的判斷,所以會比較興奮,這會兒進一步驗證,自然是更加興奮。

林天伸出手,想要將木仙珠交給他們二人。

可突然間,他們兩個人直接朝林天跪了下去!

雙膝跪下,然後低着頭,無比誠懇的模樣。

這一跪,不僅讓林天懵逼了,在場其他的江湖人士也都懵逼了。

那些正在退離的人也不退了,全都轉身看着眼前這非常不可思議的一幕。

要知道,駱飛煌和白安國可是渡劫期的實力啊!他們的實力擺在那裏,其他的不說,在江湖上,就都已經是可以橫着走的。

可是現在,他們竟然向林天跪下了!

林天是誰?他是有些實力,但是,距離渡劫期還差的有些遠。

“這青龍門的兩個老傢伙是腦子秀逗了嗎?”

“別是剛剛他們靈氣炸的太猛,把腦子給炸壞了吧?”

周圍議論紛紛。

突然間,一批人,在一個青年人的帶領之下想,迅疾衝向了林天。

他氣勢洶洶,彷彿跟林天有不共戴天之仇,要過來殺了林天!

這人正是白安國的獨子白浩歌。

白浩歌的心目中,父親就是天上的神明,神明怎麼可以隨便給一個凡夫俗子下跪!

“爸,你在幹什麼,他何德何能,你……”

“住口,給我跪下!”白安國喝了一聲。

白浩歌愣了一下。

“門主,少門主他說的有道理啊,怎麼說您也是……”

後面一個人剛要開口,突然間就被白安國給吼住了,“都給我住口,跪下!”

門主要讓大家跪下,大家自熱是不得不跪了。

不過,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極其不情

願,好幾個人更是咂嘴起來,低聲罵了起來。

他們在罵林天。

李天聽到了,可他沒有跟他們一般見識,他更加好奇的是面前的兩個傢伙,駱飛煌和白安國,到底是什麼意思。

“兩位前輩,你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的地方?”林天問道。

枕上暖婚:萌上小甜妻 “沒有誤會,你是被上天選中的人,也可以說,你是我們青龍門的先祖派到我們身邊的人!”駱飛煌道。

林天聽的有些迷糊。

可在看到他們兩個人一直盯着他的手臂時,林天突然之間有些明白過來。

他舉起手臂,看着那一條青龍印記。

駱飛煌用極其敬畏的眼神,看着那青龍印記道:“這是我們青龍門的青龍,而且,這青龍紋身紋不出來,只能是人爲,或者是功力上的相傳!”

剎那間,林天想到了附身在青龍印記之中的玄天神尊!

難道說,玄天神尊是青龍門的創建人?

亦或者說,是他們青龍門很重要的一個先人。

“剛剛給你鑰匙,其實鑰匙是沒有用的,只是想要看看,您的這一條青龍印記到底是不是真的,畢竟,再怎麼不能紋身的東西,一旦有了強大的靈氣加持,一切都有可能!”

駱飛煌解釋起來了那一把鑰匙。

旁邊的白安國道:“木仙珠是我們青龍門的聖物,一直和我們青龍門的人有所感應,如果您的青龍印記是真的,自然也可以感應的出來!”

林天這才明白過來,他們爲了試探出來林天手臂上的青龍印記是不是真的,故意給他安排了這麼一出找木仙珠的戲。

“我們青龍門祖上世代相傳下來一條規矩,只要是身上有青龍印記的人,切青龍印記是真品,那個人便是我們青龍門的唯一門主!”駱飛煌道。

白安國興奮地看着林天,道:“想來,是仙界的青龍門先人,知道我們青龍門在地球上遇到了磨難,這才特意將您派過來,幫助我們,光耀門楣!”

林天想要解釋青龍印記的事,但是,之前答應過了玄天神尊,不能暴露他。

而且,玄天神族的對手必定是極其恐怖的存在,林天如今根本不可能是那一些人的對手,要是這個時候暴露了玄天神族,也就相當於給他自身找麻煩。

或許,玄天神尊就是它們青龍門的先人呢?

林天心中這麼琢磨着。

“門主,這木仙珠是青龍門的聖物,今後,還請您能幫忙保管。”駱飛煌道。

林天一怔!

這個青龍門門主當的,剛剛“上任”,就得到了這麼一份大禮啊!

看着手裏的木仙珠,林天點了點頭道:“好,我認這個門主!” 青龍門門主,曾經,在別人看來是莫大的榮耀。

在眼下,雖然青龍門日暮西山,只能在沼澤地存活,可就眼前兩個渡劫老頭,只要有他們在,青龍門就有機會在將來,成爲數一數二的存在。

邪性總裁,壞壞寵 周圍,衆多江湖人,無比羨慕地看着林天。

這麼輕而易舉就“撿到”了一個門主,又得到了木仙珠,簡直堪比人生巔峯啊!

衆多人看着林天,一個個全都彷彿吃了檸檬,好酸。

“這個林家的棄少,怎麼就成了青龍門的門主?”在不遠處的銀葉真人眉頭皺的非常深。

他旁邊的金山真人道:“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這個林天分明就只是林家的一個棄少而已。”

“看他那小人得志的樣子,媽的!”于飛海捂着嘴上的傷,大罵起來。

他對林天,實在是恨之入骨。

靈山派之中,唯獨夏秋冬看向林天的眼神充滿了祝賀和高興。

這一幕,被于飛海看在眼裏,他的眼神瞬息之間閃過一抹陰險。

“先回去,明天,我們應該還會再遇到她們,不過到時候,有的是人收拾他們!”銀葉真人冷哼一聲,下令衆人一起離開。

不遠處的樹林之中,仙嶽五俠氣喘吁吁,每一個人的面色都十分之差,尤其是邱一鑫。

他們這一招“五行亂象”是逃跑的好絕招,能夠瞬間把五個人都移動空間,比起瞬換術,這一招移動的位置要更加遠,而且,五行亂象,自帶保護防禦。

瞬換術如果沒能夠及時逃離,極其有可能會遭遇攻擊。

可“五行亂象”施展開來,要是沒有強大的衝擊,根本無法破解的了。

土黃色面容的高一垚走到邱一鑫面前,關切了兩句,何一淼正在繼續給邱一鑫治療。

瘦高個嚴一森這會兒皺起眉頭道:“這個林天,竟然就這麼成爲了青龍門的門主!”

旁邊的龍一焱冷笑一聲道:“這青龍門的兩個老傢伙是剛剛跟我們交手,被我們給打傻了嗎?”

這話,邱一鑫不大喜歡聽,雖然他不想承認,可的確是他們敗給了那兩個老頭。

高一垚也看了龍一焱一眼道:“四師弟,你總是這一副脾氣,該是我們打不過,就是我們打不過。當然,這一次如果三師弟沒有受傷,我們一定能夠拿下那兩個老頭。”

邱一鑫暗暗瞥了高一垚一眼,他心中暗暗搖頭。

他是看不起其他四俠的,打心眼裏就看不起他們,自認爲如果不是他們驕傲自負,他們仙嶽五俠還可以達到更大的高度。

“先回去吧,明天的比武大會,一定會跟他們再見面。”邱一鑫眺望遠處的林天他們三人。

仙嶽五俠爲首的是高一垚,可更多時候,邱一鑫卻纔是那個發言人。

其他人動了,邱一鑫狠狠又瞪了林天兩眼,林天殺了他的愛徒歐陽震父子,這個仇,他要是不報,今後,他可就別想在江湖混下去了。

蔓蔓情陸 對於他來說,明天或許會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樹影閃動,仙嶽派也離開了。

周圍的人陸陸續續離開。

只剩下青龍門的人。

林天已經讓他們駱飛煌和白安國兩個人起身了。

但是,白浩歌依舊十分不服氣地看着林天。

這青龍門的門主之位本應該是屬於他的,如今,卻是被一個外人給“撿現成”了。

爲了這個門主之位,他即便身爲門主的兒子,也是沒日沒夜地修煉,爲了能夠提升,他甚至多次進入最危險的深沼澤地歷練。

可如今,門主之位,就這樣給了林天!

“我反對!”白浩歌越想越氣,越想越咽不下那一口氣。

這聲音讓其他青龍門的人一愣,不過,更多的人心裏面卻也是暗爽。

一個外人,就這樣拿到了門主之位,他們也無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