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一刀點頭道:「不錯,有理。」說著就跟著凌風飛虹走出了凌風府。

混亂空間和混亂大陸不同,這裡的天空不再是灰濛濛的一片,而是無比的明亮。但是這明亮卻帶著一種夜涼如水的感覺。

天空上一輪冷日高懸,不僅沒有任何的溫暖,反而讓人有絲絲的涼意。

狄一刀盡職的跟在凌風飛虹的身後,凌風飛虹騎著一匹紅色的大馬,加上她一生火紅的短衫長褲,倒是有點豪爽的味道。

狄一刀緊隨其後,騎著一匹黑馬,聞著凌風飛虹身上傳來的陣陣清香。

狄一刀什麼都沒有問,只是沉默的跟著凌風飛虹一路狂奔。最後倒是凌風飛虹憋不住了,她開口道:「你怎麼變成了啞巴了?」

狄一刀道:「不是你讓我不問的嗎?」

凌風飛虹氣道:「我讓你不問,又不是讓你不說話。」

狄一刀點頭道:「是的,小姐。你能不能告訴我,在混亂天空,實力是怎麼劃分的嗎?」 凌風飛虹笑道:「怎麼了?難道你還真的想出人頭地嗎?」

狄一刀嘆道:「誰不想啊,就是明知道是個夢,也不能不想的。」

凌風飛虹笑道:「那你有沒有想我啊!」

狄一刀雖然懂得了人情世故,說話也不再冷冷冰冰。但是他特有的那種孤傲和冷峻的表情,確實有著獨特的氣質。

狄一刀搖頭道:「沒有,再說我也不敢。小姐還是告訴我吧!」

凌風飛虹眼中閃過一陣失落,開口道:「混亂天空的實力劃分為靈者、靈師、靈宗、靈主和靈王,每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等。」

狄一刀道:「那小姐現在是什麼實力?」

凌風飛虹嘆道:「我也就是下等靈師。不過在混亂天空,像我這個年紀,有這樣的實力的人還真的不多。」

狄一刀暗道:「如果按這麼說的話,我現在的實力應該也是上等靈師了。不過沒有和真正的上等靈師交過手,也不知道具體的狀況。」

他開口道:「小姐,你就知足吧。你這個實力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呢,還嘆什麼氣。」

凌風飛虹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爹爹總是說我不努力。說我要是努力的話,現在至少也是中等靈師了。」

狄一刀點頭道:「老爺說的對,實力都是苦修出來的。小姐的天資好,還是不要浪費了。」

看著狄一刀一副長者的模樣,凌風飛虹氣道:「用不到你說,你還是做好你的跟班吧!」她馬鞭一抖,飛快的奔了出去。

絕世武俠系統 :「還真是孩子氣!」

這裡的馬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速度極快。僅僅兩個時辰就已經穿過了三座城池,數座高山。

等到奔走到第四個城池后,凌風飛虹突然停了下來。她對著狄一刀道:「下來吧,我們到了。」

狄一刀沒有問到了哪裡,不過看府邸的氣勢,就知道非同一般人家。

硃紅色的高牆向兩邊無盡延伸,一個滿是拳頭大銅釘的硃紅色大門,氣勢恢宏。門口一對石獅腳踏火球,兩側站著七八名守衛。門頭上三個巨大的鎏金字體龍飛鳳舞。

狄一刀看著「傲雪府」三個字,暗道:「難道這就是三大家族之一的傲雪家族?」

凌風飛虹看著狄一刀發愣,氣道:「獃子,別傻站著了,跟我進去!」

看著狄一刀還在沉思,凌風飛虹一把抓住狄一刀的手,將他拖了進去。

凌風飛虹好像是這裡的熟客,門口的守衛就像是沒有看到他們兩個人般。

府內屋舍成群,假山竹林,荷池曲橋,一副清雅脫俗的景色。

走過曲橋迴廊,一個碩大的花園裡,傳出陣陣歡聲笑語。裡面有男有女,男的英俊瀟洒,女的閉月羞花。好像混亂天空所有的年輕俊彥都集中到了這裡。

凌風飛虹剛走進花園,就聽見一個清脆甜蜜的聲音道:「飛虹,你可是來遲了。這次一定要罰酒三杯。」

凌風飛虹笑道:「這可不是我的錯,都是我的跟班磨磨唧唧的。要罰就罰他吧!」 隨著凌風飛虹將狄一刀拽出,一名頭插玉釵,耳戴珠花,滿是富貴之氣的嫵媚女子道:「飛虹,你怎麼將跟班也帶來了?」

凌風飛虹沒有理會女子,而是給狄一刀介紹道:「這位就是傲雪家族的大小姐,傲雪春梅。怎麼樣?漂亮吧!」

狄一刀清掃傲雪春梅的一眼道:「很漂亮,能夠見到卻是小人的榮幸!」

傲雪春梅剛有怒氣,這時一聽到狄一刀讚賞的話,頓時眉開眼笑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既然來了就是客人,過來喝一杯水酒吧!」

狄一刀微微施禮道:「多謝大小姐了,今天小人也算是開了眼界。」

凌風飛虹看到狄一刀如此會說話,笑道:「好了,春梅大小姐和你說一句話已經抬舉你了,怎麼還說個沒完。」

狄一刀笑道:「這個不是想多吃點嗎,先讓大小姐留個好印象,到時她也不好意思說我像頭豬了。」說著就坐到了一個空位上,端起酒杯就喝。

傲雪春梅和凌風飛虹都是年輕一代的翹楚,這樣的宴會當然好酒好菜少不了。花園裡一共三桌酒席,能夠坐在這裡的,都是混亂天空驚采絕艷之輩。

狄一刀沒有理會旁人,而是大快朵頤著。他根本就不顧什麼形象。就連同桌的年輕子弟,都露出鄙夷的神色。

傲雪春梅指著滿嘴油膩的狄一刀道:「這就是你的跟班?」

凌風飛虹也沒有想到剛剛還說話得體的狄一刀,突然變成了這樣。她臉色微紅道:「不好意思啊,春梅姐。他也的第一天做跟班,不知道規矩!」

傲雪春梅作為主人,聽到凌風飛虹這麼說,也不好發作。只是微笑著和其他的年輕弟子相互寒暄著。

傲雪春梅雖然不好開口,但是不代表別人不開口。這裡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哪個不是天之驕子。

一名少年,突然指著狄一刀道:「就你這樣的身份,也配參加春梅大小姐的宴會,我看你還是出去的好!」

狄一刀抓著一直烤鴨,掰開它的嘴,將它的舌頭取出,放到嘴裡嚼了嚼道:「死鴨子的嘴還真硬。就是不知道夠不夠分量。」他說著將烤鴨掂了掂,然後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少年聽著狄一刀的話,頓時臉色變了。他剛想破口大罵,就聽狄一刀道:「這裡是大小姐的宴會,我想不會有人想要破壞吧,我只是個下人,我沒有什麼臉面,可是別人恐怕受不了啊!」

少年暗道:「不錯,如果在這裡動手,就是掃了春梅大小姐的興緻。還是等到宴會結束,再收拾他!」

狄一刀看著少年緊攥拳頭坐了回去,將兩隻油手朝身上一擦,對著凌風飛虹道:「小姐,這裡不是我們下人該來的地方。下次要是這樣的情況,還請小姐告訴小的一聲。小的高攀不起!」

狄一刀說完,不理一旁的凌風飛虹,頭也不回的走出了花園。

傲雪春梅看著凌風飛虹道:「好妹子,這就是你給姐姐準備的禮物?」說著一摔衣袖,走進了屋舍。 凌風飛虹也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飛快的跑了出去。

看著正在依馬假寐的狄一刀,喝道:「小刀,你就是這麼做跟班的嗎?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以後在朋友面前還怎麼抬得起頭。」

狄一刀冷笑道:「第一,是你非要我做跟班的。第二,這樣的朋友也就是你稀罕。」他說完,翻身上了馬背。

凌風飛虹一把抓住韁繩,喝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也就是我稀罕?」

狄一刀沉聲道:「龍交龍,鳳交鳳,老鼠的朋友會打洞。跟著這些人,你遲早也會和他們一樣。」說完,奪過凌風飛虹的韁繩,雙腿一夾,縱馬而去。

凌風飛虹可以說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受過這種氣,她縱身上馬,飛快的朝回趕去。

她暗道:「等我回去,一定要告訴爹爹。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懲罰他!」

狄一刀一出城池,立刻改變了方向,朝著一片山麓而去,等到周圍再也見不到人跡。他緩緩開口道:「好了,就是這裡了。你可以出來了!」

之前宴會上的少年從林中騎馬而出,他冷冷的看著狄一刀道:「沒想到你小子倒是挺機靈的,居然發現我在你的身後。難怪你會改變路線。」

狄一刀搖了搖頭道:「不是我機靈,而是想你這種人只能做出這種事。並且我想你也不希望我家小姐看到吧!」

少年怒道:「小子,這可是你自己選的,死了可怨不得別人。」

狄一刀笑道:「嘴上說著這麼凶幹什麼?難道你真的是鴨子?」

少年臉色陰冷,他拔出腰間的長劍,冷聲道:「我就讓你做個明白鬼,我是混亂帝國,大將軍府的公子,我叫戰千里。」

狄一刀笑道:「我覺得你還是留著力氣,去下面報道的時候說的好。」

戰千里冷哼一聲,抖手將長劍擲出。長劍閃過一道寒光,飛快的朝著狄一刀飛去。

狄一刀暗道:「不會這個什麼混亂天空都是用飛劍的吧?要是這樣的話,老子不是無敵了?」

狄一刀為了搞清楚戰千里的攻擊方式,不停的閃避著。長劍每次即將臨近的時候,他總是差之毫厘的閃避開來。

戰千里冷呵道:「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躲過去了嗎?」

他突然大喝道:「氣息鎖定,疾!」長劍突然像長了眼睛般,速度加倍的刺向了狄一刀。不管狄一刀是直飛,還是變向,長劍始終跟著他的身後。

狄一刀暗道:「原來是飛劍加空間控制啊,就是不知道別的等級是不是也是這樣的攻擊方式?」

戰千里和凌風飛虹一樣,都是下等靈師。因此狄一刀不知道靈師之上還有著怎樣的攻擊方式。

狄一刀又和戰千里纏鬥了半個時辰,見戰千里使來使去就是這麼一招,突然開口道:「好了,不和你玩了。記著下去的時候要自報家門的。」

他一個急沖,快速的朝著戰千里奔去。戰千里急忙將飛劍召回,想要攔截狄一刀的攻勢。 狄一刀右手快速遞出,一把抓住了長劍的劍身,剛剛還寒光逼人的長劍,突然黯淡了下來,就像是一塊廢鐵。

就在戰千里滿是疑惑的時候,狄一刀的左手刀已經刺入了他的胸口。

狄一刀看著掉落的長劍,暗道:「老子的《兵皇決》也他媽的變態,噬靈就噬靈吧,怎麼吞噬魂魄還不夠,竟然連飛劍的靈性也能夠吞噬。」

凌風飛虹一進凌風府的大門,就躍下馬背,大叫道:「爹爹!」飛快的奔進了東院。

凌風不屈還沒有弄清楚怎麼回事,凌風飛虹就一頭撲到了他的懷裡大哭。好像要將狄一刀帶給他的委屈,全部用淚水釋放出來。

失憶密探 ,凌風不屈才開口問道:「飛虹,你這是怎麼了?有人欺負你了?」凌風飛虹點了點頭。

凌風不屈大怒道:「告訴爹爹,到底是誰,我要殺了他。」

凌風飛虹大驚道:「不是的,爹爹。是小刀氣我!」

凌風不屈疑惑道:「你是說狄一刀?」

凌風飛虹點頭道:「是的,他不僅讓我丟盡了臉面,還拋下我,一個人跑了!」她說著就將這次參加傲雪春梅宴會的事,從頭到尾的說了出來。

凌風不屈看了看一旁的老婦人,有看了看懷中的凌風飛虹,突然笑道:「你就是為了這個生氣?」

凌風飛虹道:「難道這個還不該生氣嗎?爹爹,你一定要好好的處罰他。」

凌風不屈看著傲雪寒冰道:「你怎麼說?」

傲雪寒冰笑道:「我覺得不僅不應該處罰他,反倒要好好的獎賞他才是。」

凌風不屈笑道:「看來我們兩人的看法還是一樣的。我也是這個意思!」

凌風飛虹氣道:「爹、娘,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反倒幫著他說話了。」

傲雪寒冰笑道:「飛虹,你不知道,現在敢說真話的人實在太少了。春梅那個丫頭是個什麼樣子,娘比你清楚。其實娘早就想要你離她們遠點,可是一直怕你生氣。現在好了,終於有人幫我說出來了。



凌風飛虹雖然有些嬌蠻,但是她骨子裡還是一個講理的女子。她眼珠一轉道:「這麼說,小刀的話是對的?」

凌風不屈點頭道:「當然,如果他不是為了你好,我想他也不會這麼說的。沒有誰願意得罪傲雪家族的,除了你爹我。」

傲雪寒冰瞪了凌風不屈一眼道:「你爹的話雖然有些勢力,但是這卻是事實。對於一個下人來說,能夠說出這些話,就表明他不是一般人。」

凌風飛虹撅著嘴道:「我看就是一般人,路上還問我實力的劃分,我看他就是下人的命。」

凌風不屈聽到凌風飛虹的話,心中一動,正當他想要追問凌風飛虹的時候。狄一刀走了過去。

他每一步都是那麼沉穩,每一步都是那麼自信,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不一樣,但是有了心思的凌風不屈頓時發現了不同之處。

狄一刀對著凌風不屈道:「老爺,小人今日得罪了小姐,過來接受處罰。」 凌風飛虹道:「你還知道有錯啊!你怎麼才回來?」

狄一刀抬起頭道:「我是小姐的跟班,當然要在小姐的後面。我來這裡是接受處罰的,並不表示我發了錯。就算是我犯了錯,那麼也是小姐自己認為的。」

凌風飛虹氣得伸出玉指遙指狄一刀,急道:「你。。。。。。」


狄一刀不給凌風飛虹開口的機會,接著道:「小人此次不光是來接受處罰的,並且小人希望老爺給小人換個工作。只要期限能夠縮短,無論什麼工作,小人都願意接受。」

凌風飛虹還想開口,凌風不屈突然開口道:「你是不是靈師?」

凌風不屈的話一出,凌風飛虹驚訝的看著狄一刀,他怎麼也不會相信狄一刀會是靈師,她認為一定是凌風不屈看錯了。

哪知道狄一刀居然點頭道:「是的!」

凌風不屈道:「你這麼晚回來是不是和人交手了?」

狄一刀點頭道:「是的。」

凌風不屈道:「什麼人?什麼結果?」

狄一刀道:「大將軍府的公子,戰千里。我殺了他!」


聽到狄一刀的話,凌風飛虹發出一聲驚叫,纖瘦掩住小嘴,瞪大水汪汪的眼睛,驚訝的看著狄一刀。


凌風不屈道:「你是不是因為此事,才要換工作的?」

狄一刀道:「是,也不是!」

凌風不屈道:「怎麼說?」

狄一刀道:「是的意思就是說有這個原因。不是的意思就是說,我確實想早點離開這裡。」

凌風不屈沉默片刻道:「殺死他你用了多長時間,多少招?」

狄一刀道:「一個時辰,一招!」

凌風飛虹大叫道:「怎麼可能?你一招能夠殺死他,怎麼還會一個時辰?」

對於凌風飛虹的話,狄一刀沒有回答,他知道凌風不屈明白他的意思。就像他瞞不過凌風不屈一樣。

一陣沉默之後,凌風不屈開口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做凌風家族的客卿。修鍊靈石無限供給,除了我你可以不聽任何人的。第二,還做一年飛虹的跟班。」

凌風飛虹急忙道:「爹,你這不是搶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