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家出現一個如此強悍的弟子,不得不讓他們回去做好準備,是與燕家交好還是為敵。

更何況燕家還有一位老祖,那可是整個小世界中實力最強的兩大元嬰大圓滿強者之一。

他們對燕家的對待方法要改了一下了。

他們離開了,而生死台上的事情並沒有解決。

「你到底是什麼人?」齊信然驚恐的問道。

「我是顧銘!」

龍千兒傳音給齊信然。

聽到顧銘兩個字時,齊信然瞬間傻了,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年輕人。

「不,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來到這裡!」齊信然大吼。

「沒什麼不可能的!你們可以去死了!」

龍千兒不想再跟他們廢話下去,直接出手。

兩條火龍瞬間飛出,那龍吟聲響徹天地,震耳欲聾。

如果顧銘現在醒來的話,一定會無比的震驚,龍千兒所打出的龍火威力高出百倍之多。

兩條火龍直接沖向齊信然和齊子實二人,瞬間將二人吞噬。

「不好!快逃!」

生死台下,剛剛得到消息趕來的齊家大少爺齊凱旋,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臉色大變。

大喝一聲后,帶著齊家的弟子就要離開。

「想走?把他們給我留下!」

燕念之冷哼,直接給燕家弟子下達了命令。

接到命令的燕家弟子,瞬間將齊凱旋等人團團包圍,一道道法訣攻了過去。

轉眼間,齊凱旋等齊家弟子全部死在了這裡,連還手的機會都沒。

龍千兒收回火龍,淡淡的看著下方。

「下一步怎麼做?」

就在這時,燕念之落在了她的身旁。

聞到她身的那股淡淡的清香時,燕念之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當然是滅了齊家!這事你們處理吧,我想回去睡覺了!」

龍千兒淡淡的回了一句,下一秒身影消失在生死台上。

燕念之愣愣的看著身邊空出來的位置,眼中閃過一絲傷感。

腹黑老公別過分 「傻孩子,他在通道陣眼中呆了一年,或多或少的受到魔煞之氣的影響,心性有所改變是非常正常,如果他心中沒有你的話,他恐怕連話都不會跟你說!」

逆天強化 就在這時,燕家老祖出現在燕念之的身邊。

聽了老祖的話,燕念之微微點頭,心情舒暢了許多。

「老祖,現在就滅掉齊家嗎?會不會引起他們的……」

「聽燕銘的,將齊家的收入我們燕家。只有這樣,我們燕家才能從這個角落裡走出去。」燕家老祖微笑的說道。

燕念之重重點頭,大聲喝道:「燕家子弟聽令,即刻進攻齊家收得小陰山。」

「我也跟你們走一趟吧,好久沒有活動身體了,也不知道齊老鬼還活著沒有!」

燕家老祖說完,帶著燕家眾多強者,向小陰山飛去。

龍千兒並沒有回自己院落,而是來到了燕家外面的一處大山。

「跟了這麼久,都出來吧!」

隨著她的聲音落下,數十道身影出身在她的面前。

「小子,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

說話之人正是秦星河,跟在他身邊的竟然是魔門之人。

「秦家主,你說的就是這小子嗎?我感覺不怎麼樣呀!」

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乾枯如樹皮一樣的手指向龍千兒。

秦星河沒有回答他,冰冷的目光盯著龍千兒,冷笑道:「交出你剛才使用的功法,然後自廢修為,我饒你一命。」

龍千兒抬頭,直視著秦星河,冷笑道:「貪圖我身上的功法,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秦星河做為小世界的主人,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應該歸我們秦家所有人,你想讓我付出代價,那是找死!」秦星河冷笑。

「跟他廢話幹什麼,直接抓住他,搜魂不就得了!」

黑袍老者是乎失去了耐心,不屑的冷哼著。

秦星河微微點頭,輕聲說道:「燕銘,你交是不交!」

龍千兒聽后,搖了搖頭,輕聲說道:「秦星河呀秦星河,看來你已經被魔族魔化了,既然如此,那我留你不得。」

秦星河一怔,雙眼閃動著濃濃的殺氣,頓時一道不屬於他的聲音從嗓子里發出。

「既然你看出來了,那就留不得你了,殺了他!」

秦星河手一揮,身邊的黑袍老者帶人直接殺向龍千兒。

黑袍老者雙手打出一團魔煞之氣,直接將龍千兒圍住。

鬥婚 「讓你嘗嘗魔煞的力量!」 紅顏至尊之武林女霸主傳奇 黑袍老者大笑。

龍千兒冷笑,單手一抓,只見那團魔煞之氣瞬間被她抓在手中,快速形成一個球形,將周圍的魔煞之氣全部收攏。

「這種小手段還想殺我,你們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

雙眸陰冷的瞥了一眼黑袍老者,手一推,那個魔煞球體直接朝著黑袍老者飛去。

轟!

黑袍老者躲閃不急,被他打出的魔煞之氣擊中,瞬間四分五裂,化成一團血霧,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秦星河心中大驚,大喝一聲,「殺!」

就見那數十道身影瞬間變身,身體瞬間變成四米多高的魔族士兵,一同殺向龍千兒。

「死!」

龍千兒毫不留情,身體如鬼魅般,在人群中閃動,所過之處,魔族士兵無不身死,屍體化成塵埃。

秦星河驚恐不已,這些魔族士兵,在對方的手中,竟然走不過一招,要麼被手指洞穿腦袋,就是被捏碎了喉嚨,最後連個屍體也沒有留。

跑!

現在不跑,死的就是他!

想到這裡,秦星河不再停留,身影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連龍千兒都感覺詫異,竟然有人能夠在她的神識下消失,還是第一次遇見。

眨眼間,所有魔族士兵被龍千兒清除。

目光看向秦家所在的方向,龍千兒遲遲沒有離開。

魔族出現,那麼也就是說秦家已經被魔化,那麼其餘的家族會不會也是如此呢?

「不好!」

正當龍千兒沉思時,從小陰山方向傳來了巨大的能量波動,她感應到了強大的魔煞之力。

身形一閃,下一秒便出現在小陰山上空。

只見燕家老祖以及燕家強者,奮力的與魔族士兵戰鬥著,每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帶著傷。

就在這時,龍千兒的目光落在了燕念之身上,她正被一個魔族伍長追殺。

龍千兒身形一閃,出現在燕念之身邊,一把將她抱住。

「到後面休息,這裡交給我!」

看到突然出現在面前的「顧銘」,燕念之微微一怔,心中充滿了無邊的驚喜。

「他們很強,你小心一些!」燕念之輕聲說道。

「他們還傷不到我!」龍千兒將懷中的燕念之向後方輕輕一推,讓她脫離了戰場。

那個魔族伍長看見龍千兒,不由的後退一步,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之色。

「你是誰?」魔族伍長問道。

龍千兒淡淡的瞥了一眼,輕聲說道:「一群小蟲子,是誰給你們的膽子!」

說著,龍千兒直接殺向魔族伍長。

轟!

龍千兒一巴掌將魔族伍長扇飛,只見魔族伍長就像一顆導彈一樣,化成一道光線,進入落在小陰山上,頓時一個無比巨大的深坑出現。

全場安靜。

燕家弟子與魔族士兵同時停了下來。

燕家老祖藉此機會,急忙召集燕家弟子後撤,與魔族士兵拉開了距離。

而那群魔族士兵也退了回去,猙獰的盯著半空中的龍千兒。

他們並沒有任何舉動,好像在等什麼一樣。

龍千兒懸浮在半空之中,也沒有任何的動作,目光盯著他們身後的方向。

很快,只見遠方一道黑光閃動,下一秒一個身高五米,身披金色鎧甲的魔帥出現在龍千兒面前。

看到龍千兒的瞬間,魔帥眼中閃動著一絲詫異,他在龍千兒的身上感應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那股氣息令他感到恐懼。

「你是……」

「我是誰,你心裡明白就行,帶著你的人滾回魔界,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魔帥的話還沒有說出口,龍千兒便傳音過去。 「可是我們也要生存!」魔帥傳音說道。

「我不管那些事情,如果你再不走的話,那就別走了!」龍千兒冷哼。

魔帥憤怒的盯著龍千兒,手一揮,大喝一聲:「撤!」

正如他來的一樣,來的快,退的也快。

燕家人看到這一幕不由一怔,魔族就這麼撤退了嗎?

一雙雙好奇的眼睛看向了龍千兒。

「老祖,召回燕家的弟子吧,魔族已經入侵小世界了。」

龍千兒說完,身形消失,回了自己的院落。

回到自己的房間后,龍千兒疑惑不已,這個小世界中不是有著限制嗎?

為什麼會出現魔帥,剛剛那個魔帥可是有著化勁中期的實力。

龍千兒想不通,看了一眼神識中依然沉睡的顧銘,無奈的搖了搖頭。

「天意如此,這是你的劫難,我想你應該快醒了!」

龍千兒輕聲嘀咕了一句后,便不再多想,讓燕子楠在院子中準備了些瓜果,躺在躺椅上,悠閑的曬著太陽。

……

宇宙黑洞之中,此時一道咆哮聲響起。

「世間竟然還有龍族的存在,它們不是已經滅絕了嗎?」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讓小世界再亂上一亂,就讓小世界成為你的墳墓!」

一道身影出現,渾身被鎖鏈緊緊的捆綁著,雙目一道光線射出,朝著小世界衝去。

「哈哈,我已經將小世界與萬千世界相連,撤掉了小世界的所有禁制,我看你如何跟我斗!」

「我才是祖地的主宰,祖地等著我回來吧!」

……

轟隆隆……

突然整個小世界發生劇烈的震動,如發生地震一般。

龍千兒猛然坐起,目光看向天際。

「天道,你還是出手了,希望你保護好祖地,否則,就是你的死期!」

龍千兒目光冰冷。

突然,強大的靈力湧來,整個小世界內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龍千兒清楚的感覺到,整個小世界在無限的擴大,通往世俗界的通道已經徹底封閉。

同時,出現了上千條通往各個修真界的通道。

「風雨欲來!顧銘,就看你是否能夠把握住機會了。天道,還算你想的比較明白,將唯一的祖地保護了起來,憑這一點,我會留你一條命!」

龍千兒收回目光,重新躺回躺椅,隨後拿了一個香蕉,扒掉皮,咬了一口,閉著眼睛慢慢的品嘗著。

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此時,神識中的顧銘,慢慢的醒了過來。

「這一覺睡的真香。」

顧銘伸了個懶腰,當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一怔。

隨即才想起來,自己還在神識之中。

「你醒了?」

龍千兒的聲音回蕩在神識之中。

「嗯!你還不準備換回了嗎?」顧銘問道。

「那就換回來吧!」

龍千兒說完,顧銘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拉扯之力,將他從神識中拉扯出去。

當他睜開眼睛時,已經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體。

「我去!什麼情況?」

看著院中的小樹,變成了一棵參天大樹,顧銘瞬間愣住了。

「天道將小世界連通了萬界!」

「什麼?那不是說世俗界很危險?」顧銘第一個想到的地球。

「還想回去嗎?」龍千兒躺在顧銘的神識中,輕聲說道:「你回不去了,除非你能夠成神。」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