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岩爆發!”

滾滾的熱浪從熔岩神使體內爆發出來,熔岩神使變成了一顆紅色大火球衝向泣無淚。

雷神和靈魂主神、拓拔幻兒剛要出手幫泣無淚,結果刀氣和火球撞在了一起,恐怖的爆炸傳來。

爆炸的餘波,將周圍魔宗的人直接拋飛,決鬥場上激起千米高的煙塵,火神微微的笑着,心裏暗想:“這下看你死不死!”

煙塵散去,原來的決鬥場消失,只剩下一個巨大的深坑,而熔岩神使衣着光鮮,站在深坑邊上,泣無淚卻失去了蹤影。

八女焦急的看着深坑,火神道:“這魔君肯定屍骨無…!”

“咳咳!”

兩聲咳嗽,生生的將火神的話憋了回去,雷神、靈魂主神、八女和魔宗衆人緊張的臉色瞬間好轉。

泣無淚拄着追魂,從深坑中走了上來,“靠,這女人真狠,要不是我晉級到了冥僵之境,身體防禦超強,今天本君就栽在你手中!”

“不過這紅袍子還真是寶貝啊!居然能吸收火元素!”

泣無淚走上來,而站在坑邊的熔岩神使卻緩緩的倒下,在他的額頭上,裂開了一道一指長的傷口。

剛纔在爆炸中,泣無淚身上的紅色袍子吸收了大量的火元素,抵消了一部分爆炸的餘波。

而就在那時,泣無淚的霸者一刀,斬在了熔岩神使的額頭上,追魂刀的光陰之力,徹底的摧毀了熔岩神使的靈魂。

“哈哈哈!火神閣下,看了你的人死了,這麼短的時間裏,你就死了兩位神使,好可惜啊!”靈魂主神抱着落井下石的思想,打擊着火神。

火神強壓着滿腔怒氣,冷哼一聲,拂袖而去,八女跑下來拉着泣無淚細細的檢查泣無淚有沒有受傷。 火神走後,魔宗成員爆發出了歡呼聲,泣無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分身離體的時候,一口紫色的血液噴了出來。

“夫君~。”


八女異口同聲的喊到,絕美的臉上佈滿了焦急的神色,靈魂主神衝上來,金色的靈魂之力破體而出,查探着泣無淚的身體。

“還好!只是使用巨大的力量產生了反噬,休息一下就好了!”休矣退出了靈魂之力,如釋重負的道。

“殺了一個火神的神使,不付出代價怎麼能行,我沒事的,呵呵!”泣無淚笑呵呵的道。

獨孤紫薰拿出芳香的手絹,爲泣無淚擦去殘留的血跡道:“夫君,快別說話了,好好休息一下。”

煙候魘,身爲煉丹門的門主,更是泣無淚的第二個弟子,看到泣無淚受傷,煙候魘邁着短小的腿,取出幾瓶丹藥跑了上來,道:“師尊,還好我準備了療傷丹藥,嘿嘿,快服下吧!不夠的話我還有,現在我已經是三品丹師了,昨天我還煉製出了‘不眠不休’的藥,我有這麼多師母,我很擔心您的身體,要不要我給你一瓶?”

“滾!”彪悍的公門玉兒,擡腳直踹,煙候魘被公門媚兒一腳踢了滾下大殿前的臺階。

煙候魘滾在臺階上,像個皮球,滾到地面,煙候魘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的道:“爲什麼要踢我啊!我這還不是爲了師尊啊!”

鐵錘和碧瑤走上前來,碧瑤道:“二師兄,我說你怎麼那麼笨啊!嘻嘻。”

“就是,小師妹說得對,二師弟你居然說那種話,真是活該啊!”鐵錘指着煙候魘的頭道。

“我說你們怎麼這麼沒愛心啊!我剛剛被公門師母踹了一腳,你們還來落井下石,嗚嗚~。”煙候魘努力的擠出了一滴眼淚,可憐兮兮的看着鐵錘。

“嘻嘻!大師兄,我們去幫忙重建比武臺吧!咱們還是不要打擾二師兄了!”

“就是,都那麼大年紀的人,老胳膊老腿的,還哭,真丟臉啊!難怪這麼大年紀了,還娶不到老婆,走走,碧瑤師妹,咱們走吧!”

看着離去的鐵錘和碧瑤,煙候魘抓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砸向鐵錘。

鐵錘拔出腰間的鐵刀,將煙候魘丟來的石頭擋了回去,結果石頭打中了煙候魘的頭。


“鐵錘…!”煙候魘撕心裂肺的吼着,鐵錘和碧瑤立刻遠去,留下了悲劇的煙候魘。

…。

“唉!身爲門主,居然在魔宗大典上做出如此丟人的事情,我服氣了!”

煙候魘的身邊走過一個矮小的人,腰間插着兩把武器,帶着漆黑的竹斗笠。

煙候魘四處看了一下,迅速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大喊道:“未亡,你等等我。”

中午十分,在魔宗後勤人員的努力下,毀去的比武高臺重新建造起來,魔宗的比武再次開始。

隨着各處了勢力到來,傍晚十分,遠處傳來一道刺目的光芒,伴隨而來的是悅耳的天籟之音。

拓拔幻兒輕聲對泣無淚道:“夫君,這是天堂之音,是光明神界的人來了,大哥得到情報,光明神和他手下的大天使全部來了,而且還有一億天使部隊駐紮在魔宗之外的虛空裏。”

“難道光明神想出手?我看不可能的,這老貨纔不會那麼傻!”泣無淚邪邪的笑道。

雖然自己和光明神有仇,但是泣無淚確定,只要靈魂主神和雷神在,他是不敢出手的,何況魔僵聖界還住着整個預言神界的人。

遠處,九條光明巨龍拉着一輛豪華的戰車,光明神站在戰車上,面帶微笑,戰車兩邊,飛着八個八翼女性天使,八翼女性天使不斷的撒着白色的花瓣。

“靠!這老貨太能裝了,不過那戰車我喜歡,嘿嘿,我也弄幾條龍來拉車,太拉風了!”泣無淚看着光明神的戰車,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突然,泣無淚的腦袋被狠狠的敲了一下,夢姿瞪着眼睛,不滿的問道:“要不要我去給你拉車?”

“額!”泣無淚這纔想起來,自己的女人中可是有一條巨龍的。

“夢姿啊!我只是想要那幾條光明巨龍嘛!”泣無淚委屈的道。

夢姿霸道的回道:“想不別想,只要是龍族,就不准你用來拉車!”

“那我用來騎好了!”泣無淚嘀咕道。

“魔宗聖典,我來遲了!願光明與你們同在,願光明爲你們帶來安詳,驅除病痛,光之洗禮!”

金色的光芒從光明神的手中騰起,瞬間化爲無數的金色光線灑下,雷神大罵一聲,紫色的雷光瞬間淹沒了光明神的金光。

“光明神,你個鳥人,你想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魔宗中有魔族嗎?”雷神質問道。

“呵呵!是我唐突了,我沒有主意到魔族的存在。”光明神溫和的笑道。

泣無淚知道光明神是故意的,那‘光之洗禮’,對於光明法師來說是祝福魔法,但是對於亡靈、魔族和殭屍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毒藥。

光明神此舉,看似好心,實爲包藏禍心,他想滅殺魔宗成員。剛剛光明神的動作,讓人抓不到把柄,所以雷神也不好發作。

“這個老混蛋!來而不往非禮也!”泣無淚對小陰試使了個眼色,小陰心領神會,飛離了自己的座位。

光明神看出了小陰是天使,心裏很不舒服,但還是微笑道:“沒想到我光明神界的天使,在魔宗還有一席之地啊!”

“本座乃是魔宗殭屍門主之一,並不是你光明神界之人,我代表魔君大人迎接您的到來。”

小陰冷冷說着,一身碧綠的屍毒散發出去,毒霧瞬間就將拉戰車的九條光明巨龍、光明神和掃花的八位天使籠罩在內。

一瞬間,小陰就收回了屍毒,冷冷的道:“這是我魔宗特有的洗禮方式,光明神閣下,請吧!”

小陰說完,飛了回去,對於碧綠的霧氣,光明神心裏卻不在意,突然,光明神心裏升起了警兆。

查探之下,發下體內有少許的碧綠色液體在吞噬自己的生機,光明神運轉光明魔法,將碧綠的毒液逼出體外,立刻又檢查九龍的身體。

當清除了九龍的毒素時,戰車兩邊的八翼天使長出了屍牙,一聲吼叫,八位天使的翅膀變黑,翅膀扇動飛向了小陰。

飛到小陰身邊,八位天使匍匐下去,泣無淚站起來笑道:“呵呵,光明神大人,看來我魔宗門主的魅力真是沒得說啊!就那麼一會兒,你手下的美女天使就拜在了小陰的身下。唉!”

光明神的臉狠狠的抽動了一下,自己的光之洗禮,被雷神阻止了,沒有傷到任何人,而魔宗的洗禮,結果八名天使叛變。

光明神吃了個虧,臉色立刻轉變過來笑道:“我知道魔君喜歡漂亮的女子,所以打算給你送來八位女性天使,可現在她們全部喜歡你的手下了,我也無能爲力啊!”

“我靠,這老貨的臉太厚了!”泣無淚鬱悶的看着光明神!

“嘿嘿!光明神閣下,去年你和我說,等我魔宗大典的時候,你送我一萬天使護衛,還有界石十顆,不知道帶來沒有?”泣無淚眨巴着眼睛問道。

“媽的!這混蛋,這不是讓我下不了臺嗎?”光明神心底暗罵道。

“呵呵,魔君,一萬雙翼天使我帶來了,只是那十顆界石,被小賊給偷了!唉!”光明神嘆了口氣道。

“哈哈!堂堂的光明神都會被偷啊!”靈魂主神休矣大笑道。

泣無淚從光明神手中訛了一萬天使,雖然是兩翼的,變成殭屍還是挺不錯的。

光明神沒有佔到泣無淚的便宜,反而泣無淚接連佔便宜,光明神明智的選擇了閉嘴。

光明神自從到來,除了最開始的陰險行爲,後來一直沒有做過任何事情,這樣泣無淚覺得有些奇怪。

臨近黃昏時分,光明神才離去,並且將自己帶來的天使部隊帶了回去。

在遙遠的虛空中,光明神身邊的天使問道:“大人,我們這次吃了虧,難道我們就這麼走了嗎?”

光明神的表情變得陰寒起來,“有雷神和靈魂主神在,我拿泣無淚沒辦法,就算是雷神,我也沒把握,我們回去,等着古戰場開啓,以泣無淚上位神的實力必定會去,雖然古戰場只有上位巔峯之下的神可以進去,但是我有辦法讓僞主神進去,到時候就在哪裏滅殺他!”

“這泣無淚太可怕了,從元素大陸到神界,這麼短的時間裏,他就成爲上位神,不滅他,必定會是一大禍害,大人,就讓我在古戰場滅殺他吧!”

…。

在魔宗人海中,一個身穿黑衣的老人,佝僂着身體,眼神怨毒的看着泣無淚,腳步不斷的向前賣去。

在老人的身後揹負着的手,緊緊的握着,好似捏着什麼東西,只因爲大典上人太多,所以沒人在意他。

但是在暗處藏着的血獄衛,卻一直暗中監視着他的一舉一動,而老人卻不知道這一切,還漫不經心的慢慢靠近泣無淚。

“這人是獨自出現在魔宗地盤上的,而且實力強大,他隱去了自身的實力,肯定意圖不軌,應該立刻報告給魔君大人!”

“是!”暗處的血獄衛,已經準備動手了。 當神界各大勢力全部到來之後,鄂月飛身而起,悅耳的聲音帶給了所有人一個震撼的消息。

“我鄂月,是目前死神界的掌控者,今日我當着諸神的面宣佈,從此以後,神界再無死神界,我死神界所有的人併入魔宗,成爲魔君手下的一員。”

“這就是鄂月送我的禮物啊!還真夠震撼的。”泣無淚驚喜的道。

諸神更是議論紛紛,當即,雷神和靈魂主神也宣佈自己和魔宗結盟的事情,並以強硬的態度表示,日後,只要有人敢動魔宗,雷神和靈魂之神將聯手滅殺意圖不軌之人。

而血獄衛也將混在人羣的中那老頭的事情報告給了泣無淚,拓拔幻兒在泣無淚的耳邊說了幾句。

泣無淚邪邪的笑道:“他居然敢出現在這裏,呵呵!今天本君就讓他又來無回。”

泣無淚剛要動手,拓拔幻兒就阻止了泣無淚,“夫君,不可,他是僞主神的實力,你不是他的對手,如果動起手來,必定會傷到魔宗無辜的人。幻兒知道你想親自動手,不如將他嚇走,等日後你實力提升上去了,你在親自找他吧!”

“還是幻兒想得周到,就按你說的做!”泣無淚溫柔的看着拓拔幻兒,心裏道:“得妻如此,真乃命運的眷顧啊!”

拓拔幻兒的聲音在人羣中老頭的耳邊炸響,“狂暴殺神,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混入魔宗,哼!找死!”

老頭大驚失色,立刻轉身消失在人羣裏,混出了人羣,狂暴殺神拼着老命的向遠方飛去,幾個呼吸間,就離開了魔宗的地盤。

…。

魔宗大典,十天後結束了,送走了賓客,泣無淚在魔宗議事大殿上召開會議,在場的有獨孤紫薰、司馬千詩,夢姿、雲翼、葉紫、公門媚兒、拓拔幻兒、鄂月八女。

除了八位長老和各大門主在場外,還有屍人未亡、風蝕淵和熾易。

泣無淚將自己要去古戰場的事情說了一遍,並且安排幾大長老擴充魔宗勢力。


“夫君,古戰場中只有上位巔峯之下的人才可進入,但裏面的危機四伏,我看你還是帶些人手前往吧!”拓拔幻兒知道古戰場的情況,於是說道。

“嗯!我打算帶着分小陰和未亡前去,古戰場死氣太重,其他人去不合適!”

大長老第五羽凡道:“魔君大人,這有所不妥,既然哪裏的死氣重,不如您將整個殭屍門帶去,畢竟死氣對殭屍門的好處是捉襟見肘的。”

泣無淚想了一下,同意了第五羽凡的意見,“好!就這麼決定了,現在我要閉關修煉,所有的事情你們自行處理!”

散會後,泣無淚和八女瘋狂溫存後,閉關不出,爲前往古戰場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