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因此,我只能兌換給你二十五塊地靈金。」掌柜小心翼翼的說道。

陸青冥聽了卻是一陣驚訝,看來,天才多是出於大宗門是有道理的,散修幾乎很難獲得靈金,而宗門弟子每天都有靈金用,其中差別巨大。例如金翎閣,鍛體期弟子當然用不上靈金,練氣境的外門弟子每個月有二十塊靈金,內門弟子每個月有五十塊靈金,核心弟子每個月有兩百塊靈金。

陸青冥忽然感覺到,原來自己很他們的差別是這麼大。

不必思量,陸青冥直接就答應了下來:「好吧,全部兌換成二十五塊靈金。」

這二十五塊應該夠自己用十天了,倒是再去做懸賞任務吧。現在得先將修為提上去才對,否則真的得敗在四年戰約上了。

換到靈金,陸青冥就直接塞到懷裡去了。

靈金貴重,但是二十五塊對凝元境來說用不了兩天,所以不怕凝元境高手會來搶,練氣境也可以無視掉。但是如果讓人知道自己手上有靈戒,那可就不得了了。靈戒是真正的價值連城了,目前最低價是一枚一百萬兩黃金,金翎閣內門長老也沒幾個擁有,一旦被人發現自己一個練氣境的散修持有這東西,可是會引來禍端的。

走出店鋪,陸青冥明顯感覺到有幾個練氣後期武者盯著自己看,看來應該是些窮光蛋散修,想要奪寶。陸青冥不由冷笑,這麼幾個小東西,對他來說還真不算什麼,一劍就可以殺死十幾人了。如果他們不知死活真的來搶劫,陸青冥真不介意讓情劍在染一染血,也好重新在培養把有靈之劍。



目光似劍,瞥了那幾人一眼,陸青冥施施然的沿大街走去。

陸青冥顯然小看了人類的貪婪本性,那幾人被陸青冥那一瞥看著怔了一陣,隨後便果斷的悄悄跟上陸青冥了。他們自以為陸青冥與他們修為相若,年紀又小,應該是鬥不過自己無人,也沒能耐發現他們的跟蹤,因此很是肆無忌憚的跟蹤陸青冥。

陸青冥自然一下子就發現了他們跟蹤自己,為了不至於招惹到凝元境高手,陸青冥有意無意的往人少的小巷走。

「大哥,那小子不會是發現我們了吧。怎麼凈往僻靜的地方走?」其中一人疑問道。

但是他們大哥似乎對己方的實力很自信,等了這名小弟一眼,說道:「不肯能,一個散修小鬼,能有什麼能耐?」

「可是,大哥五天前不是被那個『凌霄劍』給打了嗎?」小弟委屈的喃喃道,立時受到老大的一記拳頭。誰讓他說到老大的痛處了呢?活該被打。

忽然,陸青冥轉入了一個小巷,五人一愣,急忙跟了上去,同樣轉入小巷裡,可是,沒有人,這裡竟然沒有人。之前眼見著進入這裡的陸青冥竟然不見了。 「你們竟然真的追來了。」如幽靈一般的聲音出現在幾人耳朵里,令幾人嚇得僵住了身體,流了一身冷汗。

隨即,他們反應過來了,這是之前的那個少年,而他們惹到不好惹的人,這不是普通的少年,就憑這警惕性就已經歸屬天才一類了。傳聞天才對付同級武者如同屠狗,而他們正是送上門被屠的狗。

五人對視一眼,僵硬著脖子緩緩轉身,一張冷酷的臉以及一把血紅色的長劍呈現在眼前。

「我……」五人剛準備開口,卻忽然感覺喉嚨一涼,只來得及再說一個「們」字,就倒頭而亡,雙眼瞪得老大——死不瞑目,眼底帶著深深的後悔之意。

「出來行走江湖,就要練就一雙好眼睛,看清楚再出手,否則面對的就只有死亡了。」陸青冥不屑的看著地上的五個屍體,淡淡的說道。隨後,他沒有絲毫表情的離開這個小巷,彷彿那五個屍體不是他製造的一般。事實上,對於他這「千人斬」,殺幾個貪婪的小賊根本不算什麼,唯一的感覺就像是踩死幾隻螞蟻一樣。

身形一閃,陸青冥再次出現在大街上,沒有人在意他剛才從哪裡出來,也沒有人會知道他剛才殺了人。一般來說,一個人在殺了人後殺傷總會有一種迫人的殺戮之氣,而且心情煩躁,就算殺手也一樣,但是,陸青冥對殺氣的掌握程度極高。在他心中卻是有淡淡的煩躁,但是殺氣卻被他壓制起來,整個人和平常看起來沒有什麼兩樣。

陸青冥又轉了很多地方,大概知道現在這裡的形勢了。各方有點實力的江湖散修大部分已經聚集到了這附近各個城鎮,凝元境高手來了很多,至少有三百人以上。至於四閣的長老們倒是還沒有到。本來,各宗門長老是不想出手的,想要把這件事作為小輩歷練的機會,可是最近似乎是修羅閣的太上長老出關,知道這件事後立即說明其中危險性,因此,四閣將會出動大部分內外門長老,甚至核心長老。

陸青冥一聽說這個消息,就知道,他們肯定是知道了其中的形勢,這才急忙讓門人出動。本來陸青冥還有些感嘆他們竟然連殭屍的特性都不知道,現在看來還是不錯的。

「看來這次要熱鬧了。」陸青冥暗自感嘆了一句便朝著韓雲等人搭好的小棚走去。晚上,總還是要找個地方休息的吧,這裡無疑就是他目前的唯一可供選擇的「棲息地」。

「嗯?你回來了。」韓雲抬頭看了陸青冥一眼就低頭繼續寫準備發回宗門的消息,「我還以為你直接離開了呢。」

「我?」陸青冥微微一下,道,「呵,我還要藉助你們的力量呢,怎麼會現在離開?」

說著陸青冥卻又眉頭一皺,轉而說道:「不過,現在想到一個問題,我似乎還真不能好你們一同行動。」

韓雲聞言筆尖一頓,直起身來,同樣皺著眉頭說道:「為什麼?什麼問題?」

「我,是當年的陸青羽,是通緝犯,還是四年戰約的主角之一。」陸青冥指著自己說道,「跟著你們怕是會被有心人誤會。」

韓雲雙眼微眯,嗤笑一聲,嘲諷似的說道:「有心人是有很多,但是,我是無心人,無心人從來不怕有心人的想法。」

韓雲的話很容易理解,就是他才不怕什麼有心人的誤會,他要堅持和陸青冥一同行動,而不會顧及到其他三閣和皇室的看法。

陸青冥心中微微一動,直直的盯著韓雲看,韓雲卻被他看他得發毛,甚至連臉都轉到另一邊去了。這個畫面實在是詭異,氣氛也奇怪。

終於,韓雲忍不下去了,猛然轉頭直視陸青冥,大聲說道:「你可懂我的意思,我們玄冰閣是不會在意你是否是通緝犯的,也不會在意得罪皇室。目前我們需要你的力量,所以你不必離開,依舊和我們一同行動就好,明白否?」

陸青冥愣愣的看著韓雲,忽然輕蔑的一笑,說道:「皇室?我是不怕皇室,也不在意什麼通緝犯的身份,既然你們不怕麻煩,那我也樂得藉助你們的力量。你不用詳細報告宗門殭屍的事情了,我想他們應該是知道了才對,而且,四閣的長老正在趕來。」

韓雲十幾人因為剛剛來到,剛才也一陣在這裡忙活,因此,倒是不知道外界在傳的消息,此時聽陸青冥這麼說倒是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說,宗門上峰已經知道了,你怎麼知道的?」韓雲疑惑的問道,「連我們本門弟子都還不知道。」

「自己去打聽。」陸青冥沒有告訴他們的想法,直接走到棚子的最裡面盤腿坐下修鍊,外面有那麼多人守著,倒是不用擔心被打擾。

看看靈戒中僅有的二十多快靈金,陸青冥忽然有些後悔之前用靈金恢復真氣了,雖然沒有後遺症,但是成本太高了,導致現在連用來修鍊用的靈金都拿不出來。看來得找機會買一瓶副作用較小的真氣丹,不能再lang費靈金了。

事實上,他現在也沒有靈金可以lang費了。

甩甩頭拋除亂七八糟的雜念,陸青冥進入修鍊狀態。當然,他是不會真的不設防的,「防人之心不可無」,就算韓雲目前看來是不錯的一個人,但是陸青冥依舊留了一點意識在身周。


神州大陸上的修鍊是沒有特殊法訣的,只有一套人人都知曉的引靈訣,引天地靈氣入氣海,化為武者的個人力量。當然,如之前所說,如果沒有對應的元神修為,真氣修為太高只能是找死,因為這股力量會在氣海中縱橫而不可控制,最終,氣海爆裂,這股力量流入經脈,將經脈毀壞,最後就是整個人體。

因此,不能只想著強大的修為,主要的是要練好元神。

莫說之前陸青冥為什麼沒有死,那是因為他的師父在他體內種植了某樣東西,壓制了**的力量,卻也使得他即使不修鍊真氣依舊猛漲。

這就是陸青冥兩年不修鍊卻還是達到練氣境後期的原因了。

且說韓雲到底沒有親自出去打聽消息,而是派了幾個師弟師妹出去探聽消息,自己依舊寫書信。他也是個謹慎的人,雖然陸青冥可以相信,但不可盲目相信別人,一切還是得自己證明過才能相信。 陸青冥一修鍊就直接入定了兩個時辰。當他手中的地靈金化為飛灰時,他終於結束了修鍊。修為確實更進一步了,但是當著少了三塊靈金的靈戒,陸青冥深深的感到無力,這個消耗速度超出了他的預料太多了。照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天,這些地靈金就會被他消耗一空的。

窮文富武,武道之路其實就是燒錢的路啊。這就是散修武者幾乎不可能登臨武道巔峰的原因了。

翌日凌晨,陸青冥沒有再行睡覺,因為入定就已經是一種休息了,現在他精神依舊很好。這個時刻幾乎整個越鎮一片寂靜,卻能聽到此起彼伏的鼾聲,因為這大街上有無數江湖大漢,都是沒辦法的事。

頭頂上方,漫天是星,沒有月亮,卻依舊照亮了人間。陸青冥看著這滿天星辰,心中竟然有些煩躁,莫名的煩躁,本來穩定的心境竟然在此刻不安起來,似乎有一個聲音一直在腦海回蕩,催促著自己做什麼似的。

「這是怎麼回事?」陸青冥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心也會煩躁不安。


不知是不是受陸青冥的心境影響,本來與陸青冥並不是很契合的情劍竟然也劇烈顫抖起來,一股殺伐之意直衝陸青冥腦海,沒有絲毫外泄,因此整個越鎮大街上沒有人發現這股殺氣。

受殺氣影響,陸青冥心情更加煩躁,知道繼續留下不好,他急忙運起天明暗日步,才在不引起被人注意的情況下進入閉月山脈。

閉月山脈雖然比不上混沌山脈,但是其中外圍也是有著許多妖獸,深處更有大量中級妖獸。而陸青冥此時卻是來到了閉月山脈的深處……

「啊……」陸青冥雙眼變得通紅,殺伐之氣全數釋放,這不是屬於陸青冥的殺氣,這股殺氣比陸青冥的強大得多,極其恐怖。

一些初級妖獸聞到人類的味道跑過來,卻在還沒接近陸青冥就被殺氣滅絕生機。

殺氣不斷的爆發,方圓百里之內的妖獸大部分都被殺氣殺死,中級妖獸不明所以的怔在原地,終於在短暫的獃滯之後暴怒而起,沿著這股殺伐之氣而去。

只是,它們只能找到一半,在半途中,殺氣忽然消失,無影無終。如此恐怖的殺氣竟然瞬間就消失了。

陸青冥也是不明所以,在殺氣爆發完之後他依舊站在原地,沒有絲毫的特殊感覺。唯一有的變化就是似乎情劍變輕了一些,比之前更加的輕靈了,可是卻也讓陸青冥感覺與情劍更加的不契合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陸青冥心中疑惑重重,看會兒星空竟然也會心情發燥,而心情煩躁又會導致情劍**,帶動殺氣影響到自己。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本來想不到的事就不要想,但是這件事實在是太嚴重了,看一下星星竟然會失去理智,在觀星山的時候根本不會這樣。

陸青冥心中又煩躁起來了,但這和之前不一樣,這是因為他發現自從當初被那個青冥殘魂奪舍失敗后自己身上的變化極大,總是有一些奇怪的現象發生。一切的一切讓陸青冥心中糾結——這些情況不知是好是壞,而且,未知事物總會讓人恐慌,誰也不例外。

陸青冥站在原地思索好久,想得頭痛欲裂,可是卻依舊想不出什麼頭緒,甚至給這件事情找個理由都不行。

最終,陸青冥還是什麼也想不到了,只好放棄想,心中打定主意:繼續努力修鍊,早日登臨巔峰,或許就能了解到其中的緣由了。

「吼……」震響天地的獸吼聲傳來,樹木被震得向一邊彎折。

陸青冥這才想起自己跑到閉月山脈深處來了,這裡可是生活著很多中級妖獸的。剛想轉身離開,可是眼角的光線卻讓他發現,這裡竟然有很多初級妖獸的屍體,上百具啊。

陸青冥雙眼一瞪,立即將這些妖獸屍體收起來。直接賣屍體雖然能夠讓商家更充分的提取其中的有用部分,但是需要耗費工力,因此,妖獸屍體要比直接買材料少得多。

只是,這裡的妖獸屍體有上百具,絕對值了。

陸青冥雖然臉上依舊是一副淡然的模樣,但是心中卻已經高興死了。這些妖獸屍體賣了應該值個百萬兩銀子,就算靈金兌換率降低了,換來的靈金量也足夠他用很久了。

只是,他似乎忘了,靈金是屬於有價無市的東西。

聰明人有時候也會犯糊塗。正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等到日出之時,陸青冥已經回到越鎮了。天明暗日步屬於乾坤鏡大能創造的靈法,其速度之快,氣息隱匿之深,完全超越了普通武者的範疇,因此,他沒有被人發現。只是,施展靈法消耗了大量的真氣,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

韓雲醒來時,陸青冥正站在他的視線里,因而,他一睜開眼就看到陸青冥了。心中疑惑對方醒來而自?會,而且就我們兩人去,倒有什麼危險也可以儘快脫身。」

韓雲聽后沉吟片刻,依舊沒有答應:「可是,我卻卻是放心不下師弟師妹們,要是他們在遇上昨天的血袍人,那可是就不妙了。」

陸青冥沉默一會兒,才說道:「應該不會,這裡人多口雜,而且玄冰閣的名頭擺在那兒呢。只要不隨便亂跑,而且不要分散,他們是不會輕易動手的。玄冰閣是重要的戰力之一,在解決殭屍之前那些江湖武者是不會讓你們這些弟子出事的。」

韓雲想想也是,那些血袍人明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是不會隨便在這種地方出手的。

點點頭同意陸青冥的提議,他便去向那些玄冰閣弟子交代一些事情,諸如等待宗門長老到來並說明自己的去向,不要隨便亂走,要在越鎮當中等待命令之類的。

終於,交代完畢,又吃過早餐后,他就立即和陸青冥動身了。

殭屍事件,越早調查清楚越好,否則,等它們泛濫起來,那時可就是比獸潮還要可怕的事了。

記得古籍中記載:大群殭屍出動,血染整個東州,無數武者皆死在其中,化神境強者無一幸免於難,乾坤鏡大能亦有死亡……

這只是其中較小型的殭屍**。,而且不要分散,他們是不會輕易動手的。玄冰閣是重要的戰力之一,在解決殭屍之前那些江湖武者是不會讓你們這些弟子出事的。」

韓雲想想也是,那些血袍人明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是不會隨便在這種地方出手的。

點點頭同意陸青冥的提議,他便去向那些玄冰閣弟子交代一些事情,諸如等待宗門長老到來並說明自己的去向,不要隨便亂走,要在越鎮當中等待命令之類的。

終於,交代完畢,又吃過早餐后,他就立即和陸青冥動身了。

殭屍事件,越早調查清楚越好,否則,等它們泛濫起來,那時可就是比獸潮還要可怕的事了。

記得古籍中記載:大群殭屍出動,血染整個東州,無數武者皆死在其中,化神境強者無一幸免於難,乾坤鏡大能亦有死亡……

這只是其中較小型的殭屍**。 玄冰閣弟子的身份還是很引人注意的,韓雲與陸青冥走在大街上,自然而然的就引來了別人的注意。他們一見到兩人,眼中不僅有羨慕嫉妒也有佩服。

兩人一看就知道只有十六七歲而已,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隱隱威脅到凝元境高手的,使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兩個年輕天才,而且是頂尖天才之列。

再看到韓雲的玄冰閣身份,就是不認識他的人也能猜到這是「萬里寒冰手」韓雲了。只是,他們卻不知道同韓雲在一起少年是誰,但是,他們卻不會小看他,因為他的眼中儘是鋒芒,給他們的感覺比韓雲帶來的還要危險。

這些武者中九成九是練氣境的,而其中雖然大部分是後期修為,但是卻沒有幾個能與韓雲二人相提並論。想他們拼搏了多年,卻只能在江湖中混個小名頭,而這兩個少年如此年輕,成就卻已經超越自己很多,就算其中也與宗門大量資源的培養,但能夠進入宗門就已經說明他的天賦很高了。

凝元境武者倒是冷眼想看,之前其他三閣也已經有人來到了,一大群人,個個是年輕天才,甚至有好幾個的實力不弱於這兩人。看得多了也就不再感到好奇了,因此,他們除了感嘆年輕可謂之外倒是沒有其他感受了。

而其他小宗門的人,他們可不是僅僅讓弟子出來,而是連同長老也出來了,畢竟他們的天才弟子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都遠遠比不上這四閣的弟子,損失不得。長老們看著這兩個天才少年,心中十分羨慕,心想要是自己宗門能出現一個這樣的天才那隻死也要笑著死去。

陸青冥似乎不習慣被這麼多人注視著,因為以前他都是隱藏在人群中的,從來沒有走到前台,從來沒有面對著這種陣仗。要是這是敵人,那他倒不怕,但是可惜這又不是敵人,不能隨便殺。

韓雲一臉的淡定,轉頭看看陸青冥,卻發現他渾身綳得緊緊的,臉上沉靜到可怕,然而自己卻分明聽到他劇烈的心跳聲。

韓雲對此不由地好笑,對著陸青冥說道:「原來你還有害羞的時候。今天可真是開了眼界了。」

陸青冥卻沒有絲毫反應一般,一會兒后才反應過來,說道:「什麼……你剛才說什麼?」

韓雲頓時哭笑不得,只應了聲「沒」就不在說話了。

這是對陸青冥的鍛煉,他是一個武者,還是一個主修劍道的武者,怎麼可以不適應這世人的目光呢?陸青羽的自卑不能在存在他陸青冥的身上了,否則,這顆劍心將會不完整,劍心不完整,他將永遠不可能達到劍道之極。

沒辦法,陸青冥只好強忍著接受別人注視,別人評論。

「這兩個少年,怎麼樣?」有人問道,「我怎麼總感覺他們好像凝元境高手,但一眼看去又分明是練氣境?」

「這兩人,可怕。」一個刀客皺著眉頭說道,「一個明明渾身冰冷的氣息卻一臉和煦,一個滿是緊張但是眼底卻儘是鋒芒。都是頂尖天才,有競爭人傑的資格。越級挑戰根本不是什麼難事,所以才會給人一種猶如凝元境高手的感覺,他們的實力確實如此。」

「原來如此,可是其中一個是玄冰閣弟子,另一個會是什麼身份呢?」那個提問的再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