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件事,老蔣還躲到武漢去,不願意回到南京面對汪精衛!

……

東北軍掉了奉天省、黑龍江省、吉林省三個省,還剩下熱河省一個地盤!

日軍部署進攻熱河省之際,不屬於東北軍體系的將領,如宋哲元、馮治安、劉汝明、商震、龐炳勛等人,聯名要求老蔣帶兵北上,親自坐鎮指揮抵抗日軍,被章學梁一口回絕!

在這種情況下,蔣介石玩了一個花招:命令韋步平下轄的瓊崖保衛部隊北上熱河抗日!

反正瓊崖保衛部隊不是中央軍,只是一支地方部隊!

到於為什麼命令瓊崖保衛部隊北上熱河抗日,原因是:誰叫他那麼能打!

……

賈萬年看了蔣介石的電報之後,滿肚子牢騷!

韋步平笑道:「他這個理由非常正當,無從拒絕!我們必須執行中央的命令!」

「什麼?你真的想北上去打小鬼子?」賈萬年瞪大了眼睛:話說這年輕人不會暈了頭吧?

「當然要北上打小鬼子了!」韋步平肯定地說。

「這樣我們瓊崖保衛部隊就成了眾矢之的!引起了小鬼子的注意!你以前說過我們要悄悄發財、暗中發展!一旦參加熱河之戰,那我們不是全暴露了嗎?」

「就算是暴露,我們也要北上對日作戰!更何況我們也不一定暴露呢!」韋步平笑道。

「此話從何說起?」

「我們還有一支伏兵!」

「伏兵?」賈萬年瞪大了眼睛。

「對!你還記得幾個月前的一二八淞滬抗戰,我們與東北馮庸大學義勇軍並肩作戰,你知道後來他們去哪裡了嗎?」

「不知道!」 竹馬男神不正經 賈萬年搖了搖頭。

「他們來了崖州!他們還帶了很多東北老鄉過來,就在離這裡30公裡外的一個小島上訓練戰士!」

「有多少人?」

「有好幾萬人吧!」韋步平想了想說道:「好象有六、七萬人吧!」

「嘶!」賈萬年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這麼多人?那不是比我們瓊崖保衛部隊還多?」

「也不盡然,我們瓊崖保衛部隊明面上說只有二、三萬人,事實上墾荒團也是正事軍事力量!」

「噝!」賈萬年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我一直以為墾荒團只是單純的墾荒團,原來是正規軍團!」

「你是陸軍司令,我向你交個底,墾荒團屬於未來的坦克部隊!」韋步平說道:「你別看他們是墾荒,實際在苦練坦克駕駛技術!」

賈萬年呆住了: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一支力量,如果總司令不說,還真沒有幾個人知道!

「還有崖州各縣的保安團!那也是正規軍事力量的一部分!只是擔心崖州太過顯眼,招來日軍間諜,所以一直秘而不宣!」

「原來這樣!」

賈萬年瞬間感覺一股幸福的暖流游遍全身:「那咱們是不是向蔣委員長發報?就說我們不日北上抗日!」

「別慌!咱們先去問問馮庸大學義勇軍,如果他們願意回東北抗日,咱們就以馮庸大學義勇軍的名義,不!應該是以東北抗日義勇軍的名字北上抗日!」

「高!確實是高!」

賈萬年哈哈大笑道:「這樣既參加抗日,又不暴露我們的實力!」

「哎!實力還是要暴露一部分的!」韋步平嘆道:「剛才的鷹隼1號、2號,平射狙擊炮,迫擊炮、狙擊槍都要參加實戰!日軍遭受打擊,肯定會全力偵察這些新武器的來源!」

賈萬年正要說話,一名通訊員跑過來立正、敬禮說道:「崖州府衙來的電話,說是你的老朋友要府衙等著你。」

「老朋友?」韋步平心想,是哪個老朋友呢?

「他沒有說他是誰嗎?」

「沒有!他只是說見面你就知道了!」通訊員說道。

「好!那我們先回去崖州府衙看看是哪路神仙!」

總裁的天國愛戀 ……

韋步平和賈萬年風風火火的回到崖州府衙時,韋步平愣住了——他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就算是做夢,也想不到他會來到這裡!

…… 「豐田五義!?你怎麼來了?」韋步平看著來人目瞪口呆!

韋步平與這個豐田五義打過一場,他原來是日軍狙擊觀測員,在淞滬抗戰中與狙擊手躲在真如佛塔上,把在前線觀察敵情的區壽年等人困住!

危急時刻,韋步平隻身上真如佛塔,欲除掉日軍狙擊手,遇上豐田五義,倆人進行了一場被豐田五義稱之為武士道式的比武!

倆人勢均力敵,最後一刻豐田五義認輸,並按事前的承諾,退出軍隊,回到東洋老家安分守己,做家族生意。(詳見第2章、第3章)

沒想到幾個月後,居然出現在崖州府衙,韋步平驚訝萬分!

「來找你打一場!行不行?」

豐田五義沒等韋步平回話,大喝一聲,身子微蹲,雙腿快速無比趟了過來,瞬間到韋步平面前,雙手直上直下攻將過來!

「來得好!」

韋步平揮拳踢腳,格擋豐田五義快速無比的攻勢,倆人拳腳交加,倆人都是以快打快,府衙里響起呼呼風聲!

我不是超級警察 衛兵們大驚失色,然後是怒火衝天:他NN果熊!鬧事意敢鬧到我崖州府衙來了!真是沒死過!

「嘩啦啦」一陣響,衛兵們子彈上膛!崖州府衙大堂變成殺氣騰騰之地!

「不可!他們在較量武藝呢!」賈萬年急忙制止眾衛兵!

事實上就算是不制止,眾衛兵也不敢開槍:倆人騰挪翻閃中,變幻莫測,一不小心就會誤傷到韋步平!

唐紹儀聽到大堂喧嘩,急急忙忙帶著一群人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本來是想勸架的。

但看到倆人一邊打一邊還說什麼「佩服佩服!你又進步很多了」、「你也進步了」之類的對話!

唐紹儀直搖頭:這姓韋的小子還是個細佬仔(孩子)!動不動就過幾招,這裡是崖州府衙啊!不是胸口壓大石、賣跌打大力丸的街頭巷尾!

新任的那個瓊崖陸軍司令也是,塊頭這麼大,一點也不醒目!就這麼杵在那裡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你倒是把他們分開啊!這府衙沒有幾百年也有上百年歷史了,再打下去……

幸好韋步平和豐田五義好像聽到了唐紹儀的心裡話,打著打著打到府衙前院去了!

眼前倆人越打越是興高采烈,唐紹儀搖頭:小孩子一樣!

唐紹儀向周圍的公職人員招招手:「都回去吧!看什麼看!」

眾公職人員正看著賞心悅目,沒想到韋副專員年紀輕輕,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據說在淞滬抗戰的戰場上,把小鬼子的陸兵、海軍、航空兵殺了遍,所到之處,大殺四方!小鬼子紛紛遭殃!

眾公職人員有些不信,認為是誇大其詞,現在看到韋步平與來客拳腳紛飛,如兔起鶻落、龍騰鳳飛,迅捷異常!驚訝之餘,信服得無以復加!

好象聽到唐紹儀的話一樣,韋步平和豐田五義一齊收了拳腳,各退三步,哈哈大笑。

「還是你進步得快!」豐田五義看著韋步平,心悅誠服!

「你也不差!」

韋步平心裡暗暗佩服豐田五義:這日本人回去之後肯定是勤學苦練了一番,勞資差點挺不過來!

韋步平卻不知道豐田五義心裡是掀起驚天駭浪:這幾個月來,我遍尋名師,學了幾手絕招,自以為打倒這年輕人易如反掌,誰知道……

正在這個時候,唐紹儀指著豐田五義發話了:「那個誰?年紀輕輕的,正事不做,來到這裡來打架!這次不追究了,下不為例!快走快走!」

「老大人何出此言?來崖州投資建10間廠,算不算是正事?」

「投資建10間廠?當然是正事!歡迎歡迎!」唐紹儀一聽是來投資的,頓時紅光滿面!臉上滿滿欣喜之色。

韋步平聞言吃了一驚,看著豐田五義心想:你這個日本佬說慌言要不得!俗話說得好,瞞得過一時,瞞不過幾個月!幾個月後你還好意思站在這裡嗎?

豐田五義走到唐紹儀面前說道:「我叫田五義,咱們談談投資辦廠的事兒。」

唐紹儀一指府衙大堂說道:「請!」

韋步平看著唐紹儀和豐田五義向大堂走去,心想這個豐田五義剛才自稱田五義,把前面的「豐」字省略了,想混入崖州搞什麼名堂?

眼看著唐紹儀和豐田五義走進大堂去了,韋步平想不出豐田五義有何目的,剛好看到苗玥茹和苗千惠雙雙走進來。

韋步平說道:「你們進去看看唐大人,注意那個叫田五義的人,如有不軌,你們把他拿下!」

「好!」苗玥茹和苗千惠不知道韋步平為啥叫她們去注意那個叫田五義的人,看他的樣子挺急的,也不問了,走進大堂去了。

韋步平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賈萬年,把手一揮:「走!」

倆人在警衛簇擁下,從崖州府衙走到寧遠河邊,走上了一艘大型快艇。

「去西島!」

「是!」

快艇貼著海岸線,從淺海區域向東南方向駛去!

「去那裡?」賈萬年大聲吼道。

「去找馮庸大學義勇軍的領頭人。」

韋步平也是吼著,快艇速度太快,風聲呼呼,倆人相距不遠,還得大聲吼叫才聽到對方說什麼!

「哦!」賈萬年記得韋步平說過,馮庸大學義勇軍的領頭人是個姑娘,心裡充滿了好奇心!

……

與此同時!

南京,國民政府西花園,民國軍事委員會下轄參謀本部。

「崖州那邊有加電沒有?」

「報告委員長,沒有!」

蔣介石有點焦躁:「難道連他也不想北上?」

軍政部部長何應欽說道:「也許他也在權衡利弊!我們叫一個地方部隊頂上去,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全部都是到了關鍵時候就掉鏈子!」

「他不想去也要回來電話啊!」

「也許他正在考慮!」

蔣介石擺擺手,制止了眾人猜測「還是等一等吧!我看這小子也不是奸詐油滑之人。」

……

與此同時。

三丫以西28公里處,西島,馮庸大學義勇軍總部。

賈萬年做夢也想不到,馮庸大學義勇軍的總指揮竟然是一名年輕的姑娘!

…… 「你好!馮庸大學義勇軍總指揮楊智娟。」

「你好!瓊崖保衛部隊陸軍司令賈萬年。」

楊智娟指著身後二名漢子說道:「我的兩位副手,這位是左海生!這位是楊智聯!」

賈萬年與左海生、楊智聯一一握手寒暄了幾句。

至於韋步平,他經常來西島指導軍事訓練,跟楊智娟、左海生、楊智聯很熟悉,3人對韋步平佩服得五體投地!

楊智娟把馮庸大學義勇軍指揮部定在西島,一邊訓練,一邊開荒墾田,一邊派人回東北,把不甘心日軍奴役的東北人帶到西島,有的拖兒帶女,一家人來到崖州。

之前韋步平與楊智娟把人數定為5萬左右,誰知道來了十多萬人!

部份來到崖州,看這裡遠離東北,日軍難以南侵到這裡,只想弄十畝八畝田,過上簡單日子,不肯參加義勇軍!

楊智娟很惱火,把這些老鄉罵了個狗血淋頭——從極北把他們帶到極南瓊崖不容易!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韋步平知道之後,勸楊智娟道:「崖州行政公署不但沒有收他們的田租,還幫他們開荒耕田,不如跟他們商量,按耕地面積交糧食給交勇軍,這樣也算是抗日!他們也減少心裡的內疚!」

楊智娟從善如流,聽取了韋步平的意見,推行繳納租金也算給光復東三省作了貢獻,馬上得到了眾東北老鄉的擁護!

眾人寒暄完畢,進入正題。

「現在小鬼子又對熱河省動手了!章學梁認為他自己能守得住熱河,數次拒絕中央軍北上,所以軍事委員會擬派一個地方部隊北上抗日,他選了我們瓊崖保衛部隊!」

「然後呢?」

楊智娟、左海生、楊智聯心想難道要我們參加戰鬥?

韋步平說道:「我覺得我們也不方便北上抗日,所以來找你們……」

楊智娟、左海生、楊智聯心想果然是找我們出動!耳聽著韋步平繼續說下去。

「我的計劃是,把馮庸大學義勇軍改為東北義勇軍,以東北老鄉打回去的名義,北上援助熱河,我瓊崖保衛隊最精銳的二萬人混在裡面,一起北上!你們看怎麼樣?」

「原來是這樣啊!我看完全可以!」

楊智娟鬆了一口氣,還以為你要我們作擋箭牌呢!那我們是不幹的!

左海生、楊智聯心想這樣也好,有了他們的加盟,我們的東北義勇軍的名頭算是打響了!

「完全同意!」左海生、楊智聯都表了態!

「你們同意就好!我還有另外一個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