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秦國,為了咸陽百姓,為了戰死在咸陽城外的四萬秦國將士。

為了你們自己。

必須答應。

若是不答應。

我們替你們答應。

同時逐出家門。

以後不得以王氏子孫自稱。

愛叫什麼就叫什麼吧。

為了百姓,為了國家。

你們兩個好好想想吧。」

蒙驁和王翦也感無奈。

誰讓他們遇上了世子嬴盪這個嫉賢妒能、相國甘龍肆意弄權、太尉魏冉不顧家國的三個小人呢。

這些小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權利可以選擇貽誤家國。

可他們武將不行。

所以最後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可憐無助的孫子、兒子。

頭也不回地往大堂走了。

蒙驁、王翦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

蒙恬、王賁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

他們的家人苦苦相逼。

乃是為了國、為了家。

為了他們好。

著實可以理解。

最可恨的就是世子嬴盪、相國甘龍、太尉魏冉。

因為三公子贏天跟他們的關係。

導致國家危機,生靈倒懸、家中雞犬不寧。

可是他們現在想的不是這些。

而是三公子贏天的死活。

誠然,三公子贏天偉岸如神。

神武睿智、仁義無雙,天下第一君子。

無論是能力還是手段還是背後的神秘力量。

都非常人能及。

但三公子贏天對抗不了世子嬴盪、相國甘龍、太尉魏冉的三方兩手。

更對抗不了想要他必死的老祖宗贏虔。

這絕無可能。

想都不用想。

當初三公子說他能用庸城全身而退的時候。

他們就知道三公子贏天乃是寬慰他們。

是在善意的欺騙。

為的就是不讓他們擔心。

可眼下蒙驁一個為了國家。

王賁一口為了百姓。

紫筆文學 葉星動用了『瞬移術』,在仙窟之中化神境岳遠都對他的『瞬移術』有些頭疼,就更不用說區區金丹境了。他這一動起來,不要說劉升,就是劉震都眼皮直跳,因為他竟然不知道葉星去了哪裡。

轟!

恐怖的拳風,直接重重的砸在了劉升的後腦袋上,金丹二品境的修為更是毫無保留的直泄而出。較是以劉升的修為,用腦袋硬接了這剛猛的一拳,都不由眼中金星亂冒,掙扎了幾下,還是無力的摔倒在了地上。

開玩笑,葉星重修后的金丹,可是大出了普通金丹足足四倍左右。即使他不動用言出法隨,那都是一個恐怖的存在,就更不用說,他還配合著瞬移術用了,劉升哪裡會是他的對手。

一招,只有一招,劉升就敗北了,須知劉升可是他們千夫長之中,實力最強的存在。

太恐怖了,場中眾人一時都陷入了靜默之中,甚至劉震,都目光驚駭的看著葉星,即使他是元嬰一品境的修為,都不能一招解決劉升啊。這葉星,實在是太恐怖了。

過了良久,劉升才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看向葉星的目光中明顯帶了懼意。如果剛才葉星要下殺手,恐怕他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剛才只是讓你明白,什麼叫做武不配……現在便再讓你明白,什麼叫做文不配。」葉星淡淡的道。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葉星對著身旁的胡光柱道:「胡光柱,這位劉千夫長的智力嚴重不在線,你給這位劉千夫長示範一下,怎樣才叫聲音宏亮。」

「是。」胡光柱身體筆直,聲音鏗鏘有力。

「看清楚了嗎?」葉星又看向了劉升,「如果沒有看清楚,我讓他再給你演示一遍?」

「……看清楚了。」劉升滿臉通紅,又有些不甘心的道。

「看清楚了嗎?」葉星的聲音陡然拔高。

「看清楚了。」劉升不由的也聲音拔高,想到剛才葉星那恐怖的一拳,他不得不如此。

「嗯……念你今天是初犯,便罰你去做一名百夫長吧,這千夫長你還是暫時不要做了。」葉星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要除名一名千夫長,在場眾人不由都是大驚。

須知,劉升所犯的錯,並不算什麼大錯,小懲即可。可是葉星,不但懲罰過了,而且還要剝奪人家的千夫長,這實在是有些太過。

劉升也是震驚的看著葉星,他沒有想到,葉星竟然要剝奪他的千夫長,可是此時他卻沒有任何辦法。他不由眼巴巴的望向了劉震,劉震可是大帥的親信,現在也唯有求他了。

「萬夫長大人。」劉震行了一禮道:「念他今天是初犯,能不能先給他記上……下次若有過錯,再一併處罰如何?」

「這個……」葉星似乎是有些為難,他看了看劉升,直看的劉升垂下了腦袋,不敢與他對視,葉星才道:「也罷,既然劉兄為你求情了,那今天便暫放你一馬,日後若有再犯,定不輕饒。」

其實葉星這樣做,也只是為了試探試探劉震的態度,他要看一看……

他甫一來軍中,就被委以萬夫長的重任,如果沒有任何的掣肘的話,那奉化軍大帥也未免對他太信任了吧?所以他要看一看,如果他要隨意的處罰千夫長,劉震到底會不會阻攔,看看劉震的底線到底在哪裡。

果然如他猜測的那樣,他在這裡,應該只是一個傀儡。或者說,暫時只是一個傀儡。恐怕在初期的這一年兩年內,大權會牢牢的掌握在劉震的手裡。至於後期,恐怕才會給他慢慢的放權。畢竟現在的他,還只是個外人。

……

隨後葉星一一認識了一下自己麾下的千夫長,便在劉震的帶領下,回到了萬夫長的營地。他本來以為,劉震會帶他去見一見自己的長官,一位還沒有謀面的十萬夫長,可是劉震並沒有這麼做。

既然沒有什麼事情了,葉星便開始了修鍊,不管在哪裡,實力都是第一位的。而且他現在的壽元,只有大概五年左右了,如果不在兩年之內突破進入元嬰境,他恐怕也只能等死了。

一旦兩年時間過後,他還沒有進入元嬰境,身體狀態便會大幅度開始下滑,那時候再想要突破到元嬰境,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匆匆修鍊了一夜,金丹二品境的修為有所長進,相比起以前的速度,這無疑是快的多了。可是葉星還是非常的不滿意。

如果照著這樣的速度,要在兩年內跨入元嬰境,基本還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願望。所以,他得想想其他辦法了,不能就這樣按部就班的修鍊下去了。

他當時之所以要進入軍中,也無非是為了修鍊資源而已。畢竟進入軍中,是最好的選擇,誰讓在這片土地上,奉化軍是名正言順的老大呢。

葉星一身軍人的服裝,這裡軍隊的服裝和中國的明朝比較相像,只是具體一些細節不同罷了。這讓他幾乎有一種錯覺,他回到了中國的古代……

正當葉星在軍營外,隨意觀看的時候,他遇到了從副萬夫長大營出來的劉震。

「萬夫長大人。」劉震行了一禮。經過昨晚的事情,劉震對葉星的行禮和稱呼也正式了很多,很顯然葉星的實力,得到了他的認同。

「劉兄。」葉星抱了抱拳:「不知道這次咱們過來,大帥可有沒有命令?」

如果讓他長時間待在軍營中,那他還怎麼突破?他是很渴望出一些任務的,這樣他才有一些機會。

「哈。」劉震微微一笑:「萬夫長大人還真是好預判,這次過來大帥的確是有命令。」

「哦?」葉星不由來了興緻:「怎麼說?」

「十天後,咱們這十萬人估計會有一個大的行動……具體會怎樣我也不知道,具體行動權在十萬夫長大人那裡,咱們到時候聽命行事即可。」

「好。」葉星點了點頭。

這十天,葉星苦苦修鍊了十天,收效甚微……

。 「劉大夫,我們今天是來感謝你的,謝謝你給了我兒子第二次生命……」林志良夫婦當眾給劉黎明跪了下來。

「你們快快請起,這是幹什麼林總,我是一名醫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你這樣讓我情何以堪啊!」說着,劉黎明慌忙上前,將夫婦兩人扶了起來。

「劉大夫,我知道你是個高人,不知如何感謝你……」

林志良說着,後面的保鏢上前遞給了他一面錦旗。

林志良將錦旗恭恭敬敬地,送到了劉黎明的手裏,真誠的說道:「劉大夫,這次我的一番心意,請你收下!」

「林總,這就夠了!」劉黎明微微一笑,接過錦說:「你要真給我做些什麼,被人家看到了,又該說咱們在這裏作秀了!」

「誰敢說你劉大夫作秀,我一定叫人撕爛他的臭嘴!」

林志良的愛人,說道:「劉大夫你是我們華夏最具權威的中醫,誰如果敢口出狂言,那我們林家一定給他們好看,你是當之無愧的神醫!」

就在林志良夫婦,對劉黎明感激不盡之時,很快一群媒體記者撲了而來。

因為林志良夫婦身份特殊,所以媒體來了很多,劉黎明只能每個記者回答一個問題。

第一個記者上前,問:「劉大夫,有人說你能起死回生,是真的嗎?」

「這不是真的!」劉黎明搖搖頭,笑笑說道:「起死回生是天方夜譚,沒有哪個醫生能做得到!對於危重病人,我只能說我儘力而為,我是一名醫生,但並不是一名神仙!」

「劉大夫,你的醫術是跟誰學的?有人說你是一個鄉野郎中,赤腳醫生,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劉黎明點了點頭說道:「我原來就是一個鄉野小郎中,我的醫術是跟着我師傅學來的,我師傅醫術很高,不過已經去世多年了,我雖然沒有上過學,但是在他的指導下我學到了很多知識,也從

此熱愛上了中醫!」「有人說我是個鄉野小郎中,有人說我是個赤腳醫生,這確實是真的,雖然我沒有沒有上過學,但是我的醫學知識不比每一個醫學生差,我接觸中醫醫已經十餘年,按照國家的有關規定,我也拿到了醫師證

,我感覺作為一名好的醫生,和學歷沒有關係,醫者仁心,作為醫生不能有爭取名利之心%」

師傅這一生他孤苦伶仃,把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了他的身上,說到這裏,劉黎明又想起了他,心裏酸酸的。

「有人說中醫都是故弄玄虛的把戲,中醫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沒有實質性的治療意義,有人說,中醫只會裝神弄鬼,劉大夫,你怎麼看?」

「這樣說中醫的人,一定不了解中醫,中醫是給人實實在在看病的,林公子的病,大家應該也知道,西醫已經沒有了方法治療,但我卻用中醫給徹底治好了,事實勝於雄辯!」

「劉大夫,你醫術這麼好,你以後有沒有考慮過收徒,教學?或者說找個接班人,把醫術傳承下去?」

「這個我當然會,也在我考慮怎樣才會把我的醫術以最快的速度傳授與他人,現在只要對中醫感興趣的醫生,我都可以來向我學習,我絕對不會藏着掖着!」劉黎明坦誠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