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老長嘆了口氣,沉聲道:「靈兒你覺醒火元素真靈武魂的事,除了你自己之外,只有爺爺與你姐姐知道。可是後來,你姐姐擔心你天賦超然,遲早會超過她,到時火雲峰峰主之位便不會輪到她。」

「於是你姐姐暗中派人將你覺醒真靈武魂的事上報給了天火國的皇室,一個月後,爺爺便收到天火國皇室發來的召令,說一年之後天火國將派使臣前來,迎娶你到天火國皇室,做太子妃!」

「天火國使臣要來的時間差不多就是這幾天了,所以爺爺數月前才將你送入火焱禁地,希望你儘快變強,將來在天火國皇室寄人籬下,才能更好地保護自己。」

「爺爺,我不去!」火靈兒臉色大變,哭喊著道:「我不要做什麼太子妃,我要跟嘯雲哥哥在一起!」

這小丫頭一時情急,竟是將心裡的秘密說了出來,火老眼光一閃,自然是聽到了,但也只將此事記下沒有吭聲,嘆了口氣又道:「靈兒,天火國皇室是西火州霸主,他們的皇命,西火州沒有人可以違背,你就算是想逃,也不可能逃得出西火州,所以你必須要去面對!」

「還好他們只是選你去做太子妃,而你今年才不過九歲,幾年之內天火國太子應該不會真正娶你。所以你到了天火國皇宮后,要利用那裡優厚的資源儘快提升修為,只有自身足夠強,才能更好地保護好自己,另外,爺爺還為你安排了兩個人,他們應該可以救你。」

「誰?」火靈兒看到了希望,緊張地詢問。

「狄嘯天與狄嘯雲!」火老正聲道:「這兩人天賦極佳,他們未來甚至有可能成長到比天火國皇室還要強的地步,爺爺有恩於他們,所以你嫁到天火國,爺爺會求他們隨行,保護好你,甚至未來有機會,他們還可以帶你逃離天火國皇宮!」

「靈兒,你速去北方的天羽城,找到狄嘯雲與狄嘯天,然後帶他們到西安郡的麥峰,那裡可以助你們最快突破到丹元境,在去天火國之前,多增加一份實力!」

。。。。。。

在天雲郡西邊,緊挨著天雲郡的,是西安郡。

天雲十二郡里,西安郡的面積不是很大,裡面也沒出過多少強者,但這個郡卻很有名氣。

只因這郡里有一處奇地,名曰麥峰。這麥峰指的當然是一座山峰,只是山上長滿了麥子,因此得名。

麥峰上滿峰的麥子密集得就像肥美的草原一樣,且一個長得又高又大,微風一吹,就是滾滾麥浪翻騰,簡直比海還要壯觀。這些麥子都是自己長起來的,從沒有人打理,每到秋季時滿山金黃,沉甸甸的麥穗多得就像河灘里密集的沙子,卻也從來沒有人去收。

因為這座山峰不是一般的山峰,想要爬上去,不僅需要兩條健全的腿,還需要足夠強的實力。需要麥子吃的普通人上不去,能上得去的都是武道強者,他們也不會將這些麥子放在眼裡。

麥峰很高,山上除了麥子,還有一道石階,石階很寬,約莫有三十丈,石階直通山頂,站在山下,根本都看不到石階的盡頭,這就是登上麥峰的唯一通道。

當然麥子地里也是可以走的,但放著好好的石階不走而是去麥田裡穿行,並且還不是為了收麥子,有這種思維的人世上並不多。

麥峰好像是一個完全與外界隔絕的地方,站在麥峰腳下,哪怕腳尖都碰到了第一個石階,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但是一踏上第一個石階,就會有一股巨大壓力壓在身上。

這股壓力非常巨大,非武者不可承受,僅僅是第一個石階,要將兩隻腳都踏上去,就要有至少肉身境第一層的修為!

接下來,第二個石階需要肉身境第二層的修為,第三個石階是肉身境第三層,以此類推,到了第十個台階,肉身境的武者已經無法踏足了。

從第十個台階開始,麥峰上壓力的性質也發生變化,除了壓制肉身,還要壓迫武魂,越往上受到的壓力越大,只有武魂夠強、力量夠強、修為夠強的人,才能爬得更高。

當然麥峰並不是給人裝逼用,比比誰爬得高的,否則它也不會聞名整個天雲國了。麥峰最大的意義,是可以助人突破修為!

麥峰上巨大的壓力有磨鍊人的肉身、打熬武魂的神奇效果,當一名武者在麥峰上攀升到自己的極限,若能忍住壓力痛苦突破自我再強行踏上一步,就有很大可能突破目前的修為,其成功概率超過五成!這個數據可是整個天雲國的武者上萬年來統計的結果,絕非是一兩次偶然後的謠傳。

天雲國內許多武者,或是常年停留在某一境界始終不得突破,或是因為事情緊急想要儘快提升一點修為的,都會到麥峰來碰碰運氣。五成的成功概率,已經很大了!

唯一的遺憾之處,是任何人在其一生之中,只有一次攀登麥峰的機會,不論這一次是否成功突破了,第二次再想上麥峰時,哪怕是第一個石階也沒辦法上去,一靠近就會被一股巨力彈開。

當然若非如此,那麥峰就真成為了一處神奇寶地,天火國肯定要來搶走了,哪輪到天雲國的武者受用?

天雲宗洪蛟等人修為常年卡在紫府境巔峰,之前火老等多位峰主的修為也是多年卡在丹元境第三層,他們之所以沒來麥峰尋求突破,就是因為以前將這次機會用過了。

麥峰上這些神奇的現象究竟是如何產生的,沒有人清楚。有人猜測這是天造之物,畢竟自然的力量奧妙無窮,連人族和妖獸都是自然造出來的,更何況是一座山?也有人猜測這應該是某個人族的頂尖強者所留,專門留給後輩的福祉。

麥峰下人並不多,零零散散也就百來個,畢竟每個人一生只有一次機會,來過的人自然不會再來了,所以人不會多。而這百來個人里,還有一小半兒是專門在山下做生意的商人。

這可是一生中僅有的一次機會啊,人們都很珍惜,許多人來到麥峰腳下,並不是直接登峰,而是先休養幾天,養足了精神精氣,做好了萬全準備,再奮力登峰,尋求突破的希望。

所以這裡就有了服務行業,有就地蓋了幾幢還算湊合的木屋開旅館的,有賣靈丹草藥的,還有賣吃喝酒水燒烤妖獸肉的。這裡的客人雖不多,但他們收的物價極高,而每個到這裡的武者,對自己人生中的唯一一次,一般也都不會吝嗇錢財,所以這幾家小產業便是賺得盆滿缽滿。

這一日,突然有六騎四階初期的犀角獸來到了麥峰腳下,他們正是從天羽城萬里迢迢一路趕來的狄嘯雲一行人。

火靈兒一看到有吃的就走不動了,立即叫喊道:「嘯雲哥哥快看,那邊有紅燒肉,還有烤一整隻大象的,看著好好吃哦,我們先飽餐一頓,再去爬麥峰吧?」

狄嘯雲甜甜一笑,他一直將火靈兒當成親妹妹,這小丫頭又剛剛出關,狄嘯雲是一向聽之慣之,當即便道:「好啊,我們走了那麼遠的路,也都累了,先去大吃一頓!」

在這麥峰腳下開店賣肉的老闆,能在這油水豐厚的地方立足多年,自也不是普通人物。他一眼就認出了狄嘯雲六人騎乘的竟是四階的犀角獸,便知六人來歷非凡,見這六人朝他酒店走來,立即親自上前迎接。

老闆上前來點頭哈腰,客氣地道:「幾位客官,你們是來攀登麥峰的吧?」

狄嘯雲斜了這老闆一眼,打趣反問道:「來麥峰不登峰,難道還是專門跑來吃你這烤肉的?」

「客官您可真會說笑!」老闆燦燦一笑,招待狄嘯雲六人坐在一張大桌上,吩咐了小二上酒上肉,隨即便又道:「幾位客官若是來爬麥峰的,那就得聽老朽一言,每個人一生只有一次攀登的機會,這事情可輕率不得。」

「哦?」狄嘯雲看向老闆,饒有興緻地問道:「這其中還有什麼講究?」

老闆微微一笑,娓娓而道:「自然是有的。大家來攀登麥峰,無不是想藉助峰上威壓突破修為,既是有求於之,就要先敬之,有了足夠的誠意,成功的機率才會大。」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還有這種說法?」南宮林眼神一動,他在天雲宗待了多年,卻也從未聽說過此,忙問道:「老闆,那對這一座山,如何敬之?」

老闆眯眼一笑,虔誠地道:「登峰之前,需要祭拜山靈三日,表現出自己的敬意與謝意,得山靈所感,成功機率便會大增。每日祭拜之前,需洗凈身體,更換新衣,在山腳下擺案焚香,獻上貢品,心誠念禱。」

「這其中貢品猶為重要,必需按一定的章程來,不可有一絲馬虎。第一日祭拜,貢品應為豬牛羊狗四畜,第二日則為虎豹獅狼四凶,第三日收尾之期最為隆重,需擺一金一銀兩條巨蟒,如此方才足夠誠意,可得麥峰山靈感應。」

「一般人攀登麥峰,突破修為的成功概率只有不到五成,但若以此法來,先拜山後登峰,則成功概率可增加到七成之多!」

「真的?」火靈兒一時瞪大了兩隻眼睛,直勾勾盯著老闆。

老闆篤定地點著頭道:「當然是真的,用過這法子的人早有數百上千萬,其中大部分都成功突破,老朽在此開店幾十年,向來童叟無欺,豈會騙你們,不信的話,盡可到別處打聽打聽。」

葉重聽完也心動了,張口便問道:「老闆,這些東西我們此前並不知曉,沒有準備,你可知道這附近哪些地方,可捕到這幾樣貢品?」

老闆一臉慈眉善目道:「從此往西北方向百八十里,有一座深山,裡面可能有這幾樣妖獸,但此去路途遙遠,一個來回就要花許多功夫,再加上捕獵的時間,尤其那一金一銀兩條蟒蛇極難尋找,你們若自己著手去準備,怕得至少一個月時間。」

葉重等人聽罷,眉頭都微微一皺,心裡左右思量。

老闆此時微微一笑又道:「但諸位莫急,老朽在此開店數十載,自然為顧客想到周全,這幾樣東西老朽這裡都有些存貨,是專門為有急事來不及去捕獵貢品的客人準備的。你們要的話,六副貢品只賣六十顆六品歸元丹,貢品全部是三階後期的妖獸,與你們修為相符,如此才最為有效。」

火靈兒、葉重、南宮林這三人聽得心動,當即就要從儲物戒指里往出掏靈丹了,這三人可都是有錢人,這點靈丹一點都不在乎,狄嘯雲卻突然重重拍了聲桌子,制止了他們。

「老闆,這些東西我們不需要,吃完這頓飯就要爬山了,你留著賣給其他有急事的客人吧。」

老闆臉色登時一緊,很善意地勸解道:「客官,你這樣不敬麥峰山靈就登山,成功率可是不會高啊。客官你們來麥峰是要晉階丹元境的吧,那六十顆六品歸元丹,與六位丹元境強者相比,簡直微不足道,這有些錢可是不能省的,一倍子可就這一次機會!」

「是啊,少峰主!」葉重急著道:「六十顆六品歸元丹而已,您三爐就煉出來了,沒必要省吧,這可是增加兩成的成功概率啊!」

狄嘯雲瞥了葉重一眼,葉重趕緊閉上了嘴。而後狄嘯雲又看向了老闆,嘴角冷冷一掀,狂然道:「這麥峰不過是小小的一座峰,老子來爬它,那是給它臉了,還要給它祭上貢品?哼,它還沒向老子拜謝呢!」

老闆嘴角的兩條鬍子登時一齊抽了抽,顫抖著指著狄嘯雲道:「小子,你,你竟敢對麥峰不敬?你這次攀登麥峰,休想要成功突破了!」

狄嘯雲毫不在意地擺了擺手,「行了,真是蛋扯得比牛鞭還長!老闆,趕緊去準備酒肉吧,我們吃完便要爬山了,您的貢品還是留著賣給別的客人吧。」

老闆臉色一黑,轉身便走,走了幾步又惡狠狠地咒了狄嘯雲等人一句:「哼,你們六個這次肯定都要失敗!」

狄嘯雲理都沒理他,心中不屑嘲諷,他前世生活在一個物慾橫流、商業發達的社會,賣肉老闆這招頂多就是他前世見過的低等奸商玩剩下的,還想拿來蒙他?

不過老闆心中雖黑,肉烤得倒還湊合,狄嘯雲六個人吃了一頭烤全豬,兩條鱷魚尾,一條象鼻,統共有兩百來斤肉,真是吃了個酒足飯飽。

但結賬時卻是嚇了一條,這兩百多斤肉皆是取自三階後期的妖獸,售價竟高達十顆六品歸元丹,比其他地方的酒樓貴出了十幾倍!要知道,傭兵團在山林里捕到的妖獸,一般要三頭甚至五頭才能賣到一顆同階的歸元丹價格!

但看在老闆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開店也不容易,狄嘯雲便沒有跟他討價,全數付清了錢。正如葉重說的,身為煉丹師的狄嘯雲,自己就是個造幣場,根本不差錢兒!

六人飽飯後在這烤肉店的椅子上休息了會兒,便起身走到麥峰腳下,此刻這麥峰上正有七個人爬在半路,麥峰腳下也有八個逗兒正在焚香拜山,那祭拜的案子上,有的放了豬牛羊狗,有的放了獅虎豹狼,有的還真放了一金一銀兩條巨蟒,真箇是搞得有模有樣,虔誠得緊。

狄嘯雲看著山下這幾個逗兒連連嘆氣,走到麥峰腳下,便大聲吆喝了一嗓子:「小小麥峰,爺爺來爬你了,準備好被踩吧!」

這話直聽得葉重、南宮林兩人心裡一陣驚悚,抬頭看了看了麥峰,還好山神沒有發怒。

火靈兒則在一旁拍手叫好,「嘯雲哥哥說得好有氣勢,這座小山,不就是拿來給我們踩的?」

那幾個正在拜山的卻是全都嚇傻了眼,一個個瞪大雙眼望著狄嘯雲,只感覺這小子莫非是瘋了?


真是狂得沒邊兒啊,竟敢以這種態度來爬麥峰,等你浪費了這一生中的唯一一次機會,我看你還狂?

狄嘯雲朝火靈兒點了點頭,微微一笑,然後便走到南宮林身旁,拍了拍他的肩,道:「南宮兄,你不是一向自認天賦了得,今日就跟我家小重比一下?」

旁邊葉重一步邁出,氣勢直逼向南宮林。

南宮林臉皮一僵,心中無奈苦笑,在狄嘯雲眼裡,他南宮林也就只能跟狄嘯雲的手下比了,可這就是事實啊,並非是狄嘯雲看不起他,以前他南宮林什麼時候又將刑雲峰的普通弟子放在眼裡過?

想到這裡,南宮林心中頓生一氣豪然,雙目一亮,直直盯向葉重,「好啊,比就比,雷龍團七個營長,你是最早跟隨狄兄,也最受狄兄器重之人,倒叫我看看,你有什麼過人之處?」

這話音一落,南宮林便叟一聲竄上了麥峰。

「哼,怕你?」葉重大喝一聲,緊跟著登上麥峰。紫府境巔峰的兩人,在麥峰的前幾階如履平地,一眨眼功夫就竄到了百階之上,這裡已經是對應紫府境修為的高度了。

抬頭望著南宮林、葉重兩人一路遠去后,狄嘯雲看向左右,道:「表哥、孤兄、靈兒,咱們一起?」

狄嘯天和火靈兒都點了點頭,孤劍雲卻是從來不跟狄嘯雲客氣,狄嘯雲「起」字一說完,他就咻一聲就飛上麥峰,如一道疾風般,瞬間超越了南宮林、葉重兩人,出現在兩百階之外。

「孤兄你使詐!」狄嘯雲大叫一聲,拼了命地就往山頂沖,狄嘯天也是遊刃有餘,緊緊跟在狄嘯雲身後,兩人始終都只差一階。

火靈兒卻是慘了,這小丫頭剛剛出關,修為雖然到了紫府境巔峰,但還沒來得及修鍊身法武技,速度哪裡趕得上他們,被落了好遠,於是乾脆停在哪裡不動,沖著山頂怒聲大叫:「嘯雲哥哥你這個大壞蛋,竟然丟下我不管了,我恨你恨你恨你!」

狄嘯雲嘴角一咧,頓時一陣頭大,只得停了下來,對山下笑眯眯地道:「啊呀,靈兒妹妹,你看我這急得,我就在這裡等你,快上來!」

「哼,這還差不多!」火靈兒挺了挺小鼻子,邁著碎步悠哉游哉地往上走。

那走在最前的孤劍雲卻是絲毫不等狄嘯雲,一個勁地往山頂猛衝,這傢伙似乎不知慢為何物,平時無論幹什麼事,哪怕是走路去客廳吃個飯,也一向是用最快速度走,一向不懂得等人。

競賽中的葉重與南宮林一追一趕,也很快超出狄嘯雲老遠,只有狄嘯天一直與他待在一起,等待著火靈兒。

在麥峰的石階上攀登,速度實際上並沒有多大意義,最終能爬到多高,看得還是個人的修為、戰力和武魂等級。但同一境界的人在同一高度石階上爬升速度的快慢,也是兩人實力強弱的反應,當然速度型風系武者除外。

此刻在山上爬的七個人,有五個都是武魂境巔峰,來這裡尋求突破紫府境的。在天雲國地方上,城主級別的人物也就武魂境巔峰、紫府境前期一級,普通人能突破到紫府境,就是一方高手,一人之力,可撐起一家貴族,也不妄來麥峰爬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機會。

剩下年紀大點兒的一個是在從紫府境前期突破到紫府境中期,另一人年紀不大,看著像宗派弟子,是在尋求向紫府境後期的突破。

這七人看到孤劍雲等三人在麥峰石階上箭步如飛,一個個皆是滿臉驚呆,紫府境巔峰強者,真有這麼強嗎?

等了許久火靈兒終於上來了,這小丫頭一上來就要狄嘯雲牽著她的手,拉她上去,這樣她好省些力氣,狄嘯雲抽了抽嘴角,只得照辦。

旁邊的狄嘯天看著這兩人,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笑意。

本書源自看書罓

… 孤劍雲爬在最上面,一路前沖,很快就到了第九百步,這時才慢下速來。

來麥峰爬山,最大的意義不是你能爬到多高,而是藉助山上的壓力打熬修為,只不過前面的台階對應的是低階修為,其上壓力對孤劍雲等人沒有多大意義,他們才會一路快衝。

到了第九百步,這裡已經是對應紫府境第九層修為的高度,孤劍雲便慢下速來,在麥峰台階上一步一步地走,細細體悟峰上的壓力。

競賽中的南宮林和葉重也很快來到第九百層,兩人可說是不分勝負,南宮林雖比葉重早了兩步,但一開始時他也比葉重早出發了一點。

孤劍雲三人的修為是紫府境巔峰,也即是紫府境第九層巔峰,第九百階到一千階對應他們的修為,從第一千階開始,就是丹元境強者才能踏足的了。

「南宮兄,前面速度的比試咱倆算個平手,不做數,再比一輪,看誰先到第一千階,晉級丹元!」

「比就比,我一個鑌鐵靈武魂,還怕你一疊葉子?」

「呵呀,口氣不小,到時我讓你輸個心服口服!」

「怕你?」

這兩人一邊上山,一邊針鋒相對,言語間充滿了火藥味,可卻始終緊跟在一起,誰也超不了誰,兩人靠得很近。

在第九百到一千階比得當然不再是速度了,他們每上到一階,要花段一時間適應這一階的壓力,等將武魂和肉身好好打磨一番后,再上下一階。


麥峰的九百階之上,壓力非常大,紫府境巔峰強者都難以承受,到第九百五十步的時候,葉重與南宮林兩人已經是滿頭大汗,身上的衣服全都濕透了。

除了對肉身的壓力,讓攀登者有一種背山的困苦,麥峰上壓力最恐怖的地方在於其對武者武魂的壓迫。在麥峰上登山之時,就好像將腦袋泡在壓強極大的深海之中,真箇是頭痛欲裂,武魂都彷彿要爆炸一般。

到了第九百九十步,葉重和南宮林爬台階的雙腿都有些腫了,全身疼得像是得了急性關節炎般,臉皮上一片通紅,雙眼中血絲噴涌。

邁上一層台階的時候,台階上巨大的壓力彷彿要將人推下去,真正站到這階台階上之後,台階上巨大的壓力又彷彿要將人壓扁。每上一層台階,痛苦就要增大一分。


南宮林先一步邁上第九百九十八階,抬出去的那條腿彎下去,卻死活再直不起來了,南宮林緊咬著牙關拼盡了全身力氣,就是邁不上去。

「南宮兄!」這時依然站在下一層台階上的葉重重重推了南宮林一把,助他再升一階。

「葉兄!」站定的南宮林又回過身來,向葉重伸出一隻手,將他拉了上來。

還剩最後的兩階了,這裡的壓力已經大得讓人直不起腰來,於是南宮林與葉重便勾肩搭背靠在一起,相互攙扶著站立起身。

「還剩最後兩階了,沖!」兩人相互鼓勵著,先邁第一條腿,再邁第二條腿,再邁第三條腿,再邁第四條腿!

兩人先後到達第九百九十九階,依舊攙扶在一起,然後便運轉功法調息,準備向最後一階衝刺。

第九百九十九階,孤劍雲早就上來了,然後他卻盤腿坐在這裡,運轉功法體悟山上的壓力,半個小時后,孤劍雲驀然起身,一腳踏上了第一千階,這一腳踏得卻很是輕巧。

孤劍雲眉頭微微一皺,另一隻腳也邁出,成功踏上了第一千階。

「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突破?九百來階的時候我就一直感覺很輕鬆,本想第一千階的時候可能會突變,結果也沒費大力氣,害我白白準備了一段時間,這到底怎麼回事?」

想了一下沒想通,孤劍雲便繼續往上走。麥峰的台階很高,第一千階也就到一半,上面還有一千階。還好再往上走,台階上的壓力依然在逐漸增大,孤劍雲心下一橫,一千階突破不了,那就兩千階!

南宮林與葉重看著疑惑,過了一會兒恍然就明白了。不同天賦的武者,在各修為階段戰力不同,突破所需的條件也不同,孤劍雲的天賦太強了,以至於第一千階都無法助其突破,再對比一下他二人,到第九百九十八階的時候就得攙扶並進,第一千階恐怕也就是極限了。

「媽的,拼了!」孤劍雲深深刺激到了這二人,休息了幾分鐘后,兩人吶喊一聲,同時邁出了一步。

轟!

巨大的壓力彷彿要將兩人邁出的這條腿壓碎掉,一股難忍的巨痛傳來,兩人還停在第九百九十九階的另一條腿登時一軟,還好兩人靠在一起,才沒有倒下去。

「他娘的,不過如此!南宮兄,繼續!」葉重暴了句粗口,錘了南宮林胸口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