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塵自不會真拜,他只是做做樣子。

但是他的心中,卻是真的佩服白帝。

白帝一直都是源塵想要成爲的樣子。

繞過白帝神像,侍從帶領源塵向着雲霧更深處走去。


雲深不知處,鳥獸人具絕;回首尋歸路,唯留雪足跡。

源塵想起一位摯友,他歸隱之地常年籠罩雲霧,故名雲深不知處。

而這首詩是他與源塵分別之日,深情所作。

少頃,源塵走出雲霧,侍從退去。

源塵見到了他難以忘懷的畫面。

半空中,三位絕世佳人翩翩起舞。


長裙舞動間,忽有微風起。

Wωω ▪ttκā n ▪C 〇

常年籠罩白帝山的雲霧,竟被帶動而起。

白晴雨揮灑髮絲,雲霧被她帶動,向着更高處翱翔。

“白雲間,白帝山,葬下了不朽;雪域間,傲世間,鬥破了天地;我們願,追隨你,征戰八方敵。”

祭祀的歌聲靈動輕快,富有生機。

祭司的舞步大開大闔,宛若在與天爭命。

“域外邪魔入侵天地,你染血隻身迎外敵;花開花落是非功過,三生三世永記你我。”

歌聲畫風突轉,舞步依舊,天地間多了一抹紅。

“血色斬蒼穹,邪術背後襲,你葬下了自己~”

一抹鮮血從白晴雨口中噴出,染紅了雲霧,也染紅了白帝山。

深芳和華倩上前,扶住白晴雨。

整個祭祀儀式,都是白晴雨主導,她承受的壓力太大。

源塵跑上前去,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大祭司奶奶?”源塵揉了揉眼睛,正看到白晴雨那殺人般的眼神,頓時改口,“是大祭司姐姐。”

以己身爲契機,演繹昔日舊景,溝通天地,祭祀白帝。

源塵從未見過這麼瘋狂的祭祀,也未見過這麼癡迷的信徒。

“值得嗎?”源塵喃喃,“白帝大人再偉大,也已經仙逝,活下來的,不應該更加珍惜嗎?”

“你還小,有些事情不懂也正常。”

“但是未來,你是我的繼承者,這些事情都要交由你來做。”

源塵激靈靈打了個哆嗦。

他七尺男兒,穿上裙子,載歌載舞,只爲了一個男子?

“你不願意?”

白晴雨見得源塵臉色蒼白,不禁面色灰暗。

“我時日無多,你難道連一個將死之人的請求都要拒絕嗎?”

源塵注視着白晴雨,那張令所有男人窒息的面容上,是落寞,是遺憾。

源塵依舊不語。

“原本我打算將雪村大祭司、白帝主祭司之首的位置傳於你,同時把北靈學院入學名額北靈令交於你。”

聽的這些,源塵的眼睛亮了起來。

“白帝主祭司之首負責保管白帝令。”

白晴雨又補充了一句,她似乎見到源塵的雙眼中似乎有七彩寶光迸射。

“好,大祭司姐姐,我答應了。”

白晴雨直接將白帝令給了源塵,同時也將北靈令交給了他。

連白晴雨也不知道,她爲什麼會這麼信任眼前只有十二歲的少年。

正午時分,白帝山頂十丈以下一覽無餘。

十丈以上,有云海翻涌。

白帝神像那張臉藏於雲海,無法被雪村、深村、華村人得見。

源塵不得不感嘆,即便是數百人聚集在白帝山頂,也不會擁擠。

白晴雨重新變回那個老態龍鍾的模樣,並將自己的位子在大庭廣衆之下傳給了源塵。

“爺爺,源塵哥哥好棒啊,他成了我們村的大祭司,還是白帝主祭司之首。”

白多多激動地蹦來蹦去,好似接受傳承的人是她。

“這臭小子……”

白永義不自覺的笑起來,一種自豪之感油然而生。

白晴雨望着衆人,心中憂慮不減。

“你是希望,是我的希望,還是雪村的希望,亦或者是整個白帝山脈的希望。”

夕陽西下,各村早已回到各家。

шωш ●ttκǎ n ●C〇

石像大陣開啓,守護着雪村。

寒潮洶涌而來,比昨天夜裏來的更猛烈。

源塵躺在雪村破廟中,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黃昏之後,破曉之前,正是雪村最安靜的時候。

可是今晚雪村特別的安靜。

源塵梳理自己重生前的記憶,突然發現七歲之前的記憶都是空白。

拿出北靈令,源塵決定先去北靈學院修煉,在那裏他可是知道不少未來威震一方的天驕。

源塵莫名有些心塞,他按照古扎記載,讓鎖仙子環分開變大,一個懸於源塵頭頂,一個圈住源塵腳丫。

金環鎖地,銀環鎖天。

鎖仙陣成形!

突然間,源塵只感覺一道紅光掃過,無論是地面還是破廟都被絞地粉碎。

源塵驚駭,若非他提前有感,恐怕在剛纔紅光下,他就變成了血水。

“螻蟻終究只是螻蟻,宇靈境不過是稍微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你們該死,枉殺我族人,我要你們償命!”

“呦呦呦,脾氣還挺大嗎?這麼有風姿的美女,蝸居在這樣的小山村,豈不荒廢上天給你的恩賜。”

遠處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源塵心頭一緊。

他想要衝出去,卻一時忘記如何打開鎖仙陣。

即便源塵與鎖仙子環心意相通,也無法破除鎖仙陣。

“我就算死,也不會屈從!”

轟隆!

一聲爆響,兩行血淚,三分囑託,死於己身。

寒潮早已衝進雪村,卻被一股力量抑制。

“真是無趣,只是想玩玩,用得着這麼大火氣?”

“算了,尋找白帝神墓要緊。”

聲音戛然而止,寒潮涌入雪村,沖刷着血與骨。

源塵無聲大哭,他明明見過很多大風大浪,但依舊無法釋懷。

破曉之後,天邊出現了魚肚白,鎖仙陣失效。

源塵來不及撿起鎖仙雙環,如同困獸出閘般衝出破廟。


“小多多,白村長,大祭司奶奶……”

斷壁殘垣間,源塵大喊,他如同受傷的野獸咆哮。


“明明昨天大家都還在的,明明你們說好的要聽我的話,明明我纔剛成爲大祭司。”

源塵在雪村裏猶如無頭蒼蠅,來回跑着。

“不管是誰,滅我雪村者,雖遠必誅!”

源塵仰天嘶吼,淚水滑落,打溼衣衫。

忽的晴天雷電交織,撲簌簌的雨滴將源塵打溼。

源塵在雨中淋了一天,這才尋回鎖仙子環。

源塵用鎖仙子環葬下雪村,然後毅然離去。

大雨傾盆,在雪村大墓上,一朵染血的雪神花綻放。 白帝山脈邊緣,源塵擦掉嘴角鮮血。

“小子,你倒是跑啊。”

“想不到差點放跑一條大魚。”

兩人頗有玩味的看着眼前單薄衣衫的少年。

源塵死死地盯着面前二人,一種滅族之恨油然而生。

“你們都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