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雖然跟董婕婕處了這麼長時間的男女朋友,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上壘成功,董婕婕總是把持底線,都快把他勾死了,惦記董婕婕的身子,都快把他饞的哭了。

當即這貨被色迷了心竅,立刻點頭道:“好,沒有問題,不就是打臉一個小砸碎嘛,交給我就好,待會,看我怎麼當着你朋友的面,把他狠狠踩在腳下的。”

“另外,婕婕你可別忽悠我,這件事辦好,你必須得跟我那什麼。”

“呵呵,放心吧!”董婕婕笑燦如花,如波的媚眼,頓時好像不要錢的飄向清風。

……

林辰和楚靈兒他們一行人,馬賽結束之後,又在會所裏面轉了一圈,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們這才離開會所,一行人簇擁着林辰還有楚靈兒,如衆星捧月一般。

而他們剛出大門,就在這時,就見董婕婕和清風兩個人手挽着手的出現在門口。

“哎呀,我這不是董大小姐嘛,怎麼,丟臉了不快點回家找安慰,還留在這做什麼?或者說,你覺得失信於人不好,所以過來彌補來了。”而一看到董婕婕,楚靈兒立刻出言言語諷刺起來……這兩個女人,還真是天生的宿敵,見面就掐。

董婕婕一聽這話,氣的差點大罵,不過下一秒,她咬着牙,強忍住了,隨後淡淡一笑道:“哈哈,這算什麼,不就是磕頭嘛,有什麼大不了的,誰叫我輸了那。”


木葉之泰坦巨獸科加斯 不過,楚靈兒,你讓我給你認輸,但是我心不服,就算給你磕頭也沒意思,不如這樣吧楚靈兒,咱們不如在賭一場如何,如果這一場我要是再輸了,到時候我不但給你磕頭,而且,我會立刻脫光衣物,在大街上站街,你看,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再玩一場。”

“我擦,婕婕,這個玩的有點大吧!”

“婕婕都是朋友,剛纔的事情就算了,別繼續玩了,沒意義!”

“就是婕婕,剛纔就當是玩笑,反正人家林辰大哥還有靈兒都沒在意。”

“……”

周圍的朋友,見董婕婕竟然還要找楚靈兒賭,而且玩的特別大,竟然要脫衣服,都嚇了一跳啊,忍不住的立刻出言規勸起來。

董婕婕無動於衷,只是挑釁一般的看向楚靈兒。

而楚靈兒那裏受得了這個,當即脫口道:“賭,賭什麼,還賭賽馬?”

“呵呵,當然不是,賽馬上我認輸了,你們確實技高一籌,我們比不過,我們玩點別的,既然你的男朋友還有我的男朋友,都是修行者,不如讓他們比一場如何!”

“什麼,打架”楚靈兒一聽,頓時愣住。

林辰一聽這話,眉頭也立刻蹙了起來。

這個董婕婕,還真是不想好了,她這顯然是不服氣,所以準備讓清風出手教訓他一頓啊!

這女人,還真是個睚眥必報的性格,真討厭!

這時再說楚靈兒,一聽董婕婕提議讓林辰跟清風動手,先是一愣,而後,心裏立刻產生排斥心裏,她雖然叫林辰過來撐場面,但是,她單純也就是字面意思。

她可從來沒想過,讓林辰跟誰動手。

楚靈兒其實還真沒有董婕婕那麼好戰,做事那麼沒有底線。


就見楚靈兒冷哼一聲,搖頭道:“董婕婕,現在都什麼社會了,你竟然提出這種要求,真是無聊,我告訴你,我是不會答應你的,我找男朋友,又不是讓他幫我打架的!”

“董婕婕,你給我讓開,好狗不擋道,我們要走了!”

說着,楚靈兒自然的握住林辰的手,就往外走。

董婕婕頓時一愣啊,顯然她沒有想到,一直跟她正鋒相對的楚靈兒,竟然會拒絕。

不過,越是這樣,董婕婕好勝的慾望就越強,就見她立刻扭頭,衝着清風使眼色。

清風會意,二話不說,立刻閃身間擋在了林辰的面前。 清風臉上帶着冷笑,挑釁一般的看着林辰:“呵呵,走什麼啊,同爲修行者,互相切磋一下,有什麼大不了的!或者說,你知道不是我的對手,不敢跟我一戰?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你也簡單,當着我們的面,給我們兩個磕個頭,也就算是了事了。”

“放屁,你當你是什麼東西,還給你磕頭,你怎麼不撒泡尿照照!滾開,好狗不擋道!”林辰聞言,面無表情,不動如山,然而楚靈兒一聽,卻忍不住大怒啊。

以前她只是討厭董婕婕,現在連帶着清風一塊噁心了。

拉住林辰的手,伸手便推向清風,要把他推開。

只不過楚靈兒忘了,清風可是修行者!

清風見楚靈兒向他伸手,冷然一笑,二話不說,一掌便朝着楚靈兒拍了下去。

這一掌,清風雖然沒有調動真氣,但是,儘管如此,要是拍中了,也夠楚靈兒喝一壺的,最主要的是,這貨太過無恥,落掌的位置,竟然是楚靈兒那前面的一雙巨峯。

這要是被他拍上,那雙峯還不被他給襲了。

然而,就在這時,就見一直被楚靈兒拉着,一動不動的林辰,猛然出手,伸手快如閃電一般,一把便抓住了清風的手腕,冷着臉對上清風。

“好了,小孩子玩過家家的遊戲,咱們都是修行者,最好別產於進去,適可而止。”

清風被林辰抓住手腕,頓時臉憋得通紅,感覺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一雙鐵鉗子鉗住了一般,哪怕是他,此刻都覺得手腕快要斷掉了,巨疼無比。

頓時,清風心下就是一驚啊!

震驚於林辰的手上力道,怎麼會如此巨大。

不過,隨着震驚,下一秒清風更是惱羞成怒啊,臉色驟然一冷,眼中流露出了殘忍殺念。

命裏缺你:王爺請多指教 哼,小孩子玩過家家,咱們自然不好參與,所以,咱們玩點大人該玩的,都是修行者,咱們實實在在的鬥一場,我倒是看看,你這個修行者有什麼本事。”

“哼,我看你是真想死啊!”林辰的目光也寒冷了起來。

對於這個清風,林辰他也是一忍再忍了,卻不想啊,這貨根本就是個腦殘,太不開眼了。

他林辰不是聖人,而且,就算是聖人,被如此挑釁,也得出真火。

緊跟着,就見他把手一鬆,點頭道:“好,那就玩,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就陪你玩玩!”

“哼,好,不過記住了,到時候輸的人,可是要跪地磕頭的!”

“放心,這一次你賴不了賬,我不會讓你跑了的!”

林辰說着,一把甩開清風,跟着,擡步便朝着停車場大坪走去,那裏地方還算你寬敞。


楚靈兒萬萬沒有想到,林辰會答應,立刻追上去,拉住林辰的袖子說:“林辰,你確定,真的要打嘛,要不還是算了吧,我怕你出事!”

“你應該擔心的是他!”林辰冷笑,大步一邁,輕鬆無比的落到了停車場中央。

與此同時,清風也無比騷包的,展開身法,飛身躍起,直接躥到了停車場大坪,然後,輕飄飄的落到了林辰的面前,嘴角掛着輕蔑冷笑,整個人表現的無比輕狂。

而與此同時,董婕婕還有楚靈兒,另外還有那些朋友,也跟着跑了過來。

除了楚靈兒意外,面露擔心之色,其餘人表現的都是激動無比,眼神炙熱。

修行者打架,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來說,這跟神仙打架沒啥區別,絕對比看漫威大片來的激動,來的新奇,所以,誰都不願意錯過這種大場面。

董婕婕也是一臉興奮,當然,她是興奮着等着看林辰被踩在腳下。

不說他們,再說林辰和清風。

清風瞧着林辰,冷冷一笑,隨後張狂說道:“林辰別怪我沒提醒你,我這個人出手可是很重的,一旦收不住手,把你打成半殘,可別怪我,當然了,如果你識相,現在認輸,我也可以放過你,不過,你得立刻給我磕頭認錯!”

“閉嘴吧你,有本事使出來!”林辰冷聲斷喝。

要打就打,那裏來的這麼多嘴炮。

現在他算是明白了,爲啥華國修行界一代不如一代,修行者那一副戰天戰地的氣勢不見了,現在的修行者,一個比一個廢,打架之前都先鬥嘴了。

不客氣的說,這特麼也就是在地球上,如果是大千世界,就這種貨色,第一輪就得死。

大千世界的修行者,可不是嘴炮,也不會嘴炮,上來就是你死我活。

“好,既然你不怕死,我成全你,去死吧!” 深度密愛:總裁狠狠愛 ,大吼一聲,揚起拳頭,邁步便朝着林辰衝擊,不等靠近,隔空就是一拳。

拳頭上蓄積的靈氣,立刻轟擊而出,砸向林辰。

“白癡!”而林辰見狀,忍不住鄙夷啊!

都是先天高手了,而且是先天巔峯,結果可倒好,這一拳打出來,竟然有點街頭潑皮打架的意思,就這種水平,真是愧對了他那一身的強大修爲。

哼了一聲,緊跟着就見林辰一側頭,卻是輕而易舉的便躲過了這一擊,隨後,就見他平平擡掌,下一秒,掌中一股靈氣團轟然爆開,強大的衝擊波,瞬間將撞上了清風。

距離太近,清風甚至於連躲閃的能力都沒有,整個人頓時被衝擊波直接轟飛了出去。

人一聲慘叫,重重的砸在了大坪停着的一輛汽車上。

整個人下一秒,直接插進了汽車裏,就剩下兩條腿露在外面!

“這……什麼情況啊!”

而隨着清風被擊飛,周圍的人眼珠子一下就鼓成魚蛋泡了。

話說,這怎麼一個照面,還沒看出來什麼情況那,怎麼清風就飛了,而且,這特麼的直接被人打的插進了車子裏,就剩下兩條腿在外面噹啷這,這也太難看了!

這會,有幾個人見狀,甚至於差點忍不住笑出聲。

董婕婕原本是滿懷心情的,等着看林辰被教訓,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一個照面被揍飛的,竟然是清風,頓時間,嘴角忍不住抽動起來,整個人都傻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該死的,清風你怎麼這麼廢物啊!”

“哈哈,董婕婕,你不是說你男朋友很厲害嘛,確實很厲害啊,摔的厲害,你看他那姿勢,簡直太搞笑了,太銷魂了,哈哈哈……”楚靈兒站在一邊,哈哈大笑。

剛纔她還無比擔心,擔心林辰會有危險,結果看來是他多慮了,而且,打死她也沒有想到啊,董婕婕這男朋友會這麼廢物,竟然一招就被林辰給打飛了。

虧得董婕婕還舔着臉要跟他們賭鬥,真是丟死人了。

董婕婕被楚靈兒羞辱,頓時氣得她鼻子都快歪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楚靈兒:“楚靈兒你給我閉嘴,你懂個屁,你沒看過火影忍者嘛,那個主角一上來就強勢的,我們會絕地反擊的!”

“哎呀,還跟我扯上動畫片了,我可沒有你那麼無聊,再說了,那是動畫片,那就是假的,虧你還相信這個,二百五!”楚靈兒聞言,直接甩給董婕婕一個白眼。

這傢伙,還跟她扯起動畫片了,天真不天真。

董婕婕也沒有心思跟楚靈兒瞎扯,就見她立刻翹起腳,衝着清風的方向大叫道:“清風,你快點爬起來啊,一招就被人揍飛了,你怎麼這麼廢物啊!快點滾出來,給我揍死那個傢伙,我告訴你,如果你讓我丟人,以後咱們就分手,你更別想砰老孃一下!”

“啊!啊啊啊……”

就在這時,忽然,就見被林辰揍飛的清風突然大聲咆哮起來,緊跟着,就聽一聲砰的巨響,清風,還有車子,全都飛了起來,一直飛到了半空當中。

下一秒,又是一聲爆響,整個汽車一分爲二,而清風則是立在半空中,渾身上下衣服翻飛,一身濃烈的爆裂真氣,如滔滔江水一般,翻滾不休。

這貨顯然是徹底怒了,控制不住情緒,連帶着氣息都不穩定了。

緊接着就見他扭頭看向董婕婕的方向,破口大罵:“董婕婕,你特麼給我閉嘴,你真以爲你是什麼香餑餑嘛,老子要不是對你還有幾分興趣,早就特麼霸王硬上弓了!”

“你特麼現在就給我閉嘴,閉嘴,否則老子乾死你!”

清風暴虐的一筆,一副如果董婕婕再廢話,他就會出手,當場撕逼的架勢。

董婕婕頓時啞口啊,整個人都愣住了。

顯然啊,她萬萬沒有想到,清風這貨,竟然敢罵她!

下一秒,董婕婕小宇宙爆發了,氣的渾身顫抖,小臉通紅!


身爲董家的大小姐,天之嬌女,這丫頭,從小就被家裏寵着慣着,幾乎集萬千寵愛爲一身,長這麼大,就連他爸媽都沒有罵過她一句,結果可倒好,這個清風竟然敢罵她!

“啊,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清風你竟然敢罵我,你個混蛋,大混蛋,哼,你自己明明就是廢物,廢物點心還不讓人說了……姑奶奶我現在就宣佈,跟你徹底分手,你特麼繼續做單身狗吧!”惱羞成怒之下,董婕婕當場宣佈跟清風分手了。

這個女人膽子也大,這會清風模樣特別嚇人,就好像一頭從地獄裏爬出來的活鬼,而她竟然還不怕,竟然還敢跟人家剛正面,也是沒誰了。

周圍的朋友見狀,再看天上,清風那豬肝色的臉色,不由得立刻爲董婕婕捏了一把汗啊。